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及一点情感,蝙蝠侠可以崛起

2019-09-27 02:29栏目:影视影评
TAG:

昨天兴奋的看了崛起 这是部出色的电影 但是影片似乎没有达到我的预期 除了几处明显的bug(贝恩逃出交易所天黑太快问题等)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会去好好想了想 发现是剧本的核心-夺城出现了问题

前篇废话
这是今天我在百度“北美票房吧”里写的帖子,主要是因为今天《黑暗骑士崛起》(以下简称TDKR)的媒体评价问题引发了吧里一片争斗,正好今天把《蝙蝠侠:开战时刻》(以下简称BB)和《黑暗骑士》(以下简称TDK)都重温了下,想到一些东西,结合吧里的现状,边写边发出来。不是蝙蝠侠原著漫画粉丝,所以我只把两部电影当作依据,实际上诺兰也不会太在乎原著漫画的某些设定。所以如果有些问题,美漫迷可以提。
一 内在的故事逻辑
实际上我一直有种感觉,就是TDKR相比于TDK,诺兰不会玩的太大,不会走得更远:一是因为系列终结篇,肯定要有一个完美的收尾,不一定会是大团圆,但必然不可能是TDK的绝望至死;二是“崛起”的名字。这个名字就意味着,在TDK里被塑造的虚无而模糊的蝙蝠侠英雄形象,将在这一部里重新崛起。
    回想BB,实际上就是一个完整地建构英雄成长的套路:BB用了半部电影讲述布鲁斯如何战胜恐惧和童年阴影,而且用的是“到西藏修道”的模式。基本上在西方人的眼里,如果到了像印度,西藏这样的地方还解决不了心灵的问题,那恐怕也就无计可施了。于是我们看到,在影子联盟学道的布鲁斯,最后还是选择了动用私刑成为孤胆英雄的方式。结果在TDK里,诺兰狠狠地用公众的反对和小丑的设局嘲弄了布鲁斯在BB里的选择,包括布鲁斯自己也对蝙蝠侠是否应该存在产生了怀疑。TDK相比于BB,是一个绝对的反拨。
    而TDKR,恐怕就要按照“崛起”之名,为三部曲来一个标准的逻辑:“产生——怀疑——重建”。因此我预计,TDKR相比于TDK,恐怕在内在气质上更接近于BB,所谓“崛起”,整部电影要讲的,应该是布鲁斯战胜对自我的怀疑,并且在社会契约和个人正义之间寻找到一个契合点,从而让歌潭市重新接受并以蝙蝠侠为骄傲的过程,也就是一个身负着各种矛盾的英雄,彻底崛起而成为完美的英雄的故事。
    因此,喜欢TDK的人有可能会失望,如果TDKR真的像我说的这样很类似于BB,关注英雄自我的成长与建构,而并非在伦理道德角度继续解剖社会本质的话。而且我相信这种可能是极大的。
二 以反派为线索
蝙蝠侠系列一向是以反派出彩闻名的,实际上二十来年六部电影下来,蝙蝠侠的扮演者可以说除了贝尔之外,另外四部的三位蝙蝠侠扮演者都没有为自己的演艺生涯,和对观众印象产生过太大的影响。由此更可以说,反派决定了一部蝙蝠侠电影的气质。
回看BB,你就会发觉这是蝙蝠侠系列反派最弱的一部:不怪尼森大叔,他已经尽力把这个角色做到最好,演出了迷人而癫狂的优雅风度。但是BB的剧本就决定了片子的重点不在反派身上,甚至说反派只是一个符号,关键还是要塑造蝙蝠侠的成长形象。可以说BB这样做对于反派的打击是致命的,尤其是墨菲演的稻草人,毫无存在感可言,可惜了演技。而尼森大叔,实际上也是突然冒出来的感觉,而且当他开始作恶的时候,手段与能力也毫无亮眼之处。一个反派的塑造成功不仅仅需要演员个人,小丑的成功也是在于小丑的那些天衣无缝的计划而不仅仅是莱杰的表演,尽管“状小丑之多智而近妖”成为TDK一个不小的缺陷。TDK回到了蝙蝠侠系列的传统,小丑与双面人将蝙蝠侠的光彩完全遮盖。于是TDK相比于BB走了另外一个极端,蝙蝠侠的个人魅力基本被淹没。
