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那我不需要有希望

2019-10-05 12:53栏目:影视影评
TAG:

要从哪里开始。去到哪里结局。需得仔细想想。

尽管我对喜剧电影不甚感冒,但还是架不住虐心指数五颗星的诱惑,分两天看完了朋友力荐的韩国影片《七号房礼物》,尽管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最后还是哭成了傻逼。

有些新闻,你一读到它,便忍不住会想,这城里怎么聚集这么多坏蛋啊? 比如,2008年11月13日发生在成都的唐福珍自焚惨剧。好端端的一个房子,说强拆就强拆了,而且闹出了人命。类似的悲剧,这些年来层出不穷。所以我说,不怕坏蛋坏,就怕坏蛋勤劳又勇敢。 2010年初,深圳警方通报发生在当地的一系列绑架富人孩子的案件。据称,虽然有些家长交纳了赎金,但他们的孩子还是被绑匪提前撕票了;而绑匪多是“半路出家”,而且80%的案件均为熟人作案。由于天下不太平,深圳一些家长决定再忙也要每天亲自接送孩子。 家长接送孩子,大概也只是城里才有的景观了。为此,许多街道,一到孩子上下课的时候都会变得拥挤不堪。校门口,一堆神情焦灼的父母和他们的各式坐驾(自行车、三轮车、摩托车、汽车等等)在校门口守着,而学校通常也是戒备森严,有的地方甚至都用上了指纹识别系统,以防坏蛋混进去兴风作浪。 遥想我在乡下读小学时,谁会为这些破事担忧!从六岁开始,虽然从家里到学校也有几公里远,但是无论是上课还是下课,都是自己走。当然,那是个熟人社会,又有同村孩子作伴,走在路上倒是很少有人害怕,而且乡间道路也没有斑马线和斑马线杀手。至于绑架,更是闻所未闻。一方面,农民生活简单,平时不会与别人结下深仇大恨;另一方面,农民家贫如洗,没有什么可以勒索。谁会为了勒索几只母鸡去绑架农民的孩子?如果是这样,他何不直接去偷鸡? 这一切,到了城里就不一样了。在这里,不仅是贫富分化严重,而且豪杰林立、鱼龙混杂,急功近利者多如牛毛。像农民那样埋一粒种子到土地里“放长线钓大鱼”者少之又少;异想天开发大财,把自己的人生当作一桩桩绑票案来做的却是大有人在。 交了赎金还要撕票,绑架者之暴力加失信,真是一点职业道德也不讲了。从逻辑上说,交纳赎金者也在喂养这个绑架链,它让那些潜在的绑架者确信绑架有利可图。与此同时,撕票者之撕票,又像是过河拆桥,让将来被绑架了孩子的父母在绝望中干脆报警,以免落得人财两空。如此这般,绑架者也不要责怪有这样的前辈,毕竟你们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 说到绑架,让我不由得想起一些电影来。其中有通过意识形态与仇恨实行绑架的,如库斯图里察著名的《地下》;有通过爱情绑架的,如《捆着我,绑着我》;有不要赎金而只是要让被绑架者接受其道德教育的《监禁》。除此之外,还有恶搞绑架者的电影,如《绑架训练》。 《绑架训练》是部韩国黑色喜剧片。主人公东哲因为炒股失败,又为高利贷所逼,决定铤而走险,于是和一位同伴做起了绑架小孩的营生。虽罪大恶极,他们还是自我安慰,所谓绑架小孩不过是暂时借用一个人家的孩子罢了。然而,第一次绑架就把这两个倒霉蛋弄得灰头土脸。按照从电影里学来的绑架流程,在绑了一个小孩后他们给孩子家打电话要求赎金。谁知道,打了108次电话家长就是不接,更别说找他们勒索钱财了。就这样,两位绑匪的恐吓无用武之地,几近崩溃,最后只好把那个毫无利用价值的孩子给放了。 影片情节没有这么简单,但是上面这个耐人寻味的细节,在一定程度上为我们解释了绑架为什么流行与流产。 绑架和一切博弈一样,首先都是一场心理战,这也是我常说“悲观是卧底”、“恐惧是卧底”之原由。作为世上最古老的行业之一,绑匪也是深谙此理的。绑匪打电话给被绑架者的亲人,一是索要钱财,二是在他们内心植入恐惧的种子,好让他们听任绑匪的摆布,比如不许报警,必须按指定的时间地点交纳足额的赎金,等等(为此,他们会虐待人质,甚至威胁撕票)。正是这些恐惧,里应外合,帮助绑匪掌控全局,使受害者俯首贴耳,言听计从。 谁知那位家长足智多谋,假装对恶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以自己的沉默彻底打乱了绑匪的计划。有趣又有希望的是,在这部影片中,被绑架者父母不与恶势力谈条件,不接受他们施恶的暗示,不但让两位绑匪乱了方寸,而且还完成了对他们的反戈一击。 读到这里,一定有读者对我有意见了。需要强调的是,我写作本文,既不是为了责备那些因丢了孩子而心急如焚的父母,也不为提供一份针对被绑架孩子的营救指南。我只是强调恐惧对人类生活有着多么深远的影响,暴力是最古老的征战工具,而恐惧使我们失去自由。而且,这里说的恐惧,有的是真实存在,有的则是因为幻象。 M.沙马兰曾经拍过一部名为《神秘村》的电影。影片中,村民们过着19世纪的美国移民一样的生活。村子就像是一个封闭的团体,村外丛林生活着可怕的猛兽,因此人们不敢也不想离开村庄。直到电影快结束时,观众才恍然大悟:这些村民并非生活在19世纪,而是现在。他们都是现代城市暴力犯罪的受害者,因此隐居世外并建立了自己的社区。而维持这个社区完整的关键就是制造恐惧。事实上,在这部影片中,森林中的猛兽并不存在,它只是年长者创造出来以阻止年轻人离开这个社区的幻象(见史文德森著《恐惧的哲学》)。 这部电影让我想起了威廉?戈尔丁的小说《蝇王》里无处不在的神秘敌人,想起流行于世界各地的“制造敌人的艺术”,想起发生在我们周身的种种不自由,想起美国前总统罗斯福的那句名言——“我们唯一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07年观影笔记)
————————————————————————————

