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潘神的迷宫

2019-08-26 16:21栏目:影视影评
TAG:

纯洁版: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神秘的地下王国,它的公主叫luna,她渴望看到阳光,于是离开了城堡,再也没有回来。国王坚信,公主的灵魂有一天会再次回到地下王国。

    影片《潘神的迷宫》开始于一片幽暗和沉寂。冰冷的大地上,躺着一个小女孩,她眼神涣散,左手无力地伸着,鲜血淋漓。她的鼻孔也在汩汩地冒着血。她的呼吸粗重近乎喘息,似乎带着恐惧。她正在离开,或者,她看到的世界正在终结。那是一个土崩瓦解的世界。
    随后切入山间小路上的一辆马车。小女孩正兴致勃勃地捧着一本又厚又大的硬皮童话书读着。她美丽的妈妈拿过书翻了翻,不以为意,说:“你现在已经不在相信童话的年龄了。”小女孩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窗外,静静地接过书。
    童话的存在,以及对童话忠实的信仰的延续,让整个故事,注定是个悲剧。
    这是因为牵扯到了平行而又相互包含的两个世界。在数学上这是个悖论。而幻想的世界与现实的世界平行,同时又包含于现实的世界难以逃离。这对矛盾是危险的。
 小女孩奥菲利娅的幻想是在现实中绽放的花朵。没有生存的土壤,那脆弱的花朵四周是残酷的现实。最初诞生它的童话其实也不过是别人编造的一场幻梦。于是,那花朵是从虚幻中诞生,在不可能的环境中企图攫取微波的新鲜空气,但必然终将凋零。
 那时是二战后,盟军占领了西班牙的大部分地区,而少数地区的叛军依然负隅顽抗。奥菲利娅随改嫁的妈妈投靠继父,一位上尉。他无法避免而又积极投入那场与游击队的战斗。那是个冷酷的人,以军人的身份杀人不眨眼而心狠手辣,漠视妻女的尊严与人格,坚持认为人与人不可能平等。这是个极端现实的恶魔,致力于创造极端残酷的现实环境。
 奥菲利娅温和柔弱的妈妈,多次提醒她:“童话世界是不存在的。是不存在的。”这是温和的对现实的信仰者和叙述者,但她提供的现实,同样是严苛的。
 继父家不同寻常的女仆,她似乎比别人更宽容奥菲利娅对童话的信仰和对幻想的执着。我猜想小女孩心中一定燃起了希望,因为她问女仆:“你相信仙女和精灵吗?”女仆平静地说:“曾经相信,而现在不信了。许多事都是曾经相信而以后不信了的。”
 于是一开始奥菲利娅的幻想便是被现实层层包围着的,被压得透不过气。
 但她的幻想强大得足以从不具备条件的前提下从她的思想中抽出并支撑自己。她在幻想中构筑了潘神的迷宫,为了证明自己是潘神所说的梦娜公主,她奋然接受考验。
 她钻入巨大的无花果树下的洞中将魔法石放入巨蛤蟆口中并取得钥匙;她进入富丽堂皇的摆着盛筵的大房间,又经历被食人怪物追赶的噩梦;潜入临产的妈妈的房间,将一碗泡在牛奶里的曼德拉草放在妈妈的床下;最后一个任务,她抱着襁褓中的弟弟奔向树林中的潘神的迷宫。
 那一切似乎真实可感,却只是她经营的幻想。有点像梦境,源于你的意识,而给你一种以陌生人的眼光参与一段新鲜奇遇的感觉。
 但是幻想还是一点一点出现了裂痕,因为沉重的现实一下一下的撞击。
 钻出树洞她发现自己漂亮的新裙子被人烧成破布;食人怪物吃掉了为她带路的小精灵;她不切实际的幻想让妈妈愤怒,以至动了胎气,弟弟出生而妈妈死去,让她失去了待在继父家的理由;最后,她的继父对准她开了枪。
 没有什么奇迹发生,这不是童话。迷宫的中心,她幻想中的潘神要求她交出弟弟,用弟弟纯洁的一滴血打开地下王国之门。而她死死抱住弟弟不允许他受到伤害。继父赶来了,她不发一语地将弟弟交给继父。那一刻她猛然回头,发现潘神不见了。下一秒,对准她的枪响了。
 于是,她躺在现实的冰冷的地上,一切正在结束。
 那转头的一瞬,意识到潘神的消失,她怕是清醒了片刻吧。幻想布满了裂纹,只要轻敲一下,便支离破碎。
 然而她的幻想又出现了。她作为地下王国的公主,回到了她的国度,回到了她的父母身边,也看到了向她鞠躬的潘神。
 完美的幻想,残酷的现实。两个平行又相交的结局。反差太过强烈,让人目不忍视。
 当奥菲利娅为了完成最后一个任务,抱着弟弟走进幻想中的潘神的迷宫时,天是压抑的深蓝,藤蔓疯狂地扭曲又缠绕着伸向高空,织成的网黑压压地向下逼来。
 她以为这次她能得到救赎,得到逃离残酷现实的机会。她在那场虚幻的与潘神的争执中真实地高尚了一回,然而,那对于她自己的救赎,是徒劳的。
 虽然她美丽的幻想坚持到了最后,但那时,已是土崩瓦解了的。一开始就不具备存在的条件,在现实的重重压迫下更是无处安身。
 原来,潘神的迷宫,永无出口。
 影片中,奥菲利娅心中一个声音说:“通往上帝的路难以预测。”
 生存于幻想与现实的夹缝,她无处可逃。潘神的迷宫是她为自己打开的向内的通道,延伸向她内在意识迷宫的中心,给她从精神上逃离现实的庇护所。而当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都需要创造一个精神避难所来暂时解脱,无论是有意为之与否,都足以反射出,她周遭的现实世界,是怎样一个黑暗的现实世界。
 潘神的迷宫是个当人在现实无处安身时的暂时安身之处,但可悲的是,它无力与现实抗衡。它是个不够权威的圣主,无法绝对庇护它的子民。

