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画不细腻,用文字带你再看一遍敦刻尔克

2019-08-28 23:12栏目:影视影评
TAG:

开头以为是大片 随着时间推移让人惋惜 感觉拍得很仓促 题材非常好 刻画不细腻 尤其是高炮团在船里等待涨潮的时候 可以把人的自私刻画更入骨 船上救起一个士兵 士兵把小孩弄死 不知要表达什么 最后飞机为何要降在敌区 不明白 在音效方面过多渲染 让人反感 点到为止就可以 还得加油

  讲剧情前我先放一些时间线的细节:

  正如罗伯特·麦基所言:独创性是内容和形式的融合——内容 (场景 、人物 、创意 )和形式 (事件的选择和安排 )相辅相成 ,相得益彰而且相互影响 。一手把握内容 ,一手精于形式 ,作家便可以雕琢故事 。当你反复推敲故事材质时 ,故事的形态便会自行重塑 。当你再三玩味故事形态时 ,理智与情感的精灵也将逐一浮现 。导演诺兰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块招牌——不甚了解他的人——通过敦刻尔克电影宣传相关的媒体报道、社交媒体传播、影评人推荐专列,头脑中自然而然的留下了这是一个擅长控制结构的导演的印象。非线性叙事——一个不难理解的词汇,便也用的熟稔了。

js2288 1

开头以为是大片 随着时间推移让人惋惜 感觉拍得很仓促 题材非常好 刻画不细腻 尤其是高炮团在船里等待涨潮的时候 可以把人的自私刻画更入骨 船上救起一个士兵 士兵把小孩弄死 不知要表达什么 最后飞机为何要降在敌区 不明白 在音效方面过多渲染 让人反感 点到为止就可以 还得加油

  而谈及战争因素,敦刻尔克显然将战争进行了简化处理——除去结尾部分俘获法里尔(汤姆哈迪)出现了一闪而过的德国军人的脸——在最开头的交战区,潜艇在水面下投掷鱼雷,BF-109战斗机在空中,没有给过敌军的人物镜头。于战争片而言,敦刻尔克只讲逃生——从个体出发,也就意味着克制化的处理。没有血肉横飞的镜头;没有真刀真枪的拼杀特写;战斗机扔下炮弹,区别在于趴倒的人有没有再站起来;挣扎求生的人们喊着“Help!Help!”;海边等待的生者轻轻推开随浪潮漂来的尸体……“看不见”的敌人化为无时无刻潜在的危险,融于观影氛围——背景的音效与呼救声中——敦刻尔克的结构通过切割情感的方式,放大了“无时无刻”的概念,调动了情绪。

js2288 2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颗坂本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中场吐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js2288,先发一些,后续会继续补充。

  而谈及战争因素,敦刻尔克显然将战争进行了简化处理——除去结尾部分俘获法里尔(汤姆哈迪)出现了一闪而过的德国军人的脸——在最开头的交战区,潜艇在水面下投掷鱼雷,BF-109战斗机在空中,没有给过敌军的人物镜头。于战争片而言,敦刻尔克只讲逃生——从个体出发,也就意味着克制化的处理。没有血肉横飞的镜头;没有真刀真枪的拼杀特写;战斗机扔下炮弹,区别在于趴倒的人有没有再站起来;挣扎求生的人们喊着“Help!Help!”;海边等待的生者轻轻推开随浪潮漂来的尸体……“看不见”的敌人化为无时无刻潜在的危险,融于观影氛围——背景的音效与呼救声中——敦刻尔克的结构通过切割情感的方式,放大了“无时无刻”的概念,调动了情绪。

