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自由,自由是否相对来说

2019-11-03 21:18栏目:影视影评
TAG:

相信我们中间的许多人,尤其是体制内的已经工作过许多年的人都很有感触.我们所在的那个叫做"单位"的地方又何尝不是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地方?何尝不是一个监狱?

大部分的人就象老布,最终在这个institutionalization中沉沦了下去;

     要想不被定制化,怎样才能改善这种情况呢?

大部分的人就象老布,最终在这个institutionalization中沉沦了下去;

无论生命如何不堪,都不是可以绝望的理由。瑞德口口声声的体制化要了老布的命,而当瑞德也想要步老布的后尘时,安迪的话化解了他的宿命,不是么,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如此而已。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举了扣针工厂的例子:一个工人无论如何努力,一天也生产不了20枚扣针,但有了分工之后,经过前后18道工序,每人每天平均可以生产48000枚扣针。这就是专业化分工的高效性!

《肖申克的救赎》无疑是部优秀励志片。
无论是主角配角的塑造、电影叙事的节奏、人物对白的感染力都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这部电影里震撼我的不是主角对信念、自由的执着或是他的坚持,而是那个年迈的监狱图书管理者老布悲哀的一生。
    他的前半生犯了一个错误,就因为这个错误他在监狱里呆了50年。而当他被允许出来时,因为出于对外面的恐惧和不自信,不自信他那患了关节炎的双手是否能养活自己,不自信世界的洪流是否允许他僵硬的思想继续存活。
    在那一刻,他甚至想通过伤害狱友从而达到继续留在监狱的目的。尽管他得到了身体的自由,灵魂却已经被无可挽回地体制化。他已经习惯了监狱的生活,正像瑞德说的那样“刚开始你恨监狱,但最后你却离不开监狱”。没有人能够想象当一个环境剥夺了你的自由,压迫你的反抗,让你听从摆布这样生活几十年甚至更多时间以后,你的原来面目还能剩多少。
    他没有能够摆脱对自由无法适应的困境,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惶惶不安,最后终于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对于思想、身体已经体制化到无法生活的他来说,这却是解脱。电影放到这里,看者无不为这位老人感到心酸。
而睿智如 Red,在出狱之后也悲哀地发现,自己竟然连撒尿都要向经理报告,否则一滴尿都挤不出来。他也考虑如何违规以便回到监狱,甚至考虑与老布一样离开。
现在社会比较时兴体制内和体制外的说法,体制外的人通常有某种优越感,似乎自己的人格才是独立的。同时更多的体制内的已经工作多年的人,都劝应届毕业生不要选择体制内的工作,控诉着种种不好。然而工作同婚姻一样,围城里的人想出来,围城外的人想进去。毕业季,大批大批的人进入体制,几年后,少部分人志得意满,大批的人失望而去。
我认为体制没有好坏,社会本就是个大单位,人作为其中的一个小单位,离开了一个体制,会有一个更大的体制来压制你、规范你。
这是秩序。 社会需要秩序。
“Busy for living, or busy for death.”有些人忙着活,忙着死,在小环境里,急于适应的他们会渐渐忘记自己的原来模样,在条条框框中去委曲求全,放弃自己,放弃自由。如老布。
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金融危机,企业倒闭,失业,一部分人无所适从,新的工作屡屡碰壁,抱怨、颓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有些人就像瑞德,差一点沉沦了下去,可是命运对他不薄,他结识了安迪这样的朋友,最后终于获得了自由,肉体的以及内心的自由。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像安迪那样,他有着坚强的意志和对自由的不死的向往,凭着自己的毅力和智慧,不仅在监狱中做了许多别人不可能做成的事情,为狱友们挣啤酒,为狱吏们们报税,建设监狱图书馆……最终他逃出了监狱,并将那个穷凶极恶的典狱长告翻,过上了自由的生活。
这就是电影里老布、瑞德、安迪截然不同的道路,尽管他们都曾经在同一家旅馆写过“到此一游。”
人生的过程的确是一个摆脱体制化的过程。但这个不单是指我们身处的那个“单位”,更是我们内心里面无数的“监狱”。
若心中自由,也不在乎困兽。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象安迪那样,他有着坚强的意志和对自由的不死的向往,凭着自己的毅力和智慧,不仅在监狱中做了许多别人不可能做成的事情,为狱友们挣啤酒,为狱吏们们报税,建设监狱图书馆;最终他逃出了监狱,并将那个穷凶极恶的典狱长告翻,过上了自由的生活…….

有些人就象阿瑞,差一点沉沦了下去,可是命运对他不薄,他结识了安迪这样的朋友,最后终于获得了自由,肉体的以及内心的自由;

     相信我们中间的许多人,尤其是体制内的已经工作过许多年的人都很有感触.我们所在的那个叫做"单位"的地方又何尝不是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地方?何尝不是一个监狱?

