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永远残酷,希望仍在

2019-08-28 02:07栏目:影视影评
TAG:

很久以前看过一个小故事,海滩上有许多搁浅的小鱼,一个小孩一条条地捡起它们扔回大海,旁边一个聪明的大人说,孩子,别在意它们了,你不可能把它们全都扔回大海的。小孩捡起一条小鱼,说这条鱼它在意,又捡起另一条鱼说,这条它也在意。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不知不觉都变成了聪明的大人,似乎看穿了一切,再不肯弯下腰救回哪怕一条小鱼。

近日,著名导演诺兰的战争悬疑片《敦刻尔克》在国内上映。这部电影从陆地、空中和海上三条线讲述了二战敦刻尔克大撤退中几个普通人的故事,以小见大地展现了历史上的战争场景。

提起战争,脑子里条件反射出来的,有两个名词:“诺曼底登陆”,“敦刻尔克大撤退”。

“我真是脑子被狗吃了才会想看二战片。”在影院第n次想要逃离的时候第n 1次的鄙视我自己。

敦刻尔克,诺兰编剧导演,带给我们一场完全不同视角的战争,没有传统战争片的血肉横飞,没有英勇的冲锋陷阵,没有单刀拯救世界的英雄,只有一个主题:活着回家。
而围绕这个主题的就是各方人士各种努力,帮战士回家。

提起敦刻尔克大撤退,史家多评论此役“虽败犹荣”,为英法军队保留了日后反攻欧洲大陆的有生力量。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撤出了三十三万五千人,创造了二战史上的奇迹。

“诺曼底登陆”是很小的时候听父亲说起过,当时父亲应该是讲了一个故事,故事内容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就这个名字记住了。

敦刻尔克大撤退,1940年40万英法联军受困于法国敦刻尔克港口,在德军逐渐缩小的包围圈中,英法联军进行的一次战略性撤退。军方原预估在德军敦刻尔克前以有限的军方资源能成功撤离的士兵为四万人。而事实是在民间自发出动了近900艘商船民船后,九天时间撤离了34万部队,为盟军日后的反攻保存了大量有声战斗力。

影片中,各种濒死的场面,被困在下沉的船舱里,溺水的挣扎,拥挤在船上抱头等待德军飞机的炸弹下落,无望地漂浮在海面等待救援,生存还是死亡?所有的人都面临同样的困境。

然而,在笔者看来,这种奇迹背后,却是大写的尴尬。

而敦刻尔克,绝对是人类历史上少有的,溃败撤退却峰回路转,被视作奇迹,其荣耀不亚于胜利,成功撤退的士兵们也无损英雄的荣誉。

简直应该是军民一心感天动地的战役啊!简直太傻太天真!

在被德国的射击手困在舱底的时候,长枪队的英国兵发现一个混在他们中间的法国兵,就想让他去甲板上吸引德国的射击手,同伴说他救过我们一次。(指在之前军舰被鱼雷击中时,舱门外的法国兵没有自己逃跑,在外面打开舱门救了困在里面的英国兵。)长枪队的士兵厚颜无耻地说:那就再救一次。这个细节面前人性的自私丑陋暴露无遗。

军人的使命,是抵抗敌军的进攻,山崩之前当镇定自若,力挽狂澜。哪怕是战败,也要保持着冲锋的姿态;哪怕是撤离,也应该是指挥若定,做好卷土而来的准备,而不是一触即溃,如丧家之犬般狼狈。

像这样极富戏剧性的历史事件,创作者们怎么可能舍得放过?!战争-溃败-歌颂,逻辑不通的一条线,却是史实。在这不通的逻辑背后,创作者们大可放任自己,自由表达各自对战争、人性的洞悉。一个好的剧本,需要的各种要素,敦刻尔克都有。其实,在《敦刻尔克》之前,有无数电视剧及电影力图展现这些矛盾,剖析事件,分析缠绕其中的善与恶。

