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及花絮,宗教救赎与独特爱情金沙8331

2019-10-04 19:14栏目:影视影评
TAG:

(芷宁写于2007年10月25日)
    在看为全度妍赢得嘎纳影后桂冠的《密阳》之前,有朋友提醒说需要备纸巾,可在看时忘记备了,不过也没用着,倒不是本人有多“铁石心肠”,而是比较“理性”观看罢了,貌似对于李沧东的作品,都是以理性观之的。
    去年看过全度妍和裴勇俊主演的影片《丑闻》,对她的演技有了一些了解,算是个有表演素养和潜力的女演员,就看能否遇到会挖掘的人了。在《密阳》里,全度妍被开发的不错,她自己也发挥得不错,特别是长镜头下对女主人公申爱痛绝情感的塑造,如在水边认尸时的远景——那微微佝偻着的背和不协调的肢体动作,无一不在揭示着她的恐惧、哀恸和难以置信。再如,对信仰失望并对教友们下了逐客令后,申爱来到厨房,一只小泥鳅就触动了她紧绷着的脆弱神经,引发了她的尖叫和战栗,在这个镜头里,观众看不到全度妍的脸,却从那颤抖的背脊、痉挛的手臂上,看出她所承受的痛苦和桎梏之重。
    《密阳》这部影片,一看就是有野心和企图心的。应该说,导演李沧东对演员、对影片的掌控能力不错,他在申爱这个角色身上逻辑性的集合了母性和人性的复杂面,也将信仰在人性中所起的作用做了部分探讨。此人原是作家,编剧能力出色,且在细微之处见真功,例如人物性格的细化、情节动向的暗示、伏笔暗线的营造、生活场景的刻画等等,他能将戏剧化的冲突和生活本身融合的恰到好处,又有提炼的精度纯度和高度,故而在申爱不幸而繁复的密阳生活经历中,观众们总能捕捉到最敏感最直接也最出色的段落。
    全片充斥着黯然而凄清的调调,偶尔的快乐似乎也是为了中和部分过于突出的悲伤,虽然画面中的密阳多是阳光灿烂、蓝天盈盈、白云悠悠的景象,然而却透着股子彻骨的冷寂,似乎越是阳光密集就越阴恻。影片伊始,钢琴老师李申爱(全度妍饰演)带着儿子俊儿回到已故丈夫的家乡密阳生活,虽然她在阳光下笑得和煦,但那笑容里是隐着阴霾的,细心的观众能看出来她的笑有一丝的不确定,是脆弱而孤独的,她在为了她那因父亲早逝而不爱说话的儿子,努着劲儿地活着。也可以看出,她的伤痛失落还在,就算是结了疤,也是薄薄的一层,随时可能复发,且更加恶化。或许,正因为生命中有了缺失,所以她打算用另外的方式找补。
    首先,她从首尔搬到了密阳,在丈夫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抚养儿子,在心中仿佛丈夫还在——注意,影片两次刻画了这个细节:第一次,儿子思念爸爸,假寐时模仿爸爸打鼾的样子,以假装爸爸就在身边;第二次,绝望无助的申爱独自躺在沙发上,模仿丈夫打鼾的样子,以假装他还在,在分担她的痛苦悲恸。
    申爱的第二个找补方式是物质来替,似是怕被人看出她有缺失,她轻率地告诉陌生人,想在密阳置房子、买地。初见修理行的宗灿(宋康昊饰演)时,她说想找房子,初见儿子的老师时,她说想买块地……看到她如此嘬,就猜到她离彻底倒霉不远了。
    果然,儿子被绑架了,绑匪索要巨额,而她只有7万,她向绑匪承认她只是在吹嘘,她的哀求不凑效,儿子被撕票了,而绑匪居然就是儿子的老师。
