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钢琴战曲,因为作业再次提起的

2019-08-24 21:55栏目:影视影评
TAG:

那是一个怎样的年代啊,伏尸遍野,断壁残垣……人们失去了灵魂与良知。

    那是一个绝望的年代。空气中散发着腐烂尸体的味道。饥饿,哀号,恐惧,压迫,死亡……填满了整个世界。
    在那个绝望的年代,纵使你是一名伟大的艺术家,也不能阻止任何一个悲剧的发生。因为生命对于那些野蛮的强盗来说过于渺小,尊严在那些残忍的禽兽面前,似乎变得一文不值。只因为你是一个犹太人,黑发的犹太人,可怜的犹太人,悲哀的犹太人!
    随着炮火的轰炸声,他们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作为犹太人,他们的灾难来了。纳粹是残忍的,是恐怖的,是让人绝望得痛哭、窒息的。
    哭泣的人们和横在路边的尸体见证了那段时光的悲哀——被乱棍打得惨死的孩子;饥饿得可以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啃着剩饭的叫花子;被逼无奈亲手闷死自己孩子的母亲;无法向德国人行礼而被从楼上扔下去活活摔死的残疾老者;头颅绽放成涅槃之花的男人们;被羞辱的孕妇……他们,他们,他们,他们的尊严被无情地践踏,他们的灵魂无法逃脱命运的蹂躏。

这部由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震撼人心地向我们展现了音乐的力量。瓦列*斯皮尔曼是犹太籍钢琴家,他在波兰电台以及音乐会上的演奏,让他成为了波兰有名的艺术家。电影中当斯皮尔曼找到秘密印刷反抗传单和报纸的朱达哈时,朱达哈对刚出现的梅约克说:“看呀,这就是波兰最伟大的钢琴家,或许也是全世界最棒的!”但是,同样也是朱达哈,在斯皮尔曼提出想要帮忙时说:“你是艺术家,鼓舞人们的灵魂,你做的够多了。你们音乐家不是优秀的谋略者。你们,太,太音乐了!”

我有很多话想说,当我看到有人说纳粹主义与犹太人,说到人性的光与暗,我觉得,人们的理解真的是多种多样。我本该沉默,可是这部影片是我长这么大来最最打动我的电影,我想说些什么。 当平静美好的生活花一样凋谢,遭遇战争爆发,亲人死散,家庭破灭,饥饿,疾病,他像一只气息奄奄的老鼠在战争的废墟中东躲西藏,我以为他可能会像为奴十二年中的那位主角,默默忍受直至恶梦结束,在黎明到来前只是等待,只是蜷缩,但他从未忘记自己深爱音乐,他从未停止追逐,当他身处黑暗,他就在黑暗中无声弹奏。多像有一句话说的:当你坠入地狱,便从地狱深处开出花来。 他让我知道,当人身处绝望之境,也不要停止做美好的事情。 那个德国军官,是德军的夜中之星。如果真要代表什么的话,那,战争驱于结束,对信仰的狂热崇拜分子终于有人有所清醒,他是良知,也是懂得欣赏精神之美的人,他的放过,是最美好的影片高潮。有人说这是一部绝望的片子,是因为代表良知的德国军官被杀了。我心里从不觉得这是一部绝望的影片。我觉得它更多是说爱与希望,灵魂与梦想。当他坐在钢琴前,战争都离他远去,那时他身处另一个国度。他其实无比强大,更多象征一种超脱的精神。 我的心常常为之颤动,因为他的追逐,并不因为生命和生活的暗淡无光而停止,我认为这是夜里的太阳,正因为环境的漆黑,方显其之伟大。

在影片的开始,想要痛骂该死的德国人,却慢慢的失去了说话的力气,只是沉默。后来看到德国人坐在那个铁栏杆里,想着成王败寇,莫过于此。

    他,瓦拉迪斯罗•斯皮尔曼,一个钢琴师,一个音乐家。但他无法左右的却是,身为一个犹太人的命运。在华沙电台,他曾经光彩夺目,钢琴是他的灵魂,他的双手跳跃在黑白的键盘上,那时——他是一个钢琴师,一个音乐家。
    在那个绝望的年代,钢琴,是他唯一的动力,是他生的希望。他无法忘记这些耻辱,他无法割舍自己伟大的愿望:继续弹钢琴。
    得到了一些旧友的帮助,他拼劲全力地逃亡、躲藏。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他一直没有放弃希望!因为他的动力,他的理想——他,是一个钢琴师。
  印象很深的是,他在躲藏的房间里,看到了一台落满灰尘的旧钢琴,他仿佛看到了初恋情人一般,用颤抖的手轻轻掀开琴盖——他是如此小心,因为他的一举一动都可能被德国人发现。他多想弹钢琴啊!那是一种久违的亲切,一种发自内心的思念。但他却不能弹出声,只能在琴键上挥舞着手指。颀长的双手仿佛弹出了肖邦的旋律,他的眼睛流出了忧郁的满足。啊,此时,他的手指会在空气中弹奏,仿佛只身于灯火辉煌的舞台中,坐在浑厚的钢琴前。他渴望艺术,更渴望生存!

