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告别,布达佩斯

2019-09-30 12:38栏目:影视影评
TAG:

特殊待遇就是指人从烟囱消失(死亡)
钢琴家死后,在墓地汉斯对拉士路说:“你放心,你会在名单的前列,没有我批准,你不会获得特殊待遇。”而后面在办公室,秘书读“尊敬的艾保中校,亲爱的同志们,我谨此批下列人士获特殊待遇。。。”他说“剔除卡兰,他已付钞”就证明特殊待遇就是驶向集中营。也说明最后,汉斯知道他们要撤退了(钢琴家遗嘱来时广播里说的,德国从波兰撤军,红军进驻匈牙利),他得到伊莲娜的机会即将失去,因此铤而走险,抓了拉士路,想以此得到伊莲娜。(伊莲娜告诉他拉士路被捕时他一点都没惊讶)他成功了,却没想到救不出拉士路。

      那是在19世纪30年代的匈牙利,布达佩斯作为它的首都。可是在这部电影里,我丝毫看不到布达佩斯作为首都的政治性,即使当纳粹到来,犹太族人人自危。布达佩斯是艺术的,浪漫的,这一切,归功于一个风情的女人,一个忧郁的钢琴家,和一个义气的商人,当然,还有那支,将人送往天堂的曲子。
      《Gloomy Sunday》,一支让许多人听了之后都走上自杀道路的死亡之曲。小时候听过贝多芬《死亡交响曲》令无数人自杀,因此被禁的故事,虽然后来发现者好像不过是大家以讹传讹,但仍然对所谓死亡之曲这样的命题兴趣颇深。但我差点错过它。
      说实话,影片的开头并不怎么吸引我,正如同大部分的外国名著,开头总是大堆环境描写等,进入主题非常缓慢,让我找不到主角与主线。幸而这是电影,导演不可能让它太过冗长。伊莲娜,这个名字妖娆,身材更是妖娆的女人,便是电影的主线,大洪水过后,只有她六了下来……
       她与餐厅的犹太人老板拉士路是情人关系,可是同时却爱上了老板聘请来的钢琴师安德拉斯,而这段三角恋情也在三人的互相迁就下展开着。我永远忘不了当伊莲娜与安拉斯共度了一晚后,第二天早上遇到拉士路,拉士路所说的话:“比起完全失去她,我宁愿拥有一半的她”这是怎样的女人,又是怎样的男人?
       德国青年汉斯同样爱上了伊莲娜,甚至向她求婚,却遭到拒绝,黯然回国。而此时安德拉斯为伊莲娜所作的曲子《Gloomy Sunday》让众人欣赏不已,曲子刻录出来,发表之后,竟造成一百多人为此自杀的现象。安拉斯自责不已,差点自杀。可是赶来的伊莲娜和拉士路阻止了他,拉士路说:“不要想着自杀哟”,而伊莲娜则说道:“要跳河的话,也是三个人一起跳。”至此,我终于确定,这不是三个人的小暧昧而已。他们已经生死与共。
      可是,世事却在变化。正值德国纳粹上台之际,汉斯成为德国军官,拥有着对这个匈牙利首都的控制权。即使已经结婚,但他仍然对伊莲娜念念不忘。钢琴家为了找出到底是曲子里的什么让那么多人自杀,觉得为曲子配上词。在被汉斯羞辱,逼迫弹琴之际,伊莲娜为了保护他,打破了自己从不在别人面前唱歌的原则,唱起歌来……死亡之曲随后奏起,这一次,它将自己的创造者送去了天堂——曲毕,钢琴家就用汉斯的抢自杀了。
       拉士路对伊莲娜说:“我知道那支曲子表达的是什么了:有尊严地死去比没有尊严地苟活要好,即使最高的名利已在招手。有些时候,死亡有张漂亮的脸,生命却常丑鄙卑贱,不堪入目。”但是他并没有选择在这时有尊严地死去,因为还有伊莲娜,还有同胞等着他去救助。也许,高贵只分为两种,一种是有尊严地死去,另一种,则是悲悯地活着。
       但是,作为犹太人的拉士路逃不过厄运,尽管汉斯向他承诺过他不会有事。承受不住同时失去两个情人的痛苦的伊莲娜,为了救出被抓走的拉士路,献身给了汉斯。可是汉斯并没有履行诺言,酒店老板终究被送上了集中营。
       我以为至此女主角会死去,可是她真的像拉士路所说的那样,在大洪水过后活了下了——挺着大肚子。
      多年之后,伊莲娜和儿子在《Gloomy Sunday》中用毒药毒死了再次来到布达佩斯这间餐馆的汉斯——即使他已经盛名在外,家财万贯,但是,该还的债还是应当还的。
       “每个人其实都想一箭双雕,一是肉体,二是性灵,能填饱肚子和能饿坏肚子的。”也许,这句拉士路曾对伊莲娜说过的话,是对三人关系的最好注解。我相信,这部片子本就不是着力于表现纳粹的暴行的,所以不必指责它的政治性不强或政治觉悟不高之类的。
       布达佩斯有三种味道:拉士路的牛肉卷、伊莲娜的胸部、安德拉斯的《Gloomy Sunday》。不管你在这看到了什么,或者在这音乐中听到了什么,那都是只属于你的救赎。徘徊在灵与肉的人们放纵自己,在黑色的星期天选择交出自己的生命,也许是救赎,也许,什么也不是。
       音乐并不是杀手,它只是打开了那扇门,要不要走进去,取决于你自己。
       这正像灵与肉的平衡,也取决于你自己。甚至,拉士路与安德拉斯,本就是一体。这像什么呢……?
       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