    绝望中的申爱入了教、信了主,在赞美诗中嚎啕自己的不幸,之后获得了一定的心理找补和慰寄。大约有10分钟左右的戏都是在描述她是如何通过主的救赎而获得“幸福”的,她以为自己已经解脱了,并尝试去监狱探望并原谅那个杀人犯。
    在去的路上,申爱充满了希望,希望由于自己的宽恕而救赎了那个人的灵魂。然而,主没给她这个机会,在狱里,杀人犯已然入了教。他平静地告诉申爱,他已通过眼泪和忏悔得到了主的原谅,申爱呆住了……
    如果杀了人仅仅靠忏悔就能获得解脱的话,那么失去亲人的人何苦要承受那样刻骨的痛苦?这位杀人犯显然是上天派来折磨申爱的,他先是残忍地杀害了儿子幼小的肉体,接着又抹杀了母亲的心灵慰寄和魂灵所托。申爱崩溃了,她开始鄙夷摒弃自己的信仰,并且开始报复社会:购物不付钱、扰乱布道场、色诱呆牧师、打碎玻璃窗……其实这是个个人心理层面建设的问题,并不是有宗教信仰就不遭遇天灾人祸、就不被忽悠欺骗了,拿信仰当救命稻草是不太可取的一种方式,在儿子死后,申爱一头扎进信仰里,将所有的情感、寄托都加诸于主,而她的内心世界依旧是脆弱无主的。事实上,生活有时候很无赖、也很流氓,它不管你已经有多不幸,它不因个人意志而转移,因此,经历创伤的人们只有走“真情实感+自我救赎”相结合的路,才最靠谱。
    影片也赋予救赎解脱之路以类似上述的意思:当申爱恍惚间割腕后,生的本能让她选择了奔出家门到街上求助,而非静静地等死;病愈出院,在理发店里,申爱遇到了成为理发师的凶手之女,在交流几句后,她忍不住奔了出去,就在此时,她曾经提议应该内部装修的服装店老板叫住了她,告诉她,采纳了她的建议后生意变好了,时装店老板亲昵的态度、真切的关心和爽朗的笑声,让申爱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笑,而这种看似平淡的情感互动,有时候却很重要。
    而片中修理行宗灿的情感也是申爱救赎之路的关键一环。自他见到申爱后,就一直默默地爱着她,帮她找房子、开学院、推荐钢琴学生,甚至在申爱入教后,他也跟着入教……他的不离不弃、关心照顾,让申爱的生活里有了些许的暖意,当申爱彻底崩溃报复社会,色诱牧师未果,又来挑逗他时,他终于吼出了一句:“请你重新振作起来吧!”片尾,当申爱要自己剪头发时,宗灿及时出现,笑着举着镜子对着申爱……
    这个看似朴实的镜头却让人有点感动,有时候,有点才华的人反而看不穿、看不透,普通人却能勇敢而坦然地面对生活中的不公和不幸。难道这个到了39岁还没结婚的男人就没有不如意的生活和坎坷吗?当他默默付出的时候,人们看到的只有乐观和幸福。虽然导演李沧东说过:“我不相信幸福。”但是幸福还是存在的,只要你尽早学会别拿自己的不幸向生活撒泼,或者撒娇。不过,好像很多人都是一边撒泼撒娇,一边又慢慢接受现实的。要么接受生活的蹂躏,要么像烈女一样的辞世,看看,生活本身多具有强盗本色。
    记得曾经和偶像讨论过一件事,有次饭局,吃得正酣时,一个比我年少、过得其实还不错的女文青突然抱住身边的好友说:“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了。”对此,我和偶像的回答是一致:吃饱了撑得!当然这里不是说这部影片里的申爱。
()

