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花园,观神秘巨星后感

2019-09-16 15:56栏目:影视影评
TAG:

      故事很简单,一个普通的日本城市男生,因为被甩,成绩不好,酒后的胡乱任性,要靠吐口香糖做一个未来的选择,然后 被妹子的清纯照片吸引,傻傻地坐上 去林业的火车,一趟趟的转,终于到!
      满是虫子和蛇啊的 纯自然环境,让城市里来的人男主受不了,不断碰类似净身剂之类的。然后是 相对枯燥的培训,男二出现一个山里野生儿形象的,熟练的伐木工,但是打心底的不信任城里来的 柔弱花朵。
     男主就是柔弱的花朵形象,晕血,不敢吃泉水,不敢吃鹿肉。当然,第一反应是逃咯!
     于是逃,适时的,女主出现 ,帅气而清爽。骑着摩托,运走了,想逃的男主, 男主到车站看到 露脸的女主,果断决定不闪,走回了 训练地,坚持下来!
      从这里开始,进入 另一时空!
      坚持下来的男主,进入了神去村,有点室外桃园的意思,慢悠悠的生活,和男二一起住,然后一些伐木 干活,慢慢的开始了解 认同!
      女主和男主也开始有的没的接触,莫名的知道一些往事,女主被人甩,负心汉啊,负心汉!
      然后穿插一些,小故事,一些小插曲,比如 男主屁股被水蛭吸!等等
      再然后,在盛大的仪式之后,男主回城,见父母!
      再然后,未进家门,就感到了和城市的不适应。
      再然后,循着木头的香味,找到了自我。
      再然后,踏上回程的火车!

很多人都曾像女主一样埋怨社会的不公平,想反抗,最后却变成了女主的母亲一样的人,每天忍气吞声,慢慢的失去了自我。
前几年,我有个表姐,才刚19岁就被阿姨推搡着去相亲,不去不行,会被邻里乡亲嚼舌根,因为阿姨那边的风俗是女人应该十六七岁就应该结婚,

图片|困鱼

15岁的我放下筷子,把空盘子向我一推,然后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我想回去的时候,已经 无关乎 爱情 !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吞拿鱼吃了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那你是出来寻找爱情的。或者,你想要一次艳遇。猫小姐嘻嘻笑着。

我一听这小混蛋又旧事重提,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大喝:“你又跟我来劲是吧!”

20180122下午三点左右跟男友一起去看的电影。
刚开始的时候就是冲着阿米尔汗去看的!没错,我就是他的超级迷妹!!!!!

尤娜迷失在一大片黑色花朵里,接着醒了,是手机在震动。这次,她决定接。走进卫生间,关了门,坐在马桶上,听着下面响起淅淅啦啦的水声,当手机即将停止震动时,她按下了接听键。

15岁的我怔怔的看着我。

这好像不是电影,好像是我自己前15年的人生经历啊,哎~。
其实男尊女卑的观念咱们中国有很多地方也有,广东潮汕更甚,同样的很多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把生活的不幸归咎于一处,然后希望有人能带自己脱离不幸的境地,影片女主希望妈妈能带她走,拯救女主和母亲的人生,却没考虑过离了父亲,自己和母亲应该怎么生活。现实生活里很多人虽然也希望有人能带自己逃离,却连虚构这样一个人物的具体形象都没办法,甚至这个带自己逃离的人可以是任何的路人甲,很多人也都想过,要靠自己!但是,在现实面前却又只能一次次的妥协一次次的安慰自己舔舐伤口..毕竟我们都只是普通人,没有类似女主那样出色的天赋。

可是猫小姐忘了带零钱,她惶急地找了一圈,看到了坐在树下的尤娜。彼时尤娜正远远看着一条眼镜蛇应着悠扬的笛声优雅起舞,这在印度已经很少见到的“手艺”在邻居家依然每天都在上演。尤娜帮猫小姐付了钱,猫小姐就成了尤娜无法割舍的影子。

“我去看苏一了,15岁的苏一,你又明白吗,苏一也把15岁的她留了下来!你难道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自己的梦想因为爸爸的旧思想作祟而一直被压抑在自己的心里,男尊女卑的观念深深的植入在他的脑子里,无论如何自己都撼动不了。与其对话胆战心惊,一刻都不敢放松,有他在的时候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就怕自己说多错多,稍有不慎就会引来一顿暴打,自己也想据理力争!想反抗!可是不敢正面与其对抗,只好自私的把希望寄托在柔弱的妈妈身上,乞求着她能离开爸爸,只要妈妈带自己去一个没有爸爸的地方生活......
最爱的妈妈每日遭受着暴力,一有点失误就被爸爸拳脚相加打的鼻青脸肿,长期以来的逆来顺受,长期以来的压抑使得母亲没有了自我,只能祈求在丈夫不在家的时间里能偷偷的释放一下自己;每天看到儿女的笑容就是自己最大的满足,即便丈夫再怎么蛮横残暴都不敢有一丝丝的反抗......