父亲是正直的九点档新闻主播,强硬做派,绝不姑息不良风气。母亲是温柔的家庭主妇,教徒。孩子就是普通中产阶级的孩子。

是的,这就是韩国电影无法抗拒的魅力。

    如果不是因为演员之中有姜东元的名字,我无论如何是不会看这部放在“恐怖片”类别里的电影的。虽然姜东元在影片中并不是主演,但是他的角色很特别,他出演的是片中的一个声音——绑架犯。
    
    这个片子说什么呢,其实很简单。一个还算美满的家庭,在某一天儿子被突然绑架后陷入了四十多天的痛苦折磨和无边恐惧中。在绑架犯一次次的电话中,夫妇俩频临崩溃边缘,却仍然无法换回心爱的儿子。在最后的绝望中,得到的却是儿子在被绑架的第二天就已经因为窒息而死的残酷结果。

遭遇是不普通的,却是这个世界这个时代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的。

确实,不少韩国电影刻意煽情、夸张做作,但不得不承认无论是韩剧还是韩国电影很是迎合了观众的心理需求,即便明知道是假,但也深陷剧情难以自拔,从这点来讲,我向来不掩饰对于韩国电影的推崇。

    悲愤的父亲在电视新闻中声泪俱下的说出了“我会一直追查你……哪怕到世界的尽头……”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这是部绝望的电影,从一开始就被绝望所笼罩的视线,看到的都是令人无法呼吸的窒息感。这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剧中被绑架的孩子,确确实实就这么无辜的死去了。整整四十多天,所有的人都被那个残忍的绑架犯所欺骗。他声音里的冷漠和那么一丝玩世不恭,令人心如死灰,令警察们完全找不到头绪。

孩子被绑架。其间,只得绑匪的背影和大致脸型素描,以及声音。绑架44天后,确定孩子死亡,其间共得87通恐吓电话,交纳赎金1亿韩币。
只是无果。

但今天要说的并不是《七号房礼物》,而是另一类韩国电影。

    而更让我感到绝望的是,这一起发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案件,到目前为止,尚未破获。除了警察们录下的绑架犯的声音以外,没有任何线索。

根据91年发生的真人真事改编的影片。到影片完成放映,已是16年华,过了韩国的有效诉讼期限。也就是说,即使抓到犯人,也对他无能为力。这是心痛的关键。

不同于造作的假,它们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对于情节、人物、台词的设计无比真实,甚至真实到残忍、极致的地步,能够淋漓尽致的揭露人性的丑陋,嘲讽和鞭打社会制度的弊病,即便如此,它也能轻松突破你的心理防线,操控驾驭你的情绪。比如这部让人在悲痛中流泪不止的犯罪影片:《那家伙的声音》。

    从声音推断出来的只有“凶手为男性,身高为167到170cm,体型适中,带有汉城和全罗道省口音,当时(1991年)30岁左右”。

影片最末,播放了真实版本的恐吓电话的录音,旨在唤起民众意识,不要忘记这起案件。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1

    “1991年的李亨浩绑架案,动员了超过一万的警力,前后跨越了16年,逮捕并调查了逾420名嫌疑犯,分析了87份声音和字迹样本,到2006年1月,已经超过法定诉讼时效期,时至2007年,凶手仍然逍遥法外……”也就是说,到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那个残忍的杀害了一个9岁无辜孩子的凶手,仍然像我们一样自由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而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在哪里,在做什么。

