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越喝越暖,皆是源于求不得

2019-08-16 10:33栏目:影视影评
TAG:

东邪西毒很小的时候有看过
没有太多的印象
那时觉得看的什么哦·
今天又去看了一遍·
算是纪念哥哥才去看的·
看过发现原来东邪西毒是一部很早很早的非主流电影
里面的话说的如此的深奥
如此的非主流
人物扮相也很潮

首先说我没看过张嘉佳,也许小说和电影不一样吧,所以只说电影不谈及和小说的关联。

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嫉妒。
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寒。
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
当你不再拥有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遗忘。
 
“终极版”对于王家卫而言,是他做的一部新电影。94版的《东邪西毒》只在亚洲和法国放映过。2008年,拥有更多话语权的他希望把它推给更多的观众。这是一个关于回忆与遗忘的主题,围绕着它,还有爱与背叛,此刻与今生。故事的叙述是一个怪圈,正如爱情一样,让人绕进去就绕不出来。聪明的人都不会轻易尝试这部电影,而更多的人却飞蛾扑火地迷恋至今——也正如面对爱情一般勇敢。《东邪西毒终极版》时的王家卫,比十四年前更自信更成熟,但说到这部电影,他也会无可挽回地被带回那漫天黄沙的回忆。
他念念不忘在榆林拍摄时住的只有一个灯泡的小旅馆,老板娘长得很有刘嘉玲的风韵,像欧阳峰一样一个人经营店面,当时他们都叫她“榆林刘嘉玲”。《东邪西毒》是杨采妮第一部影片,当时演得那么用力,她演了一个其实可有可无的角色却那么用力,和她之后演的许多许多偶像剧都不同。14年间,杨采妮唱歌演戏拍拖息影失恋又复出。
有人给王家卫说“我们都好喜欢这部电影的,连音乐都好喜欢,你千万不要把以前的东西弄没了。”所以,王家卫找来拉大提琴的马友友和搞中国民乐的吴桐。他们给“终极版”创作了两支深情的乐曲,在大提琴和笛子的混搭之下,镜头里风与沙痴缠。而对杜可风来说,十四年前他看不懂,今天,“终极版”的《东邪西毒》他依然看不懂。为王家卫拍出了最美丽画面的人,他分不清“东邪”是谁,“西毒”是谁。王家卫不需要他懂得,只需要他“努力”。他努力地捕捉了人们心中那孤独的沙漠,长衣飘飘的人仗剑远行和仰天长啸。他把它拍得像一部港片,一部武侠片,一部文艺片,一部爱情片。他无法说出更多的东西,但他确定,他做过的是一个“创作美”的工作,这部“美”的电影在说“人与人的关怀”。

东邪西毒是一部很有哲理的电影。它想告诉我们一些道理。比如爱与恨都是一种情不自禁,没有办法控制,也没有办法勉强。比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着,都会执迷不悟,都会恍然大悟。

“酒和水的区别。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寒”

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看了《摆渡人》第一感觉就是似曾相识,像谁呢?并不是喜剧片《东成西就》都是那部后现代感十足的《东邪西毒》。我努力的不想去将两部电影对号入座,可还是忍不住的各种带入。欧阳锋的客栈变成了摆渡酒吧,那个当年的流浪剑客代替了欧阳锋成为酒吧老板。每一个留宿客栈的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而每一个去摆渡酒吧的人都需要摆渡。

新版《东邪西毒》——无法忘怀的旧梦

“你知道水和酒有什么区别吗?水越喝越冷,酒越喝越暖。”这种风格的台词贯穿整部影片。人,因爱恨,因执迷,因骄傲,因纠结,而做出选择。这些选择就是一生。看了东邪西毒和花样年华后是真的非常欣赏墨镜王了。

《东邪西毒》也许是我那些年看过最多遍的一部电影,总能有回味的东西在里面。以至于到今天,每次拿起酒杯的时候总会想起那句“酒和水的区别在于酒越喝越暖,而水越喝越寒。”

