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传第66集剧情凌云彻查永璟案海兰被冤入狱,

2019-12-22 07:40栏目:影视影评
TAG:

李玉悄悄告诉如懿,皇上对凌云彻奋不顾身救如懿的事耿耿于怀,如懿让他转告凌云彻一定要沉住气,韬光养晦。如懿和凌云彻的流言在宫里大肆蔓延,太监和宫女们私下里都议论纷纷,愉妃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来向如懿汇报,担心流言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更担心皇上相信了这些话,愉妃决定在炩妃和凌云彻的旧情上大做文章,借此掩盖关于如懿的流言,如懿坚决不同意,她不想再把凌云彻牵扯其中,可愉妃不甘心,就让叶心偷偷去办。

暖阁里,炩妃跪下请罪,称她有协理六宫不周之责,皇上并不怪罪,让她退下。毓瑚称让茂倩合离太轻纵她了,皇上下令把她关进庄子里不许她再胡言乱语。如懿想要告退,被皇上挽留。

太后告诉如懿,皇上每次过来请安,都向她问起如懿的近况,她知道如懿心里不满养心殿和翊坤宫就几步之遥皇上却不亲自探望她,太后感叹他们明明最能互相安慰,现在却生疏至此互相折磨,如懿还将嫔妃们请安都裁减到了每月三次,致翊坤宫门庭冷落,让热闹都去了永寿宫,她提醒如懿皇后这么做下去可不行,她要打起精神来,只要有皇上的关爱,她完全可以再有身孕,如今皇上只是碍于面子,太后劝如懿先迈出一步去看皇上。

如懿走到门口听得清清楚楚,她清楚地记得那三个日子,分别是璟兕,永璟夭亡的日子,最后一个是皇上得知容嫔不能生育深责她的日子,当面指出茂倩是在胡乱猜测,茂倩紧接着又拿出一件证物。与此同时,御前侍卫赵九霄来找愉妃,正好看到永琪,他就把茂倩告发如懿的事告诉永琪,拜托永琪请愉妃去劝说。

太后为了黄河皇上和如懿的关系,特意邀请他们俩一起看《白蛇传》,太后看得津津有味,可皇上和如懿各怀心腹事,都一言不发,太后就用戏文里白蛇和许仙的感情来提醒如懿要主动求皇上,以求得夫妻团聚,可皇上和如懿却争锋相对,互不相让,吵得不可开交。

海兰建议如懿用凌云彻和炩妃的过往将她和凌云彻的流言分散熄灭。如懿不同意,觉得她们这样做和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没有分别。海兰见如懿不为所动,便擅自安排叶心去做这件事。

如懿正在与凌云彻说话,侍女急报,愉妃在延禧宫里被皇上派的人带去了慎刑司查问,好像是与十三阿哥有关。凌云彻称他在查案期间非常小心,并未对皇上说过一个字,如懿觉得此事过于蹊跷,安排三宝去打听。

如懿刚想离开,皇上急忙叫住她,尽管今天证实了如懿和凌云彻是清白的,可是皇上还是心存怀疑,如懿反复声明凌云彻是御前侍卫,情急救主是职责所在,可皇上还是不依不饶,诬陷凌云彻对如懿有非分之想,否则如懿不会和他这么冷淡,如懿和他据理力争,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如懿和他无话可说,也不顾皇上的阻拦,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金沙真人投注 1

皇上称当初给凌云彻赐婚本是好意却没想到弄巧成拙,他令凌云写封放妻书给茂倩,他们二人就此别过。凌云彻如释重负,茂倩却万般不舍。出门后,凌云彻称他们夫妻缘尽于此,茂倩心生恨意。

海兰正在宫中给十三阿哥抄录佛经,突然宫里人来报,侍卫将他们宫里围起来了,海兰出去问进忠(蒋雪鸣饰)何事,进忠称奉皇上旨意,有话问她。田姥姥唯一的儿子田俊死了,凶手就是他的侄子扎齐,皇上问海兰十三阿哥一出生就夭折是不是她主使的,海兰矢口否认,进忠让她押入慎刑司。

金沙真人投注 2

如懿心里烦闷就来御花园走走,正好看到容嫔也在此散心,两个人就开始闲聊,容嫔对如懿敞开心扉,她虽然待在皇宫,可是心里却还在寒部的家乡和寒企的身上,如懿唏嘘不已,只能对她好言相劝。李玉带永璂去给太后问安,正好看到如懿,容嫔就赶忙离开了。如懿向李玉打听凌云彻的下落,才知道皇上已经不许凌云彻护送永璂,把他留在御前效力。