这是战争片。

空战的场面非常精彩,天空很美很宁静,然而,战斗机激烈的射击打破了这种美和宁静,诺兰可能是借此表达他的反战:世界这么美,请不要用战争来破坏它。

而我们回顾历史,看看二战之初英法政府和军队的表现,实在是无法让人为他们点赞。当纳粹德国开始磨刀霍霍,向周边邻国伸出屠刀的时候,号称要维护欧洲和平的英法却置身事外,慕尼黑一纸协定出卖了捷克斯洛伐克,而英国首相张伯伦却在机场大谈“我们时代的和平”。当纳粹德国闪击波兰的时候,身为盟友的英法却坐拥三百万大军在西线按兵不动,宣而不战,上演了“静坐战”的历史奇观。

到了“解构大师”诺兰这里,他会怎么表达?从哪里入手?好比作文课上,老师给了一则精彩的素材,要求自拟题目,自立命题,问题是处处有爆点,从哪里引爆比较好呢?是爆一个还是两个,还是都爆掉?

没有血肉横飞,甚至德军全程隐形,除了偶尔出现的战机,鱼雷,德军只有在结尾漏了个脸,但这并不影响这不影片的恐怖程度。是的,恐怖。那是一种对生的希望一次次升起又幻灭的恐怖,那又是一种对下一秒会发什么未知的恐怖,一种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活着的恐怖。那是一种比绝望还要可怕的感受,因为看得到希望所以无法放弃,所以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尝试。

救援的驱逐舰被鱼雷击沉,大的军舰被敌机轰炸,英国海军只能发起征集民船的行动。
电影中最让人落泪的地方就是在被困英军几乎不抱希望的时候,许多大大小小的民船出现了,他们都是在海上冒着危险航行十多个小时才到达的。
历史中这些驾船的大多是英国海军,电影里则多是民船船主。

而就在英法寄希望德国进攻苏联,祸水东引的时候,希特勒调转了枪口,向着欧洲西部气势汹汹地杀了过来。战争来临之时,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的三百万大军又是如何迎战的呢?5月10日,德军绕过马其诺防线开始进攻,5月21日就直抵英吉利海峡沿岸。英国人的确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在19日就制定了撤退的“发电机计划”,也就是后来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天才总能找到不同的解法”。

敦刻尔克到英国海岸线直线距离75公里。只有75公里,看得到,却到不了。
I can practically see home from here!
But seeing it and being there is different.

而影片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老船长道森,这个角色是来源于一个名叫查尔斯·莱托勒的真实人物。在敦刻尔克大撤退中,莱托勒驾驶者他的流浪汉号游艇到敦刻尔克进行撤退行动。
在大撤退中,莱托勒拒绝海军们驾驶他的船,他说:“如果有人能驾驶它,那个人就是我。”
他还带上了他其中一个儿子一同参加行动;莱托勒也在二战中失去了一个儿子飞行员布莱恩,布莱恩在生前还教过他爸爸如何在空袭中躲避。
莱托勒尽可能多救人,以至于有四个人不得不站在浴缸里面,一直到他的船都快载不下人了,负责登陆的军官不敢相信小小的“流浪汉”号竟然装下了55个人。

在影片中,压抑的背景音乐和几乎没有几句台词的演员表演,将英法军队渴望逃命的心态展现得淋漓尽致。影片一开场,就是几个英军士兵在玩命地逃跑,他们手里握着枪,却不知反击。躲进了法军的战壕后,头也不回地继续逃命,把盟友留给了进攻的德军;在海滩上,与大部队失去联络的英军士兵为了混上一艘撤退的军舰,抬起担架假装运送伤员一路狂奔;撤离的军舰被击沉后,一队英军士兵为了逃命,躲进一艘废弃的民船等待涨潮,结果却遇到德军的打靶射击;还有法军士兵为了混上英国军舰逃亡,不惜从死去的英军士兵身上剥下军服,隐藏身份混入英军,却害怕露馅不敢说一句话……

