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需要依靠,奇跡讓諾蘭把持不住冷眼

2019-10-05 12:53栏目:影视影评
TAG:

小說己經垃圾了,想不到,電影拍得更垃圾,還出動了那么多大牌演員:汤姆汉克斯、讓雷諾、奥黛丽塔图。

錦繡河山,誰主沉浮?

門牙重疊的小兄弟,本名叫Whitehead,但他的頭在《Dunkirk》里不比他的弟兄Styles白。
                                                                  
 ——題記

〈讓子彈飛〉是姜文執導的第四部影片了,之前他拍了只有他自己才看得懂的〈太陽照常升起〉;再之前就是〈鬼子來了〉,黑白片,玩黑色幽默,不是人人懂得欣賞;處男作〈陽光燦爛的日子〉講青春的狂躁和鬱悶,算是比較通俗、正常、易懂的了,也是我的最愛,百看不厭。〈讓子彈飛〉不是不好看,只是感覺有點胡鬧荒誕,觸動不大。

汤姆汉克斯除了皱眉頭,可有任何演技?奥黛丽塔图由頭至尾穿著一身行政套裝直愣愣地說話,可有任何演技?讓雷諾,讓雷諾的角色,換隨便哪個大肚子秃頭的中年男人演,有區別嗎?

慘的不是國與國之間無休止的領土擴張,是為內鬼而哀。淌著同一血脈的人們,刀刃相對,可憐可笑。

克里斯托弗諾蘭每次以華納一哥的架勢出現在大熒幕上的時候,我就要買票,消費他的勤勞,儘管他似乎永遠一副舉重若輕的樣子,嘟嘟嘴嘰里咕嚕。上回《Interstellar》,馬修麥康納嘿風起雲湧的演技讓諾蘭呈現出一派英國傳統練家子模樣:工整、深刻,又有長期積累的資本,於是呈現出一部震耳欲聾的史詩。這次顯然不同了,《Dunkirk》讓他在敘事和故事的河口掙扎。

對我而言,〈讓子彈飛〉像是一段段的小品裡頭包含一段段的相聲,但無論是小品還是相聲,都有一個共同點──都是語言的藝術。〈讓子彈飛〉的重點不是子彈(動作),而是對白(語言),如果有一種電影類型叫語言動作片,那就是〈讓子彈飛〉了。影片中的對白句句帶「刺」,英文叫Pun(語帶相關),至於怎麼個有「刺」法?則視乎你被「社會化」荼毒的深淺程度而定了。中毒深者,會有很多聯想,比較純真的人,可能會嫌它模凌兩可,不知所謂。電影沒有特定立場,怎麼解讀,隨便。如此一想,我還不至於那麼「邪」了。

js56金沙线路,羅浮宮拍外景,羅浮宮黑漆漆的,看到啥了?倒是飛車時(那算飛車鏡頭吧?),我心愛的SMART閃了一把。

國家有難,匹女有責。爲了死去的將士們,披戎衣,彎弓射箭、揮刀殺敵。陳慧琳隱身苦練一年不是沒有價值的,她乃本劇最大亮點。墮馬幾次,為我們呈現了戰馬上彎弓的豪爽身姿;披頭散髮、頭墜泥濘,讓我們看到了女人的不屈,“可以戰死,不可以戰敗!”;溫柔的原音縈繞耳際,是她為情人說的一絲一語,“我可以爲了你,放棄江山。”這也是她的承諾,言猶在耳,親愛的人兒已不在。

小兄弟衝出小鎮,就來到幾英畝的舞台,這時,基調是故事的,態度是遊戲的。雖然本連隊的同志迅速犧牲,眼前的無數種可能性尚且沒有讓人感到十分絕望。法國的天空藍而沙灘金黃,英國弟兄們秩序盡然,列隊站好,這是一場鋼筋水泥的文明的戰鬥。觀眾多少知道小兄弟即將面臨的窘境,也已經準備好跟著他體驗一次艱險撤退,這是一種常規的以故事呈現史實的做法,四平八穩的。

〈讓子彈飛〉可以說是群星拱照姜文,群星願意做綠葉,是因為姜文的名氣,他的名氣來自於他的演技和才氣,何以見得?看看他參演的或執導的電影就清楚了。姜導演是多變的,他每一部作品的風格迥異。他也從不向商業低頭,始終堅持自己想拍的東西。不知道他下次會出甚麼招,但無論如何,都是令人期待的,因為他的作品總能給我們帶來驚喜,至於喜不喜歡,就見仁見智了。

解密碼,密碼專家們在牛顿那里卡住了,誤轉了無數彎。其實,街上隨便捉一個小學生,問他:有關牛顿,說五個英語字母。他一定會飛快回答:“A-P-P-L-E!”。然后,免費贈送你一句:“You are a PIG!”

