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屋情人,游走空房间

2019-09-29 02:46栏目:影视影评
TAG:

   因为豪杰春香,去看了在熙的《空房间》,的确拍完这部阴郁沉重的电影,在熙需要一部轻松欢快的一部戏去转换一下心情。于是便有了兼具演技派偶像派的梦龙,那个笑起来一口大白牙的少年。
   看《空房间》的时候的确需要一个完全安静的环境,去静静感受男女主角无声的演技。虽然看过的韩国电影不多,却也一直都知道韩国向来擅长这类沉重而震撼人心的电影,它的题材因为不受限制的原因而大胆到最接近真实生活。而人性与生活也不过如此。
   泰石,他开着摩托车在城市里游走,在别人家房门的钥匙孔上贴传单,第二天看看传单还在不在便知道有没有人回来。传单没有被撕掉的,他就会悄悄撬开门锁,打开电话留言,然后就像男主人一样在这个空房间里驾轻就熟地洗澡、做饭、洗衣服。偶尔他还会帮忙修理一些坏了的家具和电器,他会随意地摆弄那些小盆栽,他会与主人的相片一起合影。他就是这样兀自一个人静静地享受着那种不断追求的孤独,而他只是一个生活在寂寞地带的可怜小孩。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泰石撬开了豪宅的门,像以往一样洗澡、做饭、洗衣服。他小心翼翼地把高尔夫球摆好,一次次挥舞着球杆把球打出去。我始终觉得泰石对高尔夫球有着某种近乎疯狂的偏执。是他用钢丝把高尔夫球戳穿,捆绑在树上不断地练习打球。又是他在监牢里用无形的球进行练习,甚至因为别的囚友拿走了根本不存在的高尔夫球而大打出手。又是他在出狱之后,用高尔夫球无声地击打警察。高尔夫球,似乎是一种象征,那是他内心全部的寄托吧。看电影的时候一直有疑惑,为什么泰石要不断练习打不出的高尔夫,而又是为什么女主善华多次用身体去阻止他。
  泰石一个人的孤独,直到遇到她--善华。他一直都没察觉在角落里一双窥探他的眼睛,直到满脸青肿的她走到他面前。空房间里的男主人以简单粗暴所谓爱的方式占有女主人善华,他想要从肉体上侵占她,却始终遭到善华无声的抵抗。在某种层面上泰石和善华是同一类人,他们用沉默但是却仍心存善念地对待生活。于是,善华就孑然一身,毅然决然地选择跟泰石走,是爱上他善待她喜爱的盆栽,是爱上他沉默无声的背影,还是他其实是另一个自己。
   两个沉默的人一起游走在城市里,他们住进了一间间空房子里,像小夫妻过着洗衣做饭的生活,在空房间里留下琐屑和一丝温情。住进一间间空房子,他们感受到主人的性格,得到短暂的宁静的时候,往往却也受了不少的苦头,被突然响起的门铃惊吓到,被拳击屋主打得鼻青脸肿,被善华的丈夫以同样的方式报复。泰石就像游走在城市里的孤魂,始终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屋子里的人想逃出去,屋子外的人想躲进来。也许空房子暗喻的正是一种困惑与隔阂,拒绝与逃避。