在《记忆碎片》《盗梦空间》《星际穿越》《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这些卓越的作品中,我们已经充分领教诺兰的天分了。没有人质疑这个天才对电影的驾驭能力。但是《敦刻尔克》绝对是让你意外的惊喜。这一次,诺兰还是沿用了“解构”。空间,也就是战场,主要有三处:陆地(敦刻尔克)、大海(英吉利海峡)、空中;时间,分为三个尺度:一周(大撤退)、一天(民船自发接士兵)、一小时(英国皇家飞行员狙击德军轰炸机,保护撤退舰船)。时间和空间是对应起来的。

比起剧情对白画面,更揪心的是那让人坐立不安几乎无处不在的背景音。那鼓点听得我焦虑发作恐慌扩大几次想要逃离影院,但在这总归是胜利的撤离,会变好的想法中死扛了下来。民船到港是,背景音真的变得温情了几十秒,真的只有那几十秒。整部影片的主色调还是残酷的,即使其中温情不断,但也无法掩盖战争的残酷。而敦刻尔克撤退也不是什么胜利,如同丘吉尔所说:

除了三个一心回家的小兵,船长老爷子算是最伟大的形象,还有最后撤离结束还要为就法国人留下来的指挥官,还有奋战到燃油烧尽迫降海滩烧了飞机准备当德军俘虏的英雄飞行员,特别是指挥官和飞行员的高大上形象,让我想起小时候写作文,老师总会说,要立意高的作文才会得高分。
大导演诺兰想必也接受过类似的教育,不能把大撤退拍成一场惨败,一定要有亮点才行。
这一点,古今中外无不同。

有人说,这些军人也是战争的受害者,在灾难面前他们求生,无可厚非。然而,几十万人一起变得羸弱不堪,丧失了战斗的意志,只想着逃命,难道不是一支军队的悲哀吗?

真正神奇的是,这三处空间与时间被巧妙的剪辑到了一起,浑然天成。没有解说,没有旁白,观众不仅看得懂,代入感也异常强。或许这是电影独有的魅力吧,视觉呈现给你真实的一切,跟着镜头,坐在时间轴上,让诺兰带你去那满是绝望与腐朽的战场。值得注意的还有一点,整部电影的台词少得可怜,没有人交代背景,也没有交代结果,只是镜头在呈现,而三处镜头的切换又保有足够大的悬念。

“我们必须极其小心,不要把这次撤退蒙上胜利的色彩,战争不是靠撤退来取胜的。……德国人拼命想击沉海面上数千艘满载战士的船只,但他们被击退了,他们遭到了挫败,我们撤出了远征军!……”

即使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什么叫立意高,真实诚恳难道还不是最大的立意!?
不一定要把高尚,爱国,道德这些词挂在嘴上,真到了现实需要的时候,拿起枪,拿起船桨,拿起医药箱,拿起一切能用的东西,做你自己能做的事。
说一万句,抵不过一件实际的行动,就如那个孩子,弯腰救起了一条条小鱼。

在德军向法国进攻的过程中,盟军三百万大军,有近二百万做了俘虏,还有大批法军成了维希傀儡政权的伪军,只有三十三万五千人通过敦刻尔克撤到英国。别说什么反攻的有生力量,1944年诺曼底登陆的主力是美军,而此时的东线,苏军正在发起气势磅礴的十次“斯大林突击”。易北河会师是苏美军队,最后将红旗插上柏林国会大厦的也和英法没有半毛钱关系。

一艘船被空袭,一艘船被鱼雷炸掉,第三艘船能安全驶离吗?那个被迫在海上降落的飞行员,机舱打开了吗?逃生了吗?只有14加仑油的飞行员最后怎么样了?渔船上的父子平安了吗?最小的孩子是否能活着回家?

