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者一无所获,谁是魔王

2019-07-13 15:01栏目:影视影评
TAG:

《魔王》的剧情并不算有新意,有点老套的复仇剧,因为两笔血债而走上复仇之路的友雄,他抛弃了过去的自己,取代横死的朋友的身份成为了成濑领,用自己的高智商和精心准备来挑战因为司法不公而逍遥法外的杀人凶手,而另外一个男主角芹泽直人,在负罪感的驱使下成为了一个警察,希望通过抓获更多的犯人来弥补曾经犯下的错。

成濑领(真中友雄)——无法割舍的伤痛
他是个好哥哥,本该有一个一路阳光的大好人生:也许平凡,但一定幸福!因为最重要的妈妈与弟弟都在身边!然而11年前的意外让生活一下子撕扯开了它本来的面目——罪恶又狰狞!
记得诗织曾在一次解读残像后对直人说过“他……好像没有心”。
有心吗?11年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舍弃了现在、放弃了将来,甚至连自己都抹杀了的男人,在“天使”的美丽光环中独抱伤口地活着,复仇成了存在的唯一意义、惩凶变为了人生的唯一目标——他、的确将“心”迷失了;
可是,又是他,会为小空的眼泪而自责、会因成濑姐姐的谅解而感动、会因诗织的关心而几度动摇——他、有心啊!
成濑领是“恶魔”,每次安静的空气因皮鞋敲击地板而响起诡异的振动,永远的波澜不惊、平平稳稳,却又阴森恐怖,令人不寒而栗。
成濑领是“天使”,每次晶莹的泪水因种种出乎意料的感动而无法忍住地下落,总是安静轻盈、低低啜泣,却又善良真诚、令人揪心不已。
他是这样矛盾:胸有成竹又犹犹豫豫,冷酷无情又心地善良——是伤得太深了,直人当年那一刀刺在了英雄腹部、同时刺在了友雄的心上!那道伤口有着无法想象的深度,足以令友雄深陷其中,无法爬出——只有死亡才是唯一的出路。
因为,“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芹泽直人——无法救赎的罪恶
15岁时是不良少年、26岁时却是警察——总会让人觉得讽刺!
直人的性格可以说是热血到暴躁,可是这样一个性格的人,竟也会有安静的时候、向人低头的时候、痛哭流涕的时候!深埋在心中的11年前的罪恶感,渐渐地滋生成长,成濑领只是选了个好的时机,“好心”地浇了点水,让它生长得更快。花瓶种不下橡树,同样,直人单瘦的身躯承载不了太多的压力,一旦负荷超过,花瓶就会破碎、人就会崩溃!
跑。直人一直在跑的,是的,如同11年那个朦胧的背影,在逃避!可是,随着剧情渐入高潮,直人的【跑】在最后竟化成了【走】:万念俱灰;心,已死!
如果说友雄是在报仇的后果中纠结的话,那么直人就是在逃避的后果中痛苦:他想恨凶手,可是“雨野真实”又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雨中被埋没的真相”——他才是凶手!真正的凶手!恨来恨去,到头来,还是要恨自己,恨那无法得到救赎的沉重十字架!
于是,与友雄一样,只有死亡,才是最好的归宿。
因为,“我愿意以死谢罪!”

“傻正直又拼命的警察”,是同事们对刑警芹泽直人的评价。说实话,他甚至拼命过了头,以至于在日剧《魔王》的一开始,你很难被他打动,甚至对他反感:这个人,就这么想当警局破案率第一的刑警吗?直到一系列命案的发生。

带剧透,个人观点,搬文。
    
制裁有罪的人,让无辜的人沾染罪恶,这样的行为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做这种事的人,是天使,还是魔王。
    
高中生山野不堪忍受同级生芹沢直人等人的欺凌,拿着刀想要报仇,却被挚友真中英雄拦下。英雄阻止了要做傻事的山野,拿过了他的刀,并且代替山野与直人交涉。没想到在争执中英雄反而被刀刺中腹部,不幸身亡。这起普通的青少年持械斗殴事件在直人的父亲芹沢荣作的操纵下,律师熊田为直人作了无罪辩护,直人被认定为正当防卫当庭释放。英雄的哥哥真中友雄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但没有任何背景的真中家对此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直人逃脱法律的制裁。之后,母子二人在为英雄守灵时,母亲也因为过度悲痛病发去世了。
    