如懿看了纸条后告诉皇上,那记录的日子一个是璟兕的夭亡之日,一个是永璟的夭亡次日,另一个是容嫔不能生育皇上深责自己的日子。皇上质问这日子是凑巧了还是凌云彻与皇后悲喜与共。如懿称凌云彻是否在梦中喊自己的闺名无从查证,但他是皇上的御前侍卫,一直忠心耿耿,那三日也是皇上的悲痛之日,他即使梦中说了如懿也是祝祷皇上遂心如意,倒是茂倩心思不可揣测,如何认定那就是自己的闺名?茂倩称她起初也不相信,直到发现了一样东西。她在皇上面前拿出了凌云彻一直珍藏在箱子里的那双靴子,称上面的如意云纹便暗含皇后的闺名和凌云彻的名字。如懿解释当年她和惢心(陈小纭饰)在冷宫时身陷火海,幸得凌侍卫相救,后来惢心亲手做了靴子送给凌云彻以表谢意。豫妃质疑惢心是皇后的人她的话不足信,如懿称皇上衣衫上的如意纹大多是自己锈的,可以与靴子上的对比针脚,皇上让毓瑚比对后查出靴子上的绣花确实不是出自皇后娘娘之手。豫妃大惊失色,狡辩说不是皇后锈的也不能说明他们没有私情,如懿质问救命之情在她眼里是否就是阴司之情?皇上下令:豫妃进慎刑司由她自生自灭,豫妃鬼哭狼嚎般被押了下去。

海兰在慎刑司不吃不喝,更不招认,一个狱卒告诉她,虽然他们不敢对海兰用刑,但她这样以后他们会越来越苛待她。海兰让狱卒传话,自己想见皇后。

凌云彻得知茂倩来见皇上,赶忙过来查看,凌云彻首先向皇上认罪,想把茂倩带回家,可茂倩却口口声声诬陷凌云彻心里念念不忘的是如懿,就连做梦都喊着如懿的名字,茂倩竟然拿出她记下来凌云彻梦魇的三个确切日期。

太后极力撮合他们和好,不要让永璂整天唉声叹气,太后还特意安排了他们俩都喜欢的《墙头马上》,可皇上却借口有公事在身,先行离开了,如懿也找理由走了,太后气得无语,担心帝后不和会引起宫里的骚乱。

太后邀请皇上如懿陪她一起看戏,二人却毫无心思,太后用白蛇对许仙的情意一语双关说白蛇当年就是放下身段才求得了夫君回心转意。如懿反驳许仙若是执迷不悟之辈,白娘子痴心错付也是枉然。太后直言近段时日皇上没去过翊坤宫,二人已没什么话了,她实在看不下去永璂这个小一个孩子为了他们二人愁眉不展的。太后告诉二人,下一出戏是他们喜欢的墙头马上,皇上却说他要立即去安排蒙古王公进京的觐见之事,太后只好放皇上离开。如懿也借口正在安华殿祈福告退。福伽可惜太后安排的一出戏也没起到作用,太后称帝后不谐,宫中难免会有人兴风作浪,她想到了宫中的流言,便没心思再听戏了。

凌云彻找到了田姥姥之子田俊,田俊现在惶惶不可终日,战战兢兢地拿出额娘留给他的五百两银票,称额娘告诉他,这是用命换来的,他一直也不敢用。凌云彻问他是谁给的,田俊说额娘最后一次给他的时候说过,是帮愉妃办事。凌云彻再三确认是否是愉妃,田俊非常确定。凌云彻拿走一张银票准备去银号查一下。

茂倩拿来凌云彻珍藏的箱子,里面是如懿被贬冷宫的时候送给凌云彻的靴子,上面还绣着如意云图案,如懿承认是惢心做的,还让皇上拿他的衣服上的图案对比,毓瑚对比发现靴子上的纹饰不是如懿所绣,豫妃极力狡辩,皇上当即下旨把豫妃关进慎刑司,任由她自生自灭。皇上让凌云彻回家写一封休书,和茂倩一刀两断,茂倩气得咬牙切齿。炩妃立刻跪下认错,皇上打发她回宫休息。