简  介 

到达一个新的地方,被忐忑、伤感、无奈、恐惧包围的片刻,能抓住什么?人生路很长,此般情境,你我皆会频繁遭遇,抓住一个人?一个信仰?还是一个天上的父?

这是一部我期待已久的电影,看完之后,第一部跳进我脑中的电影就是《蓝色》,同样是失去丈夫孩子的女人寻求心灵慰藉的电影,只不过在蓝色中,女主人公获得自由救赎的是欧洲式的人道主义自我解脱,得救的力量来自自我心灵的安慰,而在《密阳》中所涉及的关乎于宗教的信仰与怀疑,我似乎很难找到另外一部电影来进行对比,《第七封印》太抽象,《爱情的尽头》跟这部电影的主题根本背道而驰,它是如此让我震撼,这震撼来自这电影多面而深刻的主题,也来自女主角全度妍完美的表演。

申爱:33岁的女子带着儿子来到亡夫的故乡——密阳。她已经失去了很多东西,包括成为一个钢琴家的梦想以及与亡夫相关的种种怀念。在这个小小城市,她开了一家钢琴学院,企图展开一个崭新的人生。然而,观众们看着这个缩成孩虫一样的女人的背影,竟听到了她哭泣的声音,并为她所提出的疑问深深触动。

车子抛锚的片刻,申爱(全度妍饰)遇到宗灿(宋康昊饰),于是,真正进入那个新地方的最后五公里,是由宗灿载她进入。那个时候,俊儿还在她的怀里想念离世的父亲。而那个新地方,俊儿离世父亲的故乡,叫做密阳。

电影片名叫“密阳”是一个韩国的小城镇,意思是“秘密的阳光”片子的英文名叫“secret sunshine”,这世界的阳光照在任何的一个角落,可有一些地方是阳光照不到的,或许是一处阳光被遮蔽的角落,其实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阳光,就如同我们都需要快乐一样,而这世界的悲剧与痛苦往往让我们伤痕累累,我们渴望有一束秘密的阳光可以照进我们的心灵,慢慢抚平我们的暴戾的心,愤怒的情。然而,阳光真的可以秘密潜入吗?

宗灿:密阳城外五公里,他与申爱初次见面。他只是为她解决汽车故障的修理厂老板,然而这个陌生的女人就像自己的声音一样成为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个像密阳城一样平凡的男人没有格外的贪心、欲望,只是一个纯真的凡夫俗子。无论是乡间聚会,还是普通的走门串户,他始终追随着她的足迹,寸步不离。他在等待,等待她有一天可以看到他原来一直都守候在她的身边……

这个被申爱称作“秘密的阳光”的地方,为她揭开了完全预料不到的可怕人生,俊儿就那么突然被人害死,而她的眼泪,在教堂打击乐队伴奏的歌声中才完全释放出来。那一刻,她是笃信那就是救赎的。

宗教

幕后制作:
第60届戛纳电影节竞争单元受邀作品

镜头很不炫技的在两个情境间切换,一个是她在教友面前笑容满面的幸福模样,另一个是她独处时努力用圣经语录平复自己情绪的凄楚神情。一个是她看到杀人犯女儿被人欺负的时候,恨恨的决绝离开。一个是她向神父说她要去监狱对杀人犯表明原谅。

女主角申爱在丈夫出车祸死去后,来到丈夫出生的地方密阳生活,她说这里没有人认识她,她想重新开始生活,可生活偏偏如此残酷,身边唯一的亲人儿子俊儿竟然被人绑架勒索,并且被残忍杀害,申爱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所有寄托和爱,几乎要走向崩溃的边缘。此时对面药店里的牧师夫妇努力向她传教,希望她能在宗教中获得安慰,而一开始申爱完全不接受,邻居说所有事情都有主的意思在里面,就象那一缕阳光,都有我们主的意思在里面,申爱伸手触摸阳光,说阳光就是阳光而已,什么都没有,假如真的存在上帝的话,那他为什么看着俊儿死去而见死不救呢?这样的疑惑就如同《处女泉》中那位父亲对上帝的责问,这是一个理性主义者振聋发聩的天问。
后来申爱实在无法忍受精神的巨大压力,跑到一个教会中放声痛哭,并且在里面感觉到心灵的宁静,从此开始了信仰的道路,原本一切风平浪静,我们以为这一切就此结束,申爱受伤的心灵得到了宗教的救赎,可有一天,她打算去监狱探视那个杀死自己儿子的犯人并准备原谅他,却发现那个犯人告诉他,他早就已经得到上帝的原谅了,并且他每天都为申爱和他儿子祷告,申爱在瞬间对上帝产生了严重的怀疑,原本她在犯人面前的优越感、施与感瞬间荡然无存,作为儿子唯一的亲人,只有她才有资格施与对罪犯的原谅与宽恕,上帝凭什么原谅他,她期待的场面是犯人痛苦流涕跪倒在她面前感谢她为他指明了人生的道路,卸下了压在他心头包袱,申爱说:“我这么难过,那个人却说他已经得到了上帝的原谅和救赎。”这无疑就等同于上帝剥夺了他对儿子的爱,剥夺了她在人世的一切权利,这让她在那一刻开始,准备与上帝为敌。
这样的转变的确是深刻而发人深思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说没有上帝,我们的堕落就没有意义,可假如真的宗教剥夺了我们在人世的所有权利,让我们陷入深深的生存荒谬感中,又有几个人能忍受这样无意义的人生呢?宗教在面对生活时常常是充满悖论的。