你为什么出来旅游呢?猫小姐喃喃地问尤娜,又象是问自己。

15岁的我哭着对我说:“我也会同样永远记着你的,生日快乐……”

希望大家都能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海上小火车也就是将至科伦坡那一小段,十几二十分钟就结束了。车身一转,大海即已远去,面对的又是绿树拥簇、建筑并不高大的城市。

“我不信呀。”15岁的我居然开始卖萌,突然端正坐好,双手在下巴比成花朵,“因为你爱我呀!”

然而直到女主下了火车,妈妈带着墨镜来接她之后,接下来的剧情让自己这个少女心慢慢慢慢开始响起了共鸣。

于是,尤娜走到了车门那里。她本来想抽支烟的,想了想,算了。

“你喜欢她什么?”我反过来淡淡问她。

人内心深处的本性是不变的,就像女主抓住了灵感,录视频,出了名。而母亲,也因为自己的宝贝女儿精神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被丈夫无情折断而开始奋起反击,我表姐,一个文文弱弱体重不过90斤的女生,也偷偷一个人拿着行李买了车票一个人跑到大城市去打工,不管是电影的女主和母亲,还是我那个瘦弱的表姐,她们最后都为自己和打开了人生路上的一扇新的大门,一念之差,海角天涯。

什么意思?尤娜瞪大了眼睛。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心房。

他,也就是15岁的我对我说:“睡不着就起来吧,我都饿了,给我做点东西吃去,你有没有个大人样。”他居然还不屑的叹气起来。

影片的最后当然就是大团圆结局啦,女主终于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母亲也终于离开了残暴的爸爸。

手机这个时候又震动起来,他,但这时只觉得厌倦和无趣,便按掉了。她觉得悲伤,名字和人已经相离遥远,几不可辨认了。

空气里似乎有冷风流动,我的声音也跟着带了几丝凄然。

女主跟同学在火车上,周围的同学都在唱着歌,而自己在那附和地鼓着掌,一副心事满满的样子,然后拿起了吉他......讲真,这种套路真的很!普!通!啊!~~

这印度洋上温婉的眼泪啊!

然而坐在床边翘着二郎腿的我把我喊住,“别急别急,今天周六,你个傻子。”

姐姐担心男人的事儿牵连到她,强行安排她出国旅行避风头,于是,猫小姐先到了印度,又到了斯里兰卡。在寂寞与心烦意乱里走了一路。

“我怎么还甩了苏一,我们他妈就没在一起好吗!”

猫小姐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之前的颓唐已经一扫而光,她裹着白色浴袍,蜷缩在床上,确如一只可爱的猫。“尤娜,让我看看一会儿咱们去吃什么好吃的。”她飞快地翻着手机。

“你知道吗,我这些天去了哪里。”

我错过了那趟车。尤娜撒了个谎,不打算把去教堂的事告诉任何人。

“我不知道。”

其实尤娜确实有一小段时间进入了迷离状态,教堂赫然闯进脑海,后面是一大片开放的黑色花朵。她一个惊悸赶紧睁开眼睛,却还只是一瞬,猫小姐还在骂“fuck”,斯里兰卡女人仍然浅笑着看她。

“我喜欢她什么?你居然现在还有脸来问我?生日那天,我从你身体里分离出来,你选择埋葬10岁的你,而把我留下来,你没说原因,但我清楚的很。”

“跟他没感觉了,他也不是不好,但我就是不知道爱去哪里了。”尤娜把脸贴在吧台上,让啤酒的琥珀色在脸上闪烁。“我喜欢冒险的生活,生活就应该有无数的意料不到。”

躺了片刻,可是睡意已然全无,斜眼看着一件随意的我,他也在看我。

“我明明买到了二等车箱的票,可是那里也挤满了人。”猫小姐终于坐了下来,一个当地小伙子给她让了座,示意自己下一站就下了。他恋恋不舍地打量着猫小姐,谁让海上小火车每一站只有几分钟车程呢,他终究是恋恋不舍地打量着猫小姐下车去了。