有一天Hans来餐厅用膳,嚣张的态度令到András十分不满,而且更呼喝András弹奏他的名曲,气氛一度僵持。Ilona为了缓和气氛,遂找来András所写的歌词,并示意他为自己伴奏,András虽听从,气氛也暂缓和,但一曲既罢,András为保个人尊严却立时吞枪自杀,Ilona与László都伤心不已。不久恶梦终于临到László,Hans故意把他加入德军扣压名单,预备送往集中营,László知道大限将至,在离开前留下为András保管的毒药及一封信,Ilona一心赶往营救他,虽被迫与Hans发生关系,但是事后他却立意把Hans害死,她对他深感痛恨。

忧郁的星期天
忧郁的星期天,持续到黄昏
在黑暗里,寂寞令我悲伤
我闭上双眼,你在我面前离去
你进入梦乡,但我静待至天明
黑影在我眼前,我向你提出请求
请告诉天使给我一点空间
忧郁的星期天
每个星期天,独自在黑暗中
我会陪伴着黑夜
烛光明亮,映照双眼闪烁
朋友,别哭,我的心情不再沉重
我一息尚存也要重踏家乡
在那平安的土地上漫步
忧郁的星期天
……

说来讽刺,是那根项链救了泰博士,同样也是餐厅老板的一条生命,我把思路理一下。

András在Ilona生日当天为她作了一首歌曲GloomySunday,旋即引来餐厅客人的钟爱,László于是为他接洽唱片公司。唱片灌录后,András名利双收,歌曲甚至风行全世界,但奇怪是沉郁的GloomySunday令人情绪无法抑压,越来越多人听到此曲而自杀身亡,András虽感到歌曲有点怪异,却不明白个中意思,于是试图为歌曲谱上歌词。Ilona庆生当天,也引来德国军官Hans的一见钟情,可惜求婚不遂跳河自尽,幸得László救回一命。László原来也曾企图自杀,他向Ilona及András两人表明,于是András把那令心脏停止的毒药抢来,妥为保管。