(自己做了个图) 补充说一下暗线——海军指挥官Borton,这个角色我认为是用以承担对被很多人忽视的法国士兵的牺牲的感激和抚慰,“I'm staying for the French.”令人心生敬畏,只是个人认为,只用一个角色承担这么大的情感还远远不够,正因如此,我认为敦刻尔克还有提升的空间——关于法国同胞。 下面讲讲剧情。 开场是交战区的几名英国士兵,几个特写镜头的开场也算是运用较广的一种方式,捡烟头、喝水、解决内急问题,突然枪声响起,随着一个接一个人的倒下,初步确立了第一条线——The Mole | a week的主视角——我们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解决内急的士兵Tommy,不停大喊着“I’m English”免除了法国友军误伤的危险(没有忽视误伤的可能性,还有组装枪支慌慌张张半天都没有成功的细节,从开头便让观者知道,导演考虑得很全面),来到海滩,镜头一转,是排着一列列长队等待着的士兵们。Tommy找了个地方准备继续刚才未能解决的事业时,遇到了正在埋尸体的阿纽林·巴纳德饰演的Gibson,默默地前来帮忙。没有对话,但却心照不宣地认可了彼此,看到有伤员,默契十足找来担架,想要搭上救助伤员的船,随着一路小跑,背景急促的鼓点与脚步同步,仿佛自己就是Tommy——此时插一个镜头转换的细节(主要分点讲,此处只插一个细节):排队等待的陆军所在的桥边上靠着的是一排排的枪支,而第二条线The Sea | a day 此时的镜头是堆满的救生衣——船即将开走,破旧狭窄的木板连接着桥与船,Tommy迟疑时,周围人喊着:“猛跑过来试试!”,成功跨过后周围人都发自内心的“Hurray!”(暖心之处);然而Tommy和Gibson还是没能搭船撤退,被赶了下来。机灵的Gibson藏在了桥下,招呼Tommy一起,以趁机偷溜上下一趟船。然而,那艘救助船也没能开走多远,就被击沉——红十字船也没能幸免;船上的高炮团士兵只能跳船;此时,桥下的Tommy和Gibson救上了高炮团的Alex——由One Direction的哈利·斯泰尔斯饰演。跟着Alex,三人上了第二艘船——为了避免交谈而暴露自己法国人的身份(虽然说是手挽手肩并肩,但还是……),至于对遭受炮击的高度警觉,不好说这是主观意识还是附带的好处,Gibson没有选择进入船的内部待在甲板上;在船内,主视角Tommy才进行了电影开始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话,Alex问Tommy:“你的那个朋友呢(Gibson)”,Tommy想了想说:“他在寻找快速出口。”此时,Alex第一次提出了观众内心的疑惑:“你和你的朋友为什么不交谈?”——好景不长,这艘大船遭受了鱼雷的打击,水快速灌入,甲板上的Gibson先把船舱的舱门打开后才跳水求生,Tommy和Alex才因此逃过一劫;由于时间先后问题,Gibson成功的搭上了一艘小船,由于人已载满,船上的人拒绝Tommy和Alex上船,于是Gibson偷偷放了一条绳子,拉着Alex和Tommy上了岸。三人在岸上观察,又加入了一个炮兵团,他们发现了一艘搁浅的拖网渔船,此时有一段关于涨潮的对话——要怎么判断涨潮与否—when body’s come back(当尸体被冲上岸时),有一个镜头是海边的士兵轻轻推开了被涨潮推来的尸体;Tommy一行人进船等待涨潮——“该有个人探出头看看水涨了没有”一个人开口道,没有人敢,于是那人继续说:“你们这群光说不做的懦夫”然而自己也没有探出头去——一阵悉索,他们“抓”住了拖网渔船的荷兰船长;敌方发现了这艘船,开始了射击——刚开始的三发子弹射入,大家陷入了恐慌,Tommy为了安抚大家说:“你们看那些弹孔——他们只是在进行射击练习。此时遇上了涨潮,由于重量问题,船没能浮起,水开始灌入,大家惊慌地想要堵住弹孔的时候却迎来了更多的枪击——这些人中必须有人下船以让船能浮起Alex首先表态声称Gibson一直没有说过话,肯定是不会说英文,有可能是德国间谍,要求Gibson下船,而同样共患难的Tommy却维护着Gibson,混乱中Gibson只得坦白说:“I’m French!A French frog.”(贬低自己-法国佬)此时的对话涉及了绝境中的人性悖论——“他一定得下船,下一个就是你!”Alex对维护着Gibson的Tommy说,“我只想回家。但我觉得你这样是错的。”显然,Tommy也陷入了沉思,“Fear,guity,fate”——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人之根本——电影常常利用困境的框架“激发”出特定时刻暴露出人性,在此处做文章,此命题下有不少灾难、战争、密室类佳作,我不再赘述——船长发动了引擎,弹孔还在增加,士兵们也顾不上争执,拼命地堵弹孔却于事无补,于是只得再度弃船,Gibson听不懂英文仍然在堵弹孔,刚才提出让Gibson下船的Alex此时却提醒了一下Gibson要弃船了——可惜意外被锁链缠住,溺死在了弹痕累累的渔船中——这里挺让人难受的,本以为历经磨难可以成功逃生的人,却丧生于此。此时是一个三线相交的交点——第三条线The Air | a hour中被击中的德国轰炸机坠海使另一艘大船漏油,海面燃起大火,大船上得以逃命的人和Tommy一行幸存的人被第二条线的马克·里朗斯所饰演的Dawson船长等人救起,当晚回到了祖国,坐上了火车。 先发一些,后续会继续补充。

