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幻觉者的不满足,谁的心里没有心魔

2019-08-15 08:23栏目:影视影评
TAG:

  刘青云竟然做了钟馗,看穿你心底的鬼,韦家辉让他再次回到并且超越《大时代》里的方展博,再给他一个同样奇怪的对手林家栋,后者也是郑少秋版的人物,明显又带有“双面狂魔”警察徐步高的味道。这两个人物都具有毁灭性,不论手段还是目的。刘青云饰演的神探,不但具有“神明”、“神经质”,一开始就要学足梵高,先割下自己的耳朵,送给纯正无邪恶的退休上司。

 刘青云去年因为《我要成名》拿到金像奖影帝,实在冤枉,假如评委会知道今年还有一部叫《神探》的片子由他担纲,就不用急着给他安慰奖了。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棒的佳片,目前为止看过刘青云电影中最现演技水平的电影,还有就是,杜琪峰就是杜琪峰,找来韦家辉,令电影风格最大化最极致。
  只说3个人:刘青云、安志杰、杜琪峰
  刘青云饰演的陈桂彬(彬sir)精神分裂,能够看到看到他人心中的鬼。在我看来他是影片中唯一没有多重人格的人,他只有唯一的人格,那种人格执着、神经、不正常、不入世俗;所以在外人看来他是个疯子。他割耳送上司是表达对其的敬重,这里隐喻梵高割耳送情人的典故,刘青云好比梵高,是个无人能懂的天才。不得不说他的生活里充满了别人的鬼,就因为他看到的太多,连他自己都说:“做我很辛苦的。”他被革职在家的时候,他一如既往用他“神探”思维去观察身边的每一个人(让女学生不要偷东西),但惟独没有观察身边的妻子美华(林熙蕾)。这里不是刘青云一直不愿意接受妻子离他而去的事实,而是在林熙蕾身上本就有两种人性人格;而刘自觉地留住及相信且死守着那个理解自己并爱自己的妻子,所以美华是刘青云一直以来的幻觉。影片我唯一的泪点是在,刘青云骑着摩托车载着妻子,色调温馨画面感人的;看到刘青云泛着泪光就知道他多么珍惜那个一直支持着自己的妻子;从那时起,我就明白,刘一直知道妻子是他的幻觉,骑车的场景也只是一种美好幻想。刘青云办案的方法也叫人匪夷所思,一方面成为受害者,另一方面又要变成施暴者。而这次,刘面对的是他从没见过的,有着7重人性的高志伟(林家栋)。从头到尾,刘一直认定他是凶手,即使有7重人格,刘神探也一一尝试走入高志伟七个不同的人格,找寻其杀人动机及罪证。刘青云(陈桂彬)的存在意义就是希望将罪犯的邪恶面追踪且扼杀掉。而最后他的反问与自问:”放下枪,你开枪就跟其他人没什么分别!“、”我也是人,为什么要有分别?“这是彬Sir自己本我和自我人格的纠缠,做反问的时候,他不再以神探的角度去面对问题。
   何家安(安志杰)是最令我痛心的人物,一个简单正义的好警察,却从没鬼走向有鬼直至有两只鬼的悲剧。他把刘视为师傅,一心只想破案,一切奋不顾身。而在他尝试被土埋时及刘拿走其枪械的那一刻开始改变了,继而他成为一个15、6岁的胆小怕事的小男孩。作为警察枪械不仅仅是武器,而是一个身份的象征,一个清白身份的象征!从这点上来说,何家安(安志杰)和高志伟(林家栋)维护的是一种形象,他们是一种人。而何家安悲剧在于他不是自己自愿一步步改变的,而是环境强迫他改变的。是周围无法承受的一切使他将自己的黑暗面逼了出来。
   最后,在说说杜琪峰导演——是我最喜欢的香港导演,没有之一。他最厉害的就是将电影中的人物性格做到最深刻的挖掘。你是警察但是你不一定是好人,你是黑社会但并不代表你的内心无比肮脏。我还是比较喜欢他的黑社会题材或结构人性题材的片子,而这部影片也可成为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看到影片结尾4人踩着碎了一地的玻璃镜片,顶角俯拍,折射出高志伟7重人格的倒影。哇~那画面令我真心美醉的同时也要向杜导献上我的膝盖!这个场景使我联想到了《枪火》里广场的那种场经典枪战戏!《枪火》是一场娓娓道来的枪战戏且节奏很慢,但还是令人不敢呼吸;而《神探》恰恰相反,一系列电光石钻的4人枪战后,各自举枪互相面对,一切都安静了,让观众从顶角俯拍的那个镜头里,明白了一切,同样无法呼吸。大师水平就是让人看着不费吹灰之力。
   这部影片无疑也是在探索对人性的思考。我想起了彬Sir老婆的一句话:”所有人都有鬼,就你一个没有,如果是真的话,那就是你有问题。”这话真的点醒了我。确实,每个人都存在着黑暗面,都有阴暗的人格和人性,就看何时出来。彬Sir活得累是因为他知道身边的人都有阴暗人格,自己没有却成了疯子。最后他看到何家安灰暗人格出现的时候,那种绝望惋惜的眼神,也向我们证实了,刘青云在知道自己不可能将所有的阴暗人性全部消灭的同时,也对于何家安被迫逼出自己的恐怖面感到叹息及无能为力。
   我最终学到的是,反观现在的自己,谁都有阴暗的人性,有的已经表现出来了;而有的阴暗人性,正在来的路上,大家都是危险的。