黑白照片里的伊莲娜,清澈如蓝色湖水般的眸子,微微的翘起的嘴角,光洁的脸庞。这是年轻时候的伊莲娜,那时候,她是一只快乐的鸟儿,明媚,自信。如今她老了,满头银发里别着一枚精致的宝石蓝发卡。那些曾经她爱的和爱他的人,如今都已深眠于青冢之下了。
那天是可爱的天使伊莲娜的生日,对她来说,这是一个特别的生日。那天,她穿着一袭宝石蓝的长裙,棕褐色的长发轻轻柔柔的拢起在一起,餐厅的每一个角落里都有她优雅的倩影,她走到哪里,那里就春风拂面。她是来到人间的天使,见过她的人都这么说。那一晚,她是整个餐厅的主角,绅士文雅的餐厅老板拉士路送给她一个镶有水晶蓝宝石的发卡,温柔的别在她的发丝间,拥抱她,亲吻她,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相爱的。我们的钢琴家说,我能送给你的是我最美的旋律,舒缓的、动人的、优雅的、伤感的音乐从钢琴师安拉斯的指缝间流淌出来。她的眼睛里充满的情意,她知道,从他们的第一次相见,她就预见了他们之间必然有故事要发生。他的琴声呜咽,她的爱意浓浓……
《忧郁的星期天》一经弹出,就造就了传奇。很多人慕名来餐厅听这醉人的琴音,安拉斯将他没有对伊莲娜说出的话都寄托在了音乐里,听到的人都说,琴声诉说着很多很多,但是却又是那么的令人绝望,以至于很多人因为听这首曲子而自杀。当时整个欧洲自杀的人已经过百,但是自杀却不能阻止这首曲子的流传。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让人们听到这么优美的曲子而自杀呢?是绝望,是无奈,是对生的不所求。战争,对死亡的恐惧,已经让这些普通的人不在恐惧死亡本身,自杀,只会离上帝更近。
那天,还有一位德国的落魄小伙,他就是日后耀武扬威,恩将仇报的汉斯。伊莲娜生日那天,也是汉斯的生日,他准备了一台刚发明的相机。那时候,无疑,他是爱慕她的,他结结巴巴的求她,让自己给她拍张照。她应允了,坐在钢琴的一侧,莞尔一笑,迷人优雅。那天晚上,三个男人为她倾倒。,一个是深爱已久的绅士,一位是贫穷但才的钢琴师,还有一位是笨拙的德国青年。她选择了钢琴师。向她求婚失败的德国青年跳河自杀不成,被绅士大叔拉士路救起,给他就酒喝,给他信心,给他希望。如果大叔不救这个卑鄙的小人,那大叔可能不会那么早的离开伊莲娜。或许,这是一个不那么悲伤地故事。
随着一阵旋律优美的钢琴曲,汉斯看见了自己年轻时爱过的人,伊莲娜的照片摆放在那架让他想起往事的钢琴上。他清楚的记得,这张照片还是他给她照的。这首曾经风靡全欧洲的又没钢琴曲的作曲家也是死在了自己的枪下。这家餐厅的老板,曾经救过他的命,给过他希望的犹太人,也没能幸免于难。
爱,不是占有的快感,而是分享的快乐。汉斯不懂(或许他年轻的时候懂)他只是一个卑鄙的商人,他以为战争结束了,布达佩斯的一切都没变,街道依然是青色的,那家餐厅依然开着,他当了德国大使,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成功,他错了,他犯下的罪孽最终跑不过一首钢琴曲致命的一击。他以为,他来这里过80岁的生日,其实他是来赎罪的。
秋日里的蒙蒙细雨,总让人昏昏欲睡,天不是很亮,感觉总是有一层雾挡住;了原本的明媚。就像伊莲娜所唱的一样……看完这部让我不知说什么好的电影。遂作此文,以此纪念那些可爱的,优雅的,绅士的,天才的角色。

汉斯从心底嫉妒安拉斯,包括他的才华,和伊莲娜对他的爱。设计气他,使他产生误解,间接导致了安拉斯的死。安拉斯给自己准备的毒药几经转手却毒死了汉斯。一开始,汉斯是最脆弱的那一个,求爱被拒就要跳河。但后来,安拉斯也动了轻生的念头,但他更不成熟,被轻轻一挑逗就误会了伊莲娜,这四人中,他是唯一自杀的一个,也是放弃最早的那个。

开场时,弦乐团带领着耳熟能详的〈序曲〉(Intro),丰盈的管弦乐演奏把〈忧郁的星期天〉那种忧愁减轻了几分,高雅的音色扣紧人心,像一个盛装又带点点风尘味道的贵妇典雅出场,披一身内涵与历史,有待观者发掘,管乐是当中的主导配器,张扬地吹奏那熟悉的旋律,悠扬的弦乐在背后伴随,像多瑙河泛起隐隐波光。那时候,电影里的人物还未出现,华丽、典雅、光亮的管弦乐声,其实是引领另一个美得叫人喘不过气的电影主角──布达佩斯。