敦刻尔克撤离是一次庞大的事件:

如果要挑刺的话,也不是无懈可击,首先,等待撤离的战士们的脸都刮的太干净了,想想几十万人拥挤在一个海滩上的场景,吃喝拉撒都成问题,只要两三天所有人都会迅速变成流浪汉的模样;再有,英军的战斗机螺旋桨都停了,还滑行那么久,还能再干掉一个德军战机,有点不客观;最让人受不了的是电影的配乐,音效是没话说的,但是从头到尾紧张嘈杂渲染的音乐真的很折磨耳朵,还有人说配乐好,不敢苟同,同看电影的二十岁的年轻人都说看完电影胸闷,我这样的还得加上头昏,都是音乐闹得。

影片之中,几乎没有出现一个德军士兵的形象,更凸显了英法军队的风声鹤唳。看着影片中逃命的英法军队,不禁想起了花蕊夫人的名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这一刻,心脏与大脑随着主角A紧张、压抑,当大脑弦绷得最紧的时候,画面切到主角B,还是与之前一样的紧张、压抑,再是主角C。在这两个小时里,除了最后安全撤离,没有一处能让人放下心来。到处是生与死的抉择,到处是欲望的挣扎。

英军使用地面、海上和空中的一切力量来支援这次行动;
英国空军派出2,739架次战斗机进行空中掩护;
英国、法国、比利时和荷兰同时动用各种舰船861艘;
历时9天共有338,226人从敦刻尔克撤回英国

在沉重的最后,诺兰还是如顽童样留下一个好笑的包袱,大批部队都撤离结束后,军官准备最后撤离时,这时候,一个小兵从酣睡中醒来,正好赶上军官的撤离船。
诺兰是有多喜欢这种没心没肺,天塌下来也要先睡个好觉的乐天派啊,当然,像他那样敏感思虑多有创造力的人,都缺乏这种好运气。

这是诺兰在影片中讲述的陆地这条线的故事。然而,影片在空中和海上,却展现出了此次大撤退中闪光的一面。

其实,严格来说,这部片子并没有主角,诺兰只是希望从小人物身上去竭力展现,历史中真实的人们。丘吉尔大撤退的指令没有直接播出来,而是通过英方两位军官的谈话,间接体现了出来。

而电影中所揭露的,只是小小一角,并没有展现出这次撤离的规模。三个时间维度的运用,展示了港口,海上,空中三方对这次撤离所做的努力。没有英雄(虽然我觉得飞行员是),也没有敌人,有为了活命而耍小计谋却也能相互扶持的士兵,有为了完成撤离不惜冒生命危险的市民,有坚持留到最后的军官。

记忆碎片、致命魔术、黑暗骑士、盗梦空间,一路走来,诺兰五十岁了,敦刻尔克这部纪念二战的电影是他送给自己五十岁的礼物,个人风格依然独特出众,驾驭宏大场面的镜头炉火纯青,不同时空的场面依然有点烧脑,仍然带给观众惊喜和警醒:战争不是英雄主义的舞台,在宏大的事件里面,每一个渺小的个体不过是想挣扎着活下去,如果不幸牺牲,也但愿这些牺牲是值得的,那就是,不要再度卷进除了残酷什么都没有的战争。

为了给撤退的部队提供空中支援,英国王家空军的喷火式战斗机跨越海峡,直奔敦刻尔克而去。当地面和海面上的船只成为德国空军的砧上肉时,是这些远道而来的空中铁鹰在发起着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丘吉尔首相公开说过,英法军人要并肩撤退”

除了飞行员被俘,主角几乎全部平安回到英国本土,虽然主角们今后的命运未知,但这可能是诺兰在这残酷战争中想保留的一丝仁慈。

图片 1

英吉利海峡很窄,但是对于喷火式战斗机来说还是太宽了。他们抵达敦刻尔克后,留下返航油量,能支撑他们在滩头战斗的时间也是少得可怜。然而,影片中的这个三机编队没有一架返航。长机被击落,飞行员牺牲,一架僚机在海面迫降,汤姆•哈迪扮演的另一架僚机飞行员更是主动放弃返航,为了给滩头撤退的部队争取时间,战斗到了最后一刻。甚至在燃油用尽无动力的滑翔状态,又击落了一架德国轰炸机!最后,这位大无畏的空军飞行员迫降在法国海岸,烧毁了自己心爱的战机后,坦然被德军俘虏,走进战俘营。