TDKR很明显要走的,是正反双方并重的路线。首先我们可以看到,TDKR里反派只有一个:贝恩,而并非BB和TDK里都有两位。但是在小丑的压力下,万众都在期待诺兰塑造出一个更伟大的反派,这也就决定了诺兰不可能走BB的路线去忽视反派;但是在英雄崛起的故事架构下,他又必须把精力集中在如何重新建立蝙蝠侠的正义英雄的形象上,必须要在一个固定的架构里去把英雄主义的热血激荡起来,这就决定了TDKR面前的道路并不平坦,但是也代表着光明的未来:因为如果贝恩的表现不逊于小丑,蝙蝠侠也在最后成功“崛起”,哪怕TDKR如我前文所说不像TDK那么晦涩而严肃,也足以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因为至少BB和TDK,都没有做到正反双方在电影里的有机平衡。
三 由蝙蝠侠的帮手说开
蝙蝠侠固然是孤胆英雄,但是也并非没有帮手,他尽管有时候遭遇着人人皆而讨之的局面,但总还是有不少人坚定的支持着他,也是这些人成为这个绝望故事的亮色。首先感谢诺兰,没有罗宾。当年蒂姆伯顿也坚决不加入罗宾,出色的导演总是英雄所见略同。加了罗宾的蝙蝠侠,不被拍成青蜂侠才有鬼了。
从BB和TDK里一直在蝙蝠侠一方的有韦恩家的“双福”,这两位不用太多的解释,主要工作是卖萌,相信在TDKR里也是这样,成为关键人物的可能性不大。哈维登特的价值在于双面人的堕落,况且他也已经死去;瑞秋则是一个重要的角色,她的存在一直是影片“用司法制度打击犯罪”还是“个人英雄动用私刑”这一核心矛盾的代表符号,可惜TDK里她已经死了,虽然她在TDKR里依旧有可能为布鲁斯的心路历程带来影响,但也恐怕不是决定的作用。
实际上唯一延续下来并起到重要结构作用的是戈登。戈登是唯一既能接受蝙蝠侠并与之合作,同时也是决不被腐蚀的警察,在BB里他和蝙蝠侠一样,蝙蝠侠成长为英雄,他也同样成长为英雄,以至于在TDK里,我总觉得他比蝙蝠侠放心得多。
在保留戈登的情况下,我们蓦然发现,蝙蝠侠在TDKR里的帮手突然多了起来,猫女和囧瑟夫扮演的警察,都是蝙蝠侠这次战斗的帮手。猫女或许是亦正亦邪,但最后也会站在蝙蝠侠一边与之共同作战,囧瑟夫的塑造明显和戈登是一个传承,他也是一个难得能接受蝙蝠侠的警察,再加上戈登有可能身负重伤甚至于死去,囧瑟夫的角色在影片最后接任戈登也有相当大的可能。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歌迪亚饰演的角色,目测是布鲁斯的新女友,据先期影评透露,她也会在最后有重要作用。
这样的TDKR,明显可以看出,贝恩的势力会无比的强大,否则在人物安排上,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以多打一的局面。蝙蝠侠这一次打的,将是一场团队战。于是我不合时宜的想到了妇联最后的大战——同样是以多打一,同样是反派带领大批乌合之众。
在团队战中崛起,而并非以孤胆英雄的情况崛起,这或许也符合我的估计:TDKR最后蝙蝠侠崛起的方式,极有可能是各方势力在利益上取得了平衡,蝙蝠侠取得了一个合法的身份,成功迈过了TDK里的自我认同和他人认同的根本问题,完成了英雄主义的神像塑造。
四 三部曲的核心价值概念
诺兰三部曲的核心价值,自然是内在和外在两个部分。内在的部分,也就是蝙蝠侠对自我的身份认同,自我价值的追寻,自我意义的实现,以及外界接受的矛盾,这些都是贯穿于整个三部曲的,而且在TDKR里必须去做个了断:BB完成了对于恐惧的超越和自我身份的成立,TDK则销解了存在的意义,加强了外界的矛盾并导致布鲁斯在自我认同方面的怀疑,那么第三部,就应该从TDK无政府主义的混沌中解放出来,一是布鲁斯战胜心魔相信蝙蝠侠这个自我的可行性和必然性,二是人民群众接受并达成和蝙蝠侠的和解。这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被归结为“崛起”二字。