我想,汉斯留着珍珠项链是为了纪念拉士路,这个救了他性命,同样也是他情敌的男人。他对拉士路从心底是有愧的。害死了深交,也没给爱人幸福。让自己的妻子戴着它,在80生日时重新来到这家餐厅,就说明他想正视这段过往,看到了60年前为伊莲娜拍的照片愣住,在死之前还紧紧抓着项链不放手。他到死也无法忘怀自己做的一切。只可惜,这根项链证明了他这一辈子的可怜——终身没有得到爱。结发妻子在他倒下时只顾着捡散在地上的珍珠,完全不管他的死活。

伊莲娜的〈忧郁的星期天〉
早于〈忧郁的星期天〉的诞生,伊莲娜已为安拉斯着迷,是她坚持要拉士路给安拉斯试音。从此,安拉斯成了「沙保」的镇店之宝、拉士路的爱情分享者。

我个人认为汉斯不是有意要弄死餐厅老板,他趾高气昂是因为得不到伊莲娜,想出出气,其实对自己同事的行为上一直在保护拉士路。他成为纳粹后来过餐厅三次,自己一次,带艾保中校一次(打餐厅老板的那次,后面从枪口下救下了老板),带斯夫上校一次(要拉士路讲笑话那次,虽然被老板指桑骂槐,尴尬没脸了,他还是一笑缓解了气氛)。斯夫上校夸伊莲娜是美人,后面他说可惜输送上有问题是指得到伊莲娜有困难,他们指的是运送犹太人的赎身费有困难。整个对话是这样的,汉斯“艾保只关注胜利,却忽视了赚钱的时机,我们可以安心为未来筹划了”然后伊莲娜端上咖啡,说“上校,祝您健康”她走后,斯夫望着她“这妇人可真是个可人儿”汉斯“是啊”。斯夫“可是在输送上有问题”汉斯“我有个好办法,目前送入德国最多的是什么?棺材。为人妻者希望亡夫风光下葬,为人子者都为国家或元帅捐躯。”很明显,他们已经回到之前谈论的话题了,而后德国撤军时搬运的沉重的棺材就呼应了这一点。汉斯并没有把拉士路弄死得到伊莲娜的意思。

那时候,观众大抵还可能会给傻气的汉斯着紧,明显这大块头绝不是伊莲娜心仪的人,那夜,离开餐厅的他急性子地向伊莲娜求婚,最后换来对方的回绝,记得吗?其实第一个为〈忧郁的星期天〉自杀的,正是汉斯。那夜他喝醉了,走到链桥飞身于多瑙河里,后来,是拉士路奋不顾身地把他救上来,一首歌的出现,一条命的生死,改写了以后的故事。

汉斯在战前是个好青年,他聪明有热血还爱国,想把德国工艺品推向世界,会为了一个没见几次的姑娘跳河。但战争是残酷的,一旦卷入,向来知道适者生存的汉斯,同样逃不过。和中校相比,他没有被盲目地爱国冲昏头脑,乱杀人。他也知道战争是地狱,很切实际地为自己谋划将来。他看到泰夫人哭泣依然会心软。
但他最后的悲剧在于:一、放不下对伊莲娜的爱,化成了偏执,伤了她也让自己害死了救命恩人。二、心眼太小,报复心重。得不到伊莲娜也不让情敌好过,羞辱拉士路、故意气安拉斯,导致了钢琴家的死。三、太精明,做事一定要的到报酬。即使救人也得捞一笔。结果让伊莲娜丢了幸福,深爱了一辈子的女人恨了自己一辈子,认为自己只救对日后有益的人。而结发妻子却并不爱自己,到头来还没一串珍珠重要。

不久匈牙利与德国结盟,德军即入城恣意杀害犹太人,而Hans亦被派往布达佩斯驻守,一方面杀害犹太人,另一方面收取他们金钱,帮助他们逃往国外从中取利。László虽是犹太人,却被Hans暗中保护也暂保平安。