转眼间弟弟与母亲相继离世,一无所有的友雄被赶出了租住的公寓,在流浪途中,友雄与意外身亡的朋友对换了身份,从此以朋友成濑领的名义继续生活。
    
十一年后,真中友雄,也就是现在的成濑领,成为了舆论口中“天使”的律师。十一年前深深埋在心里的复仇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领终于打开了名为复仇的大门。
    
《魔王》的原作虽然是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同名小说《魔王》(讲谈社、2005),但却是一部翻拍自韩剧的作品。不过,其在韩版的基础上删减了不少内容,舍弃了很多支线情节而将观众的视线集中在领和直人的交锋之上,使得该剧的主线非常突出,整个情节也更加紧凑。这也是类似题材的日剧惯用的手法和模式。
    
在我看来,日剧的特点在于对人物的塑造——这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因为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而有了什么样的改变。比起剧情的发展日剧更注重刻画人物形象,包括人物背景、性格、人物间的关系等等。另一个比较显著的特点就是快节奏。日剧多以季度为档期,受到篇幅的限制(一般为9—12集),每一集的内容量是相当大的,快速的镜头切换以及高效率的情节推进形成了日剧所特有的风格。《魔王》就是一部无论拍摄手法还是主要内容都十分典型的连续剧。
    
《魔王》的剧情相对简单,第一集就已经将所有设定全部呈现在观众面前。领为了给弟弟英雄报仇,将当年与事件相关人都列入到了复仇对象的名单当中:与直人一起向同学施暴的宗田、石本、葛西,直人的父亲芹沢荣作,为直人作无罪辩护的律师熊田,以及对整个事件做了虚假报道的记者池畑。领以塔罗牌为预告,借他人之手杀掉直人身边的人,并一次次为实施犯罪的凶手辩护。直人在回忆起曾经的事件而感到悔意的同时,也被迫尝到了挚友至亲一一被害的痛苦。
    
全剧的高潮出现在最终话,领和直人在那个废弃仓库——杀死了英雄并且打碎了所有人生活的如原罪一样的地方——迎来了最后的交锋。直人本希望由自己引起的这场复仇能由自己亲手结束,却在领话音中蓦然惊觉他真正的用意,直人震惊地说“难道你的目的就是这个吗?激怒我,让我杀了你,为了让当年逃脱惩罚的我这一次接受杀人的制裁,连自己的性命都要牺牲吗?”
    
没想到宿命般一直对峙的两人最后的目的竟是殊途同归。最重要的弟弟和母亲死去,失去了一切的领,同样希望直人结束自己的复仇,他卸下了所有的伪装,仿佛释怀一样地对直人说:“我终于可以做回我自己了。开枪吧,这是曾经逃避了真相的你的义务。”
    
命运再一次重演,与十一年前一样,直人同样死于争执中的误伤——走火的手枪击中了直人,不同的是,此时领也受了重伤。最后,领把弟弟的遗物,英雄心爱的口琴,轻轻放在了已经停止呼吸的直人手中。从英雄死去的那一刻起就舍弃了名字和过去的领,被夺走了人生只凭着恨意活下来的领,靠在直人的肩头,沉沉睡去。
    