1、政治线:二战背景,继父是法西斯上尉,家里女仆和家庭医生是间谍。
       继父处理抓回来的怀疑敌人,手段非常血腥恐怖,结果发现是弄错了,对方不过是一对普通农民父子(认识反转)。
      女仆带着医生逃回游击队见自己的弟弟,给伤员截肢(战争的残酷)。
      垂死的敌人无法避免被补枪。
      审讯两个囚犯时,凶狠得像一个刽子手,折磨得囚犯宁可自杀也不愿意活着。
      仿佛是用孩子的眼光来注视这个残酷的时代,亦或是生活本身的模样。因为如果尊重人性,为何一到特殊的时候就经不住考验了呢?

残酷的现实与美好的童话。

1944年,西班牙处于法西斯的恐怖统治下,游击队被迫转入森林。小女孩ofelia跟随母亲来到继父vidal的营地。vidal是一个自负冷酷残忍的军官,奉命围剿此地的游击队。战争的血腥气味,法西斯统治的压抑氛围,让ofelia感到透不过气来。

2、家庭伦理线:母亲为了物质也是为了女儿改嫁,怀了新baby“小弟弟”,带着女儿来到了前线。而继父不喜欢女孩这个拖油瓶。(看了开头觉得好复杂好喜欢哈哈) 后来是怀孕出血,继父却在保胎儿和母亲间选择了胎儿,母亲最后难产死了。继父也知道了女儿和女仆背叛自己的事情,非常生气。

现实是残酷的,这里有战争、有死亡、有伤害、有欺骗;童话是美好的,那里有一切你认为美好的东西。所以,那是个只有心灵纯洁的人才能去的地方。

这时,她遇到了一个精灵,精灵指引她来到一个迷宫,见到了守候此地等候她归来的潘神——畜牧之神,噩梦之神潘神。潘神告诉她,她是地下王国的公主luna,为了重返地下王国,她在月圆之前必须完成3个任务。

3、异能线:以竹节虫作为信物(= = 吉祥物?)不断地和现实线叫嚣,三番两次邀请女孩走入一个废墟迷宫的地方。不过起因也是小姑娘自己捡起石门碎片安好它的。当前线在大战,女孩眼里的森林却越来越充满魔法和神秘了。
      第一个任务里,女孩弄脏了新衣服,违背了父母的意愿,又似乎是对现实的一种叛逆。
      第二个任务里,因为偷吃犯了错,差点死了,拿到了刀子。
      第三个任务里,用自己的血祭奠。

人们总在寻找自己的幸福(理想)。

于是,ofelia开始了她的童话历险,营地外炮火纷飞,ofelia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虚构出来的梦幻王国,她要完成3个任务,还要治好母亲的病,带走刚刚出生的弟弟。她能完成任务吗?