然而,内在价值的实现是要以外在价值的表达为基础的,三部曲基本上是以反派的行动方式和行动理念来推动价值观的探讨的。第一部主要讨论的是正义的实现方式,正义的底线,极权主义的弊端以及反乌托邦的概念。忍者大师的影子联盟,蝙蝠侠,司法机关三者都是站在要实现正义的一方的,然而忍者大师和司法机关俨然是两个极端,一个要求达到正义不择手段,一个要求程序正义高过事实正义,而蝙蝠侠则尴尬的站在中间:一方面他也是不择手段,另一方面他却也有不杀人的底线。诺兰用BB去表现的,是这两个极端的均不可取。为了正义,为了美好的未来从而不择手段只关心结果不关心过程,只会沦为极权主义和恐怖主义,而一味的信赖司法机关,也不可能阻碍腐败的滋生。
到了第二部,诺兰则走的更远,从正义邪恶的两分法开始走向人性。说到底小丑和蝙蝠侠的理念区别,还是在于一个相信世界存在正邪,善恶两种最基本的价值,一个只相信利益和自私的驱动。也就是说,善恶的观念是否坚实的存在,这就是小丑混沌理论的伦理基础。如果说人世间是不存在所谓善恶的划分,人人只不过是按照私利做事,那么这个社会的规则和建构就是一种束缚,打破并来到无政府才是唯一出路。正因为如此,小丑才决定去消灭蝙蝠侠和哈维登特两个光明符号,他要用这种手法去告诉人们,绝对,实质性的善恶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样的讨论太过火了,TDKR也必然会收回来,因为如果质疑“正邪”概念的坚实存在,这实际上是在动摇西方价值观的核心基础,因为这个概念是和宗教传统一脉相承的。蝙蝠侠的崛起将意味着他将成为一个“正义”的符号,整个三部曲,也会是蝙蝠侠从黑暗骑士真正成为光明骑士的过程。
那么,在这样的镣铐下,TDKR里的贝恩将不可能达到小丑的思维高度。但是从预告片来看,贝恩自有其杀手锏,一个能煽动人民的手段:揭露当权者的虚假,利用贫富阶级的矛盾,内部用强权维持,从而形成一个以“代表人民利益”为表征的“革命”组织。从这方面说,我相信贝恩和忍者大师还是有相似之处的,他们不像小丑根本没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们绝对都有一个“看起来很美”的理念诉求。贝恩相比于忍者大师更强大的在于三点,一是自身身体素质和格斗能力的强大,二是计谋能力更强,三,自然是最关键的一点,利用群众。
TDKR所表现的,甚至会是一个极其敏感的话题,甚至会是“歌潭人民大革命”,那么包括猫女,也会在一开始加入到反对富有阶级的革命之中,直到大家意识到他们的领袖只是一个利欲熏心的恐怖分子,这场看似伟大正义的革命实际上是邪恶的为止。那么按照传统概念来说,这就是“逃避斗争,宣扬阶级调和”,广电居然也能让TDKR引进?不过就像迷失e自我童鞋说的那样,这帮老头子连《黄金甲》最后一段都能通过,估计TDKR也理解不了。
五 总结
综上所述,TDKR会是部好看,精彩,震撼的电影,但绝不是第二部TDK,而更可能是第二部BB。我们会看到更宏大的动作场面,更加史诗的情节和电影语言,但是应当不会有TDK的人性伦理分析和社会学突破,贝恩也不会是一个有思想,能够动摇歌潭信仰的反派,他的魅力也不会像小丑一样重在思想,取而代之的,将再一次是蝙蝠侠的自我身份的认同与崛起,会是希腊悲剧式的英雄主义。这一点,《时代》杂志的影评也提到了。我们都知道,希腊神话和希腊悲剧哪里有什么像TDK那样颠覆基本价值深刻的内涵?更多的是情感和伦理的冲击,但是希腊神话和希腊悲剧的震撼力量是一种诗意的,非理性的力量,这种力量同样能够震撼人心,甚至于,按照现代主义的看法,比理性的力量更加强大乃至于永恒。
也就是说,我相信,也是我预计,TDKR将是一部伟大,震撼人心,甚至能够一反诺兰以往的作品,能够具备一些情感冲击力量的电影。但是,如果以TDK的要求去看,TDKR将会是不令人满意的,这不是诺兰拍不出第二部TDK,而是TDKR的三部曲终结篇地位决定它不会这么拍。这估计就是这几天全世界,包括特纳波里吵成一片的原因了吧。
你要第二部TDK,可惜诺兰没这么做。但这并不能说明TDKR不成功。就这么简单。

