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胞三亿新台币的银子,对台湾电影的拨乱

2019-09-19 13:30栏目:影视影评
TAG:

台湾近几年是卯足了劲
大家都来拍电影
以拯救台湾影坛为目标
说起来太虚
可是却真的有作用

       08年末09年初,华语娱乐圈发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大事,其中包括王力宏摇滚了,罗志祥潮男了,林俊杰不光潮、还不要钱|||OMG我要疯了,这世界怎么了???当然还有一件事是我们非做不可的,那就是去看《海角七号》。
    《海角七号》是什么?是一部台湾本土的文艺电影,在台湾——这个华语电影地区的“雷区”上,赚走了三亿多新台币的票房。连马英九都出来给《海角七号》做广告说希望这电影能进入内地市场。据说陈云林去台湾前还特意看了这部电影,当然后来又有某些台湾人士跳出来说陈云林看的是盗版。真想给这人一脚。
看八卦新闻说新年时有媒体问“潮男”罗志祥(他居然好意思自称潮男,他当陈冠希死人啊!!)过去一年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他的回答就是《海角七号》重振台湾影坛这件事。当然又有好事者跳出来说罗志祥不提四川大地震,不提北京奥运会,居然只提一部电影是不是太过分了。我们这里暂且不讨论这问题。
澳门金沙大赌场,只是通过这些事情能够证明对于08年的台湾,《海角七号》无疑是一个奇迹。要知道台湾这个曾经华语电影圈中最富艺术气息、大师频出的地方,之前几年经过了怎样的黑暗。最低谷时台湾偌大一个地方,年出产电影居然是个位数。所以我也能够理解这三亿新台币的票房不只是简简单单的能够解决导演因为此片而欠下的三千万债务的问题,而是对于台湾电影人来说,这是一种信心以及对未来的希望。
然后信心归信心,希望归希望。并不能因为这三亿的票房和无数的关注度就说《海角七号》是一部十分出色的电影。相反,作为一部电影,《海角七号》顶多算及格罢了。而且这及格分我还是打给电影中对台湾南部地区原汁原味的人文风情和文化的体现。至于那个爱情故事,就算了吧。
《海角七号》给我的感觉有点像那年的《王的男人》。《王的男人》在韩国也取得了很高的票房,但国外的观众看了就普遍表示失望或是没看懂。而《海角七号》能取得如此高的票房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描述了一个非常具有台湾岛特色的故事,能够引起本地同胞的共鸣。
澳门金沙国际赌场,    相信《海角七号》的剧情不需要我多做赘言。看过的人自己了解,没看过的人相信也被铺天盖地的新闻灌输得差不多了。看完这部电影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这里面的爱情故事也未免太烂了吧!用手指头数也能数出来前前后后男女主人公一共相处了多少次,而且基本上没有有深入交流的桥段,然后友子就上了阿嘉的床。这未免也太无厘头了吧!不要告诉我他俩是一见钟情,我相信电影里阿嘉的那副德行,没人能对他一见钟情吧!
前前后后这个爱情故事就是被生扯出来的,到最后那段海滩演唱会的戏份,我也觉得十分生硬。友子提出要去日本,阿嘉那一句话台词的挽留。然后中孝介像个傻子什么都不知道,就上台唱起了歌。这故事编的也未免太牵强了吧!
    我想请问校内上给《海角七号》打五颗星和说看这部电影感动到流泪的同学:这故事哪感人了。你们的泪腺也未免太发达一些了吧!
    然后就是范逸臣和田中千绘这两位演员,你们还是先回家去好好学学表演再来演戏吧!我对你俩的表演真是忍无可忍。
    如果没有这白烂的爱情故事,我会更喜欢《海角七号》。这是一部配角大放异彩的电影。电影里,代表,茂伯、马拉桑都是十分可爱的人物,他们的表演自然而言就流露了台湾南部地区十分本土的味道。看到他们,我仿佛就能听见那海浪的声音,闻见湿润的空气。我倒是觉得这是一部十分生动有趣的展现台湾本土风土人文风貌的电影。
    而对于那封情书里的爱情故事,从始至终也搞得我莫名其妙,没有觉得其美好。
    很多非台湾人士都说从这部电影,能明显看出台湾被日本殖民化后所留下的影响。甚至更有人通过歪解《国境之南》断定这是部大汉奸片。政治问题我不想多说。
    去年的台湾金马奖上,大会肯定了《海角七号》对台湾电影事业做出的贡献,为其颁发了年度最佳台湾电影等奖项,但最终代表综合实力的最佳电影、最佳导演等奖项还是颁给了《投名状》和陈可辛。可见专业人士已经清楚地看到了这部电影的不足之处,十分公正地颁出奖项。就连焦雄屏也说她认为年度台湾最特别的电影是《停车》。就连钮成泽也直言比起《海角七号》他更爱《囧男孩》。可见,《海角七号》作为一部话题电影,在票房、社会影响力、对台湾电影的贡献上十分值得肯定的。但其电影本身的质量,真的要好好思考下。
    所以,对于这样一部电影,仅仅因为它三亿票房的噱头和它的话题性,就引来大家不客观的评价,非常不理智。我认为大陆影迷对《海角七号》的评价普遍过高。