  还好,泰石还有善华,不是吗。她不愿意困在豪宅里遭受丈夫的折磨,而毅然选择跟他走。泰石和主人照片里的合影也不再是孤独的一个人,善华会凑过来一起照相。善华学会了泰石生活的那一套模式,在洗手间帮忙洗屋主的脏衣服。泰石被拳击屋主打伤,善华递到嘴边的辛拉面。两个沉默的人一起游走一起逃离一起做着离经叛道的事。
  电影里始终酝酿着一种寒冷中的温情。泰石他躲进空房间里以抵抗世间的残酷,但他对这个世界还是心存些许感激和怜悯的。其中转折性的一幕,他们撬进一家门,发现了一具尸体,他们按着悼别父亲的方式将那位孤独的老人埋进土里,却被误认为是杀人犯而入狱。然而在面临杀人犯的罪名,他们没有辩解,只是用无声用眼神去表达他们的冷,他们的爱。
   不得不说,导演金基德将他的“沉默是金”贯彻到底,却也运用的淋漓尽致。无声是对这个社会最深沉的控诉。是什么让他和善华在这个喧哗的世界里,选择沉默以对,连最基本的语言都放弃了。当放弃了语言,也就意味着不能再去对这个世界有所要求。不必再和任何人有所沟通。当人们已经不需要面对面交流,把要说的东西通过电视、网络、报纸、电话传递的时候,当丈夫只会用暴力和金钱与妻子交易,当警察只会用拳头来掏出嫌疑人的口供,当同床的夫妻只剩下互相抱怨与猜疑,当一个老人默默地死在自己的屋子里,身边除了一只小狗,什么都没有。当这个貌似有序,并且畅通无阻的世界其实已经被无数的谎言与废话,隔阂与猜忌淤堵的时候。是太多谎言,是太多回避,他已经不想要再去面对。即使在那么阴郁的电影里,在熙的眼神仍是那么清澈透明,他是独立于社会而存在的个体在审视也在逃避。
   电影里最让我受震撼的是,泰石被当作一个精神病,单独关进了一间牢房。如果说沉默代表着思想的回避,那么这一次他选择在漫无天日的监牢里把身体也修炼成一个谜。他使自己的身体不断地灵活,走到不被看到的角落,爬到不被看到的高处,躲在不被看到的身后,却也一次次遭受着狱警的毒打。或许对于他,身体的疼痛并不算什么,由始至终我都没有听到泰石的呻吟。或许对他来说,连一点声音都是多余的,很多时候他只是抱以一笑。就是这样一个人,只愿意活在别人看不到180度空间里。狱警那句“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吗”,我才恍然醒悟,泰石也是想从这个世界消失吧。 电影中的泰石其实一直抗拒外来的事物, 他选择住进无人的空房间,选择用无声沉默去对待生活。
   人眼只能看到180度范围里的东西,你就躲在另外那180度里头?
   从开始泰石对这个社会仍是心存感激的,他接受善华,他对这个社会并没有完全的抗拒,只是在不同的空房间游走,构筑一个完整的自我。可是当他选择生活在人们看不到的另一个180度空间里,他就选择了和整个社会完全隔离了。大概只有爱他的人善华,才能看到镜子里微笑的他。最后泰石和善华紧紧相拥,站在那刻度为零的秤上,他们的肉体和精神已经真正结合在一起了。
   很难讲清楚,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    