没错,当一个音乐家生在了战争年代,没了他寄托灵魂的钢琴,他能做什么呢? 他去工地搬砖,沉重的砖头压得他奄奄一息。他天真的以为,凭着他作为名人建立下的人脉,在为家人找到工作许可证后,他的家人就能苟延残喘。然而,嗜血如命的纳粹军官,在一次又一次的屠杀中,向他展示了作为钢琴家的无力。而最让他感到无用的,便是被迫要和自己的家人分开,独自走上亡命之路。他摇晃着独自返回家人曾今居住的小屋,坐在床上绝望的哭泣。他什么都没有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荆棘丛中的男孩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为了生存,人们拼尽一切,但在影片接近尾声的时候,我却不能理解活着的意义。可是真的到结局的时候,却又觉得一切都有了意义。

    影片的前半部分,你唯一可以感受到的只有压抑——无穷无尽的黑暗,无穷无尽的绝望。而这一切,转变在一个德国军官登场之时。
    在钢琴师最后的藏身之所,他捡到了一个罐头。然而就在想尽各种办法打开罐头时,一名威武的德国军官,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在纳粹占领华沙之后,钢琴的再次出现,是在好心的波兰夫妇为斯皮尔曼安排的秘密住所里。斯皮尔曼看着眼前那许久不见钢琴,却为了活命而不能触碰键盘。他默默地将手悬空在键盘上方,舞动手指在心中弹奏着热爱的曲子。他的四周寂静如死,他的内心却汹涌澎湃。他还热爱着音乐,音乐未死,生命就还有希望。

szpilman凭着他作为好人的报酬,与他的才华,在那个不得善终的年代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你是谁?”
“你在这做什么?”
“听得懂么?”
他问他。
“我……我只是想打开罐头。”
他用微弱的声音回答。
“你是干什么的?”
他又问。
“钢琴师。”
他毅然回答。
“犹太人?”
“……”

音乐的力量,从影片中的方方面面展现出来。斯皮尔曼的几次脱险,都是因为得到了热爱他音乐的人,或是与他一样以艺术为生的人的帮助。年迈的斯皮尔曼曾在真人访谈中回忆过往,他说:“当德国人刚入侵华沙时,他们会闯入犹太人家里拉犹太人去做苦工。我家住在3楼,每次听到他们来了,我就开始演奏。而德国人往往会放过我们,因为他们对音乐还有着一丝丝崇敬。”电影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一位德国军官在听了斯皮尔曼的演奏之后,时不时地给他送来面包和果酱。不得不说,这个在和平年代以音乐为生的钢琴家,同样在战争年代,靠着音乐活了下来。

他坐在钢琴前,找到了自己的灵魂。

    犹太人钢琴师就以这样狼狈的姿态出现在这位高大的德国军官眼前:饱受着饥寒与战乱的他早已面目憔悴,呆滞的双眼深深陷在眼窝里,他就这样惶恐地望着他,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他的腰间别着长枪和剑——他完全可以像任何一个凶残的纳粹兵一样,劈头盖脸地杀了他,像踩死一只蚂蚁,不留任何回旋的余地。然而他没有。德国军官的目光平静而淡定,正如他之前演奏的一曲《月光》。
    他把他带到一台钢琴前,说:“过来,演奏一曲。”
    没错。这次是真正的演奏!他,钢琴师,终于又见到了他的亲人,他的爱人——钢琴。他修长的双手颤巍巍地落在琴键上,开始演奏肖邦的叙事曲。这一刻,他又一次真正的演奏,久违的演奏!这一次,绝非对牛弹琴,也绝非面对不懂艺术的乌合之众,是的,他面对的是他的仇人,他所憎恨的恐惧的——德国人!他要用一个个音符向他诉说他们的痛苦——与亲人失散的痛苦,目睹屠杀的无奈与悲愤……向他诉说,他们的民族之殇!
    ——这些音符愤怒着,控诉着,痛哭着,怒吼着:这是最疯狂的时世,这是原始蒙昧的时世;这是最嗜血的岁月,这是吞噬人性的岁月;这是病入膏肓的社会,这是毁灭万物的社会;这是长夜灰暗的年代,这是最绝望的年代……

同样看了影片的朋友说,这部影片让人看过之后压抑太久。我不得不同意这个说法。影片像观众展示了纳粹惨无人道地杀害犹太人,并无耻得要求犹太人唱歌跳舞来给她们取乐,一幕幕场景让人心惊胆战。而最让人心里憋闷的,是那些手无寸铁的犹太人,在无力反抗下,只能等待宰杀。影片中有一幕,是逃出犹太区的斯皮尔曼和餐馆老板被纳粹排成一排。餐馆老板在被选中后,等待被纳粹士兵击毙, 然而当士兵走到他面前时,却没了子弹。餐馆老板用惶恐的眼神看了看士兵,然后埋头等待士兵慢慢换好子弹,将他击毙。这个场景让人心生寒意,一个人,在面对无法抗拒的死亡面前,只能默默埋首等待。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要等待纳粹将犹太人杀尽?