“那他私下怎么说的”

不敢说这片子好或不好,但他让我重新认识了战争的残忍,也看到了人性的光辉。

船长和他的原型查尔斯·莱托勒

飞行员是用黄金堆出来的啊!培养这一位飞行员的金钱,能够支持多少陆军士兵?我们不知道这位飞行员能不能在战俘营里熬五年,也许他无法看到胜利的来临。但是在英国陆军主力怂得只知道逃命的时候,他们逆行的战机可以说是战场上最美的存在。在随后的不列颠空战中,也是这些飞行员,以巨大的伤亡击退了德国空军的进攻。

“自己人先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Blache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oolfox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影片中海上这条线所展现的场景。在敦刻尔克大撤退中,由于英国海军舰船运力不足,英国政府动员人民起来营救军队。大批民众驾着自己的小船驶向法国,汇聚成了一支民众版的“无敌舰队”。在撤回英国本土的军队中,有三分之一是搭乘民船返回的。

包括最后,丘吉尔那篇关于大撤退的著名演讲,也是通过两位士兵读报纸的形式,表现了出来。

影片中那位驾船的道森大叔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一个人,本名叫查尔斯•莱托勒(Charles Lightoller,1874-1952),莱托勒大叔曾经是泰坦尼克号的二副,是泰坦尼克号获救船员中级别最高的。后来他被征召进海军预备役部队,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在多艘军舰服役,1918年以少校军衔担任“加里河”号驱逐舰舰长,并击沉过德军潜艇。敦刻尔克大撤退之时,已经退役开游艇的他毅然带着自己的儿子,驾驶“流浪者”(Sundowner)号游艇向海峡对岸驶去。这条只有不到20米长、航速不过10节的小船,最后居然救起了130个人!正如影片里所展现的那样,甲板上船舱里挤满了撤回的士兵。

“……我们将在海滩作战,我们将在敌人的登陆点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头作战……”

图片 2

可能,在导演心里,正是这些小人物促成了历史。

查尔斯•莱托勒,一战结束时为海军中校军衔。他也的确有一个儿子

在历经死亡、恐惧、绝望之后,电影在最后,留下一丝美好,或者说希望。那个说着“自己人先走”的英国海军,送走同伴后,选择留下来帮助法军;溃败的士兵受到人们的欢迎与拥戴,“我只是逃生了而已”,“这就够好了”。

正是有无数个莱托勒大叔,有无数艘“流浪者”号,才能创造出敦刻尔克大撤退的奇迹。

就像电影海报上写得一样:when 400000 men couldn`t get home, home came for them .当(40万人无法回家,家为他们前来)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有些东西,还是值得期盼的。

有英国媒体称,《敦刻尔克》所展现的撤退不符合中国人价值观,所以票房不高。如此偏颇的观点,实在难以令人信服。在中国抗日战场上,逆行而上、牺牲取义的例子比比皆是。正面战场的南京保卫战,当主力部队溃败、数十万大军涌向下关争渡逃命之时,宪兵司令萧山令率部死守南京城西阵地,战斗到最后一刻,壮烈牺牲;敌后战场,1941年狼牙山突围,八路军晋察冀一分区部队以弱击敌,成功掩护四万余军民安全撤出,狼牙山五壮士英名传天下。

其实,在残酷的战争中,是逆行还是逃命,是一个很难做出的选择。生命诚可贵,逃命者无需过多指责。但正因为如此,在众人均选择逃命的时候毅然逆行,才更显得尤为珍贵。在波澜壮阔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不论在哪个战场,不论是哪个国家,逃命之时毅然逆行的人都是被历史铭记的英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云不会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战争永远残酷,希望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