    【一】没看的快去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这要从贝恩夺城开始 首先这里犯了一个大忌 在TDK中 甭管小丑闹得多欢 但他还是对抗歌坛的政府,大家觉得小丑比政辅警察要聪明 所以看得很过瘾。但是在TDKR中 上来就把歌坛市长给炸了等于城市处于无政府状态 这时候贝恩居然开始想美国政府对抗了 这就让观众开始接受不了了。 在观众的潜意识里会认为 一个强大的美国想要搞你一个城市还搞不定吗》就算是有核弹的威胁 但是也很难让人信服整个美国都会在半年里对他束手无策 我在散场时也听到了类似的议论 这真的降低了观众对于剧情的认同感

  还没看蝙蝠侠的,或仍在纠结是看蝙蝠侠还是蜘蛛侠的同胞们,不用多想,去看蝙蝠侠吧,再把看蜘蛛侠的票钱省下来,看两遍蝙蝠侠。虽然网上质疑的声音占了主流,而且本文的目的其实也是为了质疑,但是请不用怀疑,《黑暗骑士崛起》将是近几年来你能在国内大银幕上看到的最好看的电影。

黑木耳和女神的区别?前者fuckable。后者luable,并且可作为一个人素质的试金石:人素质的优劣不在于能不能护到前者,而是在于撸完后者还能保持一颗谦卑的心。贵国局域网装逼用户疯狗一样批TDKR,这坏习惯是一边吐槽屏幕上女优的乳头不对称一边用手纸擦jb时养成的。此类低素质的行为辜负了撸时的廉价快感,和165分钟不尿的一场电影。有一些人,装逼装到迷惑住了一群SB(因为SB基数大,这并不难),乃至某些档产烂片的宣传需要买它们的吆喝。为什么我们的环境这么糟,这些分泌出大量唾液的野狗要负一些责任。我想你见过太多这样不堪入目的场景。这个地方的影评已经不堪了很久。

其次也是最终要的 就是贝恩所倡导的把城市还给人民的思想 我们都知道诺兰的剧本借鉴了法国大。个。铭以及攻占巴士底监狱的一些桥段 当时对于君主制贵族的不慢 以及试图倡导民主的思想发生了这场运动 想要探讨无政府主义与人民的绝对统治带来的后果这很好 但是这根本不是电影可以承担的起了 就算再给诺兰3个小时他也不可能在一部好莱坞商业片中刻画出人民对于社会结构的影响与讨论 即便是在TDK中最后的两船爆炸道德困境中 诺兰也只是浅尝辄止的表现了一下人性对于善的执着 而没有进行更深的社会哲学讨论(这也是恰到好处的一点设计赞)。而在TDKR这样一个试图重新建立社会秩序的宏大背景下 根本不可能不设计讨论民众对与社会秩序的讨论以及思想理念上的冲突,即便是在这个美国政府管不了的世外桃源里 也不可能不涉及到贝恩是否合法化以及他对于炸弹会爆炸的从不掩饰带来的根本逻辑困惑 似乎常识想我们表明:如果歌坛的人民不傻的话 他们应该知道贝恩才是终极审判者 本恩会在某个时间把他们全都杀掉
这时候吊诡的事情就出现了 在诺兰和贝恩极度宣传的人民的统治带来的无政府状态下 ,我惊奇的发现 人民消失了》》》除了最开始的几个惩治富人的暴乱场景的蒙太奇外,歌坛的人民全都自己锁在了家里 剩下的就是贝恩的下水道流氓军团 和 警察叔叔的互相对决 在警察和强盗这两个电影史上最经典的元素再次成为主角后 我发现这变成了一幅香港警匪片最典型的场景。 当两伙人在最后群殴时,他们的脸谱化最后导致了只是一场一元对立的善于恶的对抗 人民消失了 随之而去的也是TDR中出现多重价值观的碰撞

  为什么评价如此纠结,本文先尝试用一些技术分析来阐释。

——我说的

于是最后的50分钟里 诺兰只剩下特效和爆炸。。。当哲学思考消失后 诺兰也就变成了 迈克尔 贝

    【二】看过的问:为什么TDKR没TDK好看了?

一部以 Communism 实验为背景的TDKR能在天朝上映,和诺兰电影本身一样充满讽刺。这首先要归功于弱智的审片员,对max是魔鬼之子这么赤裸的比喻视而不见;其次要归功于弱智的观众们——包括自诩一遍就完全看懂了记忆碎片的弱智群和完全不知道诺兰在说什么的弱智群——前者是后者的子集。

  诺兰的电影首次遭遇如此多的苛评,不冤枉,因为大家老早把能有的溢美之词全掏心掏肺送给了TDK了,加之TDKR剧本本身存在着与诺兰以往故事不相匹配的特性,连我这样的脑残粉也不得不在刷第三遍的时候打个哈欠。下面分析一下TDKR存在的主要问题:

第一类弱智群体的自大情绪,表现为江湖中流传着的一份“你看不懂的N部电影”名单(什么穆赫兰道啦恐怖游轮啦)。看电影证明自己智商的幼稚行为无疑是傻逼对自己的自证,我残忍的提醒这类人:这个世界上尚有未解的数学难题。

    一,矛盾降级。

对于完全不理解诺兰在说什么的群体不能太苛刻。一来在贵国课堂上一般只讨论吃屎和摇尾巴,二来诺兰在讨论那个问题的时候总摆出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姿态。总之,这问题催生了无数鸿篇巨著,但再天才的给出的理论答案,也和野狗撒尿的方向一样对不准靶心。因为对这些问题没有答案,只有演绎。至今人类交出过的最好的答卷有两种:悲剧和史诗。

    此类电影,无非打来打去。编导要解决的问题,是为什么要打。制造个矛盾,丢给观众,让观众不由自主地站在矛的一边或盾的一边,自然而然被你牵着鼻子走,你给他看什么都乐意。制造矛盾的水平,决定着电影吸引观众的水平。

而现代艺术最有力的载体就是电影。伟大的导演就是用电影这个工具完成一部悲剧和史诗。

    世间矛盾,有三大层次:最高层次,理念的矛盾;中间层次,人的矛盾;最低层次,物的矛盾。如何理解呢?