2009-01-01 23:58:53   来自: 今日

台湾电影《海角七号》,不想看也看了。他们都说好,我这种潮流追赶者就不得不看。

可是
红的却只是海角
有点不可思议
是大家对台湾电影看的太少
还是海角的推广很能干
《台北朝九晚五》《蓝色大门》《饮食男女》《最美好的时光》。。。

一篇旧文,写完忘了发了!

  据说一部电影好不好看,在现在盗版横行的时代标准很简单,就是这部电影值不值得让你去一趟电影院。如果这个标准有道理,那么我觉得,最近火爆于台湾和大陆网民的《海角七号》是够不上的。
  早前,网上传言说《海角七号》因“绿意盎然”在大陆电影院线肯定无法上映,后来又有新闻说,电影局正在安排它在大陆的档期。其实,普通观众倒不必太在意这里的“PC”(Political Corectness)与否,因为政治的事情我们无法左右。而且我们也无法知道,这部被称为创造票房奇迹、“台湾电影的爆发”的影片之大受欢迎,是因为其热闹的娱乐性,还是因为所谓的台湾的“日本情结”;候孝贤评价此片说,“太好看了!台湾等这部电影等了好久!”究竟又是从哪个角度说起呢?但是,如果我们知道台湾本土电影在成绩最差的2001年仅有0.1%的市场占有率,也许可以理解《海角七号》对压抑多年的岛内电影的爆炸意义吧。
  
  来说说影片本身。本人以为,《海角七号》离“好看”还有相当大的距离。有几个疑问:
  《海角七号》是一部什么片?尽管从理论上说一部影片根本无须考虑要成为什么类型片,但在看过这部电影后我就在想,这是一个讲什么的电影:感人的爱情?热闹的音乐?本土的文化?或者如一些网友所言的“青春偶像励志片”?越问就越像四不像,因为没有清晰的主题,以至于连片名“海角七号”都取得空洞无物。导演魏德圣自己说这是一部“老少咸宜”的音乐片,我很怀疑在台湾社会一部电影要做到老少咸宜是不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尽管影片中表现了两代人的爱情,但这个故事实在比较老套。
  一句话,《海角七号》只是一部一般的商业娱乐片,说到内涵,还很欠修炼。
  
