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贾跃亭辞职,如果你从未觉得自己愚蠢

2019-11-02 20:02栏目:影视影评
TAG: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黄渤这种反乌托邦式的寓言故事,成功融合政治经济多方面,权力熏心让小王变成了王,金融市场,2套扑克牌,出现4张红桃二,通货膨胀,庄家始终是庄家,真的直面人性恶的一面。而真相,永远是当局最怕让大家看到的,野心是野兽,关进笼子里才是最安全的。作为导演处女作,真的已经很不错了。PS:对张艺兴的印象越来越好了。

第77篇文章《并不是你得不到,而是你太想要》(点击可直接跳到原文)中,用一个思想实验阐述如何高级的让一个人不快乐。剖开来看,无非就是抓住人性。而人性中的损失厌恶和无限贪婪是万恶之源,只要激发一个人的这两类特质,不快乐会自然而然发生。

三年前读过《庄家之死》这本书,写的是从中国九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这段时间里选取的七个资本系族从起高楼到宴宾客再到人去楼塌的真实故事。昨天下午再次翻开《庄家之死》,读了吴晓波作的题为“告别恶之花”的序;读了亿安系和斯威特系的故事,感慨颇多。

乱世出英雄,也出枭雄。诚如吴晓波所言,改革开放30年是一场精彩纷呈、泥沙俱下的时代大剧。资本市场之中也最为黑暗和混乱。一段时间不断涌现出的资本系族造就的股市庄家极度嗜血、肆意敛财。他们神秘莫测,一举一动都助推股市暗流涌动;他们凶悍无比,以无所不用其极的谎言将千万股民玩弄于股掌之中。但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智慧、胆量和眼光,将资本运转玩得令人眼花缭乱。同样,比起普通人他们的胃口更大,欲望更加难以满足。在中国股市这个至今都尚未彻底完善的,吴敬琏称之为“赌场”的地方。对于股民来说,庄家让他们既爱又恨。同被无限的欲望驱使,几乎每一个炒股的人都希望与庄家共进退,赚的自己的真金白银。但在无法做到这一点,并且被庄家牢牢套住,损失惨重时,期望便自然而然变成了怒火。然而直到现在,无论是死于资金链断裂、自己的谎言难以自圆还是政商之间的利益纠葛。在《庄家之死》的作者陈思文看来,庄家之死的原因无外乎这三种,并且只要中国股市的“寻租场”定位不改变,“庄家炒作,民众投机”的恶习就不会完全根除,庄家也不会完全消失。也许那些长袖善舞的资本炒家们,此刻依然在左右着这个市场。

时隔七年,重读《漫步华尔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IronHeart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而投资市场又是一个将人性无限放大的非舒适区。你小心眼,在投资市场就会斤斤计较:因为多赚了几块钱而乐不思蜀,因为少赚了几毛钱而痛不欲生。你优柔寡断,本来几秒钟可以完成的交易,你一拖再拖,犹豫再犹豫,怕卖早了,又怕卖晚了,最后一个牛熊周期都过去,你还在门外。最可怕的是,若你从牛市等到熊市,你会以为这是自己的智慧,而不去反思这只是因为傻人终于迎来傻命。

亿安系“亿安科技”从几块钱开始由操盘手炒到百元以上。然而我对这个故事的疑问和作者一样,那就是为何监管当局不早在发现坐庄便出手,而是要等股价过百?这是一;第二,为何亿安的高层,郑伟和张大伟逃脱了处罚,而只有几名底层小员工为整个大案件背锅,被处理。并且同样的疑问在我看过“贾跃亭的前世今生”一文后,再次产生。第一,作为流量排名100多的视频网站到底怎么通过的IPO,如何运作上市的?第二,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的“汇金立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作为乐视的原始股东,到2011年左右累计在乐视上市后套现几个亿,并全身而退,但到现在贾跃亭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到什么惩罚,为什么?就像查理芒格所说,你必须应有一些成为体系的知识,才能将一些事物的本质看的更为透彻。我运转着并不太够用的大脑内存,妄图发现这之中的某种联系。当年,那些庄家的谎言要么自己圆不上,要么更容易被拆穿。但是现在的老板们都是讲故事,玩情怀的好手,一边讲故事一边套现融来的钱一边烧着钱点燃一个又一个梦想,以便让故事看起来听起来更加动人。要知道真正想做事情的人从来都是踏踏实实的专注只做一件两件事情。在自己能力范围左右,不加太大的杠杆。要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步子大了容易扯着蛋。

曾经自以为已经领略这本书的精华,中心思想就是股票的涨跌是随机的,并没有任何规律,从长期来看,股指总是在上涨……原谅我的无知,谁叫我也是一个从小就被教育要分析中心思想的笨小孩呢?