就算忘记了过去,过去也不会忘记你。剥夺了他人生存的权利的人,自己也终将失去生命。
    
《魔王》所讲述的,正是这个直白而又沉重的道理。
    
剧中主要角色由近年来活跃在一线的年轻演员大野智(成濑领役)、生田斗真(芹泽直人役)、小林涼子(咲田しおり役)担当。
    
小林涼子所扮演的女主角咲田しおり拥有读取遗留在物体上残存图像的特异功能,因此也一直在协助警方办案,但由于凶杀案物证的残像都是领有意留下的,过度依赖しおり能力的警方的进程也就一直按照领的诱导逐步深入。另一方面,しおり是十一年前那起事件中第一个发现英雄尸体的人,并且是在那时看到了案发现场內一个篮球留下事件残像才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能力。しおり也作为证人出庭作证但却没能改变法庭判决的结果。十一年后,由于无法阻止领近乎疯狂的复仇,しおり曾经一度质疑自己的能力是否成为了被恶魔利用的工具,但她很快就从阴影中脱离出来并希望能拯救领无法自拔的灵魂。对领来说,しおり的善良与纯洁就像阳光一样温暖着他早已冰冷的心。小林涼子在剧中的表演清新自然,演绎出了那个对领有着不加掩饰的发自内心的关心的女孩,しおり希望领得到救赎但又无法掩灭领仇恨的火焰的那种矛盾与挣扎情绪也得到了很好的表现。
    
しおり不仅作为女主角,同时也作为线索人物贯穿全剧,从剧中时间来看,十一年前案发一直到最后的结局——领和直人相依死去,しおり自始至终都在知情或不知情地陪伴着两位男主角。可惜的是编剧并没有为她添加更多戏份,由于感情线并不是全剧的重心,因而她对领淡淡的喜欢也没能有机会展开。多数时间里,比如在直人收到新的塔罗牌的时候或者领复仇的决心有所动摇的时候,しおり就会如你所想的一般出现,始终处于一种“为了延续剧情”而出现的状态。这个连身世都以“父母早逝,在孤儿院长大”这么简单一句轻易带过的女孩,我们没有机会了解,也无法做更多的剖析,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吧。
    
但不管怎样,しおり这个角色在剧中还是以完全正面的形象存在的。相比起来,直人则要复杂的多。
    
当年在家族巨大能量的庇护下逃脱制裁的杀人犯,日后摇身一变成为了作为正义化身的刑警,那双扼杀了英雄生命的手,居然要去抓捕罪犯,这种极具冲击力的对比在第一集迅速地展开,这样处理方式达到了两种效果:一是为之后刻画直人内心的冲突作铺垫,更重要的,则是留给了观众以自由思考的余地。不过,对直人这个角色评价恐怕是难以用对与错就能说清的,直人从内心到行为都充满了矛盾——他热血却又冲动;他真心关心朋友,却向毫无过错的同级生施以暴力;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十分后悔却不敢去为其承担后果;他不邪恶,却连累无辜的人丧命,他不够正直、不够诚实,却又希望能敞开心扉;他认为领的复仇是错误的,却没能认识到自己同样为了心中所谓正义而蒙蔽了双眼。在我看来,芹泽直人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一个好警察,他只是一个成长在父亲巨大阴影之下的,不敢面对过去的,懦弱的人。
    
就这层意义上来说,直人比领更加可悲。
    
近年来生田斗真的戏路不宽,所演的角色比较相似,在《魔王》中的表演也只能说是中规中矩,没能给观众太多的惊喜,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说到《魔王》中的重头戏,毫无疑问还是在领这个角色上,而评判这部剧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领的扮演者大野智的演出。
    
有关领的设定,之前已经介绍了很多。除了外表看上去是天使般的律师,内心却是复仇的魔王这一点之外,领身上另一个冲突则是他在实施完美犯罪的同时又故意给直人留下线索,引诱直人一步步走进圈套当中,体会到揭开残酷的真相后的痛苦。
    
但领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冷酷的人,看到被他当做杀人工具的那些人们的悔恨与痛苦,领非常矛盾,他虽然是从弟弟被害这样悲惨的经历中走出来的,却仍然能对他人的悲伤有所共鸣。领和しおり、抑或和事务所的同事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在温柔的微笑,我一直觉得这样的笑容不是虚伪的,领的本质其实并没有变,他本应和弟弟与母亲过平静的生活,这种景愿被打破之后他接受了事实,走上了复仇的道路,而没选择逃避或者遗忘,领的这份近乎于执念的坚强,我想是应该被肯定的。
    