豫妃正在宫中大发脾气时,李玉传旨:皇上解了她的禁足。豫妃喜不自禁。

炩妃的额娘卫氏粗俗无理,她走路撞到了婉嫔的侍女顺儿,反要打骂顺儿出气,后被炩妃看到阻止。卫氏看到皇后赏的衣料喜不自禁,又嫌赏的太少了。炩妃让额娘进宫注意些,不要说话粗声大气的,若住的院子不好了再给她换一套。卫氏来到永寿宫,看到皇上赏给卫嬿婉的东西眼睛发亮,一鼓脑地想把好东西往家里拿,卫嬿婉责怪她眼皮子太浅,没见过什么好东西。卫氏却要求她要好好孝敬自己,还要拉把拉把自己的兄弟,卫嬿婉听了心里厌烦。(转载自爱找视)

在海兰的安排下,浣洗局的宫女开始对凌云彻和炩妃青马竹马的往事议论纷纷。赵九霄提醒凌云彻别惹皇后和炩妃,否则会大祸临头。

凌云彻回禀如懿,他一直查到田姥姥的儿子田俊,他手里的银票都是一个叫扎齐的男人给田姥姥的,而这个扎齐是愉妃的侄子,这些钱都是愉妃给他的,而且田姥姥曾说,是愉妃让她对十三阿哥下手的,因此事重大,他不敢贸然揣测,特来和如懿商量。如懿觉得海兰做这件事对她并没有什么好处,容佩也认为海兰与如懿一向交好,不可能是她。凌云彻回禀,扎齐曾在赌场扬言,有皇后的嫡子在,五阿哥难有册立太子的机会,如果这些话是真的,那这应该就是愉妃害十三阿哥的动机。

皇上告诉如懿,今日之事是豫妃和茂倩胡闹了,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如懿知道是皇上疑心了,才会叫自己过来受这场羞辱。皇上解释他们二人的流言在宫中传得沸沸扬扬,他无法充耳不闻,而且凌云彻那天那般奋不顾身去救她,他看如懿的眼神根本不是一个奴才对主子的眼神,也许他在冷宫对如懿舍身相救时便有了不轨之心。如懿气愤地辩解,冷宫救她凌云彻也是受皇上指使毓瑚所托,皇上如今竟然怀疑救了他妻子和谪子的人。皇上恼羞成怒,称是他疑心还是凌云彻僭越犯上,自永璟去世后如懿便一直和他赌气,他一直想不通如懿是为了何事和自己离心离德,是否这些也是因为凌云彻?如懿生气永璟夭折后是皇上听信钦天监的话,不相信永璟是受人所害,觉得自己是克星,不顾她的丧子之痛不安抚不陪伴,现如今却拿凌云彻来说事。皇上怒道天像之说代代相继,他信了又如何?如懿绝望地说她不能如何,也无话可说,她不顾皇上挽留自行告退,痛彻心扉地走进了茫茫冬雪中。(转载自爱找视)

海兰进了慎刑司后,连如懿宫里的人也怀疑事情真是她做的,容佩问如懿是否要替海兰求情,如懿称在没定论之前,皇上不会让海兰吃苦的。她问容佩对海兰的看法,容佩坦言现在众口一词,她心里也生出了疑影,如懿叹息连容佩都怀疑,更何况旁人。容佩一想又觉得一定是有人故意冤屈了愉妃。

皇上正在盘问茂倩时,凌云彻赶到,他向皇上请罪夫人御前失议,催促她尽快离开,茂倩却说凌云彻心心念念的只是皇后一人,凌云彻气愤至极,指责茂倩圣驾面前不可妄言诬陷皇后清誉扰了皇上圣听。茂倩自顾说凌云彻梦中呼唤的都是皇后闺名如懿,凌云指责她胡言乱语,茂倩却拿出纸条呈于皇上,上面记录了凌云彻每次梦呓的详细时间。如懿在暖阁门口听到这些倒抽一口冷气,上前请安。

凌云彻(经超饰)将永璂送到翊坤宫后,如懿留他问话,称田氏虽然死了,但她的心里一直不安,问凌云彻能否出宫查一查,但这件事或许死无对证,或许会让凌云彻受牵连,耽误了他的青云之路。凌云彻表示他会竭尽全力去做,如懿感谢他成全自己与永璟的母子之情,想着如果田氏再无隐情,永璟也可以瞑目了。凌云彻动情地说他们当年在冷宫落魄时都能互相关照,如今虽然境遇不同了,但他能做的就是无论如懿需要他做什么,他能会尽心尽力万死不辞,如懿感叹自己在宫中可靠的人不多,幸好有凌云彻和海兰,她眼里含泪感谢凌云彻的出手相助。这时太后差人请如懿到慈宁宫去,凌云彻告辞。,

