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回忆,波光粼粼

2019-07-20 06:52栏目:影视影评
TAG:

这剧还是有看头的。

图片 1
  “咚咚咚!”“咚咚咚!”社长躲在大门的雨棚下,一边收伞,一边敲门。“谁呀?这么晚了!”女主人的脚步声伴随着狗的狂吠声,门开了。“怎么又是你呀!走吧!我们不会同意的!”说着又要关门。“哎!别关别关!妈哟,我成你两口子仇人了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么大的雨,坐都不让老子坐一下呀?”“不行不行,你还是说那事,老娘听烦了。走吧。”门关上了。社长愣在门外,里面传来了她男人的责怪声:“你太过分了!毕竟是社长,你再怎么也要给个面子嘛!”“你别管!你懂个球!”女人怒气未消地说道。
  社长还想敲门,刚举起手,又放下了,他撑起伞,打亮电筒,又走入了雨中。身后是那院墙里扑出来的狗吠声。社长摇摇头,自嘲地说道:“这两口子还不如那狗通人性,那狗还知道用嘴巴送我一下呢。”
  “咚咚咚!”“咚咚咚!”他撑着伞,站在院墙门外,等着开门。“谁呀?这么大的雨!”“我!”院坝中,雨水被鞋子踹起的声音响到了院墙门。“啊!社长?这么大的雨,你干嘛呀!哎!快进来,衣服都湿了!娃儿他妈,把我的干衣服找出来,社长来了。”“不用,不用,我说几句就走。”“啥事那么急呀?”“你不是说这合同签不了你们明天就走吗?”“是呀!种西瓜时间季节紧,不能耽搁了。这里商量不好,我还要赶紧找地方,这样换去换来,把地商量下来,时间就到了。特别是这田,得赶紧把水放干才行,炕地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男主人边倒开水边说。女主人找来了衣服,社长也不避讳,当着西瓜两口子就换,边换边说:“别急着走,不是只有一家人没想通吗?我今晚就给你摆平他,明天肯定能签合同。”社长抖着湿衣服。男西瓜说:“娃儿妈,把社长衣服拿去用吹风吹吹,待会儿他走好穿。”楼上传来了电吹风呼呼的叫声,但不影响楼下二人的谈话。“老瓜呀,你别走。这里可是你选好的风水宝地。你看这一大坝,两三里路长,沟口宽,地平而又不积水。你看这雨大,明天你看,那田里准没积水。两边山矮,又没高树遮挡,阳光充足,你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地方?”二人边聊,边听着哗哗的雨声。男西瓜说:“好吧。社长,就凭这雨,我再给你三天时间,够吧?”
  社长往回走着,边走边寻思着办法。他敲开了老社长的房门:“老叔,没法。麻烦你陪我走一趟吧。你那侄儿媳妇的工作不好作,她连门都不让我进。够绝的。”“去什么呀?这么大雨!摔了咋办呀?”老社长老婆在屋里阻止道。“大娘,没事的。我牵着老社长呢。裤子脏了,我明天给老社长洗。你老放心了吧?”老社长拿了伞,社长扶着,两人在泥水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谁呀?”“你大老子!”“哟!大爷,这么晚了来干啥呀?”院墙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就是没准备开门。“给老子开门呀!开了门再说!”老社长侄儿媳妇开了门,社长扶着老社长进了院子。那女人说:“我就知道又是你!”说完转身就走。“咋了?不让我们坐呀?”老社长侄儿端来凳子,又端来开水,坐在两位社长对面。“你两口子出去打工打成人精了?连我这老头子都转过弯来了,你们还转不过弯?”“不是,不是,我们只是觉得……”“觉你娃个球!你哪跟脚趾头动我不清楚?想搬点价?合适就行了,见好就收,不要太贪了!不然鸡飞蛋打一场空。这李六沟的口水都会淹死你两口子。”老社长摸出烟袋,社长赶紧掏出烟,全湿了。“算了。还是抽我这叶子烟吧。”老社长卷了一支烟,衔在嘴里,吐了一口烟,继续说:“你娃想一想,六百元一年还不够?你种谷子、油菜,纯收入多少?一年能赚六百元?这六百元不让你下一次田,不灌一点水,不打一点药,是纯的嘛!那水费也是人家西瓜两口子交。何况,你家的田地哪年好好种了呀?你回来这么久,去看过一下吗?里面的草多高了你知道吗?崽卖爷田不心疼!我看着还心疼呢。