这样复杂而矛盾的领演绎起来很困难,大野智曾经在见面会上提起过,看到台本上有关领的部分后面用括号括着“恶魔的眼神”这类的提示,这种含糊的要求对役者来说应该也算是比较大的挑战。大野智虽然是初次担当主演,但他之前一直活跃在舞台剧领域,有着丰富的舞台经验,审视全剧,在角色的把握和表演上,我认为大野智还是非常出色的。怜悯、悲伤、冷静、嘲讽、严酷,他谜一样琢磨不透的笑容,偶尔的温柔和无法解脱的痛苦,领的各种情绪都得到了很好的展现,大野智本人和领这个角色实在有着太大的差异,因此看到他在演出中所散发的气场,让人惊讶。
    
《魔王》这部电视剧最后能呈现出这样的效果,可以说和大野智的出色表演是分不开的。
    
除了演员之外,《魔王》的场景布置也是比较成功的。领公寓的干净、简洁却异常冰冷,像真空一般没有杂质,却也没有情感。与其构成鲜明对比是领家中暗室。暗红色的灯光和墙上密密麻麻贴着的复仇对象的照片。领日复一日面对着这些沉重的回忆,沉浸在仇恨中无法解脱。暗室所营造的气氛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自事件发生的这十一年中领所承受的巨大的痛苦。照片上渐渐画上的一个一个叉也昭示了领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领每杀掉一个人就会在这个人的照片上画一个叉)。
    
另外如直人办公室(警视厅)的忙碌与其象征的传统正义,领和山野见面的公园夜景的寒冷,图书馆的静谧却暗藏杀机,しおり家中避风港般的温暖等等,每个场景都各有其意义。不需要台词,仅仅通过不同场景间的切换就起到推动情节、暗示人物心情的作用,这种效果还是非常理想的。
    
与之相对,《魔王》的不足也很明显。
    
剧中一再强调しおり看到的是受到领操控而有意留下的残像,但领是如何具备控制残像的能力,或者他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却没有交代清楚。这种过于含糊的处理让人看得不明不白。
    
律师熊田、直人的好友石本阳介是领借他人之手杀死的,被领操纵杀人的林邦夫和新谷多惠在无罪释放之后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们的精神状态又是什么样的,以及被杀死的熊田、石本等人的家人在他们被杀后的经历,也许是受篇幅的限制,抑或原著也没有说明,这些都被省略掉了。
    
又如在第一集末尾曾有由二宫和也(岚)饰演的熊田律师的儿子出现,不知所云的说了几句台词后就消失了,如同没出现过一样直到本剧结束都没再提任何有关这个角色消息,这种纯粹应援式的龙套能否起到作用,实在值得怀疑。
    
此外,有关真正的成濑领,也就是未改变身份前的真中友雄的朋友也有很多疑点。剧中只交代了友雄因为朋友在意外中死去,才与他交换了身份,制造了真中一家都已死去的假象。疑点在于那场意外:成濑领被倒塌的建筑材料砸中身亡,这是真正的事故,还是友雄预谋杀人呢。我个人认为友雄杀死领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但只是感觉而已。
    
所以,不得不说编剧上的缺憾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本剧的观赏性。
   
 然而最大的缺陷则是有关十一年前的事件。
    
如同上文所说,剧情相对简单的《魔王》的结局设定也并没有给人什么出乎意料的感觉,在大部分时间里我都是抱着一种等待那个结局的心态来看的,并且更多是在思考——领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对还是错。但第十话的情节多多少少让我有些惊讶。领与直人的父亲正面对峙之后,荣作说出了当年事件的真相:十一年前,并不是直人把刀扎到英雄身上,而是英雄因为面对着直人倒下,身体压到刀上才意外身亡。也就是说,芹沢直人是用正当防卫掩盖过失杀人而非故意杀人的事实。我的惊讶在于,编剧的这一举动彻底抹煞了领之前一切行为的意义,将他的复仇真正的非法化了。全剧的中心也从“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偏移到了类似“向他人敞开心扉”这样不温不火的主题上。说实话,相比预告杀人、完美犯罪、命运、复仇这些该剧其它的关键词,这个一层一层揭秘之后得到的结果实在不够分量。《魔王》整体给人以头重脚轻的印象也就在所难免。
    