1993年以《星光岛》的剧本初涉影坛,后经过《绿鱼》、《薄荷糖》、《绿洲》三部作品的洗练建立起独特的创作风格最终凭借《绿洲》摘取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并于2003年受任韩国文化观光部部长一职的作家导演李沧东,四年之后卷土重来;

电影到这里,还未能看出它可以得到诸项大奖充分的理由,而最后的40分钟却给了强有力的证明。当杀人犯微笑着对她说,已经得到了主的谅解后,申爱倒在了密阳的阳光下。之后,是一连串的对主的报复,被她播放出的那首歌里唱着:都是假的。

爱情

1992年初登银幕,凭借《伤心街角恋人》、《承诺》、《世纪末痴情剧》、《丑闻》、《你是我的命运》等作品名声鹊起的演技派女星全度妍;

而,导演看似漫不经心的叙事里却透露了了不起的信心。其实,申爱的问题在来密阳前就已开始,俊儿的故去只是一个导火索。她第一次试图获得的帮助并不是来自主,而是密阳。因为结婚放弃了钢琴家梦想,丈夫车祸去世,而那之前,那个男人背叛了她,她的心里本已承担了巨大压力。她带着儿子来到密阳,给出的理由是那是她丈夫的故乡。在同她弟弟的谈话中,她一直不敢面对丈夫被判得事实,就如同她不敢面对曾经伤痕累累的首尔。直到她对上帝从皈依到对抗后的最后关头,才在从宗灿家跑出来后的自言自语中表达了她对在首尔时失去了一切的不满。

宗灿是密阳的一个普通的修车店的老板,39岁了还没有结婚,当他第一次看见申爱就迷上了她的声音,并且对申爱在密阳的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然而申爱却并不领这份情,认为他太过于平凡,连申爱的弟弟也告诉他,你不是我姐姐喜欢的类型,可宗灿对这一切并不在乎,只是默默得用他的方式照顾着这个没有丈夫也失去孩子的女人,这样的痴恋让人想起《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一个从来没有认识过我的你,我却愿意用我的一生来爱你,让人想起《对她说》,一个与自己朝夕相对四年的女人,在她醒来的时候,他却已经死了,爱情中有太多的非理性因素,实在让我们参透半生。
宗灿与申爱的感情的确非常奇怪,我们甚至可以怀疑这算不算爱情,申爱明白一个密阳小城男人的心吗?宗灿又能明白申爱之所以哭泣的原因吗?两个几乎无法交流的人,能产生所谓的爱情吗?有人说这是一部关于一个失去爱的女人的故事,也有人说,这是一部关于宗灿单恋的爱情故事,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各人在各自的生活里都是主角。
非常喜欢电影最后的结尾,似乎到了最后,电影给了我们一个温情的结局,申爱在自己剪头发,宗灿进来帮她拿着镜子,他就是这么一个体贴而不能交心的男人,故事就在这里停止了,申爱尚未获得精神的解脱,宗灿也不知道能否获得申爱的爱,生活如同流水一般静静流淌,我们猜不透平静水面下流淌着怎样的暗流。

1991年以舞台剧《童僧》涉足艺坛,后通过《杀人回忆》、《怪物》等作品成为韩国影史新奇迹的实力演员宋康浩。

于是,她求助密阳、求助上帝、求助一切她以为可以得救的讯号,而都失败了。

宗教与爱情都是非理性的,而慰藉我们心灵的往往都是非理性的,或许我们的心灵原本就是杂乱无章寻不到轨迹的吧,秘密的阳光究竟是来自基督教的宗教关怀还是来自宗灿那不得其门而入的隐忍的爱情?电影没有给我们答案,看过电影之后,发现全度妍获得影后的桂冠,实至名归,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看到中国电影拍出既能让我们感同身受又能感动我们心灵的电影呢?感谢李沧东,给了又一次沉重的思索,久违的感动。