如懿查到是海兰暗中散布流言,提醒她这样做会害死凌云彻,海兰劝如懿先为自己打算,如懿称凌去彻多次救助自己,他不该成为自己和炩妃之间的牺牲品。海兰无言以对。

众嫔妃向如懿请安时,都说愉妃素来厚道应该不会做此事,独有炩妃有不同意见。容佩回禀,愉妃要求见皇后,如懿称愉妃有谋害十三阿哥的嫌疑,一切交给慎刑司,她去了也是枉然。她转而叮嘱炩妃好生注意身子,还赏了她额娘一些上等的衣料。

豫妃见了皇上振振在词地说她是为宫闱名誉舍命求见,揭发皇后与凌云彻有私情,而且有人证物证,她已将茂倩带至殿外等候。皇上决定先见她们,再传皇后。另一边的凌云彻正在与赵九霄午休,他得知此事立即随李玉赶往养心殿。赵九霄则跑去托永琪给愉妃传个信,让她到养心殿劝一劝,永琪让赵九霄先回去,称自己会安排。

炩妃的额娘卫夫人大摇大摆地进了宫。

如懿询问李玉,许久听不到凌云彻(经超饰)的消息了,永璟也说他好久不见凌侍卫了,李玉称凌云彻木兰围场救主有功,皇上总留他在御前侍候,便免了他护送十二阿哥上学了。永璂称他喜欢凌侍卫好脾气又英勇,李玉交待永璂,凌侍卫是侍候皇上的人,一切都是皇上恩泽庇佑,他和额娘才能安然无恙。如懿支开容佩和永琪,问李玉凌云彻的近况,李玉告诉她,凌大人虽然救主有功但太过显眼,皇上心里也未必乐意。如懿让李玉给凌云彻传话,让他沉住气韬光养晦。

炩妃卫嬿婉的额娘卫氏过几日就要进宫了,她交待澜翠,额娘喜欢奢华阔气,让她好好布置下偏殿。澜翠回禀卫嬿婉,赵九霄给她说,凌云彻最近老往宫外跑,好像是领了皇后的差事,卫嬿婉听了心里一惊。

炩妃将豫妃的事安排妥当后,便到皇上面前坦言自己与凌云彻只是同乡之谊,希望皇上查明白还自己清白。皇上问及如何处置凌云彻,炩妃毫不顾惜只让施重刑,皇上满意,称赞她能说出昔日之事是心中坦荡。这时豫妃带着茂倩在殿外求见,称事关皇后。皇上允准,豫妃让茂倩在外等候。

凌云彻晚上梦魇,嘴里喃喃自语着别难过,茂倩在房外听到,察觉到凌云彻心里另有他人,心生怨恨。

皇上询问毓瑚宫中流言的事,毓瑚回禀她已查明炩妃和凌云彻是一个庄子的,炩妃是宫女时就去冷宫找过凌云彻,但之后便没有交集了。皇上称这样说来凌云彻和皇后的交往更多一些。毓瑚解释这也正常,因为皇后在冷宫时,皇上让她安排人暗中照料,她找的就是凌云彻和赵九霄。皇上却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更何况凌云彻那晚救皇后时那般奋不顾身,毓瑚认为凌云彻是忠勇有嘉,皇上却说他只怕心里有些别的。他让进忠午后传炩妃过来问话。

容佩心疼如懿自苦,称皇上已经先她迈出一步了,她又把皇上推走会伤了他的心,她不想如懿为了十三阿哥要与皇上隔膜至此,而且皇上与十三阿哥的父母之心与如懿也是一样的。如懿叹息,称自永璟死之后她才知道,纵然有骨肉之情夫妻之义,但在皇上心中也比不上虚无缥缈的天象之说。容佩安慰如懿,皇上已经下令严查,会给十三阿哥一个交待的,如懿道皇上留在她心里的结是难以消去的。

进忠(蒋雪鸣饰)在养心殿听到酒扫太监议论如懿和凌云彻的闲话,说皇后在冷宫时守卫的侍卫就是凌侍卫,如果不是皇后提拔,凌云彻也不可能爬得那么快到了御前。赵九霄听后训斥了他们。

