一个时代,钢琴协奏曲中的灰色人生

2019-09-03 17:51栏目:影视影评
TAG:

扫荡,心在颤抖。

    那位小女孩的出场,是影片仅有运用童声合唱的片段,透着一丝悠长,也契合着战争的悲戚,孩子的死亡是战争最让人悲痛的角度。而在大屠杀的夜晚,军官的莫扎特钢琴协奏曲,如此美妙的钢琴曲,竟然是应和着此起彼伏的枪声,一个空镜头的黑夜,幢幢房屋中,枪声不断,白光在方格的窗户中一闪一闪成了白键,黑夜是黑键,音乐是钢琴协奏曲,此处的交融映衬,掩饰了一张张死亡的恐惧面容,而是以音乐掩饰了所有,但无论如果也掩盖不了战争的恐怖。而在神圣吊灯彰显的辛德勒制作名单的片段,大特写的名字,如枪声紧凑的打字机,一个一个沉重的敲下,便是一个又一个犹太人的存活,赋予了生命的沉重,音响的配合造成紧张感,将辛德勒做此壮举的伟大通过一字一命的音响敲击出来,配以黑暗房间中一盏通亮的吊灯来给予辛德勒神圣顶光。

     一个惨绝人寰的时代,一场灭绝人性的杀戮,一次草菅人命的剥夺,一轮冰冷的噩梦的终结。
     在一个群体受到的压迫,在没有任何道理受到的歧视,在自己生命的危在旦夕,看着和自己同样命运的人被赤裸裸的击中额头,身体像木桩一样倒下,反抗开始了。他那艺术家孱弱的身躯下藏起了冰冷的手枪。胆战心惊得和一个德国佬进行对决。有了武器,有了目的,死气沉沉的生活,被压榨的命运在此刻坚挺起来。
    这是个令人恐慌的世界。周围布满了哈哈大笑的杀人魔头。他们搬起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把他和它抬起来越过阳台的栏杆像抛纸飞机一样轻巧得扔了下去。一声悲怆的叫喊,“嘭!”的一声闷响,一条生命如一滩烂红薯一样被碾碎在脚下。生命从身体中炸出来。一群人从楼上奔下来,他们就这样赤裸裸得暴露在空旷夜色中令人担心,一声枪响,其中一个倒下,他们开始奔跑,枪响,一个又一个倒下,尸体横在街头。还有一个顺着杆子往上爬,努力逃开敌人的视线,但他的速度未能赶上德国佬的灯光,一道惨烈的白光打在他身上,接着就是又一声枪响,他像一只被拍中的苍蝇迅速坠落在地。
    看到窗下的军用车,他迅速推开桌子,在窗前放了把椅子,准备一跃而下。他细细得听着门外的动静,直到看到几个人穿军大衣的人从楼里走出来开车离开,才松了口气。
    他急切找食物,橱窗的盘子碎裂在地,引来了急切的敲门声,那声音使他浑身颤抖了一下。女人冲他厉声叫喊,It's a Jews!拦住他,别让他走!他挣脱她,跑出来,大雪纷飞,寒冷彻骨。他的整张脸惨白。他坐立不安,终于他哆哆嗦嗦地说,Can you give me a piece of bread ?
    醒来。屋内,阳光从鹅黄的窗帘的镂空图案中漫进来,洒满屋子。桌上,干净的桌布。透明水缸。清水。粉色玫瑰。娇嫩。一个房间里传来大提琴声。女子。婉转。这么个早晨,容易让人产生幻觉,疑是另一个世界。就这么的区别。犹太人。非犹太人。
    那个地下工作人员像只老鼠。他拿走了他身上唯一值钱的手表,再没有来过。一只干瘪的马铃薯,它竟也发了芽。他切开它,露出白嫩的内里。诱人。他吃了它...结果可想而知。
    街面,公共汽车,警察巡逻,行人。一切看起来似乎很平静。不到一分钟,街角出现几个人对着警察乱开了几枪,一个人躲在墙的旮旯里往旁边的屋里扔进一枚炸弹,只听轰的一声,一阵浓烟夺窗而出。接着,护士,行人,奔跑。透过窗子看到开来的坦克,他们准备摧毁路边的房子,门打不开,他成了瓮中鳖。
    所幸,他没有死,逃了出来。伴随着生带来的不幸是漫无边际的饥饿。钻进一座座废墟,翻开一个个抽屉,搜遍未敞开的器皿找食物。他拖着翻墙摔伤的腿找到一瓶罐头。终于打开了,它却滚滚滚到一个军官的脚下。你在这里干什么?你是做什么的?你在这里工作吗?我是钢琴家,饥饿让他整个人都怔怔的。
   阳光带着战后的粉尘射进来。打在钢琴上,他的蓬乱的头发上,坚挺的鼻梁上,杂草般的胡须上。他摸索着双手,触摸到许久没有碰到的琴键。音符从他的手中缓缓流出,他走回座前坐下,怔在那里。琴声开始急速,像奔走的在废墟中的生命。奔跑,奔跑,逃,逃,往没有杀戮的前方逃,没有饥饿的远方逃。远方有没有战争和饥饿,无从知道。他始终是平和--对他。这是一个战争中的一个例外。是这个影片中军人的例外。他叫他犹太人。定时开车来这个战争遗忘的废墟阁楼中,带给他食物。最后一面给了他--他身上那件军大衣。就是这个军大衣差点要了他的命,当然这就是以后的事了。而且俄军最后也看出来他是波兰人就放了他。
    席皮尔曼,恩,这对钢琴家来说是个好名字。
    我怎么感谢你?
    感谢上帝吧,不用感谢我。
    生活又回来了。那个正常的生活,没有生命恐慌不安的生活。那个救助他的德国军官沦为囚徒。德国人是杀人魔。德国人帮助了他。人还是不能因为种族区别,不管他是犹太人,波兰人,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是一样。有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也有慈悲的活佛。不是人种,真的人性。
    这就是钢琴师。不过他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德国人。我想他能去救他的,毕竟我还是希望好人都会有好报。但愿他没有死就好了。