  《海角七号》凭什么赚到观众的眼泪?就影片内容说,里面的两代人两个爱情故事都实在谈不上新颖,阿嘉和友子的爱情来得更是唐突(说是One light一点也不为过);剧情安排上,前半部非常热闹,一个字:乱。线索乱,人物乱,画面(直观内容造成的直接心理效果)乱,相信不少观众要看到后半部时才有所感觉。若以电影的“5分钟定律”来说,恐怕不少观众难挨到第30分钟吧。难怪金马奖评审团认为,该片还没有达到“每一格画面都要完整”的高标准。那么,它的火爆凭了什么呢?
  在开篇时,全片第一句台词是国骂:男主人公阿嘉愤然砸碎吉他,脱口而出“操他妈的台北”,让人听得云里雾里,倒是小吊了一把观众胃口,无奈看完整个影片,似乎都没有回答这个疑问,骂得莫名其妙。
  
  《海角七号》表达了哪些文化?不能不提到这部影片中的文化传达。尽管可以说,某些电影可能是政治的隐喻,但个人认为,将《海角七号》视为“大毒草”毕竟有些思想狭隘。客观地说,导演只是直接展示了60多年前日军败退时一个真实的社会横切面,也不可能不存在日本元素(例如茂伯讲着流利的日语)。故事结束时,导演通过两支乐队的合作、阿嘉和友子的爱情,似乎要提出一种以宽容达成历史的和解的主张。
  但是,就整个影片来说,除中日关系外,《海角七号》呈现了更为杂乱的文化关系。一是台湾本土在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城乡关系和矛盾,最突出的是小镇恒春被外来的商人开发建设;二是现代音乐与古典艺术的对抗,重点表现的是阿嘉打造的现代摇滚乐与作为“国宝”象征的茂伯所擅长的月琴之间的冲突;三是语言和宗教信仰。影片中人物使用了除中、日、英语外的客家话、闽南语等,这些人物既有持原住民信仰的,也有信上帝、佛教、妈祖的,本身是文化的杂居;四是现代化进程中的代际关系、新旧观念的关系,前者如弹钢琴的小女孩,大致相当于我们讲的“90后”,后者如水蛙骇人听闻的青蛙“交配论”。甚至,影片还表现了台湾地方社会的政治生态,其中特别刻画了一个亦正亦邪的“民意代表”马如龙......凡此种种,使得故事的发生地恒春小镇成为多元社会文化碰撞的标本地。
  可以说,一部电影如果能够处理好上述任何一对矛盾,都完全足以考验一个导演的才情和叙事功力。《海角七号》能展现如此之多的文化和矛盾,的确不容易,甚至可以说导演在这方面的叙事安排还算顺当;但总的看下来,有如万花筒一般炫目,却没有了重点和主旨,处处有,就等于个个无,眼花缭乱而已;尤其是对其中代际文化的冲突表现,文化最深刻的影响在于人的内心,但导演几乎将所有的砝码都放在茂伯这样一个明显符号化的人物身上,因格式化而显得过于直白和生硬,最终影响到全片文化内涵的更好表达。
  
  在2008年12月的金马奖上,《海角七号》赚得盆满钵满,包括“年度台湾杰出电影”等奖项,在最佳导演、剧情大奖上都输给《投名状》。但在谈到成功的原因时,为拍此片几乎砸锅卖铁的魏德圣说,它让“每个人都在不同角色中找到自己的投射”。这从该片刻画了三代人物,使用了多达四五种语言即可映证。当然,这话要放在大陆观众中,估计是不起太大作用的,因为他们无法从中找到更多的文化认同感。
  
  回到开头,正如候孝贤一样,李安对《海角七号》也是赞赏有加,说“觉得特别好,真正把台湾自己的声音传达出来,是一部有诚意的电影”。如此,我倒觉得台湾观众和这些大腕们对《海角七号》近于恭维的好评,用李安的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
  其实细究起来,《海角七号》以小成本博得大成功,是当下台湾新电影日趋商业和成熟的市场运作的成功。其中不仅有两位在台岛广受欢迎的歌星(一位来自日本)的加盟,开拍前建立的官方博 客和包括MSN图标下载等在内的各类轰炸式宣传,以至在网上攻城掠地;杀青后又在台湾各地召开每场超过1万人次的试映会,更有对男女主角床戏噱头的炒作,男主角范逸臣面对票房不利时甚至对观众放话说:“票房破2000万元就裸泳。”果真,在范“裸”泳后票房一路飚升,直逼5亿台币。
  