三位重量级明星因电影《密阳》欢聚一堂。这是一次至诚至信的合作,全度妍甚至首次在尚未拿到剧本的情况下就同意出演,而宋康浩也为自己的首部爱情电影而兴奋不已。

那么,那个一直在他身边的宗灿是她的救赎吗?那个从头至尾都开心、简单、平和的对待人生的人。我想,也并不是这样。宗灿救的是自己,他亦有心事,可是他在积极的面对和解决。他不会去问密阳两个字的含义,因为他了解生活不还是就这么过。

宋康昊、全度妍、李沧东的聚光下,最出色的作品诞生了。

当然,宗灿对申爱是有影响的,申爱在影片结束后大概也会慢慢接受以宗灿那样的人生态度去生活。宗灿和申爱是一个强烈对比,当申爱为了得到救赎去信仰基督教时,宗灿是为了申爱才陪同,然而,最终,申爱开始了分裂式的对抗,而宗灿却真的在宗教里获得了平静。

“这台词说起来比死还难受,但没想到真的完成了到感觉不错!”

很明显,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不可以依靠任何,救赎只能靠自己,宗教或其他,只是我们的假想,假想图腾或者假想敌。

――全度妍

导演是宗教怀疑论者,但所幸,他用非常公正平和视角来处理了这个问题,成功地把它作为了电影的线索。非常舒缓平和的叙述,却又用不突兀的放大镜将矛盾突显,从任何一个意义上讲,得奖实至名归。

为了接到绑架儿子的绑匪打来的电话,申爱无精打采地往铃声响起的家中跑去。这是申爱将赎金放在约定场所后,回家和绑匪联系的场面。通话结束后,为了表现涌泄出的情感,以及母亲失去儿子后的苦痛,全度妍竭尽全力。“如何表现一个母亲失去孩子的痛苦真的是一个非常具有难度的挑战。”全度妍感到力不从心,这段撕心裂肺的痛苦场面成为她演技生涯首个自动放弃拍摄的镜头。“我和导演说今天实在拍不了,改天再拍吧!”全度妍这样说道,当时真的感觉完成这场戏比死还要令她苦恼。这场重头的情感戏成为全度妍演艺人生中最艰苦的一役。5个月的剧组生活,每日24个小时都生活在角色的苦痛和愤怒中。全度妍早已经放弃了真实的自己,完全交给了剧中的申爱。这是一次令人万分期待的表演。

最后,申爱再一次面对杀人犯的女儿,她亦基于人性本身想过要原谅,但还是没有坚持下去,她从美容院冲出来,再一次,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愤怒的注视“天上的父”,我想,从此不必再去计较,主原谅就让他原谅吧,而她要选择一个什么态度面对,那只是关乎自身的自由。

“宗灿没什么胆量,却仍然去真诚地爱!”

片头,俊儿将纸飞机高高抛上天空,高远未来遥不可及触摸不到真实感的天空。结束时,申爱决定自己剪头发(这寓意啊!!!),宗灿给她拿着镜子,镜头转向院子那个角落的土地,阳光照耀。

――宋康昊

那就是导演用严谨的朴素叙事、紧凑的编排为我们在这部电影中解释的阳光的秘密,当你破解了它,便可站在这方土地上让它照穿内心。唯一需要记得,便是,我们从来就有且只有自己。内心强大便是我们的密阳。

虽然被人们称为“老帅哥”,但作为汽车维修站的老板,宗灿不过是一个单纯朴实的老光棍。

很多评论将电影的焦点放在导演对待宗教的态度上,对于有1/3基督徒的韩国这个大背景,这也是不无道理的,但是,其中,并没有半点推崇或者批判,当然,很多问题,你知,我知,恰如维特根斯坦所言:“凡不可说的,应当沉默”。