  开场是交战区的几名英国士兵,几个特写镜头的开场也算是运用较广的一种方式,捡烟头、喝水、解决内急问题,突然枪声响起,随着一个接一个人的倒下,初步确立了第一条线——The Mole | a week的主视角——我们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解决内急的士兵Tommy,不停大喊着“I’m English”免除了法国友军误伤的危险(没有忽视误伤的可能性,还有组装枪支慌慌张张半天都没有成功的细节,从开头便让观者知道,导演考虑得很全面),来到海滩,镜头一转,是排着一列列长队等待着的士兵们。Tommy找了个地方准备继续刚才未能解决的事业时,遇到了正在埋尸体的阿纽林·巴纳德饰演的Gibson,默默地前来帮忙。没有对话,但却心照不宣地认可了彼此,看到有伤员,默契十足找来担架,想要搭上救助伤员的船,随着一路小跑,背景急促的鼓点与脚步同步,仿佛自己就是Tommy——此时插一个镜头转换的细节(主要分点讲,此处只插一个细节):排队等待的陆军所在的桥边上靠着的是一排排的枪支,而第二条线The Sea | a day 此时的镜头是堆满的救生衣——船即将开走,破旧狭窄的木板连接着桥与船,Tommy迟疑时,周围人喊着:“猛跑过来试试!”,成功跨过后周围人都发自内心的“Hurray!”(暖心之处);然而Tommy和Gibson还是没能搭船撤退,被赶了下来。机灵的Gibson藏在了桥下,招呼Tommy一起,以趁机偷溜上下一趟船。然而,那艘救助船也没能开走多远,就被击沉——红十字船也没能幸免;船上的高炮团士兵只能跳船;此时,桥下的Tommy和Gibson救上了高炮团的Alex——由One Direction的哈利·斯泰尔斯饰演。跟着Alex,三人上了第二艘船——为了避免交谈而暴露自己法国人的身份(虽然说是手挽手肩并肩,但还是……),至于对遭受炮击的高度警觉,不好说这是主观意识还是附带的好处,Gibson没有选择进入船的内部待在甲板上;在船内,主视角Tommy才进行了电影开始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话,Alex问Tommy:“你的那个朋友呢(Gibson)”,Tommy想了想说:“他在寻找快速出口。”此时,Alex第一次提出了观众内心的疑惑:“你和你的朋友为什么不交谈?”——好景不长,这艘大船遭受了鱼雷的打击,水快速灌入,甲板上的Gibson先把船舱的舱门打开后才跳水求生,Tommy和Alex才因此逃过一劫;由于时间先后问题,Gibson成功的搭上了一艘小船,由于人已载满,船上的人拒绝Tommy和Alex上船,于是Gibson偷偷放了一条绳子,拉着Alex和Tommy上了岸。三人在岸上观察,又加入了一个炮兵团,他们发现了一艘搁浅的拖网渔船,此时有一段关于涨潮的对话——要怎么判断涨潮与否—when body’s come back(当尸体被冲上岸时),有一个镜头是海边的士兵轻轻推开了被涨潮推来的尸体;Tommy一行人进船等待涨潮——“该有个人探出头看看水涨了没有”一个人开口道,没有人敢,于是那人继续说:“你们这群光说不做的懦夫”然而自己也没有探出头去——一阵悉索,他们“抓”住了拖网渔船的荷兰船长;敌方发现了这艘船,开始了射击——刚开始的三发子弹射入,大家陷入了恐慌,Tommy为了安抚大家说:“你们看那些弹孔——他们只是在进行射击练习。此时遇上了涨潮,由于重量问题,船没能浮起,水开始灌入,大家惊慌地想要堵住弹孔的时候却迎来了更多的枪击——这些人中必须有人下船以让船能浮起Alex首先表态声称Gibson一直没有说过话,肯定是不会说英文,有可能是德国间谍,要求Gibson下船,而同样共患难的Tommy却维护着Gibson,混乱中Gibson只得坦白说:“I’m French!A French frog.”(贬低自己-法国佬)此时的对话涉及了绝境中的人性悖论——“他一定得下船,下一个就是你!”Alex对维护着Gibson的Tommy说,“我只想回家。但我觉得你这样是错的。”显然,Tommy也陷入了沉思,“Fear,guity,fate”——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人之根本——电影常常利用困境的框架“激发”出特定时刻暴露出人性,在此处做文章,此命题下有不少灾难、战争、密室类佳作,我不再赘述——船长发动了引擎,弹孔还在增加,士兵们也顾不上争执,拼命地堵弹孔却于事无补,于是只得再度弃船,Gibson听不懂英文仍然在堵弹孔,刚才提出让Gibson下船的Alex此时却提醒了一下Gibson要弃船了——可惜意外被锁链缠住,溺死在了弹痕累累的渔船中——这里挺让人难受的,本以为历经磨难可以成功逃生的人,却丧生于此。此时是一个三线相交的交点——第三条线The Air | a hour中被击中的德国轰炸机坠海使另一艘大船漏油,海面燃起大火,大船上得以逃命的人和Tommy一行幸存的人被第二条线的马克·里朗斯所饰演的Dawson船长等人救起,当晚回到了祖国,坐上了火车。