这沟,就你家最宽,五亩多,一年就是三千多呢。而人家租下后,草除得干净,排水沟整治得漂漂漂亮亮,看着也顺眼嘛。还有呀,你们出去打工了,有几个娃儿是管好了的?西瓜把这一坝揽下来,给他干活,二十五块钱一天,虽然与外面比不得,但好处也多呀。每家留一个在家里,既挣了生活费,又管好了娃儿呀!管好娃儿是大事,你还想图啥?你看那几个专门在家管娃儿的,没事可干,天天打麻将,还打出矛盾来了。有活干,不就没事了吗?还有,我们这些老人也可以去干点活,还是二十五元一天,有什么不好呀?你真以为别人找不到地方吗?中国这么大还缺地方吗?你不同意别人就走了。”老社长一长串的“呀”和“吗”完了,就吧嗒着烟斗,看着自己的侄儿。沉默。社长接话了:“兄弟,大爷说得对。村上和乡上再三叮嘱我,一定要把西瓜留在我们这里,不要让他跑了。这一百多亩全种上西瓜,在我们乡是一个大项目,有了这项目,建水池,硬化环村公路就有我们的份子了。你看那些公路硬化了的地方,骑车子多顺畅?今晚这雨一下,你明天好出门吗?没有项目,这些建设不知道哪一年才能轮到我们呢。兄弟,你就当把荒地拿来给全社做点好事,有什么不好呢?况且,这地也没少什么呀?”老社长侄儿低着头,还是没说话。“这是我们几辈子都求之不得的呀!路铺上水泥,和那城里人也没有区别了。你看老瓜在山那边种了两年,山那边的路变了,而且老百姓不出一分钱,全是国家给的。那没有项目的,还得自己筹一半呢。每年西瓜熟了,最后一批,西瓜不收,走了。愿意吃的去抱;愿意卖的,去拖。人家够厚道的啦。就凭这情义呀,你两口子就把合同签了吧。那地荒着也是荒着……”“好吧。签了合同,我们也好走了。”老社长侄儿打断了他大爷的话,“城里头催得紧!多耽搁一天,我两口子就是两百来元呢。明天一早就喊西瓜来吧。”
  社长站起来,高兴地说:“好了。今晚这跟斗没白摔。”说着,提了提满是泥浆的裤子。他望了望灯光照射的院子里闪亮的雨线,仿佛看到了那一个又大又甜的西瓜从天上滚下来。社长扶着老社长,说笑着走了。
  二
  开始动工了。西瓜两口子在承包的西瓜地边租了辣妹家的楼房。辣妹家的房子很宽,楼上五间,辣妹一家住,下面有五间租给西瓜两口子。最好的是院子很大,正房的两边也有一个空坝,用水泥瓦盖着,堆放东西很漂亮。西瓜运了两大卡车的肥料来,这肥料就是堆在这里的。社长找来三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承包卸车,社长说:“你们几个帮他卸一下车,两车三百元。你们不做,我就打电话叫街上的搬运,他们来还要便宜的。同意的话就做,我就不参与了。”三个人一包一包地从车上扛下来,扛进水泥瓦盖着的坝子里,堆了满满的两大屋子。半天时间,每人挣了一百元。下午,他们走进茶店子,一个个满面春风。其他人打趣道:“几个老不死的走桃花运了!昨晚肯定跑到儿媳妇的床上去了。你看,一个一个脸都笑烂了。”其中一个说道:“放你妈的屁哟!老子们今天帮西瓜下了半天肥料,一人挣了他娃子一百元!有项目还真好,挣钱有地方了。耍也是耍过了。”“什么?一百元?”泼女不相信,“咋不叫我们一起去做?”“是呀。以后西瓜那里有活干,通知一声,比这天天输钱划算呀!”
  稻谷收了,开始整治排水沟。这西瓜把老社长搬了出来,老社长说:“你呀,最好不要讲一天多少,干脆承包吧。这些人,滑头呢。”老社长领头,找来了本社本村愿意来的人。几个人整理一段,老社长和几个六十来岁的老人也承包了一段,两人一组,一人在沟里挖,一人在岸上提。做一段时间,就坐在田埂上卷他们的叶子烟,边卷边聊着:现在这政策就是好!这排水沟,全部砌了条石,全是国家专项资金。收拾起来也容易。一沟的田,全都能干得像地。哪像以前,那沟比田高,一年都放不干水,种几窝菜都不行。只是这几年呀,这些田地都浪费了,有几家认真种呀。也是的,国家虽不收农税,有点赚了,但一年总的也挣不了几个钱,不出去不行呀。有体力的都出去了,这田地肯定就做不好了。这样承包也行,大家都有点好处。不是包给西瓜了,谁来理这沟呀,谁愿意出这钱罗。你一言我一语的,休息一阵,又开始干活,他们又体验到了集体干活的热闹。