虽然他造成了这个事实,让拉士路获得了“特殊待遇”

安拉斯的〈忧郁的星期天〉
最令安拉斯耿耿于怀的,是自己的作品总令别人寻死。当电影院放着他成为名人的新闻报告时(当中的报告员一边述说歌曲带来的死亡数字),在旁的伊莲娜却一直为他鼓舞;就连拉士路也安慰他说,〈忧郁的星期天〉不过是令人得到死前安乐,好令安拉斯心安。

两次火车站。之前,拉士路救下了汉斯,火车载着汉斯通向他光明的前程。火车上他喊“别告诉伊莲娜我跳多瑙河”是为了自己的尊严。而后,汉斯害死了拉士路,火车载着拉士路前往纳粹的集中营。列车关门前一瞬间,拉士路昂起头的坦然面对也是为了尊严。阴差阳错,含有深深的无奈与讽刺。

与其说《佩达佩斯之恋》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关于战争的故事,倒不如说它是一个有关布达佩斯的故事,匈牙利的故事。万种风情的匈牙利像受着苍天咀咒,外表风光,实则创痕处处,历尽风霜,历史里的她有太多战败经验,即使胜仗,可都为「惨胜」,属于布达佩斯的皇宫,是不断的毁了又建,建了又毁……沉重得可以。

       关于项链,按时间串,是泰夫人之物,在拉士路拿照片给泰博士签名的时候看见她戴过,而后赎身给了汉斯,在电影开场时我们可以看见项链戴在了汉斯夫人的脖子上。也就是汉斯倒下时手里紧紧抓着,以至于抓断的那根项链。也就是汉斯夫人甚至在自己丈夫倒下时不去扶一把,反而一粒粒去捡的珍珠。

电影长达114分钟,虽是德语电影,但是却没有闷场,戏味浓郁,是笔者近期一部至爱电影,当然剧情借助GloomySunday的传奇性,更令人倍生好奇。其实GloomySunday(原名SzomorúVasárnap)在现实中也有其传奇故事,它本是1933年匈牙利自学钢琴家RezsőSeress的作品,自发表以来,也确实有无数人听罢此曲后自杀身亡,故此曲被名为“匈牙利人自杀之歌”,更传奇的是Rezső本人也于1968年在寓所跳楼身亡。原曲的歌词令人感到极度无望及沉溺,其后匈牙利诗人HansJávor把歌词以抒情诗替换,而SamM.Lewis及DesmondCarter就分别把歌词翻成英文。1936年由HalKemp乐团首次把SamM.Lewis灌录成唱片,1940年ArtieShaw将此曲发扬光大,但真正使此曲广受欢迎还是1941年BillieHoliday的版本。而DesmondCarter的翻译版本就为PaulRobeson(1936)及DiamandaGalás(1992)所灌录。

他本以为自己能轻而易举的救人,可惜抓进去容易放出来难,名单凡是出了他手,到中校这里,就不好办了。人中校随便问的句“是谁呢?”就决定了一个人的死活。汉斯不能说是餐厅老板,因为中校在餐厅吃饭时知道他是犹太人,还打了他,甚至差点崩了他。没办法,想起了泰教授,他答应过泰夫人会帮她救出叔叔。好了,这下无奈了,原计划泡汤,自己成了恩将仇报的人。脚步也从找中校时的步履匆匆一路小跑,化成了进入车站放人时的一声叹息。

8分。

回顾这三个男主的一生,安拉斯留下了《忧郁的星期天》和一座墓碑,拉士路留下了他的餐厅和一个孩子(无从考证,姑且认为那孩子是他的),而汉斯到死,留下的是媒体对外宣扬的种种事迹,比如救了一千多名犹太人,成立了最大的贸易公司。在整部电影放完时听到这些,就好像魔鬼做尽坏事却无人知道真相,还博得了个好名声,感觉非常讽刺。但客观来看,他确实做了这些事,不管出于什么动机,这些都是事实。有影评说“有些时候,死亡有张漂亮的脸,生命却常丑鄙卑贱,不堪入目。”放弃总比坚持容易。汉斯和伊莲娜都坚持到了底,不管别人认为怎样的光鲜亮丽,或怎样的丑陋卑鄙。他这一生自己明白。