4、现实线和异能线都具有共同的主题:人性和集体。是为了服从集体,而丧失人性呢,还是成全自己,反对权威。这样的选择里,继父选择了集体,女孩选择了牺牲自己。她在自己的选择里安然地死去,带着仿佛幸福的微笑。继父在信仰中死去,带着人们仇视的目光。价值判断非常明显。
       而且奇异的是,在现实线里,继父是权威(无论在家庭还是在政治上),在异能线里,潘神是权威,可到最后,小女孩都没有服从他们。我真心喜欢聪明的女主,小女孩虽然年纪小,演技不浮夸,而且角色居然这么聪明,实在喜欢得不得了啊。

小loli(原谅我总是记不住外国人的名字)穿行在现实与童话中。现实里,人们为着各自的梦想忙碌着:她母亲改嫁、她继父在清剿叛军、女仆长为了支援游击队中的亲人苟且地活着、游击队们为着口号反抗着、医生试图唤醒沉迷于理想的人们、小loli想着离开。

电影在现实和虚幻中交错。一边是残酷的战争,一边是美妙的童话。相信每个看电影的人都希望ofelia的奇遇是真的,可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不会相信。ofelia的母亲对她说,生活不是童话,生活没有奇迹!每一个成人都曾经是孩子,当他们是孩子的时候都相信童话,但长大之后,就什么都不相信了。ofelia的母亲难产去世,她被继父关起来,潘神告诉她带走她的弟弟,去通过最后一个考验。

5、女孩性格沉静,喜欢读书,竹节虫也是由书中的童话引入。从开头开始就有她的童话故事不断插入,先是渴望凡尘却被消释的冥界公主,然后是予人永生却毒性强烈的玫瑰,似乎都在暗示这幸福和阴暗是一对双生子。
      继父性格专制,强势,冷酷,职业军人,几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法西斯魔头,同时又政治信仰坚定,也时刻等待着自己的死亡。他性格的多元化是随着影片不断展现的。不过,里面的人物无不是这么多元而复杂的。

最后,她母亲难产了、她继父牺牲了、女仆长得救了、游击队胜利了、医生挂了、小loli真的离开了。

ofelia偷走了弟弟,但是潘神告诉她要用弟弟纯洁的血打开通往地下王国的大门,她宁愿放弃这个机会,也不愿意伤害自己的弟弟。她被随后赶来的继父杀死。临死前,她用自己纯洁的血打开了通向地下王国的大门,通过了最后一个考验,与父母团聚。我宁愿相信她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是她用自己的心灵创造出来的虚构世界。那些飞来飞去的小精灵,长着山羊角的潘神,吐出金钥匙的大蛤蟆,用粉笔画出的通向各个地方的门……那些都是真实存在的。luna公主曾经来到人间,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她在人间存在过的痕迹,只有那些有心人才能看见。

     奇怪的地方,为了凸显二战的残酷和违背人性,编剧并没有选择天堂啦,光明啦这样的异能线,而是用冥界公主,丑陋的牧神来做主人公,奠定了整个片子的阴暗基调,暗示着女孩在那个年代里美好的幻想在和平年代的我们眼中,却是恐怖片一样的节奏。

什么是现实?现实就是你总以为就要实现梦想了却发觉你注定要便当或者悲剧掉。

她母亲以为改嫁就不寂寞了,因为前夫在前线是个小兵挂了所以找了个当官的。乱世中,有枪才是爷。可惜,那个男人并不爱她,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生产用具,他希望有个儿子继承他的荣光。于是,在她难产的时候,他选择的是继承人。

她继父是个军官,为了祖国的统一跑去清剿叛军。他精确且冷酷,天生是个军人的料子。可惜,按照反动派的剧情,他的下场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是妻离子散,惨死在人民正义的枪口下。