  西瓜走来了。说他西瓜,还真像西瓜。矮胖的身子,挺着个啤酒肚皮,和那地上的西瓜很像。他走到老社长他们那里,说道:“你几个老人家慢一点哟,不要滑到了。”然后掏出纸烟,一人一支,老社长摆摆手,又指指嘴里衔着的烟斗,说:“不抽!还是我这东西过瘾,又便宜!”不远处的泼女她们看见了,泼女大声说:“西瓜!舔老社长的屁股呀!他们抽烟,我们要吃糖!”“我不舔他们的屁股,舔你的屁股呀!吃糖?你们哪一个嫁给我,我就发喜糖。”一泼女说:“老娘脱开裤子你敢舔吗?看你家那母西瓜不把你这西瓜砸烂了,让你娃捡都捡不起来。老娘嫁给你,让你家那母西瓜给老子做伴娘。”西瓜嘿嘿地笑着,说道:“妈哟,种了这么多年西瓜,还种出好事来了。我等会儿就喊我婆娘来接你,接回家拴在门口喂。”大家哈哈地笑着。泼女说:“养个儿子有出息,把他妈拴在门口喂呢。”老社长也笑着说:“你娃说话小心点,让他家石匠知道了,你娃这西瓜就不是西瓜了,要成烂瓜罗。”西瓜和这些人说着笑,来到了这几个妇女的地段。“你龟儿几个烫老子啥?你看,沟底还堆那么多泥?你看老社长他们,把沟里掏来就像家里那么干净。”“你娃别那么凶!哪里一点泥都没有?凶了你娃请不到人呢。”西瓜没理睬,继续说:“你们把这埂上的泥收拾好,别几天就滚下去了。”“好的,啰嗦得像个婆娘!那几个老东西的屁股好肥呀,你舔他们收拾我们?”“肥不肥,你们自己回家看呀!”“幺妹,那屁股肥不肥呀?”泼女问幺妹道。幺妹是老社长的幺儿媳妇。老社长笑着,幺妹也不是省油的灯,回敬道:“你家老家伙在店子上说,你娃厉害呢,弄得他几晚上都没睡着觉……”说归说,笑归笑,活却没停止。
  西瓜走了一圈,又走到老社长身边说:“大爷,麻烦了。有件事情还得麻烦你。”“什么事情?”“我租的那家房子,刚才他们说不租给我了。你帮我想想法吧。”泼女说:“谁叫你龟儿不留口德呢!人家一个漂亮媳妇在家,放心你龟儿呀!”“别乱开玩笑了!”老社长大声说道。“她是嫌房租低了吧?”西瓜摇摇头说:“谁知道呀!合同签了,房租给了。我那么多东西已经堆在她家了……”“那你不搬就是了,她把球给你啃了?”泼女远远地说,“太没意思了。不租早不租呀!现在什么都堆上了,让人家搬,哪有这种理呀?”幺妹笑着说:“西瓜又不是你男人,你心疼起来了?”“爬!本来就是嘛。换着你,你同意呀!”西瓜说:“搬就搬吧。没必要弄得大家不高兴,和气生财。我们出来还不是图个和气。你们哪家有房子租,给我说一声。”泼女说:“幺妹,你家的租给他吧。”“租了我住哪里?”“哟!你娃是怕来了西瓜,和老社长不方便吧?你搬回老社长床上不就行了。”“放你妈的屁!你龟儿越说越上劲呀!”看幺妹要火了,泼女赶紧转移了话题说:“我给你问一下我兄弟家。他们的是平房,空了几年了。啰,就在那里。”泼女说着用手指公路边。“哎,西瓜,搬东西喊我们几个娘们哟。”幺妹说道。“好的!肥水不流外人田。”西瓜看房子有了着落,又开始说笑起来。泼女说:“把废水给你婆娘装回去,老娘不稀罕。”这沟里好久没这样干活,好久没这样热闹过了。
  下午,辣妹走来了。幺妹热情地说:“辣妹,来帮忙吗?”辣妹一脸不高兴地说:“人家哪瞧得起我们这些懒虫哟。哎!你们咋把泥堆在我这地边呢?我要栽青菜怎么栽呀!”农村有个惯例,田边地坎,都是上管下,辣妹说的地边就是她家土地的下边。泼女自从知道辣妹租房反悔后,心里一直不舒服,就说道:“谁说这边不能堆?谁规定你这里可以种青菜?”辣妹也窝着一肚子的火正无处发。“呵!占了我家地边还有理了!”她家地里有只黄狗,辣妹捡起泥块就打,边打边说:“狗日的乱跑,乱踩庄稼,还乱咬人。我叫你咬!我叫你咬!”泼女一听,丢下箢篼吼道:“你骂谁呢?谁得罪你了?”“我骂狗呢。谁得罪我自己知道。我租不租房子碍着谁了?招着狗咬!我真是倒霉呀!”“你骂谁是狗!你给我说清楚!”泼女跳到地边,辣妹也冲了上来。“你做缺德事,还不允许别人说呀!有你这么做事的吗?”“我怎么做碍你什么事?你是西瓜什么人呀?他都没说你说什么呀?”两个泼辣婆娘吵着,指指点点,越走越近。幺妹和其他妇女赶紧跳上来,拉的拉,劝的劝,老社长他们也来了。总算没打起来。辣妹走了,边走边说:“你们把那泥给搬走,不然,我全给你们推下去。”泼女说着“你敢”的话,但在老社长等人的劝说下,还是一起搬了。老社长说:“这辣妹家的土地不在这沟中,西瓜没租,她窝着火,不高兴。我们烦不着招惹她。”
  排水沟整理好了,就是栽点青菜。栽青菜,管理青菜,卖青菜,都是这批人在忙。那青菜卖了,寒冬季节到了。西瓜请了百十来个人,翻地,撒肥料,盖塑料地膜,塑料膜上面,又是一个一个像蒙古包似的塑料棚。种西瓜这么多事情,还真没见过。   