新版《东邪西毒》叫做《东邪西毒终极版》,王家卫增删镜头,改编音乐,把画面更加浓墨重彩,他想让这个14年的旧梦在此有个完结篇。他说“终极版”是个全新的故事。但他却忘记他亲手写下的那句台词: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rie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能理解《摆渡人》之所以评分低是导演却是是把观众当成了傻子,那些傲娇做作的台词,那些过于浅显的道理,带来的观影体验真的是像吃了毛毛的那个煎饼一样感同身受。不过,唯一值得肯定的是每次响起的beyond的歌声。《摆渡人》和《东邪西毒》最大的区别,并不是在于他是一部喜剧,而是因为他过于的直白和速食。这可能和时代有关,也许我们这个年代的电影不需要内敛和含蓄,只要把那些浅显通俗的大道理赤裸裸的丢过来,让我们这些傻子明白了就OK了,都不需要你经过消化直接滑入大肠。

“终极版”的开头,隶书标题改成了现在王家卫影片通用的“新艺体”,没看过94版的女孩子惊呼一声“好像《花样年华》”!不过片头依然有那句夫子自道的话:佛祖有云 旗未动风也未动 是人的心自己在动。
虽然一来就解释了自己对于爱情的立命,但为了让观众更容易看懂,王家卫在每一部分前面添加了用时间做的小标题:立春,夏至,白露,惊蛰,立春。选了二十四节气里最有风情的几个名目来为电影分节,也表示时间的流逝。其实故事并非按四时更迭来推进,第一个环节带来“醉生梦死”酒的黄药师,会在最后一个环节从他所爱的女人那里得到“醉生梦死”酒。喝下这忘情之酒的黄药师,没有告诉欧阳峰,他和他,本爱着同一个女人。
影片用视觉效果颠覆了94版的影响。08年的《东邪西毒》画面颜色更加饱满,在数码技术的修复下,每一个镜头都显得有黄沙的颗粒感。94版的开头,还带着浓烈胡金铨风格的港产武侠效果,美术风格冷冽画面颜色偏绿。而“终极版”中,我们看到了在一抹金色残阳下的两个男人,黄沙漫天发丝飞舞,内心莫名的悲怆感汹涌袭来。看过这个电影的人都知道,正要决斗的两个男人各自背负着怎样的爱恨情仇。在这样煽情的美术效果下,人的感觉一下就被带入了回忆之中。
梁朝伟演的盲剑客告诉欧阳峰,他想在全盲之前回家看桃花,然而他横尸沙漠,最终没有回到家乡。其实如果要回去,为什么要接下明明会送命的生意呢?因为他不敢面对那个人——那个他深爱着却又爱上他好朋友的女人,他在家乡名叫“桃花”的妻子。“终极版”里,关于盲剑客的死有更细微镜头,他临死之前用无法再看见东西的眼睛望着天,被人割断的喉咙不停喷着血。镜头由上往下特写他的脸,没有配乐,没有声音,几乎静止,只有血汩汩冒出。非常凛冽冷酷。只看好莱坞的观众可以找到《杀死比尔》的感觉。
没有喝下“醉生梦死”的欧阳峰,忍不住要去想白驼山上的女人。那曾经站在山上,目送和迎接他每一次的离去与回归的女人,她期待着他说一句爱的承诺,他却绝口不提。她用嫁给他的哥哥来惩罚他。新婚的夜,女人穿着红色的嫁衣上上下下地寻找和躲避他的身影。
王家卫残酷地把当年没有用的镜头补充进来。张曼玉扮演的被欧阳峰深爱的女人,她一手执烛,上下寻觅,在自己的婚房里不知所措。她穿着新娘的华服,流光溢彩,深色凄惶。张曼玉那瘦削的身影,不着一字也胜过有声。欧阳峰伸手带她走,却永远也带不走她。
多年以后,女人让黄药师带一坛“醉生梦死”给他,其实是想试探,欧阳峰究竟有没有忘掉她。然而女人没有发现,这个每年来探望她,为她带来欧阳峰消息的男人,从很早很早之前就爱上了她。黄药师自己喝下了女人的酒,然后忘掉了要带给欧阳峰的消息,忘掉了自己曾经留情的桃花和慕容嫣。只是,他最想忘掉的、他最深爱的女人,他却永远无法忘掉。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烂片,继封神之后的16年的封箱烂片。