“你还小,你一直停在15岁,感情的事你还不懂。”我说。

尤娜好后悔那一念之仁,她接下来的旅程塞满了猫小姐的喋喋不休。在丹布勒石窟寺、在狮子岩、在康提湖,在尤娜即将崩溃之即,英俊的雅利安后裔在加勒古城出现了。

我倏然诧异,此刻,家里的防盗门一阵窸窣,仿佛是有人掏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大惑不解,我在这单身公寓住了多年,从未有人来过啊。

所幸猫小姐并不深究她言语上的不合逻辑,她的手机响了,她开始皱着眉头看手机,接下来五支纤细的指头翻飞如雨地回复。

“怎么会不重要?”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印度洋的热风扑面吹来。海鸥飞着,有的都要撞进车窗了,猛地一调头,飞回了大海。

我把空盘子摞起来准备端回厨房,我突然想到什么,问到:“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有阵子没见着你了吧,你跑哪去了?”

尤娜装作假寐,却逃不脱猫小姐不断咬牙切齿压倒声调骂出的“fuck”,她大概又跟老姐干上仗了。

“好了别说了。”

自然,尤娜跟猫小姐又住进了同一家酒店的同一个房间。猫小姐依然坚持她的理由:一个女生住是不安全的。

一种巨大的惊恐压在我的全身,脚下如踩在棉花之上,意识开始从我脑海里抽离,我竟吓晕过去。

火车快到科伦坡时,红色的车厢就在蔚蓝色的大海边行进,中间隔着迅速破碎的白色浪花。尤娜干脆离开了那些微笑着的锡兰人和琐碎低深的泰米尔语,走到没有关闭的车门边。于是,阳光和海风便一齐打在她身上了。

“那你就说到我懂啊!”15岁的我没有低着头没有看我,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滴落在了他的衣服上。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1

我有些恼怒:“你这个小东西,信不信我!”我做出挽袖子的夸张姿势。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车厢连接处了。哦,她,无事也必招摇的猫小姐,红色的头发、永远盖住大半边脸的太阳镜、涂作黑红两色的性感嘴唇,还有,她有一眼就越过长长的车厢找到她的本事。“Hello,尤娜”。

“因为我已经失去她了啊,早在十年前就失去了她,她消失在我最珍视的青春里,再也没法找到了啊。”

他给她们变纸牌魔术,说知道她们最想要的是哪张牌。尤娜想这德国佬把妹的技术也太老套了,可是他递给她一张牌:是小王,图案为教堂周边盛开黑色花朵。

“我!”我一时语塞,便假装随意的套上一条短裤,“我真想不通我为何一直留着你,我就该早点把你埋了。”

进了房间,两个人都把自己摊在床上。猫小姐是南京人,开始哼唱一支慵懒的小调,带着秦淮河遥不可及的香艳,后来,这小调终于不再哼,两个人都睡着了。

“我是不是惯的你不轻啊!你事儿还挺多啊!”然而我紧接着听见了自己肚子发出空虚寂寞的声响,只得揉揉肚子,尴尬的坐起身来。

还好猫小姐没有如影附形地跟上来,否则又要应付她的喋喋不休的私人话题。

“你放屁!怎么永远不能喜欢我喜欢的人,难道一个人就不能永远喜欢同一个人吗?你就是渣男!就是负心汉!你不但辜负了苏一,还把我的真心撕成了碎片!”这孩子简直要哭出来。

牧师领她转过教堂,于是一片黑色花朵进入视野。牧师说,自然界原本没有黑色花朵,但当你需要时,你就会看到它。

“我喜欢她什么你还不知道她?初中毕业不久就是我们的生日,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我要永远记得她,初中三年我,喜欢了她三年,但是我什么都没说,我不敢说,我没有勇气说,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毕业了,人生匆匆,很可能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她了,然而毕业那天我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15岁的我抽泣起来。

这个人有着当地少有的白皙皮肤,一双蓝汪汪的眼睛里还藏着羞涩。他向来自中国的两位年轻女性搭讪,猫小姐当仁不让地认为她才是帅小伙的目标,两个人用流利的英语交谈,这时尤娜才知道猫小姐受过严格的语言训练,是国内一所著名外国语大学的毕业生。

“你知道我不会的。”我抹了一把眼泪,支撑着站了起来,“我会永远留着你,你是我最美好的回忆,最纯真的情感,以及最接近的可能。”

阳光在教堂深棕色的廊檐上缓缓流淌。一位牧师走出来,看到了尤娜,尤娜说:听说教堂背后有一大片黑色花朵,我想看看。

我记起了那次争吵,但是不想再提,把手撑在桌子上瞪着他说:“哎呦呦,你也有怕的时候,我告诉你,你以后给我老实点,我把20岁埋了的时候你就在旁边,我在15岁和20岁的我之间选择把你留下来,下次可不一定了!你想被埋的话早点跟我说,我给你选块好地方!”