达到这个高度的电影屈指可数。例如我国著名导演张艺谋的史诗巨作《满城尽在挤乳沟》。——我毁了你的屏幕吗?好吧,我只是开个恶俗的玩笑。人家以为你在全是这样弱智影评的网页浸淫已久,会习惯了的。

    蝙蝠侠与小丑、双面人、影武者联盟的矛盾,是理念的矛盾。

达到这个高度的电影屈指可数,例如TDK。但很遗憾,我觉得TDKR,没有。

    蝙蝠侠与贝恩的矛盾,是人的矛盾。

贯穿TDK的主线是酒神和日神的隐喻。Joker和蝙蝠侠这两个角色对立而又相似,蝙蝠侠代表人性中的脆弱和恐惧,而Joker更是把迷人的非理性和疯狂成分演绎达到悲剧的高度。两个对抗中的主角甚至就像阴阳符号一样相生相克,缺一不可。奥特曼打小怪兽的动作片观众早就腻味了,于是,痛失了nothing to lose的有品位坏蛋后,诺兰怎么继续角色对抗的张力似乎是TDKR的重要看点。

    蝙蝠侠与核弹的矛盾,是物的矛盾。

可小丑是唯一的。根本没有第二个Joker。

    纵观英雄电影,如何摆平这三者的矛盾,耗尽编导们脑汁。最常见的模式,是在不断处理物的矛盾的同时,英雄与坏人之间人的矛盾逐渐升级和消解,最后靠理念的矛盾进行主题的升华。只要做到了这一点,就是好看的电影,八九不离十。

TDKR的反角弱爆了。贝恩毫无魅力,玩暴力像城管队员,演感情戏也像。泰达邋遢且肥,一出场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其实没给观众留什么悬念。反派的暴力行为缺乏半点基础,因为思考部分全都推脱给第一部中的忍者大师了。TDKR涉及很多哲学命题,却犯了犹豫症。黑洞里面的监狱让人想起柏拉图的著名比喻,后来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潘多拉魔盒里最后一位天使变成折磨人最好的手段有点牵强。对西方文明的怀疑,甚至绝望地认为发展至瓶颈的文明需要死亡牺牲来刺激(虽然历史证明好像的确是这样),这样的思想和邪教行动也不算新鲜了。max是不是魔鬼的儿子我不知道,但现实中形形色色的号称是Communism的闹剧,让魔鬼都自惭形秽。

    放在《阿凡达》,就是,先阻止强拆,再杀了上校,最后选择做个纳威人。

如果电影讨论的是政治,那么我不得不说,西方人对政治的想象力一直都是这么匮乏了。这方面英国人只会反复求助奥威尔,美国人还活在联邦党人文集中,连英国人都不如,政治孤岛高谭上的人们表现的过分平静。他们居然没套个游泳圈游到对岸去,这难道是在影射纽约人民退化的都不如朝鲜人民来?如果电影讨论的是人类的前途,我甚至要怀疑诺兰是中国人了:蝙蝠侠的唯一的意义就是保护高谭,活下去再说嘛。那么讨论的是英雄主义?英雄有两种。如朝圣者般单纯和坚毅的普通人,和双手沾满无数人鲜血的大人物。后者的照片悬挂在泥巴做的城楼上,并施加给人们一种比口号里短暂得多的秩序。蝙蝠侠一直不算英雄,这表现在他不杀人。不是因为他仁慈,而是因为他缺乏信念。

    放在《终结者2》,就是,先炸了研究中心,再搞定T1000,最后T800自我牺牲。

总之,和前一步相比TDKR没有明确要表现的东西。诺兰似乎想要聊很多,但没有说透彻一件什么事儿。他对人类未来的态度仿佛是现行的制度虽然糟糕,但Communism是最扯淡的。不如就这么活下去吧,只要警察做好警察,市民做好市民。这让我想起奥威尔对狄更斯政治态度的评价。奥威尔认为伟大的英国作家提不出什么伟大的政治建议,只是善意的希望每个人都抱有善念做好自己的工作,并且世界上既有穷人也有富人这是必要的。

    放在《小鼠大厨》,就是,先做好菜,再搞定美食家,最后“人鼠都可做大厨”。

TDKR尽管作为二流的诺兰电影,依旧是一部一流的电影。如果Joker此时也坐在大屏幕前,他肯定会嘲笑蝙蝠侠连个瞎子都救不了,还有贝恩太不优雅,太没有品位了。那个性感的小猫女,始终没有摆脱傍高帅富的俗套。陪在蝙蝠侠身边的居然还有罗宾这样头脑简单的热血青年,这群正义之士几乎能无聊到去保钓了。

    哪怕放在《名侦探柯南》,也是,先拆了炸弹,再找到凶手,最后凶手告白。

Why so serious?