女仆长总以为自己能够拯救别人,可惜,她总是失败。游击队在她提供的情报下虽然抢到了物资,却也为此付足了代价;她以为能将小loli救离苦海,最后还是只能看着她死去。

游击队是胜利了,真的?他们杀了这批清剿军,下一批还会继续来;今天他们推翻了压榨他们的帝国,明天呢?明天就没有压迫了么?他们没有明确的目的,老一辈走后,剩下的只是一味地反抗,为了反抗而反抗,在他们身上,我看不到胜利。

医生试着劝说游击队放弃无谓的反抗,失败;后来他试图向军官讲道理,说明即使是服从也要明辨是非,失败。他挂的没有任何价值,杀他的人没有一丝犹豫,他最后的努力没有任何效果。

小loli最后也死了。一颗纯真善良的灵魂离开了残酷的现实世界,在另一个世界里过着幸福的生活。童话里,善良的公主总是幸福并快乐着的。

一边是现实,一边是童话,剧烈的反差刻画着残酷和无奈。

 

腹黑版:

小loli是个伟大的阴谋家。

在来到她继父身边的时候她并没有显示出特别的热情,因为她知道她继父是个冷酷的人,感兴趣的只有对他有利的东西,而这正是她现在没有的,于是她表现得不卑不亢恰到好处地不引起他的反感。

她听到了女仆长的秘密,但她没有告发,因为她知道她的继父不会因此而赏识她,一个没有造成危害的间谍并没有足够的分量让她继父对她改观,于是她继续等待。后来,她继父和她几近决裂之下,她成功地利用这个筹码创造了一条逃生之路。

她知道可以去另外一个世界当公主后并没有立即就相信,她选择了试探。第一个任务她小试身手,证明农牧神说的是真的;第二个任务她故意犯错从对方的反应中看出他们所说的考验是筛选心灵纯洁的人;第三个任务她自然非常聪明地选择了舍己为人。

好吧,我们来看看证据:

她第一任务的时候仅从那只蛤蟆细微的动作就想出对策,绝对证明了她的应变能力和智商高于常人。第二个任务的时候能在生死关头镇定地想出对策并实行之也证明了这点。而一个可以为了女儿回来一改常规打开所有通道的父亲自然不会太计较细节方面的小瑕疵,所以她放心地在取得第二个任务物品时故意犯点小错看反应。盗窃是不对,但大节不亏这种小错自然没人过于计较,于是她最终完成了3个任务成为公主。

小loli的继父和女仆长都是笨蛋。

女仆长告诉游击队物资仓库在哪有什么后还给他们钥匙,就是这条钥匙导致她最终被发现。其实,那扇门又不是坚不可摧,那把锁也不没有重重机巧,随便拿把锤头或斧头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偏偏要斯斯文文地开锁搬东西留下这么严重的线索。

小loli的继父看到女仆长逃走的时候没有立即在门口拦截我还以为他放长线钓大鱼呢,没想到他蠢到半路伏击,一点军事头脑都没有。而他宴请高级领导吃喝玩乐居然真的只是吃喝玩乐,并且在高级领导以为他终于开窍了提出可以让他回去的时候高呼:我是自愿的。真是没有政治头脑。而一个既没有军事头脑也没有政治头脑的家伙在前线能活多久?这个问题的答案实在太明显了,于是,结尾的时候他毫无意外地挂了。

结论:腹黑王道,人神通杀。

 

哲理版:

3个任务,3种不同的人生历练。

1.困境、勇气、智慧。

泥泞的淤泥,随处可见的虫子隐喻着现实中的困难与挫折;随后面对的巨型蛤蟆和取胜之道则是代表着面对现实的勇气和生存所需的智慧。

2.诱惑、意志。

在获得成功前,人总是能严于律己抵制诱惑。于是小loli进去的时候对满桌的食物没有动摇,而在取得任务物品后,再次面对满桌食物的诱惑,她终于伸出了手。现实中诱惑随处可见,在你不经意间或者意志稍微松懈下就会着了道儿。

3.谎言。

刀子在别人手里,不要天真地以为对方说只要一点血就真的只要一点,婴儿在你手上的时候你有得选择,当你交出去的时候就由不得你。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很久很久以前,潘神的迷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