观看《空房子》全因被它的宣传海报所吸引,带着一探究竟的心态走进了这个故事。

图片 1

呼,刚看完这部影片,这部电影是我姐推荐给我的,一看题目有种在黄网上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介绍说这是一部伦理片,一口气看完,确实没有色情成分,这名字真是莫名其妙,令人恶心,玷污了这部影片。
  这部电影是韩国的国际情色电影大师金积德的作品。
  泰锡(在熙饰)骑着摩托车在每家的钥匙孔里帖着传单,然后在很久都不撕传单的空房子里住一段时间。在那里做饭洗澡,作为交换,他会把房子里破损的电器修理好,替人家把脏衣服洗干净。一天,泰锡在一个空房子里发现了被丈夫打得浑身是伤的女人善花(李成延饰),受惊之下泰锡慌忙逃出了那套房子。
  但是忘不了善花求救的眼神的泰锡重新回到了那个空房子,在那里他看到了善花正被丈夫殴打。忍无可忍的泰锡,用手里的高尔夫球恨恨击打那个男人,然后骑着摩托车救出了善花。向往常一样,他们帖着传单两个人一起寻找空房间,然后进去住几天。
  每找到一间空房间,泰锡就会乐此不疲地将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并将损坏的家具修理好,看着这些,善花第一次感到一份暖意,一份充实。眼看着善花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开朗,笑容越来越多,泰锡的心也不免产生了异样的情愫。同为天涯沦落人,两颗孤独的心深深地相爱了。
  他们住进过一个摄影师的房子,欣赏墙壁上那些美丽的摄影人像;他们住进过一个茶味飘香的古典屋子里,在那里沏茶细品;他们住进过一个拳击手的房子里,晚上搂抱着一起睡时遇到了突然归来的拳击手袭击……
  在一个又一个空房间中,两个人平静而又热烈地分享着每一天,直到现实打破了宁静。他们进入了一座空房间,令人惊异的是房子里有一具老人的尸体,两人认真地为老人举办了葬礼,并在这个房子里做起了幸福的美梦。可是没过多久老人的儿子来到了这里,二人被警署拘留。警察查出善画身份后,给泰锡扣上了绑架、杀人、私闯民宅的帽子,并将其投入监狱。
  为了摆脱警察的控制,泰锡在监狱里开始进行“幽灵练习”,成功后可以成为隐身人。泰锡出狱后来到善花的家,他的“幽灵练习”成功了,善花的丈夫根本看不到他。于是,三个人开始了奇特的同居……
  整部电影出现的人物一共十几个,对话极少,女主人公只说了两三句极短的话,如“爱你”“吃饭了”,而男主人公一直一言未发。在这样的人物结构中,整部电影却能极好地控制观众继续看下去的情绪,并让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这样的安排在爱情电影中实在太难了,爱情片已经被各种俗套包围,想要标新立异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想象一部人少,剧情比较平淡,生活细节处理较多的影片,还没有渲染男女爱的程度,整部戏没有一个深情地拥抱,也没有什么让人销魂的眼神,却能让你在电视上观看的时候都不愿意离开座位,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导演能看得很认真,不过最后还是没太明白,真不太好评这部影片,我希望大家可以看看,真的希望大家可以看看,网上不是很好找,我是用讯雷下的。 

        故事主人公之一泰石(在熙饰)是个无所事事的年轻人,他每天骑着摩托车挨家发传单,将它塞入钥匙孔中。如果过几天传单还没有被人拿掉,泰石就会撬开锁进去小住一段时间,在那洗澡做饭拍照。作为交换,他会帮主人家做些家务、打理房间。 看似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泰石就这样循环往复的自自然然的住进了一个个陌生人的空房子里,仿佛他住的就是自己的家一样,诺大的城市里泰石一个人孤独的生活着。偶然间,泰石他在一所空房子里遇见了被丈夫施虐折磨过的女人善华(李丞涓饰),惊慌逃走的泰石却记住了善华眼神里流露出的哀怨和她浑身的青肿,善良的泰石放心不下受伤的善华再次返回她家时,恰好碰上善华的丈夫正在虐待她,他当即出手并带走了她。于是一个孤独的男人和一个受伤的女人这就样阴错阳差的走到了一起,一起漂泊流浪的住进了一间间空房子里,开始了他们说不清道不明的流浪生活和一段若即若离的爱情。

独特而大胆的导演,梦幻而凄美的剧情,出色而默契的表演,干净而唯美的画面,华丽而灵动的音效,干练而到位的剪辑,奏出了一曲温柔而又奇特的爱情乐章。金基德用他的这部超现实主义的《空房间》向人们展示了这个千疮百孔的社会和他对完美生活的无限追求。

        《空房子》里的爱是理想的、单纯的又是现实的,这是一部韩国导演金基德在2004年威尼斯电影节上获得最佳导演银狮奖的影片,被认为是导演金基德最好的一部电影。整部影片最大的特点在于,除了结尾的一句对白:我爱你!整场戏犹如默片,没有对话。只通过男女演员的眼神、动作完成所有的表演,但却不觉枯燥乏味,可以看出演员的表演功底、导演的制作水平都是比较高水准的。导演用最原始的默片形式,给观众讲述了一个最原始的爱情故事,让观众享受到了发自内心的最原始的感情冲动,你我心中也许都存在着一所空房子吧。

(一) 独特而大胆的导演

在当今业电影盛行的年代,韩国金基德导演的《空房间》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也许这就是这部对白极少的电影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原因吧,他将我们带入了一个沉默又领人震撼的国度。

此影片沿袭着金氏风格,大量的空景,景物拍摄,空灵的画外音,镜头的焦点仍是社会的黑暗和生活在夹缝中的边缘人群,镜头语言承担起了叙事的责任,人物的面目表情,行为举止成了刻画人物心理,揭示人性欲望手段,同时也吸引着我们把影片一点点看下去。