  杜琪峰和韦家辉的合作,不能说是天衣无缝,至少总是卓越不绝、独立不凡,《神探》返回《暗花》、《非常突然》、《大只佬》、《PTU》等多部银河映像前作的风格,世故、人格与物事都脱不了宿命之前定或业障,神探更像是以钟馗之身,加以佛教中的“五方揭谛、六丁六甲、一十八位护教伽蓝”等仙人的神力,尤其是“广目、妙眼、彻听、彻视、遍视”,但因为他似乎没有足够的控制力来指引自己,在当下建制森严的警察办案制度下,总是显得另类而无逻辑,他需要“上身”一样还原现场,自己充当罪犯的替身,电影开场他就要安志杰把他装进行李箱,然后滚下楼梯,在遍体鳞伤的赠与下,豁然开朗判断出凶手,说明只有加害自我的肉体方能获得智能的超验开发。神探的潜能极度不均衡,在他退职后,又幻想出一个女朋友,从此过着荒诞不经的隐居生活。刘青云的分裂状态,究竟是疯癫?还是灵异,再或者不过是妄想?天才是疯子,也或者只有疯子才是天才?梵高、尼采、卡夫卡、托斯妥耶夫斯基等等,他们到底需要不需要正常的世人的承认?

  这是一部无法摆脱基督教义的电影,韦家辉领衔的编剧小组,于本土资源和外来文化兼容并包左右逢源,向来善于将佛家或基督的经典故事或训诫编入电影,无论“是与有”、“空或无”,表象的大转折,总是有根基在,而细节又尽在把握。《神探》更是汲取钟馗打鬼、警魔徐步高、梵高自虐、七宗罪、金钱崇拜等多层次多向度素材中的优质元素,加以充分发挥,让刘青云、林家栋、安志杰三代警察都显出原形,无论他们是黒、白、灰,在很大程度上都陷在佛家所谓的人生三毒“贪痴嗔”的泥沼之中无从脱身。这些引用自不同宗教的词汇,在本文中其实与宗教并无现实关系。