补充说一下暗线——海军指挥官Borton,这个角色我认为是用以承担对被很多人忽视的法国士兵的牺牲的感激抚慰,“I'm staying for the French.”令人心生敬畏,只是个人认为,只用一个角色承担这么大的情感还远远不够,还有提升的空间——关于法国同胞。

正如罗伯特·麦基所言:独创性是内容和形式的融合——内容 (场景 、人物 、创意 )和形式 (事件的选择和安排 )相辅相成 ,相得益彰而且相互影响 。一手把握内容 ,一手精于形式 ,作家便可以雕琢故事 。当你反复推敲故事材质时 ,故事的形态便会自行重塑 。当你再三玩味故事形态时 ,理智与情感的精灵也将逐一浮现 。导演诺兰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块招牌——不甚了解他的人——通过敦刻尔克电影宣传相关的媒体报道、社交媒体传播、影评人推荐专列,头脑中自然而然的留下了这是一个擅长控制结构的导演的印象。非线性叙事——一个不难理解的词汇,便也用的熟稔了。 抱着猎奇心理前来“膜拜”大神的朋友,这一部电影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在我看来,这一次的敦刻尔克在结构上门槛不高,属于比较“友好”的叙事,是一部三线并行时间上属于“真子集”的非线性叙事群像电影——于战争题材而言,我觉得挺合适。 而谈及战争因素,敦刻尔克显然将战争进行了简化处理——除去结尾部分俘获法里尔(汤姆哈迪)出现了一闪而过的德国军人的脸——在最开头的交战区,潜艇在水面下投掷鱼雷,BF-109战斗机在空中,没有给过敌军的人物镜头。于战争片而言,敦刻尔克只讲逃生——从个体出发,也就意味着克制化的处理。没有血肉横飞的镜头;没有真刀真枪的拼杀特写;战斗机扔下炮弹,区别在于趴倒的人有没有再站起来;挣扎求生的人们喊着“Help!Help!”;海边等待的生者轻轻推开随浪潮漂来的尸体……“看不见”的敌人化为无时无刻潜在的危险,融于观影氛围——背景的音效与呼救声中——敦刻尔克的结构通过切割情感的方式,放大了“无时无刻”的概念,调动了情绪。 我前面提及敦刻尔克是从个体出发,没有知名人物的出现,有的只是集体中渴望生存的芸芸众生,说是个体,诺兰又没有着墨去刻画完整这些个体的特征——性格、背景,所谓三条线中的主要人物其实担当者视角的任务,他们,其实是被赋予了一些群体共性的个体。 讲剧情前我先放一些时间线的细节: 第一条线The Mole 时间跨度为一周(第一条线也可以分为一条明线和一条暗线;暗线为分割出来的海军将军由肯尼斯·布拉纳饰演的Borton的视角),第二条线The Sea时间跨度为一天,第三条线The Air时间跨度为一小时;首先开启的第一条线中,最开始时我们从Tommy的视角中看到不时出现的德军轰炸机造成的威胁——正因为只是从一个个体的视角出发,我们清楚理解结尾处第一条线中的人物与第三条线中空军的误会的合理存在,结尾处陆军对同样成功撤退的空军Collins表现出责怪的态度:“你们空军他妈的干什么去了?”,Collins自己也会说出:“我让你们失望了。”——多线并行的优点就更得到了凸显:只有“上帝视角”的观影者——同时经历海陆空的惊险的我们此时才能体会到Collins听到老船长Dawson说的:“船上的人都知道你做了什么。”