投资市场,将一个人的弱点暴露的无处可遁。因为钱数的变化就在那里,赤裸裸的展示着一切你背后的思考。

2014年逃过一劫,只怕这次贾老板将陷入到更深的麻烦之中。声称对所有人负责,要偿还所有债务,却诚意满满的辞了乐视CEO,并且为了梦想停驻美国搞FF91。两次婚姻,两次上市,N次圈钱、融资。百度上他的前期生涯资料不详,第一桶金来源不详。不过从山西到北京,从底层的草根贫民到财富排行榜前列的企业家,他并不像其他人一样有一项核心技术,有一样两样优于别人的产品或平台。我开始有点明白,为什么网上称其为胡雪岩似的商人。网上有文将他同巨人破产时的史玉柱相比。但真的不一样,史玉柱的成功是抓住了人性的弱点,而在贾老板身上,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人性的复杂。有人相信他是有大梦想真情怀的,但也有人怀疑,他其实称不上真正的企业家,他的朴实的外表一段时间以来都是他诚信的背书,他不断的转移战场就像是新时代的一种“造系”,与大肆收购的资本运作不完全相同,却也有相同之处,企业创造什么样的价值不重要,但一定要出新,一定要造梦。我要的不是回馈社会,我要的是真正能大到不能倒的帝国。

本以为它就是一本怼技术派的投资哲学书,但是从尘封已久的书架上取下随手翻阅,马上又有了不一样的感受。作者伯顿·马尔基尔(Burton  G. Malkiel)作为资深投资人,在这本书里详述了近百年股市波澜壮阔的历史,因为人性在几千年内并未进化,历史由人性决定,所以历史还会重演。

而最可笑的是,大部分人在被高位套,低位甩之后,把自己的愚蠢归结到庄家割韭菜。你看,这就是自己不对了,明明知道是庄家在割韭菜,却还直冲冲的北上抗日,到头来庄家真的把你割了,你却义愤填膺说原来是庄家割韭菜。只能说你是被雷锋先生洗脑了。

想起最近看《极限挑战》,每一期都是不断的游戏,就像是人生。有真实也有谎言,有为了利益的暂时合作,也有为了结果的无间断博弈。不过有意思的是,有时你看似赢了游戏,却输了结果;有时你看似即将失败,局势却峰回路转。不过与游戏不同,游戏大不了推到重来,而人生短暂,没有那么多的机会给你重来。就像那些“庄家”,有时你想弯道超车,又没什么真正的技术,没有耐心等待财富慢慢累计,那就得假借资本之力来一次“野蛮生长”。最后跳楼的跳楼,坐牢的坐牢,出来后又有几人能重燃生命之火,怕是少之又少。让那些极度贪婪之人永远不失本心,比让投资者学习巴菲特永远不损失本金要难得多。

七年前的我,空怀一个发财梦,却根本不得投资的要领,去年在某人的撺掇下才试水股市,运气不佳,刚入市就遇上股灾与熔断,交了不少学费,才获得一点点皮毛的理解。

蠢不可怕,可怕的是发现不了自己蠢,不觉得自己蠢。更可怕的是知道自己蠢之后,为了那点目前不值钱的脸皮,还要继续装逼为自己找百般借口。

一位石油大亨见上帝后来到天堂的大门口,很想让自己跻身于天堂这个灵魂向往的极乐世界。但天堂的守门人圣吉·彼得拦住了他:“对不起,天堂已经住满了开采石油的业主,没办法再安排你了,你下地狱去住吧”这位大亨,灵机一动,对守门人言:“请允许我在门外给天堂里的朋友说一句话好吗?”“好的”。守门人答应了他。“喂!地狱发现了石油”大亨对着天堂门里大喊一声。于是天堂里的人全部蜂拥而出,天堂一下子空寂下来……。彼得见状对大亨说:“哎呀,你老太有才了!请进天堂吧!”于是,大亨进到了空无一人的天堂……但过了一会儿时间,他心里开始犯嘀咕,“地狱是不是真的发现石油了?可不能便宜了那帮家伙,我也得去看看”,于是他放下天堂的快乐生活,也跑到地狱去了。有时候当你把一句谎话说道自己都开始相信时,最后等待你的会是什么?

  “纸上学来终觉浅 要知此事须躬行”

而一个聪明人,一个有智慧的人,无不在反思昨天的自己、一周前的自己,一个月前的自己,一年前的自己是不是在某件事上犯过蠢。并深刻反思自己因何而蠢,受什么思维局限,如果是现在更好的自己,会如何去做。

如果明天,他没有倒下。那么他会不会就是一个怀揣全部自我和梦想,戴着生态化反的大号白手套与众人对赌的“疯子”?谁知道呢?

重读《漫步华尔街》,浮光掠影翻过,隐隐约约看出四个大字:“控制风险!”有多少投资高手成功了100次,却彻底的输在最后一次的失败上?

其实,我们交友也是如此。如果一个朋友长期没觉得自己犯过蠢。要么他没有生活过,要么就是真的蠢。此时此刻你可以远离他了。毕竟我们都是成年人,不是小时候那种可以一起过家家就可以开心一整天。

想想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股市以来,有多少成名的大户现在还在活跃?有些进局子了 ,有些疯了,还有就是想不开跳楼的。

你是有用之人,你和有用之人做朋友。这本就是市场规则。

股市是人性的试金石。离开风险控制,股市就是赌场。

你或许会说,你更喜欢那种没有任何利益,只是彼此喜欢而一起玩耍的友谊。嗨,朋友醒醒;嗨,别睡了。

所谓的投资高手,最重要的并不是他能抓多少涨停,能猜出多少妖股,最牛逼的本事就是:“能活着!”

目前的中国股市就是这样,不仅仅政策风险极高,而且还有很多等着吃小散肉的庄家正在虎视眈眈。股市新手总会犯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人性如此,so predictable(此处应闪过莫娘嚣张妖娆的伦敦音):跌了舍不得割肉止损啦,涨了一点马上就卖啦,卖了又后悔了,高位又接盘啦;全凭情绪在做决定,跟着庄家安排的剧本走,只能被庄家当做待宰的羔羊吃干抹净。

作为一个迷你小散户,修行的道路还很长,任何时候都要坚持学习学习再学习。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到贾跃亭辞职,如果你从未觉得自己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