但是无论如何,《魔王》还算是一部制作精良、情节完整、演员阵容出众的优秀日剧。剧中有关邪恶与正义、谎言与真实的探讨值得观众深思。
    
从我这里走进苦恼之城,从我这里走进罪恶之渊,从我这里走入幽灵队里。
    
那如同地狱般压迫而来的现实,早已注定的结局。属于你也属于我的命运,轮回一般,正在上演。

剧集的开始,成濑领以一个高智商律师的身份开始了自己的复仇之路,为弱者伸张正义的天使律师,也在用自己的方式伸张着自己偏执的正义,塔罗牌的暗示,精心的准备,缜密的策划,开始的几起杀人都堪称完美,11年前站在凶手那边的人都为自己隐瞒真相的行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且杀他们的人都被领以正当防卫的辩护免于任何惩罚,直人身边的人不断的被杀,而且因为正当防卫而使真凶逍遥法外,每一次案件都像是对11年前那起命案的讽刺,成濑领俨然一副君临天下的魔王姿态,所有人的生死,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咲田诗织——无法得到的爱情
诗织是天使!无论对领还是对直人而言,虔诚祈祷着的、温暖微笑着的、坚强面对着的这个女孩都是他们阴霾人生中的阳光!
可是,《魔王》中的天使是可悲的——从她爱上了“天使般的魔王”后就注定了前方的无果。
“魔王”是众魔之王、魔中之魔,她一个小小的天使,纵使能驱散一些黑暗,但那微弱的光芒,对魔王而言却只如星星般渺小,只因为这位“魔王”不太称职,竟然还有眼泪,于是泪水朦胧中,星光变成了日光。
但,即使以成为了“太阳”,可是不要忘了:邪恶的魔与正义的光,又怎会长久地在一起呢?
不过,该满足了,因为有那封信——那最后一句的心声:
“……我已经不能回头了,诗织,对不起!还有,一直以来谢谢你!”

  发生在他周围的连环杀人案,像一块块拼图,渐渐拼出了背后的企图。他终于看明白整个布局,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报复。全是针对他而来。他努力想要翻过去的那一页,被以最残酷的方式,展现在他的眼前。那些心底的阴影,原来从未消失。“你可以忘记过去,但过去不会忘记你。”他终于明白,那个以为只要好好做人、一切还可以重新开始的自己,是多么的天真。

然后随着剧情的推进,纱织的出现在不断的动摇成濑领的内心,为了成为魔王,成濑领封冻了那些内心深处的温存,怜悯,喜爱,还有很多美好的感情,纱织用自己的温柔不断的融化成濑领内心的坚冰,让成濑领一次次的感觉到那些东西其实他自己从未舍弃,只是不愿想起,但是每次看见纱织的时候却又不自觉的想起,看着他纠结的眼神和充满自虐的神情,我知道,魔王内心的坚冰,正在慢慢的崩塌。我觉得真正让成濑内心有转折的一出戏,就是他的姐姐为了保护他而隐藏了他不是成濑领的事实,第一次看见那个盲人姐姐我就觉得她应该早就知道他不是领,尽管真正的成濑领的流浪生活可能会使姐姐对弟弟的印象有偏差,不过盲人的触感和听觉一定比常人更敏锐,不论怎么伪装,这么多的接触在,她内心深处肯定知道这个成濑领是不是她弟弟,但她不会说,的确,是不是其实并不重要,姐姐只是需要这个一个弟弟而已,当成濑领泪流满面的时候,我的内心也被深深的触动了,也许化身成濑领只是复仇计划的一环而已,但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成为了姐姐的天使,魔王成濑领内心的坚定,开始逐渐崩塌,他并没有他自己所想的那样坚定和冷血,有些美好的东西,他是始终放不下的。