图片 2

"不要,社长"(Angel)

看第一集推断人物定位,应该是这样。凉子姐姐少年时代是个傲骄,和叶月社长有过一段纯纯的暧昧,但是还没捅破窗户纸,然后以后估计就没机会捅了。

图片来自网络

"再拖就没时间了"(Oz社长)

景子是个小白,爱慕社长,但是社长只是调戏她。

目录

"您这样会害了,Heizy

040是主角不死定律罩着的小强女猪。。。

上一章

的"(Angel )

第三十二章    继续找工作

下午三点他拿上稿子去出版社。这是十几天来他第一次走出家门,因此当灿烂的阳光照到他身上时,让他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到了出版社,他进去发现走廊里静悄悄的,几个屋子的门都关着,只有走廊前面拐弯处的一个屋开着门。他于是走了过去,到跟前一看门牌上写着“编辑室”,屋里只有一个小伙儿。他敲了一下门,向小伙儿说明来意。小伙儿答道:“今天员工们都去郊游了,只有社长在。你跟我们社长谈一下吧。”

“好的。”王晓宁答应道,心想我来的可真不是时候,不过能直接见到社长也不错,或许这还是件好事呢。他跟着小伙儿来到隔壁的屋子。这间屋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最里面的办公桌后面。王晓宁心想这就是社长吧。

小伙儿先和社长说明情况,社长便起身朝王晓宁走过来。

“这是我们社长。”小伙儿介绍道。

“你好,你就是作者?”社长边说边伸出手。

王晓宁见社长主动过来握手,觉得这社长很热情,便连忙伸手握了一下,说道:“嗯就是,您好。”

“来,咱们到这儿谈。”社长说着又回到办公桌后坐下,“你写的是什么?”