尤娜,我可能跟你看到的猫小姐完全不同。她头也不抬。这句话吸引了尤娜,她看着她,她的一双纤细伶仃的脚伸在雪白的床单上,令人欲轻轻一握,涂成黑色的趾甲每一粒都闪着性爱的光芒。但也许荷尔蒙的过量分泌仅仅是觊觎者的,性爱的主人无动于衷。

看到他这样,我忽的又没了脾气,不想再和他争吵,安慰般说到:“我知道她是你的最爱,我知道你喜欢了她三年,可是现在已经过去10年了,早已经物是人非了,人是会变的,心也是会变的,你不能要求我永远喜欢你喜欢的人啊!”

当晚她们去著名的香蕉叶饭店吃饭,完全被咖喱搞怕了,两个人跑出来进了酒吧,先是喝鸡尾酒,蓝色粉色的液体洗淡了朱红的嘴唇。已经眩晕的年轻女人们又要了一打啤酒喝,先后4个男生来搭讪,即便西女云集,美丽的猫小姐也毫不逊色。她用英语把男生们全骂走了。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你个负心汉,渣男!怎么样,你现在就要埋了我吗?来呀!”这小子居然也怒气冲天,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严肃认真。

尤娜说:我真羡慕你,无忧无虑。如果我是个男的,就要天天跟你做爱。其实她颇为吃惊自己言语的随便。

在我意识的最后,脑海里一片雪白,只有一人独立其中,她扎着可爱的马尾,回过头来,对我甜甜的笑着。

猫小姐把身子探向尤娜,压低了声音,“我就是因为要躲开他才急着上这列火车的,他徒具其表,并且——”她的声音更低了:“动机不纯”。说到最后,猫小姐自己先格格乐了。

我看着他清秀的脸,大脑这才从睡梦中恢复清醒,心中松了一大口气,重重又倒回床上。

她来得早,棕红色的大教堂静立于一天之中最为透明的阳光中。

“哼,就知道吓唬我,你就欺负我还是个孩子!只可惜人只有每五年才能分出另一个自己,要是年年都有的话,我带着11,12,13,14岁非狠狠揍你不可!”15岁的我双手抱在胸前,把脸扭向一边。

当啤酒喝到第10瓶时,两个人决定不再思想爱情,明天去海洋大街购物,要买最好的锡兰红茶,还有宝石,猫眼石、蓝宝石、紫水晶、月光石,都要。然后,她们喝完了第11和第12瓶。

“因为我失去她了啊。”我感觉泪水穿过我的脸,落在床单上化开了。

图片|困鱼

“你说够了吗?”我意外的没有对他再动怒,整个人颓了下来,向后倒在床上,对着天花板说,“我是会永远记得她,我现在也会对自己说,我会永远记得她,可是你知道吗,我会永远记住的不是现在的她,25岁的她,而是15岁的那个她啊!”

可猫小姐还是赶走了变纸牌魔术的人,“什么黑色郁金香,都是骗人的,哪一段爱情不忧郁、哪一段爱情不绝望!”

我愤然到:“要不然我那时候数学这么差,你这智商也太低了点吧,你也不想想,就算年年都分身,可还是新旧之间只能留一个,我照样早早把你埋葬了!”