1
没缺点,没怪癖,没有幽默感的人。
——请求发言。
——请求许可。
2
战争是残酷的。
总是有人挂掉。
坦克一路过去都是血。
E连进攻德国炮台的行动成为进攻固定阵地的范例,列为美国西点军校教学案例。
3
把战争当作球赛看。
医护兵。
坦克也是可以被炸毁的。
军人的紫心勋章。
4
跟德军睡觉的荷兰女人被剪头发,抱着孩子在路边,美军看了,给巧克力。
能怪她们吗?她们也是战争的受害者。
不破坏民宅,因而被敌方伤到了。
被一枚子弹射穿了两个大腿,四个洞。
弟兄战友被击中了,不放弃。
大牛躲在敌方阵营搞破坏。
用手指挖背上肉中的子弹。
从荷兰进攻德国的计划失败。
5
杀死年轻的敌军,感到内疚。
6
比利时巴斯通,雪地森林的残酷战斗。
医护兵很忙。
战壕脚容易坏疽,必须保持干燥,穿干燥的袜子,每天把袜子在脖子上弄干。
有人受伤,就有人处理,并不是所有人都在打仗而不顾伤者。
战场上备有血浆。
雪地冷,生火,结果被敌方闻到、射击。
照顾伤兵的护士被炸死了?
巴顿将军派人来救援?
7
击中一个德国兵,拿了他的手枪放在口袋里,结果手枪走火打到腿部大动脉,挂了。
巴斯通森林被炸得粉碎。
新连长却被战争吓到了。
叫人躲入掩体土坑的人却被炸中了。
E连就是兄弟连。
领导不力、错误的作战方针会害死弟兄们。
拍战争片段时被狙击手袭击了。
120多人,现在只剩下63人。
8
渡河只为了抓几个战俘,让他们帮忙运送伤兵?
9
老婆闹离婚,要了房子,要带走孩子,还要带走他的狗!
阿尔卑斯山犹太人集中营的惨状。撤退的德军没有足够的子弹杀光集中营的人,就用其他办法尽量地杀,烧死屋里的人。
集中营的人会消耗大量食物,一下子吃太多也会死亡。所以还是要继续关在集中营里,慢慢过渡。
德国居民说不知道有集中营,于是被叫来掩埋犹太人的尸体。
1942-1945年,有五百万少数民族及六百万犹太人被屠杀。
10
阿尔卑斯山老鹰巢镀金碉堡。
积分到一定程度就可以退伍返乡。不够的话还得继续留在部队待命,可能要去攻克日本。
战争结束,德军投降,但还是不断有士兵死于意外。
鲁兹人缘太好,死后1600人参加了他的葬礼。
——爷爷,你是大战中的英雄吗?——不是,可是我跟英雄们一起服役。

电影里德国士兵屠杀犹太人的片段,看的让人trembling.
犹太人翻开木板,钻进地下的密室,地下有一个妇女和一个小女孩,女孩在喊叫着妈妈,可是已经容不下第三个人了。我仿佛看到《安妮日记》里那个安妮,在地下度过漫无天日的三个月。木板啪地一声合上,地毯盖上。一切恢复安静。
从山顶看过去,黑色,白色,所有人在奔跑,“砰。”有人倒下了。所有人仍在奔跑。
夜晚,隐隐约约能看到黑夜里的人影浮动,从钢琴盖里,从床板下。士兵依然在扫荡。手电筒胡乱射出的光,一扫过去,那片角落里高高低低站满了人,面对着意外的白光,默默地,举手投降。忽然的,又传来脚踩在踏板上的钢琴声,人出来了。军队举起枪就冲到楼上去。砰砰砰,和着钢琴声的高低起伏。
从山顶看过去,黑色,白色。“砰。”白光从窗子里透出来。左下角,右上角,黑白闪动,和着枪声,和死亡。
大屠杀,就是这样啊。战争,可以把人逼到绝地。
之前看过日本大屠杀相关的资料,一个日本人说,那些行为恐怖的杀人狂魔,其实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他们曾经是老师、工程师、职员……可是战争,能把人逼成疯魔。
那些德国士兵们,也是被整成病态的吧。对着一个普通的工人,掏出手枪,“哒”响了一声,没有射出子弹。怎么这样,再来,一次,两次。还是没射出子弹,手枪被随意丢到一旁。只剩下那个跪着的可怜人在颤抖。