在这个几乎没有对白的电影中每个角色都那么的发人深省,让我们看到即使是没有对白也一样是可以让心灵产生共鸣。金基德导演用他独特的拍摄方法一次又一次的唤醒了观众对爱的本能。让我们在90分钟的电影中一直跟着角色的境域心情起伏。

出生于1960年的金基德导演人生经历可谓很是曲折,也许就是这样的经历让他有了与别人不同的视角,也就是这份不同的视角,让我们看到了电影也是人生的另一种表达方式。从主题到素材及表演,他的作品无不显示出任何人无法模仿的独特感和大胆。正是这样的一位导演将我们带入了一个无声胜有声的世界。从《坏男人》,《冬去春又来》,《撒玛利亚女孩》等影片开始,金基德的电影就出现了归于默片的倾向。导演认为没有对白也可以沟通。因为他经常参加国际性的电影节,他发现有一些电影,即便无法听懂台词,仅凭着画面就可以看懂。

导演用一个一个的悬念串起了整个故事,更是用一个一个悬念的明了让故事得到了很好的升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导演想表达的只是这个世界上的爱与婚姻。用两种极端的人物来诠释着,没有用过多的语言而是赤裸裸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换句话说就是用真实的画面来传达导演的意图。

导演要一个拥有着很多人都觉得条件不错的男主角有这样一个让人不理解的嗜好,做着不起眼的社会服务工作,辗转与城市中的空房间之间。导演要表达的自由也许不过是如此平凡生活,而后遇到的一个有着足够的金钱却不幸福的女人,从某种意义上说,应该是在爱情和家庭的世界中没有自由也没有了幸福的孤独女人。在两个人相遇的那一刻起,仿佛两个人都找到了一个共通的世界,这不能说不是一种现实世界里爱情与家庭的悲哀。导演就是用这样的巧合相遇和随后两个人独特的相处方式向我们传达了导演本身对男人的责任和女人对爱情的态度的一种婉转的发泄。发泄对当今社会,对爱情,金钱,家庭和幸福的理解上的扭曲,用一种他独特的表达方式让我们看到了事情的本质,让很多观看这部电影的观众恍然大悟,原来在生活中不是只有物质生活还有我们都已忽略的精神生活,一种需要能让彼此感受到安全与充实的暖意,这个才是我们爱情的真谛。不需要过多的语言,也不需要过多的身体接触,就可以让彼此感受到的温暖,一切都那么的让我们感动。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有名无实的爱情的荒唐与悲哀。

关于这部影片的英文名《3-iron》,导演是这样阐述的,3-iron是高尔夫球中的三号球杆,但是用处很少,所以3-iron常常被主人遗忘-那种无人问津的孤独感好像空房间。3 iron”是一支较少人使用的高尔夫球球杆,因其较一般球杆长,导致打击时的倾斜度相对较低,难以瞄准入洞。导演对此的解释是:很多人买了三号球杆,却只知道放在球袋里蒙灰,“你有个家,有家人,却只知道留她(他)在家里,和空房子有什么不同?” 3-iron在电影里还有另一个作用,是用来击打高尔夫球,保护善华的那一支球杆。导演的用意是,泰石使用了被遗忘的三号杆,也去光顾了冷清的空房间,是他赋予孤独以生气。

(二) 梦幻而凄美的剧情

电影在一开始,剧情遵循着一种正常且平淡的风格,男主角骑着摩托车,游走于城市每个角落,发放传单。影片中最主要的两个男人,在开始不过两分钟便相遇,那个对善华施虐的男人,以鄙夷的眼神让贯穿影片的矛盾展现出来。不到一分钟,影片展示了泰石的工作和他潜入空房间,经历别人的生活。同时他有着异于别人的行为,比如他会修理主人家坏掉的物什、他会同主人的照片合影,这些安排都侧面说明了泰石的善良和聪慧。但这些都不能掩饰泰石幽灵般的生活,他仿佛不是真实存在的,只能寄居于别人的生活中,没有自我。而剧情也在为此做出暗示,没有一户人家曾经向警察报案,有人潜入过他们的房间。