“尤娜,你现在哪里?”他问。

“你还说呢,那天跟你吵了一架之后,我怕你把我埋了,就出去躲了几天……”15岁的我委屈到。

她给她看手机上的新闻网页,头条是南京市一位年轻官员被查处的消息,附着一张尚属年轻的男人照片。他不但受贿,通过介绍工程承包捞取好处,还跟多个年轻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什么好几个情妇,新闻都他妈瞎写,他只爱我。”

“我多希望那感觉还能被我找回来,就像你以为你丢掉了10元钱,却在来年冬春换季时,从换出的新衣服口袋里找到。”我哽咽着,“可是不会了,它丢了,消失了,任你在努力也不会被找到了,甚至到最后,你害怕找到,你害怕找到的它已经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了,这比找寻不到还要痛苦。”

两个年轻女人走出酒吧,深一脚浅一腿走在夜色里,这才发现科伦坡的夜色完全不像大都市,街道上的灯红酒绿早已销匿,一轮大而金黄的圆月正明晃晃挂在黑魆魆的城市天际线上。

“我不懂。”

第5个搭讪者走过来,猫小姐刚要赶他走,尤娜说,看看他有什么新花样儿。

15岁的我摇晃着小腿,轻笑起来。

三天前的中午,在米瑞莎海滩,尤娜第一次看到猫小姐。猫小姐在一名高跷渔夫的帮助下,爬上钓鱼桩,渔夫帮她拍照。阳光正是最耀眼之时,猫小姐肌肤雪白,整个人似乎在闪光,她的娇艳之下有一股清新源源不断地涌现。

我说:“我要埋葬的是现在的自己,这个我最痛恨的自己,最无力的自己。”

被酒精打败的猫小姐趴在尤娜怀里又哭又笑。“我姐一直反对我跟他在一起,骂我贱,我爹妈车祸死后她就成了我妈。可是我才不想过她那样的生活,老实而忠诚的丈夫,顽劣的孩子,看不到任何前景。”她一会儿南京话一会儿英语,听得尤娜皱紧了眉毛。

“我不懂,她还在啊!”15岁的我迟疑到。

焦燥和压抑的愤怒从电话那边扑面而至,她把手机拿得离脸远了些,看了它几秒钟,象看着他。然后,才又靠近它,说:我想一个人静静,想想我们的关系。

15岁的我突然怜悯的看着我,再次哭了出来,可是我能感觉出来,这和刚才的泪水完全不同。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2

“还把真心撕成碎片,你多大了小伙?你脑残爱情剧看多了吧,这么恶心的台词你都说的出口,”我摇摇头,叹了口气,想拍拍他的肩膀,“好了好了,都过去了,好吗?”

我要洗个澡。猫小姐说,边脱了衣服,就象一朵花忽然绽放了。可是花朵的主人颇为寥落,尤娜看着她雪白的背影带着腰间媚人的一抹粉色进了浴室。唉,科伦坡8楼的酒店客房里住着两个心事重重的女人。

“话说回来,我之所以主动找到了她,又主动找她一起吃饭,还不是因为你吗!我知道你喜欢了她很多年,难道我不是吗,我跟她也10年没见,在再次见到她之前,我对她的感情跟你没有任何分别!”我感觉自己心里酸楚了起来,看着15岁的我,不由升起几分怜悯,揽着他一起坐在床边。

尤娜看了一眼手机,有十五个未接电话。

“当初那些感觉真好啊,再也没有了。你知道什么叫再也没有了吗?”

可是猫小姐对这些最为受用,眉毛弯弯向尤娜媚笑如花:那个雅利安小伙子也是你这样的想法哦,可是我把他甩掉啦。

“可是她还是她啊!”15岁的我哭诉。

她决定给他打一个电话,忙音,停了一刻再拔,还是忙音。她叹了口气,放下手机。

“你去了哪?”我问。

尤娜只好朝她微笑并招手。猫小姐拖着她声势骇人的行李箱,当然是最酷的黑色,印满了大大的lv,满嘴优越的抱怨,踩着12公分的银色高跟鞋来到尤娜身边。和善的斯里兰卡人早就为她让出了一条窄窄的通道。当她未到时,他们看她鼓鼓露出一小截事业线的胸脯;当她走过时,他们看她饱满分作均匀两片的屁股。猫小姐不会露出可耻的内裤边线的,她一定是选择了丁字裤或者无痕的。尤娜早已见识过猫小姐的各种内裤,包括最为简捷的c字型的。

15岁的我沉默了很久,才回头对我说,“难道人生都是这样吗?如果是这样,我希望你生日分身后,不要留下我,将我埋葬了吧。”

尤娜从卫生间里出来,却看到猫小姐失神地坐在窗边,手机远远扔在一边。当不太在意表达自己的身体时,猫小姐真的很美好。

“我明白,但是,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一切,可是,尽管很心痛,但是我不得不说,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她木然站在那里,错过了从加勒开往科伦坡的头班火车。

“哼,你这个负心汉,好大的口气!”说罢他起身走向卧室。

黑色郁金香:忧郁、绝望的爱。男人神秘地笑了。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渐渐发现了自己,但是越发现,我们越丧失了自己。”