除了以上的3位主角,《魔王》中的配角们也都各有各的悲哀,尤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葛西与山野。
葛西的保释,领帮了忙。领是被葛西与麻衣的爱情感动了,想想自己因为复仇而失去了爱人的资格,就忍不住去祝福身边的这对恋人。可是……当葛西不再以“秘书兼情人”,麻衣不再以“太太兼情人”的身份见面时——在一切的爱情与付出终于苦尽甘来时,山野的一刀,却生生刺破了这种美好:漂亮的戒指终没送到、可口的饭菜终没人共享、近在咫尺的恋人终是永远无法触到……
山野是从小被直人四人组欺负的人,长大后也是一脸弱弱的宅男相。可是,复仇的计划中,他却比友雄更加疯狂!看似是为了英雄,可其实只是为了自己,为了11年前经常被欺负的自己,那四个人,统统该死!“为英雄的复仇”只是契机,甚至……只是幌子。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抚平自己的伤痛。看到最后失控的山野刺伤了友雄、杀死了葛西,我真的觉得英雄为了这样一个人丧命,一点也不值得!

  11年前的那一场事故,让一个男孩死在他的刀下。但因为芹泽的父亲是议员、大财团总裁,财势逼人,自有得力律师出马摆平,最后以正当防卫结案。他默然随着父亲和律师走出法庭,全然没有留意到远处一个男孩射来的仇恨目光。

真正使成濑领的复仇之心完全崩塌的应该是他从芹泽直人的父亲那里知道了11年前那起案件的真相,只是误杀而已,虽然真相是被掩埋了,但真相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虽然是仇人,但成濑领对芹泽直人的认识却可以超过所有人,关注了这个仇人这么多年,他深知直人从不说谎话,如果是这样,那他复仇的依据,杀人的时候所信仰的偏执的正义,顿时变得脆弱不堪,但他已经停不下来了,事态的发展已经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了,每一次都是这样,塔罗牌寄出去,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成濑领才动摇,当事情如他所计划的那样发生之后他又开始迷茫,迷茫到只能靠看着弟弟的口琴和家人的照片为自己鼓劲,不断的暗示自己这才是他应该做的…这样一部剧,真是越看越纠结,主角一边在互虐,一边在自虐,一边也在虐我们…

总之,《魔王》让一切都有了复杂的两面性,就如塔罗牌一般,有正位、负位之分。
当天使微笑着面露杀机;当恶魔痛苦地泪流满面……一切都变得压抑而疯狂……

  多年后,这仇恨生根、发芽,占据了那男子的全部生命。男子换了身份,换了名字,如今他是因为经常免费为穷人辩护、被称为“天使律师”的成功人士成濑领。但11年过去,弟弟倒下时那胸口的鲜血依然在他心中猩红夺目。那一幕伤痛他不允许时光洗去。每晚,孑然一身的他,在昏暗的客厅灯光下,默默打开当年母子三人都带着幸福笑容的合影。等于把结痂的伤口再撕开一遍。日复一日,这伤口便永不愈合。

芹泽直人作为剧集的另一个男主,在OP里和成濑领对立的存在,因为错手杀人而没有得到惩戒而处在深深的愧疚中,因为这份愧疚走成为了警察,他想掩埋过去,不愿想起曾经的自己,和领一样,他也想成为一个和以前的自己不一样的人,虽然是不同的道路。随着剧情的发展,身边的人不断的死去,他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11年前的错误才导致了现在的一切,但面对因为自己的错误而造就的成濑领,直人却怎么也恨不起来,他能做的,只能是哭泣的跪在地上承认自己的错误,并恳请成濑领放弃对身边人的复仇,他愿意承担自己应该面对的一切,这幕戏我很早就想到了,不过每次看见他们彼此纠结的面容,真的觉得很虐心… 面对肯于直视自己命运的直人,成濑领迷茫了,他内心深处一定希望直人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混蛋,这样他的复仇才会显得有意义,而现在直人的所作所为却在不断的动摇他,只是领每次刚刚开始动摇的时候,直人就又收到了塔罗牌,当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的时候,它所注定的轨迹,已经不是成濑领可以控制的了…

  这场复仇他策划多年,他并不着急。否则,如何对得起十年的慢慢布局。怎样让当年案件的相关者一一死于非命,让芹泽直人失去所有的亲人和朋友,让他感受到自己曾经感受的痛苦,又不脏了自己的手,而是借刀杀人,想办法挑起仇恨。这里面需要足够的技术和耐心。