    TDK的卓尔不群,就是因为诺兰兄弟通篇打破了矛盾设计的常见手法,在所有尽可能的矛盾点上都套上理念矛盾。最后的双船博弈大高潮,所有人都提心吊胆,不是因为有人在尝试拆炸弹,而是因为随时会有一方按按钮。

    而反观TDKR,诺兰等编剧却把最后的矛盾设置在一个物上:一个正在倒计时、爆炸半径为6公里的核弹。蝙蝠侠等英雄们先要找到手握遥控器的人,再要找到核弹在哪里,还要把核弹装回控制核心,最后实在不行只能把核弹带走……一个物的矛盾接着一个物的矛盾,最后30分钟就是忙于解决这些鸡零狗碎的问题。一瞬间,我们仿佛看的是《反恐24小时》,看的是《虎胆龙威》,看的是《复仇者联盟》……都是在纽约取景,希望蝙蝠侠和钢铁侠这两个绑着核弹的高富帅不要在空中吻在一起……

    TDK做到了最高层次的矛盾。而TDKR将最后的筹码押在了核弹上。

    有人问,要你你怎么做呢?其实很多事情可以升升级的,加句台词,意思一下,矛盾就上来了。

    TDK里有五大阵营,“蝙蝠侠,哈维邓特,小丑,黑帮,市民”,每个阵营都很有立场、有观点、有作为。如今TDKR里还有堪称阵营的东西存在吗?黑帮的确被消灭了,但是市民的观点呢?警方的观点呢?TDK里振聋发聩的“NO MORE DEAD COPS”呢?半路杀出来个美国军方是打酱油的吗?为什么没有市民质疑贝恩的统治?《复仇者联盟》里都有老爷爷选择在文艺洛基面前不跪啊!高登局长的信,念一下就完了吗?高登为何还能在警员面前叫骂?为什么没有市民焚烧哈维邓特和高登警长的画像?为什么没有市民猜测谁手中有核弹按钮?蝙蝠侠的“不杀”大旗,到底为结局贡献了多大作用?这些戏码比拆核弹好看多少啊。

    有人玩过龙与地下城,就不会忘记该系统下的九大人物阵营:守序善良、中立善良、混乱善良、守序中立、绝对中立、混乱中立、守序邪恶、中立邪恶、混乱邪恶。具体哪个阵营是是什么观点,各位网上可以查查。我以为这张表格简直应该钉在每个电影编剧的书桌前。让我们对号入座:黑帮(守序邪恶),市民(混乱中立),小丑(中立邪恶),哈维邓特(从守序善良堕落为中立邪恶),蝙蝠侠(中立善良),猫女(混乱善良),贝恩与影武者联盟(打着绝对中立旗号的混乱邪恶)。这些都是戏啊。。。阵营的缺失,导致TDKR的诸多线索一盘散沙。TDK的是一张网,而TDKR是一股绳,绳的一头挂着蝙蝠,一头悬着核弹。。。

    二,悬念降格。

    我唠叨过“观众控制论”,电影圈内爱说“抓人”,一个意思,就是怎么通过“悬念-惊奇”制造闪光点,让观众看到这个点的时候“啊”地一声叫出来,然后对身边大嚼爆米花的同伴说:我爱死这电影了。

    我曾把“悬念-惊奇”结构分为这样四个大类(这是我毕业论文选题):感性惊奇、感性悬念、理性惊奇、理性悬念。悬念与惊奇之分,按信息的隐藏和彰显。而感性与理性之分,看故事调动的是观众的神经还是大脑。(见图1)

    【图一】

    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1693656212/

澳门金沙国际赌场,        好莱坞的金牌编剧们能做到每半分钟搞一个小的,每半小时搞一个大的,就像藏在衣领里的小纸团,动不动咯吱你一下。就拿大家的心头好TDK举例来说:双面人的骷髅脸突然跳出来吓人,这是感性惊奇;哈维邓特与瑞秋面前的炸弹正在倒计时,是感性悬念;已经“死去”的高登警长“复活”抓住小丑,是理性惊奇;双船博弈,是理性悬念。很明显,这四个花样个个有效,前两个能让观众看得爽,后两个能让观众买回头票。

    我是极端喜欢理性惊奇和理性悬念的,为此特意分别取了两个辨识度更高的名字:“逻辑重构”和“两难选择”。这两个花样只要有一个玩得转了,你就是大师,观众就会记住你。

    很多好片子,就是行进到第二幕或第三幕的时候,用这两个手法将观众玩弄于股掌之间。

    “逻辑重构”的经典:《搏击俱乐部》、《记忆碎片》、《灵异第六感》……它们往往回答一个问题:他是谁?

    “两难选择”的经典:《七宗罪》、《TDK》、《盗火线》……它们往往提出一个问题:怎么办?