 
在每个不同体制的社会生活,总有这样那样的担心每日上演。不看不听不想,只是一种逃避的借口。

又是一部基于真实案件改编的电影,为了不落于传统惊悚片的套路,导演很有耐心的为观众讲述整个故事,为此不惜开篇花了15分钟来描绘一个寻常家庭的普通生活,只为将原本宁静的生活和后来儿子被绑架后的境遇形成了一种极其强烈的反差。

    这怎么能令我觉得不绝望?看到影片最后出现的以上字幕与真正的绑架犯的声音,那个无辜孩子在灵堂中的照片时,我心里真是一片冰冷。

怎样低估现实或者高估理想,都无所谓,只是需得明白,有梦幻也有残酷,这才是真实。

后来的故事发展并不稀奇,绑架儿童、勒索赎金、父母报警、警察介入,矛盾和冲突逐渐尖锐,但影片仍然在刻意控制节奏,即便是在数次与罪犯直接、间接的交手,气氛也没有变得紧张起来。
而更多的将镜头用于呈现孩子父母在时间流逝中情感、内心的变化,焦急、愤怒、挣扎,一步步滑向绝望,直至信仰的崩塌。

    我们现在多幸福,可以活着,可以烦恼着一些我们认为那么重要的事。只是我们从来不知道,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发生过多么黑暗,绝望,崩溃的事情……

那些梦幻或许是残酷的一个留白,让你有喘口气的机会;那些残酷是梦幻的中点,分隔绵延不止的梦臆。

按照惯有的套路,影片结局的处理可以是剧情的神反转(如《不可饶恕》),或是让你在压抑中痛苦不已(如《杀人回忆》),或是在让你在憋屈中自生自灭(如《妈妈不哭》),但影片的最后却是“仁慈”地打开了一个缺口,观众发现打开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虽然在看电影的时候,我总在想“这些警察怎么会这么没用?!这个绑架犯真的是个智慧犯吗?!”,但是我也明白,有些事情确实不是努力就能解决的,警察们也尽力了,这样的局面,是那个该千刀万剐的绑架犯造成的。

谁不是在乐观和悲观的交叠中挣扎呢?

没有意外,没有奇迹,手脚捆绑的孩子尸体在野外被发现。父母44天的煎熬换来的是绑架第二天就遭撕票的事实,一切的努力、幻想、等待后摸到的只有孩子冰凉的身体,更悲惨的是由于男主特殊的身份(新闻主播)还需要他在观众面前播报这则新闻,导演的安排就是让观众积攒已久的情感伴随着男主的独白宣泄而出,不过这种负面情绪的释放是伴随着眼泪喷涌而出,催泪的一幕不期而至,令人措手不及。

    说到影片本身,拍得很棒,整个节奏都很好,松弛有度。第一次看薛景求的表演,只能说这就是实力派的大叔啊~金南珠的母亲也表现得入木三分,令人感动。而剧中绑架犯的声音扮演者东元也厉害,感情的冰冷跟真正的绑架犯一样漠然。只是真的让我恨得牙痒痒的……
    
    请大家一定要记住“那家伙的声音”!

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乐观总比悲观好。无论你是否赞同,但是希望你这样相信。即使你的相信很懵懂。

显然导演并不想给观众喘息的机会,独白过后将关于这个案件的真实办理情况和盘托出,包括侦查过程,耗费的人力财力,罪犯的模拟画像、真实通话记录以及过了法律诉讼期的事实,男主曾经悲壮激昂的“宣战”变得苍白无力,罪犯得意的笑声无情的粉碎了所有人的愿望。

我们总得想个办法让自己在不停出现的窒息中安插几个喘息的机会。

可以说,支撑整部影片灵魂的就是父母亲对孩子那种无私而包容的爱,而这也是最容易给与观众致命一击的利器,当灾难降临时,每个人无不怀着美好的期许、热切的盼望、乐天的憧憬着奇迹的出现,我们不愿意去相信现实如此无情而不肯许给我们半点机会,但如果我们知道等待的只能换来失望,那是否一开始就不该拥有希望。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2

关于这部影片:

1、该片的事件原型是发生在1991年的一起韩国的绑架勒索并撕票的事件。被绑架的李亨浩是一个年仅9岁的韩国小男孩,1991年1月29日在家附近的公园内被拐,父母在被电话恐吓勒索44天后,向歹徒交出了2亿韩元赎金。但李亨浩的尸体却在汉江的某下水道被发现,警方的调查结果表明,李亨浩在被诱拐的第2天就已经死亡。

2、影片结尾向观众播放的警方掌握的罪犯录音资料以及肖像素描全部为真实的。

3、为了塑造女主饱受折腾濒临精神崩溃的形象,金南珠全程素颜出镜。

4、姜东元在片中虽然只有声音出演,但是在片场,也是认真地参加拍摄,并且为了配合演员的情绪,在拍摄的时候采用真实通话的方式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部分,那我不需要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