最后的最后,终于迎来了全灭,11年前的友雄身边的人死光孤身一人,11年后的直人也是身边的人死光孤身一人,他们的彼此相对已经脱离了复仇的意义,只是想给这串故事一个了断吧,他们都谅解了对方,希望自己可以承受这一切,对方可以好好的活下去,可惜双方都没用选择活下去,不过这样处理也好吧,这样的活,也是很痛苦的吧,毕竟背负的太多太多,可以谅解对方,并不代表自己可以释然,不过两个人相偎而死的镜头还是有点冷的,作为女主角的纱织小姐只能看着两个男主角带着满足的表情互相依靠着,然后化为两只蝴蝶,虽然看过《死神》的我第一眼就明白这对蝴蝶并不是梁祝,而死灵魂的信使…不过这样的画面,还是挺让很多中国观众惊艳了一下 --!

  先是当年案件的辩护律师被杀;然后是芹泽直人当年的好朋友,也是案件的目击者;再往后是当年收下贿赂发表了违背真相文章的记者……

这部剧里真正配的上天使称号的人应该是纱织吧,这个温柔的女孩子一直在神面前祈祷着,虽然她并没有能够拯救任何一个人的生命,但却拯救了成濑领和芹泽直人的灵魂,没有她的存在,也不会有最后一集他们彼此的谅解吧,他和领的感情也让很让我动容,她想要的,成濑领不能给,她给的,在一次次叩问领的内心,还有小空的质问,姐姐的温柔,这些女性的关怀都在不断瓦解魔王成濑领内心的坚冰,拯救了这个堕天使的内心。

  他一步步实施,所有线索都按照他的设计发展。

很多人都会觉得日报男是魔王吧,比起成濑领的犹豫彷徨,有血有肉,心狠手辣的日报男更像坏人,他的行动从来不会为别人所动摇,不过他的行为根本称不上是复仇,他杀人并不是为了给保护他的友雄报仇,而仅仅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懦弱,如若他是一个有勇气的人,他就会在友雄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站起来,就会在11年前的法庭上作证,即便是魔王,也有王的气度和潇洒,不仅仅是那份杀人的冲动,这样的人,不配称为魔王,魔王的称号,我给了成濑领,即便对于一个魔王来说,他太过温柔,太过犹豫,甚至背离了复仇的道路,不过这样的成濑领正是我所喜欢的

  对于观众来说,真正的凶手和幕后指使者并无悬念。真正的悬念在于,当芹泽直人的亲人和朋友一一死去之后,成濑领和他之间的终极对决究竟会如何展开?

这部剧的精髓并不是精心复仇的细节,也无关塔罗牌和超能力的噱头,更多的是人性内心的扪心自问,什么是正义,如何面对复仇这样的命题,成濑领虽为魔王却温柔的对待身边的一切,芹泽直人虽然是个冲动的警察却在最后一刻拿不起枪,他们的犹豫,彷徨,纠结,自虐,才是这部戏真正感染我们的地方吧

  他们是宿命的对手,又有着彼此间的惺惺相惜。他们不止爱上同一个少女,还有着同样的表情,同样的隐痛深埋心底,都为自己犯下的罪而痛苦、挣扎。

最后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坦荡的活着吧,被掩盖的真相总有浮出水面的一天,我们犯下错总有一天会接受现实的司法或者魔王那样偏执的正义带来的审判,播撒仇恨的种子永远不会带来自己所期待的结果。就好像直人抓捕他哥哥的时候说的那样,一个人即使忘记过去 过去也绝不会将人遗忘。

  夏季日剧《魔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直到故事结尾,没有一个人得到幸福。

看着画面的最后偎依在一起的成濑领与芹泽直人,我就感慨了,如果不是因为仇恨,他们一个是律师,一个是警察,会不会成为好朋友呢,不过这种假设也是不存在的吧,如果不是因为仇恨,成濑领也不会成为律师,如果不是因为负罪感,芹泽直人也不会成为警察,真是纠结的剧情…越想越虐...