    回到TDKR,诺兰兄弟和大卫高耶是很用心地营造了一个“逻辑重构”和两个“两难选择”。“逻辑重构”是米兰达的真实身份。“两难选择”是:在爆炸按钮不知落在谁手上的情况下是否应该围攻核弹,以及最后在核弹必然爆炸的情况下怎么办。可惜啊!这三个“悬念-惊奇”的设置都是伪问题!米兰达的真实身份根本无足轻重,她让矛盾升级了吗?没有。她让矛盾转移了吗?没有。她只是刺了蝙蝠侠一刀,而我们都明白蝙蝠侠可以挨很多刀的。就像她的台词“高登只是多争取了11分钟”一样,她的角色互换也只是在剧情上让爆炸戏多撑了11分钟,并且顺道解决了布鲁斯韦恩应该选谁做女朋友这个问题。而两个“两难选择”只是流于表面,一开始所有人就无视“按钮在谁手上”这样的问题存在,而最后是人都知道蝙蝠侠一定会牺牲自己把核弹运走——况且蝙蝠侠自己知道不会死。剧本的“大招”设计至此,影迷所期待的如同TDK结局般的张力消失了。

    而诸多小悬念的设计,更是没有达到妙至毫巅的境界。比如蝙蝠侠第三次越狱竟然成功,我们都懂的,让诺兰的蝙蝠侠套上主角无敌光环,请问我是在看《洛奇》吗?蝙蝠侠与米兰达滚传单,我没有意见,但是蝙蝠侠你明明摸到了米兰达背上的V字伤疤,这个伏笔就这么算了吗?
    
    三,节奏降速。

    我曾经整理过TDK的矛盾,共有32处(详见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1521638/)。TDK的节奏快得像过山车,这和反派有很大的关系:小丑。小丑不是个按部就班的人,他遇见蝙蝠侠,是抄起棍子闭着眼睛一顿乱打,所以TDK里的线索左挡右击、应接不暇。而TDKR的反派,贝恩呢?看贝恩如何打蝙蝠侠?一拳,技术性击倒。帅是很帅,猛是很猛,但是很单调。贝恩对哥谭市只做了一件单线条的事情:挖洞,爆炸,演讲,等爆炸。贝恩对蝙蝠侠也只做了一件事情:断背,放生,被断背。

    好吧,既然是技术分析,那么虽然只刷了三遍,也让我闭起眼睛数数TDK里有几个情节段落:
    
    ————下面是TDKR的情节段落:————

    01.开场劫机——贝恩、核弹专家。
    02.猫女偷窃——蝙蝠侠、猫女、议员。
    03.孤儿院报丧——罗宾、孤儿。
    04.猫女交差——猫女、议员、达盖特。
    05.下水道遭遇——高登、贝恩、罗宾。
    06.蝙蝠侠复出——蝙蝠侠、高登、罗宾、阿尔弗雷德、福克斯。
    07.证交所劫案——贝恩、蝙蝠侠、警方、达盖特。
    08.管家离去——阿尔弗雷德、蝙蝠侠。
    09.一贫如洗——米兰达、蝙蝠侠、猫女、罗宾。
    10.断背之战——贝恩、蝙蝠侠、猫女。
    11.逮捕猫女——猫女、罗宾。
    12.启动核弹——贝恩、米兰达、福克斯、核弹专家。
    13.炸封哥谭——贝恩、市民、美国军方、哥谭警方、囚犯、核弹专家。
    14.逃出生天——蝙蝠侠、贝恩、牢友。
    15.潜伏失败——美国军方、福克斯、米兰达、哥谭警方。
    16.蝙蝠侠归来——哥谭警方、蝙蝠侠、罗宾。
    17.决一死战——哥谭警方、囚犯、贝恩、蝙蝠侠。
    18.真相揭露——米兰达、蝙蝠侠、贝恩、猫女。
    19.逃不出去——罗宾、美国军方、孤儿。
    20.核弹爆炸——蝙蝠侠、猫女、米兰达、高登。