你帶我飛、我飛、我飛~帶給我活著的滋味js9001.com金沙,澳门金沙投注官网,~神隱中年男,治好公主逞強的傷,也拯救了她的愛情。人生唯一一次的約會,以最浪漫的方式完成。一擁抱就地老,一吻就天荒,時間再短,又有什麽關係。人會做夢,才可以夢想成真。你說的,我就這么相信了。寧願隨你流浪,世界如何紛亂,也 不會有損愛的力量。

但《Dunkirk》的語態轉變是迅速的,小兄弟的不言不語產生了一種奇異的觀影體驗:觀眾既然都知道就要撤退了,小兄弟便無需多言。至於戰爭是否真得讓人無語,也許因人而異,但失語總歸是導演選擇,七十幾頁A4劇本的容量大概如此。《Dunkirk》沒有採用常見的失聰、搖鏡頭、搞顆粒感,而是利用波濤、子彈和鹽分剝離的泡沫,影片的陳述性價值在最初的十五分鐘是最清晰飽滿的,我們是陸地上的生物,陸地上的小兄弟一出現,我們就帶入他的身體,他是個不說話的人,恰好,電影院裡也不適合大聲喧嘩。

各位熱愛電影又覺得人生如戲的朋友請參觀我的blog:

劍堂之上,誰敢弄劍。你給我的,從小到大,我一直珍藏,至死。雖然,它只是一塊你從地上撿來的石頭。你愛她了,我把保護你的責任交給他,祝你們幸福。有甄子丹的戲,我漸漸喜歡。

三段交叉敘事是宣傳的一部分。也正因為敘事分成了三段,《Dunkirk》變少了敘事的有限性,多了故事的自由感,便無論如何也不能保持起初的敘事了,這也是電影體驗不連續的禍根。

謝謝你,給我慰藉。

倘若徹底分開,海陸空三段便顯得內耗,像是沒有核心肌群的拳手,因此不可避免的三段合一成為重點,拍攝手法成為本片要點。而諾蘭的嘗試則顯得非常怪異,不是重合而是交疊地把三個故事不齊整的安排在一起,時間線拉拉扯扯,卻也有做淺分析的樂趣,倘若換成迅速的分鏡蒙太奇,諾蘭的敘事態度就又要再大打一個折扣。可以說,非常不有機的結合三個故事,是形式約束下的勉強選擇。

好萊塢早就不是存在核心價值觀的年代,諾蘭更不是如此,他一貫以來是玩酷導向的。《Dunkirk》故事本身難免的民族主義色彩其實是最需要不過度聲張地存在,這一點諾蘭拿捏得不可謂不精彩,同樣少語的人民救兵僅贏得少量全景拍攝,卻個個有雕塑般質感,是令人寧願信服的花樣寫實。丘吉爾的豪言壯語終於還是在片末出現,但影片並沒有以其結尾淡去,小兄弟劫難之後的聲音平靜,缺乏壯志,卻打動人心,最後的鏡頭指向他更是展露了諾蘭的態度,即對丘吉爾、國族、放話沒有太多在乎,到頭來都是人的故事,豪言壯語念到最後,自己心都虛了。

最後來談談電影的美感本身,70mm的必要性實在值得商榷,或者說如果沒有全心去發揮所謂細節的長處,或許還不如大畫幅數碼拍拍來的清爽。就像上文提到的,灘頭的場面是唯一可以確實讓人感覺到“有效”的幾幕,其中又以地毯式轟炸為甚,高爆炸彈扎進沙子里迸濺成為最貼切的配樂。而Hans Zimmer貢獻了非常不討喜的一次贊助,雖然新聞周邊個個提漢色變,但真實體驗是配樂的幾近多餘,除去懷錶的新意,少數助推的器樂,其餘畫面若能以自然收音幫助締造自然主義的體驗,則完全是更具有撼動力的選擇。總之戰爭場面已經提供的足夠多的鼓點、韻律,演員也並非不能表演,如此之下,觀眾卻要看著Hans Zimmer挺著啤酒肚在沙灘上表演,在艦船上表演,在天空中表演,在國土內表演,實在是勤懇得煞了風景。

成敗交疊、毀譽參半的五味雜陳是敦刻爾克成為“奇觀”的根本,姑且說它反英雄好了。諾蘭的《Dunkirk》這次也是沒什麼英雄的,長官、飛行員、老百姓,該留的留,該被俘的被俘,該擁軍的擁軍,本質上也只是共識性的職責所在而已。諾蘭可以說成功地把握到了這種平淡是真、人性本慫又本善的特質。這與國家作為服務型大機構的現代英國史不無關聯,早有人做過猜測,同樣,至今我仍然不相信世界其餘國家可以書寫類似的故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纽约的山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不需要依靠,奇跡讓諾蘭把持不住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