“我写的是长诗。”王晓宁说着把稿子放到桌上。

社长翻开第一页看了一下,说道:“今天编辑们都不在,你先把稿子放这儿吧,等他们回来我让他们看。这上面有联系方式吗?”

“没有,我现在写吧。”

“写这儿就行。”社长指着稿子的封面说。

王晓宁借用社长的笔在封面上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然后问道:“那我什么时候能得到回复?”

“一个星期吧。”社长想了一下说道。

王晓宁走时社长又把他送到屋外。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作者,又没成名,而社长还这么热情对自己,因此心里很感动。

出来后他看时间还不到四点,想逛街又没心情,于是回家了。到了家里,他感到十分空虚,因为诗集也写完了,又没工作。他心想:现在沈萱正在店里忙着卖手机,肯定不会感到空虚。而我要是不辞职,现在也会在店里,像往常一样给顾客下载、上网、听歌,还能看到沈萱。唉,要是当初不辞职就好了。可是如果不辞职我又无法在短时间内把诗集写完,此事两难全。现在只能等一个星期后看结果了,要是不能出版我还得重新找工作。

他对诗集的出版信心不大,觉得只有十分之一的可能性出版,可他仍希望一周后能得到喜出望外的结果。晚上他把自己投稿的事用短信告诉了沈萱。沈萱回复道:“诗集要是出版了我为你庆祝。”

他虽然很高兴,但因为对出版没信心,所以又很惭愧,估计自己要让沈萱失望了。

第二天上午他来店里看沈萱,第一次看到沈萱穿工衣裙子。裙子是蓝黑色的,上身是粉红色半袖衬衫。这是讯达女员工的夏季工衣。沈萱的工衣因为刚做出来,之前一直穿自己的蓝黑色西裤。

“你穿裙子啦。”王晓宁高兴道。

“好看吗?”沈萱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裙子。

“挺好看的。”

“我本来不爱穿裙子,可是公司规定没办法。”

王晓宁也没问她为什么不爱穿裙子,只是心里猜测可能她觉得自己的体型穿裙子不好看。而且她的初恋男友当初喜欢了另一个女孩儿,就是因为喜欢那个女孩儿白裙飘飘的样子。也许这也是沈萱不爱穿裙子的原因吧。

王晓宁聊了一会儿又没话题了,也不想再打扰沈萱工作,就说:“我该走了。”

“走就走呗,我又没拽着你的胳膊说:‘王晓宁,你不要走啊!’”沈萱说这话时旁边还有另一个同事。那个同事惊奇地看了王晓宁一眼。王晓宁并不感到尴尬,反而觉得沈萱很有趣。他就喜欢沈萱这种性格,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像自己总是有话却不好意思说。

之后的几天王晓宁没再去店里,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家看书,偶尔去书店逛逛。他越来越感到孤寂了,不上班很不适应,更主要的是觉得前途渺茫,所以情绪很低落。

这天下午他看到窗外一个奇特而又美丽的景象:在蔚蓝的天空中有无数朵大小差不多的白云,而且形状也差不多,都像一座小山包。这么多的小山包铺满在蓝天上,场面蔚为壮观,就像一支庞大的舰队停泊在海面上一样。

他觉得这样的奇景不能让沈萱错过,于是发了条短信:“你快看天上的云朵,非常好看。要是你在我的身边就好了。”

不一会儿收到了沈萱的回复:“有你陪着,白云就不会感到孤独。”

他看了很奇怪,以为沈萱写错了,应该是“有白云陪着,你就不会感到孤独。”

不过他又一想:可能是沈萱故意这么写的吧,这样写有趣一些,也符合她调皮的性格。

一周时间终于过去了,王晓宁来到出版社。在走廊里他正好碰见社长要进一个屋,便连忙上前说道:“您好,社长。我是一个星期前来投稿的,我写的是长诗,不知道能不能出版。”