随后泰石潜入善华的家中,并从她丈夫手中救下善华,带走了她。剧情自这里开始变得激烈且混乱,导演也第一次正式的安排两种男人的碰撞。一种是泰石般的完美理想情人,能够给予女主角永远不同的新体验,并能二十四小时陪伴在她身边,温柔体贴。另一种是丈夫般的粗暴男人,只能给予女主角物质生活,单调乏味,并且粗暴蛮横。

在这里,剧情安排泰石用一种高贵的运动--高尔夫,来教训残暴的丈夫。导演似乎在讽刺物质生活极其富裕的上层社会,其实在精神生活上严重的匮乏,修养也仅仅停留在人的表面。善华在丈夫身边短暂的停留,并坐在泰石的摩托车离去的瞬间,只能看出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正在发生。

而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却在影片的后半部分变得梦幻而迷离起来。泰石在监狱中练成的“隐身术”,让他再一次经历了同善华曾经一起享受的生活。最后,泰石又回到了善华身边,开始奇异的三人同居生活。善华与丈夫拥抱,却与泰石亲吻的安排,堪称剧情中最梦幻且凄美的一段。一个已经离开现实一百八十度的男人,只存在于女主角的另一个一百八十度中,只有她能看见,完完全全属于她。

在影片的最后,剧本安排男女主角站在了体重计上,但是却停留在零刻度,而屏幕上更打出了“很难讲清楚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的”字幕。在此可以看出,导演其实在拍摄一个可能的女人梦境。她的生活毫无趣味,丈夫粗暴不解风情,她期望有一个完美情人能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于是一个仅仅存在在她梦境的活生生的泰石便出现了,这个故事发生了。

(三) 出色而默契的表演

有异于常人的工作,有异于常人的生活方式,使泰石从一出场就显得与众不同。泰石的身上集中了一些特质:英俊的面容,孩子般纯真的眼神,细腻,能干,充满爱心,同时又强壮有力,对她死心塌地……对于处于暴力婚姻中的善华而言,这是多么完美的情人。他同时满足着这苦闷的少妇的所有期待。泰石第一次接触善华丈夫时,亲眼目睹了善华丈夫对善华那种残酷的举动。他用强壮有力的眼神看着善华的丈夫,充满了憎恶。泰石被抓进警察局,面对警察的审问,包括后来被狱警殴打,他始终没有一句解释,表情平淡、或是笑得很自信。

演员在熙是是初出茅庐的新人,2005年,他成功地演绎出《豪杰春香》中调皮捣蛋的梦龙而声名大涨。而泰石这个与李梦龙截然相反的角色,他也能如此充分的诠释出来,可见,在熙对这部影片下的功夫有多深。在熙在影片中出色地用眼神表现出了愤怒、爱、神秘等诸多情感,演员在熙通过清澈、通透又有些神秘的眼神,时冷漠时诡异的表情表达着自己的叛逆,用角色赋予他的邪气以及嘲讽的宣泄表现着对现实生活的不满,表现着他孤独内心。《空房间》参加威尼斯电影节时,评委会也被在熙的眼神表演所倾倒,使在熙获得了最佳男演员提名。

善华第一次出场,是在自己豪华的家里,她却蜷缩着身体,蹲在黑暗的角落里。无助的目光、青肿的面容,期待的眼神,湿润的眼角,她不甘枯萎焦黄的灵魂与身体在婚姻围城中渴望着拯救的出现。

李丞涓是韩国走红的女艺人兼模特儿,2004年却不幸因为一套出位的写真集要暂别娱乐圈。现实生活中李丞娟那种与影片中善华的处境极为相似的大起大落的经历使李丞娟把善华这个角色刻画的如此细致。演员李丞涓用那种充满哀怨和无比绝望的眼神成功的塑造了这个内心极度孤寂而又渴望解脱的女人。她那漠然的表情,无助、不安又带有一丝希望的眼神和她总是在寻找依靠的形体语言,向观众传达着她孤独、痛苦、渴望摆脱现实生活的内心世界。