    ————下面我贴出2008年我整理的TDK的情节段落:————

    01.银行劫案——小丑、黑帮、高登
  02.抓捕稻草人——黑帮、蝙蝠侠、市民
  03.哈维邓特法庭辩论——邓特、瑞秋、黑帮
  04.高登找邓特签搜查令——邓特、高登、警局内奸
  05.老刘与韦恩董事会会议——老刘、蝙蝠侠、福克斯、里斯
  06.餐厅偶遇拼桌——蝙蝠侠、邓特、瑞秋、市民
  07.黑帮代表大会——黑帮、老刘、小丑、高登
  08.小丑木马计——小丑、黑帮
  09.香港之行抓捕老刘——蝙蝠侠、福克斯、老刘
  10.审问老刘——邓特、高登、老刘、黑帮
  11.抓捕黑帮大审判——邓特、高登、黑帮、小丑
  12.小丑放录像威胁——小丑、蝙蝠侠、市民
  13.为邓特举办募款晚宴——蝙蝠侠、邓特、瑞秋、小丑
  14.警局局长和法官遭杀——小丑、黑帮、邓特
  15.无辜市民被杀——小丑、蝙蝠侠、市民、警局内奸
  16.里斯勒索——福克斯、里斯、蝙蝠侠。
  17.行刺市长——邓特、小丑、高登、黑帮
  18.蝙蝠侠拷问黑帮老大——蝙蝠侠、黑帮、小丑、市民
  19.邓特拷问小丑手下——小丑、邓特、蝙蝠侠
  20.蝙蝠侠自首——蝙蝠侠、瑞秋、邓特、市民
  21.小丑追杀邓特被捕——邓特、小丑、蝙蝠侠、高登
  22.审问小丑——蝙蝠侠、高登、小丑、邓特、瑞秋
  23.瑞秋被杀、邓特被烧、小丑逃脱——蝙蝠侠、邓特、瑞秋、小丑、老刘、黑帮
  24.高登看望邓特,黑老大出卖小丑——邓特、高登、警局内奸、黑帮
  25.小丑烧钱黑吃黑——小丑、黑帮
  26.里斯公开勒索,反被小丑通缉——里斯、市民、蝙蝠侠、小丑
  27.小丑诱导邓特堕落为双面人、炸医院——邓特、小丑
  28.邓特复仇——邓特、黑帮、警局内奸
  29.全市监视装置——福克斯、蝙蝠侠、市民、小丑
  30.两船博弈——市民、小丑。
  31.二捕小丑——警察、蝙蝠侠、小丑、市民
  32.双面人之死,大结局——邓特、高登、蝙蝠侠、小丑、市民
    
    同志们,有看出什么了吗?为什么当年我分析TDK的32个矛盾都能闭着眼睛如数家珍,而如今分析TDKR区区20个情节却如此难产?记住,下方TDK的个个都是矛盾!有矛和盾啊!不是亮枪就是亮刀子的呀!而TDKR里20个情节里堪称矛盾的才几个啊?每个人都有一点自己要做的事情,游荡一会儿,做一会儿,游荡一会儿,做一会儿。。。TDK天才般地把美剧叙事模式搬到电影里,让人耳目一新。如今TDKR还是回归到了传统的三幕结构:第一幕复出,情节点一断背,第二幕围城,情节点二越狱,第三幕复仇,情节点三拆弹。。。该死,永远是拆弹……
    
    综上所述,TDKR有情节、没矛盾;有角色、没阵营;有故事、没悬念;止步于绝世经典,而只能成为绝世经典三部曲的一记强音。

    【三】看过两遍的问:为什么还是想再去看?

    我们原以为,有了Nolan,有了Batman,我们就有了NB。平心而论,TDKR,值得我们四年的等待吗?相信绝大多数人还是会回答:“是的”。为什么?

    感情。饱满的感情。喷薄而出的感情。我们对诺兰的爱。我们对蝙蝠侠的爱。我们对英雄的爱。

    四年前,TDK创造了影坛等待许久的“不可一世”:逼近《泰坦尼克号》的北美票房,踢下IMDB的常年老大《肖申克的救赎》……TDK拯救了一批影迷,因为它为他们树立了一个新的信仰——超级英雄电影也可以NB到爆的信仰。

    但是四年一眨眼过去了。卡梅隆用《阿凡达》创造了新的卫星级票房,蝙蝠侠的东家DC漫画的死对头漫威漫画靠一众超级英雄抢回了风头,《复仇者联盟》更是热热闹闹轻轻松松地将TDK创下的票房纪录一一刷新……

    那么这四年,我们等的是什么?期待TDKR再创一个神话?

    我不是。我只想再看一眼布鲁斯韦恩——不是蝙蝠侠,而是那个布鲁斯韦恩,那个曾经受惊的少年,那个专一痴情的高富帅,那个拥抱悲剧的英雄——他过得还好不好。

    所以,哪怕剧情再差,我也会一遍遍地去看。我看着布鲁斯韦恩继续失去他的一切:他所钟爱的瑞秋,他所依赖的管家,他所无视的财产,他所依靠战斗的身体……诺兰让他继续、渐渐地一无所有,如同自由落体般坠进地狱,再如同安迪逃出肖申克的情形,崛起,涅槃,重生,再为信仰而死,再重生……我爱看核弹爆炸时他的平静,我爱看蝙蝠侠雕塑揭幕时高登的欲言又止的眼神,我更爱看艾尔弗雷德在佛罗伦萨咖啡馆里望着镜头释放一切的笑脸……

    我最先看的是国内零点引爆场,很多人和我一样穿着优衣库卖的TDKR主题衫,做好通宵狂欢的准备。我身边是一个中年秃顶男子,抱着个破旧的公文包。他是电影学院的教授,还是没卖出票的黄牛大叔?我不知道。我只记得,在看到结尾处,灯亮了,这个孤单的大叔一个劲地抹眼泪。

    是的,我看的不是诺兰,我看的是英雄。

    评分:5星

博客链接: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以及一点情感,蝙蝠侠可以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