“有一点心眼儿,但不失一颗温暖的心,这就是宗灿的魅力。”宋康一再强调着。影片中有这样一个画面:医院里,申爱躺在病床上,宗灿拿着她的发卡,轻轻捕捉着心爱女子的气味。这个不经意的细节将一个男子的情感暴露无遗,这也是宋康非常得意的一场戏。此外还有一场感人的表演,是申爱为了去申告儿子的死亡搭乘出租车,宗灿不放心这个女人,也一起坐上了车,却被她推了出来。即便这样,他仍是跟在车后不停地奔跑着,希望能够保护和照顾这个女子。这是一种沉默而无私的爱。这样一个憨厚可爱的形象真的是非宋康昊莫属了。就像全度妍形容的那样:这是世上独一无二,宗灿式的浪漫!宋康昊通过诠释宗灿一角展现了一种无可替代的爱情模式。

“出色的演员卧虎藏龙般地聚集于此”

《密阳》中申爱和宗灿身边的人物全部由密阳本地人出演。洋装店的女人、药店里的夫妇、每日以修车厂为据点凑在一起的哥们儿们……在这个小小都市角角落落的人们,无一不是扮演着他们自己。除却主人公,电影里的全部角色都是没有拍过电影的普通人。《密阳》剧组的群众演员募集通知发布后,大家奔走相告,一下子来了三、四千人。有时随机需要一个茶馆女侍,当场募招就有真正的茶馆女侍来报到。除此之外,修车工、事务所职员等,全部是本职人员来出演。他们操着纯正的密阳方言,展现着一卷如假包换的密阳市井风情画,他们是密阳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这其中有几位格外引人注目的角色。他们分别是药店的李尹熙、房地产中介金钟秀、牧师吴万硕、朋友金英三。他们是本地非常出色的戏剧演员,几乎拿到了当地的所有奖项,但拍电影还是第一次。他们在演出现场投入了比年轻人还要十足的热情,已经不仅仅是剧组的一部分,得到的支持与喝彩甚至多于导演本人。他们的职业精神深深感动了李沧东,他不由赞叹道:“为什么这么出色的演员却藏在这里呢?”

村子里那些大妈大婶的角色都十分了不起。她们居然可以完全按照导演的意图去诠释,丝毫没有专业知识不足带来的障碍,极尽自然真实地反映出当地的日常生活。其中扮演药店管理员的金美香现在已经成为大丘戏剧班的骨乾分子,也是李沧东导演在大丘地区进行戏剧活动时的主要成员。而饰演众多年轻信徒中其中一名的演员张慧贞曾经竞演《薄荷糖》中的某个角色,失败后并没有气馁,此次再接再厉,终于在《密阳》中与李沧东导演再次结缘。

纯粹的密阳人带来最真实的密阳生活,因为有他们的存在,电影《密阳》放射出璀璨耀眼的现实光芒。

花絮:
“密阳”原意为“阳光密集的地方”,事实也正是如此,这里是阳光强烈炙热的地方。而电影《密阳》野心无穷,它要探测到藏在更深处的阳光。画面一个一个拍下来,摄影机捕捉寻找着演员们含蓄内敛的表情、演技,以及炙烈的阳光。为了用自然光取代人工照明,剧组可是煞费了一番苦心。由于充盈的阳光不是随时都有的,所以,一旦等到,大家就急急忙忙地一个一个拍下来。特别是电影的结束画面,采用了非常极端的阳光照射,震撼人心。剧组采取午后一点至两点期间最好的光照完成了这一组尾声镜头,紧扣“密阳”的主题。

影片的主题曲Criollo出自阿根廷作曲家克里斯蒂安·巴索。这段音乐是大提琴拉出的心声。2001年李沧东导演作为布宜诺斯艾利斯国际电影节的评审委员时收到一份礼物――一张音乐CD。这张CD就是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音乐家克里斯蒂安·巴索的作品。这位音乐家曾出版过多张专辑,并制作过大量广告歌曲。在拍摄《密阳》的过程中,李沧东偶然又听到这张专辑中Criollo一曲,遂决定采用该曲作为整部电影的主旋律。而克里斯蒂安又提供了三首曲目,收录在《密阳》的背景音乐中。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幕后及花絮,宗教救赎与独特爱情金沙8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