 在这部杜琪峰、韦家辉执导的片子里,刘青云贡献出堪称完美的表演。他所饰演的“神探”,一半是个人世界里的天才,一半是被尘世唾弃的疯子,二者融合于一身,精彩万分。

  直到安志杰再次寻找神探的帮忙,这个时候刘青云已经如同托斯妥耶夫斯基笔下的人物,更加偏执和疯狂,整个世界在他眼中重组。安志杰显然是警局内的成功人士,敏而好学、积极上进,不放过任何可能的线索与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林家栋也确实被刘青云看出有“七个鬼”(七种丑恶人格、七宗罪,佛家也有对应的概念:贪、痴、嗔),电影重点描写了林雪(贪婪)、刘锦玲(狡诈)、张兆辉(暴怒)扮演的三个,他们之间也有交战(天人交战?),我们要顺利将电影看下去,就要先承认或者就按照刘青云给出的逻各斯来演绎这个故事。刘青云自身精神分裂,他又看出安志杰的另外一个懦弱而淡薄的男童形象,而林家栋铁定是恶人,也就是说所有的警察都不再“正常”,但是电影却给出内在性的扭结和欲望追逐的同时,又带来流畅而通达的愉悦感,观众很乐意被剧情吸引,直到电影结尾处,所有的本我、“他我”都在真实的“镜像”中对决,除了还有个孩童形象的安志杰之外,全盘死掉。

  刘青云就是那个“神探”,兼具神明、神经的特质,对于做好人、追真相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成为一个幻觉者,因为本身的专业素质,再加上玄妙的直觉,他最终就是世俗人眼中的“疯子”。刘青云之所以从警队退职,是因为上司退休,他无以为报,只好割下自己的耳朵送给“清白的老人”,耳朵是“聪”,他的“明”又迥于常人,能够看到别人身内隐藏的“鬼”。这个鬼就是分裂人格,林家栋甚至达到七个之多,电影以真人扮演,其中林雪、刘锦玲、张兆辉分别扮演饕餮、狡诈、愤怒。在刘青云与林家栋及其分身对峙的镜头中,影像犀利、痛绝,力度足够,渲染出一种不共戴天的情境。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没有刘青云,你还是不能不看这部《神探》,因为这是韦家辉重回银河映像、与杜琪峰联手的第一部作品。

  杜琪峰和韦家辉的合作,总是能够于庄严、残酷的影像之外,更有挥洒自如的滑稽,犹如卡夫卡的荒诞。卡夫卡亲自朗读《审判》之时,总是能够将听众逗得“抑制不住的大笑”。打鬼还须钟馗,但刘青云这个神探其实很有些周处的味道,他本人即是自我和周边很多人的烦恼。他不但割下耳朵,而且还要活埋自我追寻真相,宁死也要笃信自己的判断。但假设将韦家辉式人物简单的归结为焦虑、悲剧和荒唐,便是没有充分解读。本片中三个警察,都在压力下有着不同的“变态”,尤其是安志杰迷失之后认同林家栋的威权,其巧言令色的解释唤起孩童对于父亲一般的迷信(林家栋将佩枪号码的篡改,令建制内的好警察相信“亲眼目睹”的正确),只能在子弹横飞时才猛醒。

  刘青云自绝于人民,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过于追逐真相,同时又不能同光和尘,他在幻想中演示罪案过程,在现实中则亲身上阵“再现”过程。《神探》一开始就是新扎师弟安志杰向他取经,刘青云始终是安志杰的前辈、榜样,同样他也看出了后者模范警察内心的脆弱,一个少年在慌张的奔跑,正好落入林家栋的魔掌淫威之下。林家栋的角色是以去年香港著名的双面警察徐步高为原形虚构的,他本人的佩枪被抢走,于是杀害搭档,并用其佩枪大肆制造事端,同时进入香港警察局网络将编号互换(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电影安排有关部门密码是连续的美元符号$),这就导致了刘青云强行检查林家栋的佩枪反而导致案情更加扑朔迷离。刘青云诠释了一个具有驴脾气的业余侦探(他本人无执照无合同无身份),冲动有劲但缺乏必要的克制,在敏锐的悟性指引下,他闯入真理/真相的迷宫而无法自拔。但在香港这个商业社会中,警察自有其一整套建制体系,尽管也拜关公,但绝大多数警察和市民还是将刘青云看作神秘、非理性、缺乏科学物证的另类,而林家栋则非常科学和尊重程序。于是,作为警队重案组的第一线负责人的安志杰在他们的交叉影响下,他的命运叵测,除了死亡的阴影,他有可能变成刘青云或林家栋,他尚处在“面人”的状态。