“哦,我记得,你叫王晓宁吧?”社长说。

“嗯,就是。”王晓宁心里很惊讶,没想到社长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你进来等一下吧,我给你问问。”社长说着把王晓宁让进了屋,自己去办公桌后面打电话叫人来。

王晓宁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这间屋。这是个会客厅,有一间教室大小,却只有一张办公桌,其它就是沙发和茶几。屋里还有一个人和社长聊着天,这正好缓解了王晓宁紧张的情绪。

很快就进来一个小伙儿,王晓宁一看还是一周前接待自己的那个人。社长对小伙儿说道:“这是来投过稿的作者,你和他说说情况。”

小伙儿于是对王晓宁说:“咱们到外面说吧。”

王晓宁便跟他出了屋,两人朝编辑室走去。

“你是什么时候投的稿?”小伙儿问。

“一个星期前,那天我来的时候正好这儿的人都去郊游了,你带我去见的社长。”

“哦,想起来啦。是这么个情况,因为投稿的人太多,我们编辑审稿都需要挨个审,现在还没审到你的呢。你要不再等一段时间?”

王晓宁十分失望。他现在只想要一个结果,不管是能出版还是不能出版,只要有结果就行,因为那样自己才能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办。他急切地问:“那还要等多长时间?”

“一个月吧,因为编辑实在太忙。”小伙儿显出很为难的样子说道。

“好吧。”

“你来这儿再登记一下。”小伙儿把王晓宁让进编辑室,然后在办公桌上找到一个登记簿,让王晓宁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作品名字还有联系方式。

王晓宁看见在这个本子上有许多投稿人的登记,这才知道原来现在写作的人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少。

从出版社出来后,他心情十分低落,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的答复。他已经对出版不抱希望了,现在只得再去找工作,然后边上班边写作。他想到自己努力了半天又回到了原点,又得为找工作发愁,而且自己的文学梦看来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最主要的是追沈萱的梦想也成为泡影了。想到这些,他极其忧郁,强打起精神朝人才市场骑去,想看看有什么样的工作适合自己。

下一章

......

"哥"(Rubin) "

跟社长谈话吗?"

"嗯(高冷的说)"(Angel)

"话说,哥昨晚你去哪儿啦?"(Rubin)

"和社长喝了点酒"(Angel)

"和Joe哥吗?我看他一晚上没宿舍了" (Rubin)

......

失踪前

"哥在等下吧,社长都说了"Clayton

"我真的很痛苦啊,Clay。

你要知道我期待了很久" Joe

"Unique的人气才刚刚有温度,求哥不要这样。" Clayton

"我现在很痛苦啊,臭小子,你不知道吗?多久了还要被骗吗?"Joe

"我要退出,我真的很痛苦,我什至想死啊,小子啊" Joe

"哥,你这样太自私了,你忘了当初吗,说好的呢?" Clayton

"我已决定" Joe "既然这么痛苦,就去死吧,小子,去吧。既然这么厌恶" Clayton

两人趁着酒气在练习室互相撕打了起来

此时OZ社长和Angel目睹了一切

事后,

社长和Angel去了找Joe交谈

"Joe 我们谈谈吧" OZ

"哥,冷静点吧" Angel

"既然这样,我就开门见山了。

我要退出这次的任务,对不起了,我无法再去帮你们了。"

"哥,你疯了么?!" Anegl

"对,我是快疯了" Joe

"Joe 再等等吧,我会帮你的,我知道你是有多么的渴望,但现在不是时候。" OZ

"哼!够了,我受够了。当初的我,为什么要加入你们,你们这些非法勾当,太对不起大家了,我要揭发出来,如今我已经太累了,家人是有多么希望我能像Unique那样" Joe

"我厌倦了,幕后工作者" Joe

"既然这样也没办法了,你好自为之吧"OZ

社长和Angel匆匆离去。

不久后,悲剧来临了......

随着枪声

"嘭"

Joe 离开了 他们...... 带着怨恨和遗憾离开了,这个充满黑暗的世界......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失踪回忆,波光粼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