其实,人生的过程就是一个摆脱institutionalization(体制化)的过程,这个institutionalization不仅仅是我们身处的那个“单位”,更是我们内心里面无数的“监狱”。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里面,那个图书管理员老布在被囚禁了大半生以后终于获得了自由,然而他在自由的世界中却不知所措,无时无刻不想回到那个剥夺他自由却让他习惯了的肖申克监狱,最后他终于上吊自杀了.于是,摩根•弗里曼演的阿瑞就发表了他对institutionalization(体制化)这个词的见解,他将监狱说成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场所,他说:

     我们一直在诟病所谓“体制内”,但是,在一个大公司终日重复同样的工作,沿着既有的路线一步步升职,何尝不是“被体制化”?

一开始你恨(hate)它,它剥夺了你的自由;接着你会慢慢的习惯( get used to)它,熟悉它;最后你会离不开它,离开它你将象老布一样不知所措.

相信我们中间的许多人,尤其是体制内的已经工作过许多年的人都很有感触.我们所在的那个叫做"单位"的地方又何尝不是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地方?何尝不是一个监狱?

     任何一家公司,从老板的角度肯定是提高效率、多赚钱,所以必然走向专业化分工,一个工作切成很多块,每个人都终日重复其中某一块,以提高效率、降低风险和对人的依赖。越大的公司,这种现象越明显。

有些人就象阿瑞,差一点沉沦了下去,可是命运对他不薄,他结识了安迪这样的朋友,最后终于获得了自由,肉体的以及内心的自由;

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适应环境,另一种是改造环境。安迪属于后者。
瑞德是肖申克监狱里安迪影响最深的人。在无数次的假释申请被驳回后,瑞德已经心灰意冷。他甚至以为,自己出狱肯定和布鲁克一样,注定是一场悲剧,肖申克才是自己的归宿。在肖申克,自己有价值;而到了外面,一无是处。直到安迪越狱后,他在监狱中思念安迪,头一次有目标地渴望走出高墙,去安迪告诉他的那棵橡树下,看看安迪到底留给了自己什么。安迪很聪明,他没有告诉瑞德橡树下到底有什么,只留给瑞德一份猜测,同样,也是一种对自由的渴望。最后一次假释申请时,瑞德说:“我回首过往,一个年轻的、愚蠢的小孩犯了滔天大罪,我想和他谈谈,我想和他讲道理,告诉他做人之道。但已不能了,那孩子已无影无踪了,只剩下这个老人。我得这样生活下去。改过?只是个胡说的字眼,你继续盖上你的印章吧,小老弟,别再浪费我的时间了。说句实话……我不会再说了。(I look back on the way I was then a young .stupid kid who committed that terrible crime. I want to talk to him.I want to try and talk some sense to him. Tell him the way things are. But I can't.That kid's long gone and this old man is all that's left. I got to live with that. Rehabilitated? It's just a bullshit word. So you go on and stamp your forms,sonny, and stop wasting my time. Because to tell you the truth I don't give a shit. )”这是瑞德对生命、对自由的重新领悟。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段。

      曾经在工作中遇到一个项目,项目结束后,有个疑问就问他们,这个项目去年完成率如何?同比增长多少?她回答说:哦,我是销售,那个数据是在财务手里的,我不知道。并且,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理直气壮:我们分工就是这样的呀!

现在好象比较时兴将人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体制外的人通常有某种优越感,似乎自己的人格才是独立的.可实际上,真正愿意做体制外的人还是很少的,而且是很痛苦的.余杰北大硕士毕业后差一点进了他想进的国家图书馆作一个体制内的人,可由于他写了一些比较反体制的文章,最后还是被迫做了一个体制外的人,一个自由作家,所以他牢骚不断.

自由、向往、希望
无论何时,都很重要。

    我跟很多同事交流,常常也发现,他们在一个行业多年,却只知道自己手头的工作,对公司其它部分完全不了解,隔着一个团队就好像隔着一个行业一样。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里面,那个图书管理员老布在被囚禁了大半生以后终于获得了自由,然而他在自由的世界中却不知所措,无时无刻不想回到那个剥夺他自由却让他习惯了的肖申克监狱,最后他终于上吊自杀了.于是,摩根•弗里曼演的阿瑞就发表了他对institutionalization(体制化)这个词的见解,他将监狱说成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场所,他说:

其实,人生的过程就是一个摆脱institutionalization(体制化)的过程,这个institutionalization不仅仅是我们身处的那个“单位”,更是我们内心里面无数的“监狱”。