 想象一下早期二人合作产生的辉煌:《枪火》、《暗战》、《PTU》、《一个字头的诞生》……天马行空、才华横溢,又带着摆不脱的因果宿命之味,令多少观众痴迷不已。

  正如枪在现实社会,尤其是具有深厚传统的香港电影里面,都代表政权、父权和雄性的力量,林家栋和安志杰都在特定环境下“失枪”,也就是失去自我、身份,紧张、窒感之下,人性的缺陷使得他们必须选择另外的途径来解决自己的难题,林家栋杀同事、安志杰用女友的佩枪,而刘青云则因为怪诞行为失去警察身份,三个人都在现实社会中“受伤”,证明、掩饰、寻回自我便只有犯下更多的错误和走向未知,他们都是高智商的天才式一样,完全明白后果,体制和法律在等待着审判,然而恐惧、禁忌往往带来一种迅速的反映,也在犯罪或侦查中得到快感,他们过于相信自己的智力,对于细节和推理有着病态的痴迷(狡诈为林家栋的七鬼之首、神探为破案完全置世俗生活之外、安志杰则强执),但还没有达到孙悟空和六耳猕猴(心猿意马)超级PK的境界,最后需要谛听来做判断,其实六耳猕猴本是孙悟空的邪恶化身版本。梵高、卡夫卡笔下的K、林家栋的鬼、刘青云的超验自信、六耳猕猴等,都过于相信自己的技术(拆卸、化解),于是出现在司法和逍遥之间的特殊平衡,恐惧感依然在、逃遁本能怡然在、拆卸激情已然在,或是魔鬼、或是天使、或是凡人,钟馗还是梵高,且看个人的造化。

  在精神分析学大师弗洛伊德看来,幻觉源于人的愿望,接近于妄想。幻觉不一定是错误的,这是《神探》成立的前提。刘青云就是这样一个被世人拒绝的神探,相比较孙悟空(火眼金睛)、杨戬杨二郎(第三只眼)、林乾(西方神话中具有非凡视力的造物,能够看到所有的东西)等具有公信力的异能,刘青云是个失败的丈夫、有问题的男人,沦落到社会边缘,但是却执着的来尝试揭露林家栋的真面目,最终两个极端的人火并,同归于尽。林家栋还有个警察的外在身份来做掩饰,而刘青云则只是个孤独的失业者。他动辄宣布他人心中的鬼,并没有使他获得尊重,反而他收获了一致的厌恶,“就你没有问题啊”,人间不是天堂,世人都有各自的难题和难念的经,德意志诗人海涅在《德意志》中写到“我们把天堂/让给天使和麻雀”,既然天堂都不再眷恋和向往,人间只能是充满欲望和暂时满足的时空,但是神探刘青云却始终不满足。刘青云是个残缺的英雄形象,同时又是祭坛上的牺牲,他挣脱压抑的唯一方式,就是极端体验和揭发真相,即便是濒临死亡也在所不惜。

 在《大块头与大智慧》之后,韦家辉离开银河映像,可以看到此后杜琪峰的片子明显剧本功力不足,单靠电影语言撑门面。

  自从亚里士多德以来,戏剧(以及新生的艺术方式:电影)的目的就在于唤起观众的恐惧、怜悯和同情的情感,以净化灵魂。《神探》很好的完成了这一任务,观众无一不是五味杂陈,从爽朗到苦涩、通感到犹疑,因为理解而同情电影中的三个人物,刘青云、林家栋、安志杰在杜琪峰、韦家辉的影像世界里,都奉献出了近年最好的表演。刘青云本人终于摆脱了多年来浸淫在喜剧电影里的瞎折腾,虽然他在2007年香港电影金像奖上获得了最佳男演员,但那只是一种补充和安慰,2008年刘青云的卫冕之路并不好走,李连杰(《投名状》)和任达华(《跟踪》,梁家辉似乎为任达华让贤)都是来势汹汹。香港电影尤其是银河映像以其极为微小的投资,制作出具有深层次蕴涵的电影,值得观众保护。简约并不简单,《神探》就是如此。