有多么的暖心,阅历丰富的年长者与年轻士兵的对手戏着实精彩——历史事实证明,这些成功撤退的皇家空军在之后也确实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说第二条线之前我想先说说第三条线,第三条线The Air,最开始主视角Farrier有两位战友——福蒂斯长机和福蒂斯二号,第一回合交战没多久,福蒂斯长机不幸被击落,Farrier的油表也因不幸被打中而损坏,通过战友Collins,Farrier用粉笔记录下大概的油量储备:70加仑,同时他也记录了福蒂斯长机坠机的时间14:55,几轮默契配合后,Collins被击中,需要紧急迫降,:“Good luck,Collins……Collins?”我们从Farrier的视角看着战友Collins迫降至海面上后镜头转换。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第二条线的中后部分Collins的救援部分,我们可以再次听到:“Good luck,Collins……Collins?”只不过这一次,导演为我们延续了Collins的视角,被困机舱无法逃脱的Collins被“月光石”号救起——而此时的我们还不清楚,为什么第二条线前期始终沉着冷静的老船长Dawson会冒着战机爆炸的危险,在小儿子不停的重复:没有看到降落伞,也没有弹出座位,飞行员可能已经死了……仍然执着的要求小儿子Peter救人——稍后的剧情,老船长的背景也得到填充,他的大儿子——Peter的哥哥是个空军,一战中牺牲,结合老船长指挥小儿子进行救援行动时的喃喃自语:“可能呢?可能……他还活着……”,当这份执念真的救起一个险些被错过的空军Collins,老船长的内心在某种意义上得到了救赎;时间推后,从Farrier视角我们看到,一架敌机击沉了一艘大型军舰,“月光石”号也在附近,不能放任敌机肆虐,并成功击落敌机,大型军舰上的人纷纷弃船,此时刚从拖网渔船逃出的Tommy正游向这艘船,却只能看着挣扎逃生的“裹着”军舰漏出的油的人们,游向自己,被击落的敌机与军舰相撞后,漏出的油立马引燃大火,游得不够快的,只得葬身于大火之中(这大概是没有流血镜头的敦刻尔克最大尺度的部分了),“月光石”号经过此处,救起了这片水域中挣扎逃生(水中炮弹声对耳膜的冲击、熊熊大火、绝望感)的人们,一名士兵上了船迟迟不肯松开全身烧伤一动不动的战友的手——此处是三线合一的地方,一周中的最后一天,一天中的后半天,一个小时的中间时段

  抱着猎奇心理前来“膜拜”大神的朋友,这一部电影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在我看来,这一次的敦刻尔克在结构上门槛不高,属于比较“友好”的叙事,是一部三线并行时间上属于“真子集”的非线性叙事群像电影——于战争题材而言,我觉得挺合适。

js55金沙娱乐,  我前面提及敦刻尔克是从个体出发,没有知名人物的出现,有的只是集体中渴望生存的芸芸众生,说是个体,诺兰又没有着墨去刻画完整这些个体的特征——性格、背景,所谓三条线中的主要人物其实担当者视角的任务,他们,其实是被赋予了一些群体共性的个体。

  我前面提及敦刻尔克是从个体出发,没有知名人物的出现,有的只是集体中渴望生存的平民众生,说是个体,诺兰又没有着墨去刻画完整这些个体的特征——性格、背景(不深入但需要观者去发掘),所谓三条线中的主要人物其实担当者视角的任务,他们,其实是被赋予了一些群体共性的个体——比如沉稳冷静温暖士兵的心的长者、战后的PTSD患者、被误伤的民众、从生死边缘逃出的士兵、“我让你们感到失望了”内心愧疚的士兵、“回来就好,回来就是胜利”、敦刻尔克spirit……

(自己做了个图)

  下面讲讲剧情。(观后速记)