另一边的春婵得意地和炩妃说起此事,称赞主子神机妙算,知道凌云彻要去找田俊,提前叮嘱了田姥姥,哪怕是自己儿子田俊问起来,也要说是愉妃干的。炩妃称,愉妃的侄子扎齐与愉妃不和,就连给他们的银票都是扎齐存进银号里的,皇后如果查下去更有好戏看,她让春婵立即告诉额娘,下面的局就看扎齐了。

炩妃得知自己和凌云彻的流言后惊慌失措,她正要派春婵去调查何人所为,进忠便来传旨,他出主意让炩妃先到养心殿把自己择干净,若皇上处置了凌云彻,她就努力推一把,越狠心越好。而凌云彻和皇后的事要通过茂倩翻出来,这样比散布流言有用。这件事要让别人去办,炩妃想到刚解了禁足的豫妃,便决定先去会豫妃,午后再去见皇上。

海兰在慎刑司看到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扎齐,扎齐一口咬定事情是姑姑指使他的,催促海兰赶紧认了,不然他性命不保。海兰气骂扎齐无耻,扎齐却斩钉截铁地说是海兰让自己杀死田姥姥的,也是她指使自己害死十三阿哥的。进忠奸笑着让海兰赶紧承认,海兰不惧酷刑,进忠称如今人证物证都在,也不少她一句证词,迟早她是阶下囚,海兰正义凛然地说自己进慎刑司就是为了洗清冤屈。

如懿在御花园遇到寒香见(李沁饰),容佩称赞寒香见对皇后礼数周全,寒香见告诉如懿,她即使适应了容嫔的身份穿衣服行礼仪但心里想的只有她愿意想的人,如懿提醒她这些话万不可说与旁人,寒香见称这宫里只有如懿真心劝她为了族人活下来。虽然如懿这么做是为了皇上,但这份情意她会记在心里,来日定当报答。这时李玉(黄明饰)带着永璂走过来,寒香见告退。

皇上来看如懿,心疼她数月不见消瘦了不少,如懿淡淡地说自己一直如此。皇上看到她在为永璟做经幡,不由地也伤心起来。容佩给皇上上了如懿亲自制的暗香汤,皇上称赞这汤的清爽可口让他一直怀念。他解释自永璟离世后,他心里一直记挂着如懿,就是迈不出这一步,他本以为永璟是被田氏害死的,但没想到有可能是愉妃假借田氏之手所做,如今田俊死于家中,下手灭口的就是扎齐。如懿根本不信,问道扎齐为何在事发的时候不动手,偏偏在这个时候杀田俊?皇上说起凌云彻查访的事,如懿解释她一直觉得田氏报复之事有人指使所以派了凌云彻查访。皇上称据扎齐所言,他正是被凌云彻与田俊的往来惊动,所以才在愉妃的指使下下了杀手,而且扎齐招供说,是愉妃贿赂了田氏。如懿称虽有扎齐的供词,但愉妃没有害永璟的动机。皇上也觉得愉妃虽然不得宠,但一直安份,她对位份赏赐都不看重,但现在永琪出类拔萃,他偏爱永琪,也有可能是愉妃忌惮谪子做下了这种事。如懿提醒皇上,她与海兰在宫中多年一直相互扶持,如果她要动手多的是机会,她若有此心早就可以对永璂下手,根本没必要等到永璟,她相信海兰不会害自己的孩子。皇上说起他年少时也相信身边的人,但皇阿冷落,皇额娘私心,兄弟争宠,妹妹疏离,连他的嫔妃和孩子都各怀鬼胎,甚至还要行刺他,这所有的信任到头来都是镜花水月,如懿坚持认为就是田氏一事人证物证俱全她也是有怀疑心的,田氏母子已死无对证,扎齐虽是海兰的侄子但他们关系并不好,他滥赌成性,这样的人别人用许多方法都可以让他说出违心的话。她跪求皇上,事已至此要彻查,不要冤枉任何一个人,皇上答应会给他们的孩子一个交待。皇上想留在翊坤宫陪如懿用晚膳,如懿却说颖妃在六公主夭折后,一直想要个孩子,劝皇上去看看她。皇上只好失落离去。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懿传第66集剧情凌云彻查永璟案海兰被冤入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