那是一个发生在匈牙利布达佩斯(Budapest)的故事,电影也以其黄昏与凌晨的景观作首尾呼应,俯瞰的镜头下,分别是二时的景致:天边隐晦迷茫的云彩、静穆的灯火、波平如镜的多瑙河、奥匈帝国新歌德式的宏伟建筑……一种教人失神的美丽,浪漫得令人目眩,太美了,甚至带点惊心动魄,就像电影里的女主人公伊莲娜(Ilona,ErikaMarozsán饰),她既是琴师安拉斯(András,StefanoDionisi饰)的缪思女神、餐厅老板拉士路(László,JoachimKról饰)的守护天使,也是德军上校汉斯.韦克(HansWieck,BenBecker饰)的欲念火种,甚至可能是众生的死亡使者。谁想到她令安拉斯带来了打动世人的歌曲,也带来了无数的死亡,凭藉着一首〈忧郁的星期天〉,穿梭在三个男人之间,完一场像雾似花的多角恋爱,了结一个时代的咀咒,与梦魇。

那是泰夫人的珍爱之物,为自己赎身给了汉斯。电影里一段镜头,汉斯当着夫人面把玩项链时,她当时就哭了,可见项链之重要。这场中泰夫人后面请求释放的叔叔,也就是最后汉斯代替拉士路救出的泰博士,也就是那个经常在餐厅吃饭的那个数学家。

优美的琴音与伊莲娜的歌声无疑软化了汉斯一颗铁石心肠,可却救不了安拉斯的寻死决心,在自己的作品完完整整(曲与词)的完成后,他抢去了汉斯的配枪,自杀。谁知道创作人也死在自己的作品演奏之后,成全了传说中的魔咒。

=====

拉士路的〈忧郁的星期天〉
看来,最不为〈忧郁的星期天〉所动的,本是拉士路,他本来就是一个典型的犹太生意人,他爱自己的餐厅,与心爱的女人伊莲娜,也看重友情。音乐,是吸引食客的生招牌吧!他总懂得为此抽离。但说到最懂得这首歌曲的,却是他。

1999年的德国电影GloomySunday(EinLiedvonLiebeundTod),荣获德国巴伐利亚(Bavaria)电影奖的最佳导演、最佳摄影及最佳剧本奖项,故事意念取自30年代名曲GloomySunday配以NickBarkow畅销小说改编,香港译作“布达佩斯之恋”,台湾就翻成“狂琴难了”。
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Budapest)一所餐厅,一名在二次大战时曾在当地拯救过千名犹太人生命的德国商人,在与妻子庆祝80岁生辰时,听着琴师演奏着GloomySunday间,突然心脏病发,而故事亦随之回到40年代……

但安拉斯就是心有戚戚,他从此再也创作不了另一首可以盖过〈忧郁的星期天〉锋芒的乐曲;此曲为他带来名利,也带来了忧虑;带来爱情,也带来妒嫉。最终,他死在自己的歌曲下,佐证拉士路所说的挽回人性尊严,也呼应了自己在歌曲里的话语:「我一息尚存也要重踏家乡,在那平安的土地止漫步。」

大难将至,拉士路给伊莲娜留下了的那封信,写满他对此曲的诠释:「亲爱的伊莲娜:我终于知道〈忧郁的星期天〉的真正含意,我不会让最后的羞耻降临我身上,我会仿效安拉斯,我不懂得反抗,且反抗也太迟,虽然失望,但不要悲伤……你要坚持,静待洪水过去。」〈忧郁的星期天〉甚少跟拉士路有意识地连在一起,伴随着他的,总是弦乐的拉奏,那首属于拉士路的〈拉士路在危难〉(LászlóinGefahr),正是最后随着他离开自家餐厅时的背景音乐,沉重的弦乐群拉出了那种属于犹太人的民族性哀愁,提琴从来跟犹太人这段历史密不可分,没有另一种配器比这更贴切。