 《黑社会1、2》、《放·逐》、《铁三角》,重复一贯的宿命味道和多人对峙的经典画面,难以有新意突破,毕竟老杜最擅长的还是镜头调度,不在内容。因而此次鬼才编剧韦家辉的回归,无法不让人激动。

 孰料即便已如此设想,我还是被《神探》震了一下。在深夜看完港版结局之后,呆了几秒,吐出一句“厉害,厉害!”

 片中神探刘青云天赋异秉,能看到人心中的“鬼”,这些内心的声音被演绎为一个个具化的形象。于是,超市的女学生身边站了个教唆她偷东西的“性格女”,警察同事身边站着个眼高手低、恶语相向的“八婆”。

澳门金沙线上平台, 刘青云能把这些异常的景象全收入眼底,因而总可以最快最准确地找到罪犯。众人因被看穿心底的恐惧,辱骂举止怪异的他为“神经病”“疯子”。甚至他的妻子也离开他,同时又不得不借助他的才华破案。

 而此片要追缉的凶手林家栋,心中竟有七个“鬼”,仿佛具有七个分裂人格,有的贪吃懦弱,有的暴力无脑,有的阴狠冷静……每一个行动都由七人的相互作用与制衡来决定,如偶有一人单独行动,便是林家栋的某一性格失去控制的时候。

 七个分身的林家栋与能看穿心魔的刘青云明争暗斗,前者要杀人灭口,后者要追出真相,二者碰撞出的火花令人眩目。中间还夹了个瘦小、单纯的警察安志杰,原本是他邀请已离职的刘青云帮忙查案,后因不理解刘的疯狂转而相信林家栋的清白。

金沙娱乐平台, 人人都有心魔,这是片子最高明的出发点,它把每一个左右人的声音演绎出来,让观众见识到群魔乱舞的心理真实。即便看透一切的刘青云,也逃不开凡夫俗子的弱点,他的心魔来源于缺乏爱和理解,于是他幻想出尚未离开他的妻子,与他共担忧愁喜乐。

 个人认为最精彩的是,在大决战之后,年轻的安志杰发现自己的判断失误,原本单纯如孩童的他迅速生出一个新“鬼”,告诉他该如何制造现场、编造故事,以保证自己的顺利升迁。

 欲望总是不离人左右,旧的拔除,新的又添,只看你控制得好不好,看你心中那个善良的声音是否能压倒其他的一切。

 在这里,杜琪峰又一次展示出他对镜头的熟练驾驭和才华,譬如在最后大决战时,利用地下破碎的镜子添加气氛,现实里是真人对决,镜子中反映的则是各人心魔,颇有些哲学气息。

 看《神探》里对分裂人格的头彻分析与淋漓表现,很容易让人想到《搏击俱乐部》和《七宗罪》。但相对布拉德·皮特的癫狂经典,刘青云的形象更带着悲剧意味:一个不容于世的天才,看到世人的满心疯狂,却被对方当成疯子排斥。

 也许这就是片中设计刘青云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送给正直上司的原因——天才、割耳、不容于世,这还能不想到梵高吗?

 港版结尾里,添了心魔的安志杰费尽心思想编出个圆满故事,拿着擦净指纹的枪塞在不同人的手里,紧张又不顾一切。据说内陆版结局中,安志杰目睹一切之后说:我要自首!想想最近港片里的黑社会已经有多少去自首的,就知道大家都懒得再想出更有新意的和谐结局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幻觉者的不满足,谁的心里没有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