  芹泽直人的父亲和哥哥都死于非命,他带着枪去跟成濑领对决,直到这时候,我们才和芹泽一样,看清整个拼图的形状。原来是这样:最后一个牺牲者竟是成濑领自己。成濑领的计划就是激怒芹泽,让他陷入疯狂的愤怒和歇斯底里,最终杀死自己,让这个当年逃脱了杀人罪名的少年,再次犯下杀人罪行重新受罚。为此,成濑领赌上了自己的性命。技术上,这设计毫无破绽。但他忽略了对方那因内疚而备受折磨的灵魂。他不会想到,芹泽会在临终要求他,“请好好地为自己活下去。请原谅我……还有你自己。”两人死前终于恩仇尽泯,原谅了对方。但却无法原谅自己。

Ps:大野智和生田斗真的演技真的很没话说,每一次的对手戏都让我纠结不已

  这故事如此悲伤,如同海明威一部小说的名字:《胜利者一无所获》。不,根本没有人是胜利者。蒙田说,“世界上所有的武器都由人类使用,唯有愤怒这种武器,是它在使用人类。”《魔王》正是一个人类被愤怒和恨意驱使的故事,有强烈的悲剧冲突和宿命感,浓烈的情感激荡其间。情节设计相当巧妙,人物的痛苦也相当真实可感。

 

  原著作者是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先后被韩日两国改编成电视剧。韩剧《魔王》去年10月才在日本播出,今夏TBS就上演了日剧版。作为韩剧,《魔王》是比较另类的一部,既不家长里短,也不风花雪月。日版《魔王》与韩版最大的不同是节奏紧凑得多,剪掉了一切与推动情节无关的枝枝蔓蔓,日版的第一集,就把韩剧前4集的内容涵盖了。感情戏更是少到不能再少。两个背负着深重痛苦的人都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谈爱情。

  令人惊艳的,是迅速成熟的生田斗真。曾经在去年的夏季日剧《偷偷爱上你》中扮演天真可爱的美少年,因为爱上女扮男装的瑞希,还误认为自己是同性恋,纠结了很久。表演的细腻,比中国台湾版中扮演同一个角色的汪东城好的太多了。如今的汪东城和据传已经30岁的吴尊,还在飞轮海团体中扮着少年,不肯走入成人世界。这也难怪,相貌俊美的男星很难摆脱耍帅和扮可爱的套路,即使他们有此想法,经纪公司和观众也未必认可。难得看到生田斗真的转型如此成功,他饰演的芹泽直人,表面是冲动的热血青年,内心是拼命想忘记过去的充满挫折感的男子,眼角眉梢都是戏,痛苦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生田的痛苦是外露的,雨夜里的痛哭,与父亲的冲突,更多的是用语言和动作来表达情绪。

  作为人气偶像团体“岚”的队长,大野智不如其他队友那么有光彩,演技也一直备受质疑,甚至有人说他是“没有存在感的面瘫队长”,这次出演复仇魔王成濑领,那个为复仇赌上自己所有一切、就连笑容也带着阴影的男子。他不及韩版中朱智勋演绎得那么阴郁,娃娃脸的他也不适合走冷峻和阴郁一路。但是,却有独特的温柔感觉,和挣扎在冷酷与柔情之间的悲伤。他的痛苦内敛于温柔的外表之下,更难演。

  虽然大野智失之于表现力不足、生田斗真则时有演得太过的弱点,不过,两位演员都是第一次担纲电视剧男主角,如此表现已经可圈可点。戏中两人扮演的角色,都是沉默痛苦的男子。生田斗真背影里透出的绝望与大野智微笑中透出的孤独,正好是绝配。

  最最最可惜的是,风格相当凝重的一部日剧,结尾太寒了:居然让女主角在海边回忆起他们的时候,一对蝴蝶翩翩飞来,又忽闪忽闪地飞向远方,让人恍惚以为看到了《梁祝》的片段……莫非碧草青青花盛开,刑警与律师二人化蝶双飞了?

  暴殄天物啊。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胜利者一无所获,谁是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