看着弹钢琴的男孩子,我就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再加上主角的颜值就放在那里,每每他在钢琴前的时候,对我来说,他都帅的不可方物。

——你是干什么的?
——钢琴师。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忙。影片中,斯皮尔曼的兄弟在去集中营之前给斯皮尔曼读了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中的名句:“如果你用刀刺我们,我们不会流血吗?如果你给我们瘙痒,我们不会笑吗?如果你给我们下毒,我们就不会死吗?”而在书中,紧接着这段话的正是:“如果一个基督徒错怪了一个犹太人,犹太人该怎样表现他的宽容?依照基督徒给的榜样?还用说吗,当然是复仇。”这似乎寓意着在影片后期,犹太人和波兰人都开始反抗。

真的太喜欢那个军官了,一身正气,让人仰望。

    是的,此刻——他不是一个懦弱的逃兵,他不是一个饥寒交迫的奴隶,他不是一个饱受屈辱的囚犯。
    是的,此刻——他是民族的战士——是为自由而战的钢琴师,为尊严而战的钢琴师,为灵魂而战的钢琴师!
    也许正是这三分钟的演奏,震撼了这位尚存着良知的德国军官。
    也许正是这种灵魂的咆哮,超越了身份,国界,种族……使他们彼此变得密切,亲热,甚至淡化了敌我的对立关系。 艺术的共鸣,是怜悯,是救赎,是希望……

当波兰终于被解放,斯皮尔曼于又得以回到电台弹奏他热爱的肖邦曲。他不再是那个捧着罐头一瘸一拐走着的,固若嶙峋的逃难者。他又变回了那个着装得体,在众人瞩目下演奏的钢琴家。战争是可怕的,和平是来之不易的。斯皮尔曼曾在访谈中说:“钢琴家演奏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带来自我满足。真正的演奏家,每天要弹奏五六个小时,如果不能弹了,他们也就不再活着了。”在漫长的躲藏之后,这位钢琴家,终于又可以尽情的演奏了,而他,也终于又真正的活着了。

慢慢的提升自己吧,最后会发现,优秀的人,永远都会有机会与好运。

    德国军官并没有杀死钢琴师,而是一次一次的帮助他:隐瞒他的藏身之所;给他送去食物——是在那个战乱年代很少能吃到的果酱和面包;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他避寒……
   “我……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
   “别谢我,谢上帝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爱阳光的北极熊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泉默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战后有什么打算么?”
   “在华沙电台……继续弹钢琴。”
   “你的名字?我会注意。”
   “斯皮尔曼。”
   “好一个钢琴家的名字!”
    德国军官最后一次去见他,战争已到了尾声。最后一次,他对他说:
   “希望我们都能逃出这场生死浩劫……”
    战争结束了。上帝是公平的,1945年,德国战败。德国人用生命来买单的时间到了。
    但不是任何一个善良的人都会有一个好下场。那个心中有着博爱、阳光,向往着和平的德国军官,却长眠在战俘营,长眠在那片他们创造无数罪孽的土地,长眠在那片飘扬着灵魂的战曲的土地。留下一个冗长的休止符,一个无穷无尽的缺憾……

    那曾是一个绝望的年代,然而这场浩劫终于结束了,世界迎来了新生。钢琴师如愿以偿地回到了华沙电视台,彼时,他是一个钢琴师,一个音乐家。他一如既往的弹琴、表演,他的琴声中多了一份沧桑,一份绝处逢生的恐怖与安详。他的双手优雅地在琴键上飞舞,演奏着属于灵魂的战曲。

    曾经看过另一部电影,《海上钢琴师》,我亦很喜欢。如今又有幸欣赏到了《钢琴师》,倍感欣慰。1900带给我的是感性的眼泪;斯皮尔曼带给我的则是理性的思考,以及灵魂的震撼。
    我被钢琴师斯皮尔曼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中流露出最绝望也最温情的哀号。我沉迷于斯皮尔曼的琴声中,久久不能平息。在那叙事曲中,我陷入沉思。或许,音乐比任何其他艺术形式更能在困境中给人希望。也许我们不会经历战争,但是在任何困境中,音乐的功效不会改变,只要我们还记得音乐,就能够唤回爱、希望、宽恕与和平。因为——对于天才,音乐是人间最温柔的呼唤,是尘世深沉的眷恋;而对于那些受难的人,音乐是天堂飘摇的垂柳,是最为悲悯的救赎,是火种,是希望!
    即便在最阴暗的角落,在最压抑的地方。有怜悯、希望和信念尚存,有艺术和爱支撑着人类的精神,那么属于灵魂的钢琴战曲,将被奏响。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灵魂的钢琴战曲,因为作业再次提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