我们的关系有什么问题吗?我们不是很好吗?她听出他在咬牙切齿。

我睁开双眼,感觉依然疲乏的紧,不过我还是急忙从床上翻腾而起,毕竟我还不敢随便迟到。

尤娜庆幸终于摆脱了猫小姐,第二天一大早,在雅利安后裔出现之前,她即向她辞行,猫小姐肯定还沉浸在异国艳遇的眩晕中,茫然地点头答应了。尤娜如飞般跑出酒店,但并没有去赶开往科伦坡的火车,而是找到了那座著名的大教堂。

“我凭什么不说!我偏要说!”15岁的我满脸泪痕,看着我的眼睛里,闪着苦楚的光芒,“因为我要永远记得她,因为你要永远记得她!你留不住她,只能留下我!”

你不是早上就要去科伦坡了吗?猫小姐复又挺直了身子,终于把太阳镜摘了,精致的睫毛不由得尤娜要为她喝彩。

他看着我。

按照她偶然读到的那个小册子的说法,教堂后面的花朵可以预见爱情。

“那年的校园里操场上的风,那年我偷偷看着她轻笑的侧脸,那年我半夜为她写下的稚嫩的诗,那年她离开时背影,回不来了,永远回不来了。那种感觉回不来了。”我对着自己说,“那些情感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丢失了,我已经记不起来,但那美好的伦廓我会永远记得。因为那是我记忆里,事物最美好的样子。”

搭讪者有一张年轻英俊的瘦削面孔,嘴唇菲薄。尤娜断定他是一位欧洲游客,可能是德国人。他白皙的肤色在暗昧的灯光里染上了各种颜色,显得主人时而轻浮时而深刻,正如他的雅利安先人一路向南进入印度,另一路则向西,成为后来的日尔曼人。

我穿好裤子,向厨房走去。

她挂了手机。他也没再打。五分钟后手机又响了,是老妈,他一定故伎重施,向岳母求助了。她不接。

他从椅子上把身子探出卧室房门,“我要吃火腿蛋啊!”

你不是还要在加勒呆一天吗?那个标致的雅利安后裔小伙子呢?尤娜问她。

“你别碰我!”他急切的躲开我的手,声音还是激动得很,“你就回答我,你为什么甩了苏一?!”

其实猫小姐不是娇滴滴不懂世事人情的娇小姐,自从她们三天前相遇,关于住宿吃饭这些生活细节便全是猫小姐一手操持的。猫小姐有自己的本事,酒店一定是性价比极高的,吃的一定是当地最有名而又不会太贵的特色馆子。

“可是她再也不是15岁的她了,我也再也不是你了,再也不是15岁了,你能明白这里面的区别吗?”我看着他,忍住一阵鼻酸,接着说,“你不会明白,因为你停在了15岁,那时候我也不会明白。”

“那小伙子不是挺帅的嘛,怎么就甩了?“

我盯着天花板的一角,沉浸在某种感伤的情绪里没有说话,15岁的我继续说着。

然后就是叮咚一声,老妈的微信来了:日子过得久了,就当他是你一个邻居。我和你爸就是这样过来的。

“怎么不叫甩了,怎么不叫甩了?你们那么多年没见,好不容易重逢了,我喜欢了她多久你知道吗,我相信她也是这般喜欢我的,而你怎么做的?居然假装热情的主动请她吃了个饭,然后就再也不理人家了!你自己说!你不是渣男是什么?你把苏一当成什么了,你不知道你这样有多伤她吗?!”

下午1点半,她匆匆从加勒古城跳上这列普通红皮列车,那时二等车厢已经没票了,只剩下挤满当地人的三等车厢。她找到了个位子,把背包放到行李架上,她的雪白纤细的腰腹因之而暴露,周边棕色皮肤的斯里兰卡人便都盯着看。

“我不懂。”

她坐下来,虽然语言不通,大家都笑吟吟的。正对面坐的是一位中年妇女,露着粗大而腴肥的胳膊,一笑,两颗银牙亮闪闪。

加勒,哦,那小小的突入海域的方城,永远蓝色围拥、阳光普照、和风吹拂。白色的灯塔、棕红的教堂,城墙平台上兜售白色纯棉手工缝制睡衣的女人。刚离开就开始思念了吗?尤娜忽然觉得自己很讨厌。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黑色花园,观神秘巨星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