看《东邪西毒》长大的孩子
这个电影成为一个标志,一个界碑,这个电影分开了两代人、两类人,这个世界的人类有了新的分类,看《东邪西毒》的和不看《东邪西毒》的。

《东邪西毒》第一次见人,是在1994年。72年生的孩子22岁,84年生的孩子才10岁。这一轮里的孩子,到14年之后也忘不了它。有多少人的记忆中还留存着那样的画面:某天经过故乡的录像厅,小黑板上写着“武侠经典——《东邪西毒》”,下面的演员名单有“张国荣,梁家辉,梁朝伟,刘嘉玲,张曼玉,杨采妮”,一群少年蜂拥而进。他们看到了一个悲剧的、长情的西毒欧阳峰——不过和金庸的小说大异奇趣。等待武打场面的男孩子,在武打场面开始之前就已经闷得睡着,而坚持到最后的孩子,这一辈子都会爱它。
或许这一切,人们都已经忘怀。然而1999年,香港一个存放电影底片的仓库要结业,他们通知王家卫去带走自己的底片。于是,王家卫突然从仓库里得到了这个已经尘封5年的电影,他也从自己的记忆仓库之中,把那黄沙漫天的情景一一勾回。
摆在王家卫面前的底片已经被水淹过,他决定把它修复。而这一修复,他花了四年。四年间,有的人已经离开,比如林青霞,生了两个女儿之后她已经息影多年;有的人呢已经死了。看《东邪西毒》长大的孩子开始在这个社会崭露头角,王家卫决定让这个电影还魂人间。“终极版”最后一个镜头定格在俊美的脸上,张国荣那蓄须的脸庞倾倒女人也风靡男人。有的孩子是因为他而喜欢这个电影,可能不熟悉电影语言,当年看了4,5遍才懂得剧情。因此这个电影成为一个标志,一个界碑,这个电影分开了两代人、两类人,这个世界的人类有了新的分类,看《东邪西毒》的和不看《东邪西毒》的。
1994年,还是孩子的他们看着身边的人经历了中国第一波股市大涨的风潮。当年有部电影叫《股疯》,电影里人们癫狂的表情和今天深陷股市的人没有不同。14年后的今天,不只中国,全世界都在经历一场空前的金融危机。国家破产,银行倒闭,过去信誓旦旦的保险公司不知所踪。看《东邪西毒》长大的孩子,发现自己真的需要一坛“醉生梦死”,或许等待时间变成灰烬——Ashes of time,就可以忘掉这一切。
王家卫的经典台词还是那么酷,这世界有这么多事你想忘忘不了,也有这么多藏不住留不住管不住的感情。沙漠里响起的音乐那么好听,奇怪14年前的音乐和14年前的张叔平竟然一点也没有过时。王家卫说,他自己重新看《东邪西毒》也觉得是一个没有时空感的电影——它可以放在任何时候,无论什么时候看,都好像一部刚拍出来的电影。是的,就如它那走不出的爱情怪圈,就如永远无法抹去的情绪。
这个电影还在这里,而人已经改变。当年看《东邪西毒》的人还是孩子,现在却无法挽回地变老和长大。72年生的孩子现在36岁,84年生的孩子24岁,奇怪他们都满心沧桑。他们开始怀旧,即使不那么喜欢这个电影,也难忘着《重庆森林》或者《阿飞正传》,至少也会迷恋张曼玉的旗袍。那港剧巅峰的时代,他们的“哥哥”,无厘头的台词,缠绵悱恻的音乐,和充满笑与泪的爱情。是的,这些孩子如果有什么“情结”,都是从王家卫这里来的,无论是否承认。他们到香港一定会去找那个凤梨罐头,没有音乐细胞的也会听《Happy together》。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酒越喝越暖,皆是源于求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