(四) 干净而唯美的画面

影片的画面优雅细致,有着丰富的想象力和饱满的感情力量。在电影开始40秒时,第一个镜头向我们展示了网纹后面的女神,似乎在这里就是暗示我们这是一部讲述女性故事的电影。蓝色的网使画面看起来阴冷,飞起的高尔夫球对准了网后面的女神。这些镜头隐含了暴力的因素。而蓝色的网纹也许映照了女主角的心灵上的阴影,以及与丈夫之间的隔阂。女神就是那个满脸青肿的女主角善华,而挥杆打球的正是她的丈夫。女神抑郁的表情,纵横交织的罗网,这一切都在暗示着:善华,这个被枷锁束缚着的女人,她的生活并不快乐。

泰石来到一处处陌生的空房间,修好了一个个坏掉的东西,洗净了一件件穿脏的衣服。导演用了很多特写镜头来表现了泰石那专注的神情,那深邃的眼神。它让我们真实地感受到了这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泰石。导演同样不停的用框架作前景的构图模式来表现泰石的与世隔绝:换衣服洗澡时的门框,在卫生间坐着刷牙时的门框,卫生间洗衣服时的门框,阳台上晾衣服时的门框。现在的人们永远都被束缚在各种各样的条条框框中,他同样框住了这个宁愿活在另一个180度的泰石,框住了他叛逆而孤寂的心。

之后泰石来到女主角善华的家中。房间内的灯以及整体色调古典而且温暖,与善华丈夫的暴力形成鲜明对比,但也许说明他们过去的生活是温暖而幸福的。当泰石潜入善华的家时,泰石没有发现善华而进行一切“正常的生活”时,善华在暗处默默的观察着这个陌生人。而当善华观察泰石时,开始总是半遮半掩,直到泰石洗完澡修秤的时候,善华才远远地完全出现在画面里,表示善华对泰石由陌生到信任。当泰石从屋外透过玻璃窗看到善华的丈夫对善华施暴时,从泰石的视角拍摄,玻璃上映的靶的位置正对丈夫,再加上泰石愤恨而犀利的眼神,正确而形象的表明了泰石此时的心理。直到善华毅然地坐上了泰石的摩托和他一起走进一处处空房间,大部分的画面都充满了安静和祥和,他们在享受着只属于他们的温暖的空房间。而后被警察发现后,阴暗的审讯室,暴力冷酷的警察,画面的光线开始变成冷色。电影开始49分钟,对于警察对泰石暴力的审讯,泰石用沉默而坚定的目光回应,低调的用光,阴冷的画面,泰石用自己的方式来与这个世界对抗,他活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但他还是无法摆脱客观的束缚,最终还是成了这个千疮百孔的社会中肮脏交易的战利品。

在狱中,导演依然使用了大量的偷窥似的主观镜头和中近景的特写,着重表现狱管恐惧的表情和外强中干以及泰石的诡异的笑容。最终,泰石成功练习成了隐身术,逃离了监狱。与其说是逃离监狱,不如说他是彻底离开了这个社会,用自己独特的方式生存下去。

影片即将结束的时候,丈夫和善华拥抱,善华却正和丈夫身后的泰石接吻。这是本片中最经典的一个镜头,简单的构图,三个人的拥抱,强烈的视觉效果是它当之无愧的成为了本片的宣传海报。这个无理和唯美的镜头,蕴含的却是一种妻子的叛逆和感动。只有金基德会大胆到用这样一个镜头来如此地直接、明确地表现导演想要表达的东西。

本片的最后的一个定格镜头,也是交待影片的结局:泰石和善华站在的体重秤上显示的“0”,也许也是一种回归。一切最后归于“0”,是否象征着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抑或那种四处漂泊的生活已经过去了。四只脚的贴近,温暖的灯光,混合着亚洲人特有的肤色,一切自然而和谐。暗示着男女主人公心灵的接近交汇合为一体。

(五) 华丽而灵动的音效

钢琴为主旋律,小提琴等弦乐器协奏,辅以电声的效果音,这个稳重而又略带沉郁的八六拍的片头曲,加上大自然中窸窸窣窣的虫鸣,一切是那么安静而又祥和。男主人公泰石骑着他的摩托穿梭在这个只属于他的安静的世界。