  第一条线The Mole 时间跨度为一周(第一条线也可以分为一条明线和一条暗线;暗线为分割出来的海军将军由肯尼斯·布拉纳饰演的Borton的视角),第二条线The Sea时间跨度为一天,第三条线The Air时间跨度为一小时;首先开启的第一条线中,最开始时我们从Tommy的视角中看到不时出现的德军轰炸机造成的威胁——正因为只是从一个个体的视角出发,我们清楚理解结尾处第一条线中的人物与第三条线中空军的误会的合理存在,结尾处陆军对同样成功撤退的空军Collins表现出责怪的态度:“你们空军他妈的干什么去了?”,Collins自己也会说出:“我让你们失望了。”——多线并行的优点就更得到了凸显:只有“上帝视角”的观影者——同时经历海陆空的惊险的我们此时才能体会到Collins听到老船长Dawson说的:“船上的人都知道你做了什么。”有多么的暖心,阅历丰富的年长者与年轻士兵的对手戏着实精彩——历史事实证明,这些成功撤退的皇家空军在之后也确实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说第二条线之前我想先说说第三条线,第三条线The Air,最开始主视角Farrier有两位战友——福蒂斯长机和福蒂斯二号,第一回合交战没多久,福蒂斯长机不幸被击落,Farrier的油表也因不幸被打中而损坏,通过战友Collins,Farrier用粉笔记录下大概的油量储备:70加仑,同时他也记录了福蒂斯长机坠机的时间14:55,几轮默契配合后,Collins被击中,需要紧急迫降,:“Good luck,Collins……Collins?”我们从Farrier的视角看着战友Collins迫降至海面上后镜头转换。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第二条线的中后部分Collins的救援部分,我们可以再次听到:“Good luck,Collins……Collins?”只不过这一次,导演为我们延续了Collins的视角,被困机舱无法逃脱的Collins被“月光石”号救起——而此时的我们还不清楚,为什么第二条线前期始终沉着冷静的老船长Dawson会冒着战机爆炸的危险,在小儿子不停的重复:没有看到降落伞,也没有弹出座位,飞行员可能已经死了……仍然执着的要求小儿子Peter救人——稍后的剧情,老船长的背景也得到填充,他的大儿子——Peter的哥哥是个空军,一战中牺牲,结合老船长指挥小儿子进行救援行动时的喃喃自语:“可能呢?可能……他还活着……”,当这份执念真的救起一个险些被错过的空军Collins,老船长的内心在某种意义上得到了救赎;时间推后,从Farrier视角我们看到,一架敌机击沉了一艘大型军舰,“月光石”号也在附近,不能放任敌机肆虐,并成功击落敌机,大型军舰上的人纷纷弃船,此时刚从拖网渔船逃出的Tommy正游向这艘船,却只能看着挣扎逃生的“裹着”军舰漏出的油的人们,游向自己,被击落的敌机与军舰相撞后,漏出的油立马引燃大火,游得不够快的,只得葬身于大火之中(这大概是没有流血镜头的敦刻尔克最大尺度的部分了),“月光石”号经过此处,救起了这片水域中挣扎逃生(水中炮弹声对耳膜的冲击、熊熊大火、绝望感)的人们,一名士兵上了船迟迟不肯松开全身烧伤一动不动的战友的手——此处是三线合一的地方,一周中的最后一天,一天中的后半天,一个小时的中间时段