  据说,《海角七号》在日本被称为“疗伤系”电影(注:在音乐里好比姬神的作品),这个归类倒是恰如其分;对于2008年混乱的台湾政治社会环境,这个说法似乎也点到了该片实际的工具价值。正如导演在影片末尾所作的和谐式处理,基于台湾特定的阶段历史和民族文化,内容繁杂、味口太大的《海角七号》在中日关系、代际、流行文化和古典文化、商业力量与传统力量等等之间,都有某种调解和释放的作用。
  
  《海角七号》是一个众多娱乐元素和谐拼盘的火爆。偶然还是必然,对台湾电影来说还是个问号。
  也许,台湾观众应该感谢当局过于严格的版权政策吧,这让他们没有办法把《海角七号》和欧美同类影片对比,得以为这样一部自己的电影而叫好。

只是看了也没有觉得怎样。这不是我心目中的经典之作,虽然它也有很多可取之处令我敬仰,比如它的朴实无华,真切,感性。但仔细想想,朴实无华,不一直是台湾电影的风格吗?

不过
anyway哦
曾今救市的无间道
也不能说它有什么不好
至于海角七号
希望会因为它
让更多人知道台湾电影也好

作为非台湾人,并作为一个非台湾文化热爱者,我必须承认在我解读这部电影的时候,肯定有很多的文化上的障碍阻挡了我对此电影的更深刻的理解。这种文化的损失我无法弥补,但至少,我可以做出自己的结论:这不是我们(一部分人)所能完全理解的电影,更不用说去喜欢了。

我这么说似乎是在夸大文化的因素。但我想我没有,相反,我甚至认为,这部电影之所以在台湾红,最根本的也是他只是具有太彻底,太完整,太典型的台湾因素。这应该只是台湾人自己的电影,它讲述的是台湾,它潜在的观众是台湾,它要表达的也是台湾……它很大程度上说,与我们无关。

而此片走红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在我看来,在于它完全是对旧有台湾电影的一种拨乱反正,甚至是矫枉过正。意识里的台湾电影只有个人电影,他们是侯孝贤的电影,杨德昌的电影,蔡明亮的电影,它们是somebody的电影;但是这个社会需要的是一种nobody的电影,这种电影需要把导演的个人风格很好的隐藏在一个较好的故事里,一个足以吸引人看下去的故事里。但是台湾一直没有这种电影,直到《海角七号》的出现。《海角七号》终于算是一部nobody的电影,从这部电影里,我们看到了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故事,我们看到了一种通俗的叙事方式,我们看到了一种把观众考虑在内的定位。谢天谢地,导演们在表达自我的同时,终于知道考虑普通观众的感受了。

我想,《海角七号》的成功,很重要的要归因于以上两个社会背景类别的因素。正是台湾社会文化的大环境和台湾电影的独特生态,造就了这样一部具有本地区革命意义的电影。当然,一部电影不可能只依靠外因就能成功,这里没有提到的是导演本人的执着,和一干演职人员的努力,不代表这些就完全不重要了。即便是我觉得范逸臣表演僵硬,模式化,毫无章法,但还是有更多的演员值得我们去表达我们的敬意。

说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如果还需要总结的话,我会说,《海角七号》是一部台湾的电影,台湾的风格,台湾的影像,台湾的故事,只不过它与以前的台湾电影不同,他是给台湾人看的电影,而不只是台湾人拍的电影。它是对台湾电影定义的一次重新梳理,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一次革命。虽然这个革命,与住在对岸的我们,并无多大的关系。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台湾同胞三亿新台币的银子,对台湾电影的拨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