   整部影片,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一抹红裙,那位娇小的小女孩,孤零零地行走在屠杀的现场,她的红色令所有人关注,包括辛德勒在内,揪心于她的生死,直到她躲藏于床底,画面切换,辛德勒转身离开,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小女孩躲在床底下的时候,她那一身红色已然不见,而是和周围环境一样的灰色,暗示着她终将死于这场大屠杀中,而运尸车上小女孩身着红裙的画面也正印证了这点。我们在这场血色屠杀中,我们看不到血淋淋,那位独臂老人被枪杀,血流在白雪中,我们看不到红色,而是黑色,一份沉重而压抑的刺激让观众痛心,整部影片独特的红,用小孩子的身体,直接抨击了纳粹深恶痛绝的罪行。从火车烟囱开始,至最后的幸存犹太人前行,几乎通篇的暗灰色,把原本血腥的战争对人们心灵的冲击控制到最低,只是单单用暗灰色勾勒出犹太人灰色人生,深沉的记录远比血淋淋来的真实,跟随各类角色在影片中的挣扎,我们看得到二战的伤害不仅仅是对犹太人,而是所有,波兰人,德国人,所有天真的孩子,都被笼罩在时代的灰暗中。至于犹太人赤身裸体的体检,白色的大全景,竟然是由人体铺满,奔跑着,证明着自己是健康的,能够去工厂工作,饥瘦的体躯为了能够存活奔跑着,然而,我们何尝看不出白骨一样的悲苦,白惨惨的不是生,而是而后灰白的骨灰烟充满整个天空。

    钢琴奏出一曲人生,可惜的是这人生是黑暗里的灰色。协奏曲编织艺术,却在战争的记录中,遮掩着枪声的血淋淋。辛德勒的“more,more”是生命的救援,辛德勒怀抱史丹痛哭,一个高大的形象不再伟岸,而是一个最不敢忏悔的德国人,一个救了一千一百犹太人的纳粹徒。对于辛德勒形象的刻画比比皆是,对他的仰拍让一个自信聪慧的人跃然纸上,导演运用辛德勒和歌德大尉这两个人的刻画,侧面展现了战争对于每一个的伤害是深入骨髓的。在灰暗的时代笼罩下,谁也无法活的红艳,即使有协奏曲的配饰,走出来仍然是白骨堆积的灰色人生。

    开篇波兰犹太人的祈祷引入,蜡烛这个物像压缩了时间,人不在,蜡烛仍在燃,积累蒙太奇和隐喻蒙太奇奠定了一个悲戚的故事基调,蜡烛燃尽,一缕青烟剪辑至火车烟囱,流畅自然地切换至另一有关犹太人的场所,记录犹太人姓名,下方字幕“1939年9月德国军队在两周内击败了波兰军队”,切入一个时间轴内的那一刻,不突然,不急切,缓缓的节奏,接至一个混乱记名的画面,节奏循序渐进。而后有一段电影少数能让人笑出来的片段,就是辛德勒面试打字员,此处也是积累蒙太奇,四五位美女的极慢打字,让风流的辛德勒微笑欣喜,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打字并不流畅的女性,直到那个一身黑色,叼着香烟,肥胖臃肿的熟练打字的女人,辛德勒的一脸厌弃和无奈写在他面朝镜头而不是女性的脸上,这样又有一丝对比蒙太奇的表现形式,让这位风流情韵的老板形象立体形象。

《美丽人生》里是二战对犹太人遭遇的戏谑化摄录,《辛德勒的名单》里是直截了当地对生存,对营救的真实揭露,还原一个时代的血流成河,刺痛这个时代的人们。二战,一个我们没有经历,只是从影片中,小说中才能直观感受到,小说《怪屋女孩》中也侧面从一群孩子的角度看二战,那个时代里犹太人应该躲藏的扭曲人生。《辛德勒的名单》中,没有欢笑,没有说明,从开始到结束,我们直观地看到血流,看死尸成山,看烟囱中冉冉升起的不是柴灰而是骨灰,现实主义的艺术把我们拉回那个灰色悲惨的时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善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时代,钢琴协奏曲中的灰色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