  第一条线The Mole 时间跨度为一周(第一条线也可以分为一条明线和一条暗线;暗线为分割出来的海军将军由肯尼斯·布拉纳饰演的Borton的视角),第二条线The Sea时间跨度为一天,第三条线The Air时间跨度为一小时;首先开启的第一条线中,最开始时我们从Tommy的视角中看到不时出现的德军轰炸机造成的威胁——正因为只是从一个个体的视角出发,我们清楚理解结尾处第一条线中的人物与第三条线中空军的误会的合理存在,结尾处陆军对同样成功撤退的空军Collins表现出责怪的态度:“你们空军他妈的干什么去了?”,Collins自己也会说出:“我让你们失望了。”——多线并行的优点就更得到了凸显:只有“上帝视角”的观影者——同时经历海陆空的惊险的我们此时才能体会到Collins听到老船长Dawson说的:“船上的人都知道你做了什么。”有多么的暖心,阅历丰富的年长者与年轻士兵的对手戏着实精彩——历史事实证明,这些成功撤退的皇家空军在之后也确实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说第二条线之前我想先说说第三条线,第三条线The Air,最开始主视角Farrier有两位战友——福蒂斯长机和福蒂斯二号,第一回合交战没多久,福蒂斯长机不幸被击落,Farrier的油表也因不幸被打中而损坏,通过战友Collins,Farrier用粉笔记录下大概的油量储备:70加仑,同时他也记录了福蒂斯长机坠机的时间14:55,几轮默契配合后,Collins被击中,需要紧急迫降,:“Good luck,Collins……Collins?”我们从Farrier的视角看着战友Collins迫降至海面上后镜头转换。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第二条线的中后部分Collins的救援部分,我们可以再次听到:“Good luck,Collins……Collins?”只不过这一次,导演为我们延续了Collins的视角,被困机舱无法逃脱的Collins被“月光石”号救起——而此时的我们还不清楚,为什么第二条线前期始终沉着冷静的老船长Dawson会冒着战机爆炸的危险,在小儿子不停的重复:没有看到降落伞,也没有弹出座位,飞行员可能已经死了……仍然执着的要求小儿子Peter救人——稍后的剧情,老船长的背景也得到填充,他的大儿子——Peter的哥哥是个空军,一战中牺牲,结合老船长指挥小儿子进行救援行动时的喃喃自语:“可能呢?可能……他还活着……”,当这份执念真的救起一个险些被错过的空军Collins,老船长的内心在某种意义上得到了救赎;时间推后,从Farrier视角我们看到,一架敌机击沉了一艘大型军舰,“月光石”号也在附近,不能放任敌机肆虐,并成功击落敌机,大型军舰上的人纷纷弃船,此时刚从拖网渔船逃出的Tommy正游向这艘船,却只能看着挣扎逃生的“裹着”军舰漏出的油的人们,游向自己,被击落的敌机与军舰相撞后,漏出的油立马引燃大火,游得不够快的,只得葬身于大火之中(这大概是没有流血镜头的敦刻尔克最大尺度的部分了),“月光石”号经过此处,救起了这片水域中挣扎逃生(水中炮弹声对耳膜的冲击、熊熊大火、绝望感)的人们,一名士兵上了船迟迟不肯松开全身烧伤一动不动的战友的手——此处是三线合一的地方,一周中的最后一天,一天中的后半天,一个小时的中间时段:

  抱着猎奇心理前来“膜拜”大神的朋友,这一部电影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在我看来,这一次的敦刻尔克在结构上门槛不高,属于比较“友好”的叙事,是一部三线并行时间上属于“真子集”的非线性叙事群像电影——于战争题材而言,我觉得挺合适。

js2288 3

  下面讲讲剧情。(剧透警告)

  正如罗伯特·麦基所言:独创性是内容和形式的融合——内容 (场景 、人物 、创意 )和形式 (事件的选择和安排 )相辅相成 ,相得益彰而且相互影响 。一手把握内容 ,一手精于形式 ,作家便可以雕琢故事 。当你反复推敲故事材质时 ,故事的形态便会自行重塑 。当你再三玩味故事形态时 ,理智与情感的精灵也将逐一浮现 。导演诺兰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块招牌——不甚了解他的人——通过敦刻尔克电影宣传相关的媒体报道、社交媒体传播、影评人推荐专列,头脑中自然而然的留下了这是一个擅长控制结构的导演的印象。非线性叙事——一个不难理解的词汇,便也用的熟稔了。

  讲剧情前我先放一些时间线的细节:

  开场是交战区的几名英国士兵,几个特写镜头的开场也算是运用较广的一种方式,捡烟头、喝水、解决内急问题,突然枪声响起,随着一个接一个人的倒下,初步确立了第一条线——The Mole | a week的主视角——我们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解决内急的士兵Tommy,不停大喊着“I’m English”免除了法国友军误伤的危险(没有忽视误伤的可能性,还有组装枪支慌慌张张半天都没有成功的细节,从开头便让观者知道,导演考虑得很全面),来到海滩,镜头一转,是排着一列列长队等待着的士兵们。Tommy找了个地方准备继续刚才未能解决的事业时,遇到了正在埋尸体的阿纽林·巴纳德饰演的Gibson,默默地前来帮忙。没有对话,但却心照不宣地认可了彼此,看到有伤员,默契十足找来担架,想要搭上救助伤员的船,随着一路小跑,背景急促的鼓点与脚步同步,仿佛自己就是Tommy——此时插一个镜头转换的细节(主要分点讲,此处只插一个细节):排队等待的陆军所在的桥边上靠着的是一排排的枪支,而第二条线The Sea | a day 此时的镜头是堆满的救生衣——船即将开走,破旧狭窄的木板连接着桥与船,Tommy迟疑时,周围人喊着:“猛跑过来试试!”,成功跨过后周围人都发自内心的“Hurray!”(暖心之处);然而Tommy和Gibson还是没能搭船撤退,被赶了下来。机灵的Gibson藏在了桥下,招呼Tommy一起,以趁机偷溜上下一趟船。然而,那艘救助船也没能开走多远,就被击沉——红十字船也没能幸免;船上的高炮团士兵只能跳船;此时,桥下的Tommy和Gibson救上了高炮团的Alex——由One Direction的哈利·斯泰尔斯饰演。跟着Alex,三人上了第二艘船——为了避免交谈而暴露自己法国人的身份(虽然说是手挽手肩并肩,但还是……),至于对遭受炮击的高度警觉,不好说这是主观意识还是附带的好处,Gibson没有选择进入船的内部待在甲板上;在船内,主视角Tommy才进行了电影开始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话,Alex问Tommy:“你的那个朋友呢(Gibson)”,Tommy想了想说:“他在寻找快速出口。”此时,Alex第一次提出了观众内心的疑惑:“你和你的朋友为什么不交谈?”——好景不长,这艘大船遭受了鱼雷的打击,水快速灌入,甲板上的Gibson先把船舱的舱门打开后才跳水求生,Tommy和Alex才因此逃过一劫;由于时间先后问题,Gibson成功的搭上了一艘小船,由于人已载满,船上的人拒绝Tommy和Alex上船,于是Gibson偷偷放了一条绳子,拉着Alex和Tommy上了岸。三人在岸上观察,又加入了一个炮兵团,他们发现了一艘搁浅的拖网渔船,此时有一段关于涨潮的对话——要怎么判断涨潮与否—when body’s come back(当尸体被冲上岸时),有一个镜头是海边的士兵轻轻推开了被涨潮推来的尸体;Tommy一行人进船等待涨潮——“该有个人探出头看看水涨了没有”一个人开口道,没有人敢,于是那人继续说:“你们这群光说不做的懦夫”然而自己也没有探出头去——一阵悉索,他们“抓”住了拖网渔船的荷兰船长;敌方发现了这艘船,开始了射击——刚开始的三发子弹射入,大家陷入了恐慌,Tommy为了安抚大家说:“你们看那些弹孔——他们只是在进行射击练习。此时遇上了涨潮,由于重量问题,船没能浮起,水开始灌入,大家惊慌地想要堵住弹孔的时候却迎来了更多的枪击——这些人中必须有人下船以让船能浮起Alex首先表态声称Gibson一直没有说过话,肯定是不会说英文,有可能是德国间谍,要求Gibson下船,而同样共患难的Tommy却维护着Gibson,混乱中Gibson只得坦白说:“I’m French!A French frog.”(贬低自己-法国佬)此时的对话涉及了绝境中的人性悖论——“他一定得下船,下一个就是你!”Alex对维护着Gibson的Tommy说,“我只想回家。但我觉得你这样是错的。”显然,Tommy也陷入了沉思,“Fear,guity,fate”——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人之根本——电影常常利用困境的框架“激发”出特定时刻暴露出人性,在此处做文章,此命题下有不少灾难、战争、密室类佳作,我不再赘述——船长发动了引擎,弹孔还在增加,士兵们也顾不上争执,拼命地堵弹孔却于事无补,于是只得再度弃船,Gibson听不懂英文仍然在堵弹孔,刚才提出让Gibson下船的Alex此时却提醒了一下Gibson要弃船了——可惜意外被锁链缠住,溺死在了弹痕累累的渔船中——这里挺让人难受的,本以为历经磨难可以成功逃生的人,却丧生于此。此时是一个三线相交的交点——第三条线The Air | a hour中被击中的德国轰炸机坠海使另一艘大船漏油,海面燃起大火,大船上得以逃命的人和Tommy一行幸存的人被第二条线的马克·里朗斯所饰演的Dawson船长等人救起,当晚回到了祖国,坐上了火车。

先发一些,后续会继续补充。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刻画不细腻,用文字带你再看一遍敦刻尔克