然后,故事回到六十年前。那时候,汉斯是如此一位青涩的花样青年,还痴痴的迷倒于风华正盛的伊莲娜,他总是呆若木鸡的停不住望向她。那夜,正值是汉斯的生日,他带着照相机想给伊人拍照,却连随目睹加士路与一众员工给伊莲娜的贺寿,汉斯方发现,原来跟心仪的人是同一天生辰,那天,也正是安拉斯第一次在沙保餐厅(SZABÒ)里弹奏〈忧郁的星期天〉。

因为电影而令一首歌掀起风潮的例子太多太多,因为一首歌曲而拍成一部电影的,我想起了诺夫.舒贝尔(RolfSchübel)执导的《佩达佩斯之恋》(GloomySunday,1999),片中的同名主题曲,就是一首关于「爱」与「死亡」的歌,当中讯息,甚至触及人性尊严,乐曲与歌词注满了令人神伤的气氛,充满传奇。

伊莲娜再忠于爱情,也不免自私,可两个男人太宠爱她了,以为一触即发的情仇却反过来成全了一段匈牙利的「祖与占」故事,一度,三个人如此很好。可是,斗得过一场有关妒嫉的爱情战争,却斗不过接着而来的世界战事。

某夜,汉斯明显地是愤懑填胸,他充着拉士路与安拉斯而来,令安拉斯极度不满,并拒绝为汉斯演奏,怒目双向。要不是伊莲娜的歌声,安拉斯大有可能被汉斯即场处刑折腾,只见她突然走近钢琴旁边,拿起歌词,唱着安拉斯为〈忧郁的星期天〉填写的歌词,先是柔柔的清唱,再请安拉斯为自己伴奏。

作为观众,我更忘不了安拉斯在沙保餐厅面试时所弹奏的音乐,那时候,安拉斯身无分文,只凭着一己热情与才华吸引伊莲妮的注目,那首属于他的〈安拉斯的表演〉(AndrásSpielt),其实也贯穿了整部电影。是的,除了那首〈忧郁的星期天〉,〈安拉斯的表演〉何尝不是更早就改写了各人的生命?

伊莲娜爱死了这首曲子,生日晚上的那个凉夜,她早已经懂得把旋律朗朗上口,离开餐厅的时候,快乐赛神仙。也难怪当夜的〈忧郁的星期天〉最后成了伊莲娜与安拉斯的催情剂,连拉士路也得给二人让路。那个晚上,伊莲娜放下了路上的拉士路,忠于内心的澎湃激情迎向安拉斯,留拉士路一人向着多瑙河发呆。三个人的感情生活,从此不再一样。

故事环绕着一名颠倒众生的女待应Ilona、风度翩翩的犹太人餐厅老板László、才华洋溢的琴师András及深谋远虑的军官Hans,交织着一段错综复杂的四角恋爱。Ilona与László交往多年,因着聘请了András作餐厅的琴师,三人的感情立即陷入矛盾当中,László为免失去Ilona,愿意与András共同拥有她的半份感情;András也因着László的大方忠厚性格,不愿意伤害对方;Ilona在两者无法抉择下,把双方都接纳,以致三人感情与友情纠缠着,各人都不能把对方完全拥有,却相处得十分融洽。

汉斯的〈忧郁的星期天〉
倒叙的故事为电影注入了一份悬念,一头花发的老汉斯衣冠楚楚,以贵宾姿态带着妻子与亲友庆祝他的80大寿。那夜,一脸慈祥的他恳请两位演奏者(钢琴手与提琴手)为自己演奏那首充满回忆的歌曲,他吃着最爱的牛肉卷,近距离望着自己拍摄的伊莲娜黑白玉照,最终死于乐曲之中。还记得歌曲出场时,电影名字也适时大刺刺的呈现,一开始,观众就知道是这样的一首歌,将为电影里的人物带来生命风波,那是最明显的告示。

多年以后,Hans与妻子为怀缅过去,一再到临布达佩斯这一所餐厅庆祝80岁生辰,席中他要求琴师演奏GloomySunday,在歌曲中途,当他看到钢琴上摆放着Ilona的照片时,立刻心脏病发暴毙。此时一名老妇正在厨房哼着GloomySunday及清洗一个小药瓶……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火车告别,布达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