      更好的提升能力的方式是什么呢?如果可能,你可以做一些兼职,比如在朋友的创业公司帮帮忙,得到一个横向成长的机会。再比如开一个小店,理解商业社会如何运转等等。

影片中,安迪有着安详而神秘的微笑。一次是为狱友赢得冬日里冰凉的啤酒,一次是给狱友播放天籁般的歌声。安迪的眼神虚渺而淡定,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他不惜用一个月的幽闭来换取的,不止是自由的感觉。
此刻,我只被安迪安详而神秘的微笑感动。

      <肖申克的救赎>里面,那个图书管理员老布在被囚禁了大半生以后终于获得了自由,然而他在自由的世界中却不知所措,无时无刻不想回到那个剥夺他自由却让他习惯了的肖申克监狱,最后他终于上吊自杀了.于是,摩根•弗里曼演的阿瑞就发表了他对institutionalization(体制化)这个词的见解,他将监狱说成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场所,他说:一开始你恨它,它剥夺了你的自由;接着你会慢慢的习惯( get used to)它,熟悉它;最后你会离不开它,离开它你将象老布一样不知所措.

为什么活着,没有标准的答案,因为活着不由自主。然而怎么样活着,人的历史里却给出了泾渭分明的活法。安迪又给了我们一次为真善美而活着的理由,就像监狱长给了我们为假恶丑而活着的理由一样。真是智慧,是安迪一手建起的监狱图书馆,是他笼络监狱长和狱警的手段,没有智慧,他只能听天由命。善是爱与仇,是安迪为狱友们争取来的啤酒和音乐,是监狱长饮弹自尽时我们的击掌称快。美是希望,是安迪安详而神秘的微笑,是爬出臭水管时的雨中重生,是墨西哥海湾安宁的蓝。

      2.多看宏观,多尝试一些领域

希望这两个字如此庸常。然而安迪告诉瑞德,希望是人间至善。比生命可贵的也许是爱情,比爱情可贵的也许是自由,但比自由可贵的,只能是希望。

     大部分的人就象老布,最终在这个监狱中沉沦了下去;

有种鸟是不应该被关在笼子里面的,他们羽毛太漂亮了。

     1.培养可迁移能力   可迁移技能是那些能够从一份工作中转移运用到另一份工作中的、可以用来完成许多类型工作的技能。比如说写文稿的能力,演讲的能力,沟通的能力,快速学习的能力,分析与解决问题的能力,创新能力等。

希望和信念带领瑞德到了太平洋那个叫作Zihuatanejo的小岛,那是一片远离记忆的太阳花盛开的热土。就像安迪在狱中放的那首大家都听不懂的歌剧,但却代表着自由之声。
好在,影片给了一个我想要的结局。

     但是,这对人才是灾难性的。因为你在大企业里可能成为了一个人才,但是,是企业定制化人才,被体制化了。就像一颗螺丝钉,尺寸和材质只能用在某一个地方,挪到别处去,根本用不上。

人很难面对困难,对困难的惧怕甚至超过了对死亡的惧怕。
安迪不是。自从蒙冤入狱,安迪便开始了越狱的计划。19年,是一个太过漫长的过程。期间,安迪遭受了姐妹帮的性骚扰、典狱长的欺压以及太多的挫折,安迪能承受,只是因为他信奉自己跟瑞德说的那句话:“希望是好事,甚至是最好的事,美好的东西永不会死。(...hope is a good thing...maybe the best of things.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安迪本来就不应该属于这里,他是一只渴望自由飞翔的鸟。在从500码长的污浊不堪的下水道里爬出去后,安迪自由了。

      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公司身上,要自己主宰自己的成长,是时候抬头看看,别让自己成为一颗企业定制的螺丝钉。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象安迪那样,他有着坚强的意志和对自由的不死的向往,凭着自己的毅力和智慧,不仅在监狱中做了许多别人不可能做成的事情,为狱友们挣啤酒,为狱吏们们报税,建设监狱图书馆;最终他逃出了监狱,并将那个穷凶极恶的典狱长告翻,过上了自由的生活…….

一开始你恨(hate)它,它剥夺了你的自由;接着你会慢慢的习惯( get used to)它,熟悉它;最后你会离不开它,离开它你将象老布一样不知所措.

安迪用19年的时间和耐心,用一柄比铅笔大不了多少的手锤,挖通了一条通往自由的道路。这条路他的狱友瑞德认为600年才能挖通。而安迪,忍辱负重,却用它开辟了一条自由之路。

现在好象比较时兴将人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体制外的人通常有某种优越感,似乎自己的人格才是独立的.可实际上,真正愿意做体制外的人还是很少的,而且是很痛苦的.余杰北大硕士毕业后差一点进了他想进的国家图书馆作一个体制内的人,可由于他写了一些比较反体制的文章,最后还是被迫做了一个体制外的人,一个自由作家,所以他牢骚不断.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解放自由,自由是否相对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