这一切原本的平静被车库里喧嚣的车鸣声打破,优雅的琴声,神秘的虫鸣声,随着轿车的出现戛然而止。车里的主人,这个对善华施虐的男人,他那轻蔑的眼神伴随着汽车的呼啸而过却深深的印在了泰石那深邃的眼神里。

接着泰石便开始了他的工作,他走访了一个个空房间,接触了社会不同阶层,不同年龄的人。总体看来,这些家庭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城市中的家庭,他们整日生活在钢筋和混凝土的房间。生活中充满的是夫妻之间的争吵声,埋怨声,孩子对着母亲的头开出的枪声,老人在家中突然死亡时陪伴在身边的唯一的小狗的叫声,以及孤寂的女人独自躺在浴缸里的痛哭声……另一类便是那个住在郊区的夫妇的家庭,他们的生活简单,没有争吵,没有埋怨,更没有哭泣,有的只是国画般的莲花,和莲花般的心境。

也正是因为这两类不同的家庭,影片中出现了两种插曲。其中一个便是那个出现了四次的华丽的插曲。这首歌曲是混血美女Natacha Atlas的《Halim》中的一首,曲名叫Gafsa。这首歌用电子乐器混合着浓郁的印度风格的曲调,而Natacha Atlas用她独有的轻灵的发声和情感上的深度把悲伤而又优美的歌谣演绎得淋漓尽致,使整首歌曲充满无奈的爱的气息。它的第一次出现是在善华的家中,她哭泣着,忍受着丈夫的拳头和暴力。这样唯美的音乐下上演的却是一份令人心痛的感情,一个暴力的丈夫,强烈的对比让人心中只能充满了感伤和无奈;第二次出现在摄影师的家中,当善华看着墙上昨日光彩照人的自己,心中的失落和痛苦交织着她的感伤,插曲的悲伤在这里恰到好处的起到了烘托气氛的作用; 第三次的出现是在拳击手的家中,透明的红酒,昏暗的灯光,舒缓的音乐渗入了当时的每一丝空气,洋溢着暧昧的丝丝情愫。而最值得一提的便是最后一次该插曲的运用,泰石又会到了善华的空房间,他们神秘的开始了三个人的同居生活。泰石每次的出现都会有这个美妙的曲子。插曲的再次响起是和前面的照应,是提醒善华泰石又回来了,是她快乐的心境的一种体现。然而,或许泰石的出现其实是她的梦想,他是她阴郁悲惨生活的一缕阳光,是她的一种寄托,一个出口,一个投射欲望的客体,一个性幻想的对象……

另外一个奏响了两次的插曲,都出现在那个住在郊区的年轻夫妇的古朴的家中。他们没有猜忌,没有打骂,也没有枪声。那是善华和泰石都喜欢的一种恬静和安详的生活。钢琴舒缓的奏出了安静的主旋律,加上具有民族特色的空灵的笛声,善华就这样静静的睡在了他们的家中,睡在了她心中的空房间里。

整个影片,城市的家中充斥着吵闹和喧嚣,郊区的家中洋溢着温馨和安详。然而我们的主人公——善华最后只说了两句话,而泰石从头到尾都一言不发。她说话,说明她还是真实的存在;而他的无声,正代表着他的存在根本只是一个抽象的所指。但是我们不能说整个故事是善华的一个梦,按照金基德在最后给出的暗语,现实与梦境是重叠在一起的,而这里恰恰是天才之所以是天才的地方。他并没有描写一个女人的梦,他描写的是女人的梦的一种可能。

图片 2

(六) 干练而到位的剪辑

剪辑是故事的再一次讲述,继编剧完成了纸上的剧本,导演将文字转化为画面之后,剪辑师要从繁多的画面镜头中挑出必要的,巧妙的剪切在一起,构成完整的作品的最后一次再创作。而时间和节奏都掌握在剪辑师的手中。就拿影片的开头的镜头来说吧。影片的第三十个镜头是泰石推门动作的中近景,接着泰石就边脱衣服边走出了镜头。紧接着是泰石的手挑选牙刷的特写镜头。因为有了第三十个镜头,那个泰石边脱衣服边走出画面,而马上接第三十一个镜头的特写显得不突兀,反而很顺理成章,这就是影片的流畅性,让人觉得影片不是一段段的,而是连续在讲的故事。在讲述泰石在全家出去旅游的家里时的节奏较快而简洁,而当泰石进入了善华的家里,影片的节奏明显放慢。这就是剪辑师合理的掌握了时间的安排,使节奏松弛有度。

在大部分剪切的镜头,都是以主人公进画和出画来连接的,以主人公的动来连接静的空镜头,使影片流畅。

剪辑不仅包括图像与图像之间的剪辑,还包括图像与音响之间的剪辑,音响与音响之间的剪辑。而本片在此确有漏洞,在泰石离开善华的家又回来,他为她放音乐时,接的是善华在浴池的近景镜头,随后马上接的是善华穿着浴巾走出来,音乐是连续不断的,而镜头的剪切把几分钟的事情瞬间化了,音乐与画面不协调的剪辑。还有,当泰石带善华离开,来到一个公园的水池旁,泰石打高尔夫球的画面,其中,球被打为一个镜头,球的位置显然不在原来的位置。紧接着是泰石挥完杆的镜头,下一个镜头是泰石挥杆要打球的姿势。但泰石所站的位置未变,有明显的镜头剪辑失误。

蒙太奇也是剪辑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部影片中运用了平行蒙太奇和重复蒙太奇。其中很明显的地方就是最文章后半部分,当泰石入狱后,善华跟丈夫回到家中,但怀念与泰石的时光,而泰石在监牢里苦修“隐身术”。影片在这一段用了平行蒙太奇,以善华和泰石的行为为两条并行的线索,以时间作为共同的不变点。分头叙述而统一在一个完整的情节结构之中,及一个共同的主题之中:他们深深爱着对方。这样处理剧情可以删节过程,概括集中,节省篇幅以扩大影片容量。两条线索形成对比,呼应。使影片结构多样化。代表一定寓意的镜头或场面在关键时刻反复出现在蒙太奇结构中称为“重复蒙太奇”,其中打高尔夫的镜头频繁的出现,在泰石第一次潜入善华家的时候,就出现泰石打高尔夫的场面;泰石第二次潜入时,对着丈夫打高尔夫;泰石把善华带出去,在湖边打高尔夫;从摄影师家里出来,泰石又在湖边打高尔夫;被拳击手打出来,泰石在马路边打高尔夫;泰石被抓后,丈夫为报仇而贿赂警察用高尔夫教训了泰石;泰石入狱后在监牢中打隐形高尔夫;泰石出狱后,用高尔夫教训了受贿赂的警察;摄影家在家中打高尔夫。影片中这样多次而反复的出现高尔夫的镜头,强调了高尔夫这一意象,把高尔夫这项高雅运动变成了施暴手段,而且反复强调,也反映了导演对社会黑暗面的批判。

图片 3

结束语:“It's hard to tell that the world we live in is either a reality or a dream。”这句亦真亦假的话语结束了这部亦真亦假的故事。它好像在暗示着什么。暗示着男人并没有从监狱里逃走?暗示着一切眼前发生的其实都是女人一厢情愿的幻想?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困难。做着有家的梦,让自己像他一样和爱人如影随形,生活就会是一个可以解剖的现实,血淋淋但并不残酷。又或者是在暗示着我们生活的世界其实在虚拟和现实之间已经没有两样,只要我们把假的当成真的过下去,那么其实一切也都无所谓?无论什么,最后他和她到底还是紧密拥抱,站在那刻度为零的秤上。似乎象征着他们的沉默以及他们的灵肉真正结合在了一起。孤寂的女人善华在华丽却空洞的围城里,宛如一个被折断翅膀的天使。但她的心里仍渴望着飞行。当她遇见泰石,她飞行的欲望被撩拨起来。于是她和这个男子走了,并与这个神秘的男子发生了一段凄美而迷幻的爱情故事,完成了一次没有翅膀的飞行。

图片 4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空屋情人,游走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